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五章 内斗高手

下一刻,一道璀璨的光辉再度自平台上轰然炸散,无尽的光芒和热量爆发着,顷刻间将平台上包括勾陈在内的所有人全部淹没。
败阵两局,几乎已经错失了造化盛会第一人宝座。
待得新一天到来,道无涯、南天斗二人居然拖着尚未恢复到全盛时期的身躯,第一时间向两位修炼者发出挑战,而那两位修炼者同时认输,凭借胜出,替南天斗、道无涯两人争得了一天的喘息机会,反观路祭火,马上接到了紫霄宫勾陈的挑战。
胜负已分。
不知不觉,路祭火居然已经积累了八胜,反观青墟,众人惊愕发现,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焚天宗长老东阳,居然不知不觉中积累了六场胜局,就连黄泉宗圣子也被他趁着其伤势尚未恢复,一道日耀之剑将其击败。
自从他被太上长老项鸿收为弟子悉心培养后,在紫霄宫中谁敢不给他面子?谁敢对他这么说话?
接下来一天当中,大战不断。
青墟的目光扫了一眼勾陈,又看了看天庭圣子昊天,以及剩下的最后一个对手,大日神宫路祭火,最终缓缓的站起身来:“是差不多应该结束了。”
勾陈尽管相较于南天斗、路祭火、道无涯三人来弱了一筹,可终究是紫霄宫精心培养出来的天之骄子,真元层次的圣者境人物,此番全力出手,竟是和路祭火打的有声有色,直到路祭火祭出十日焚天当中的四日悬空,才堪堪将其击败,可一战下来,路祭火也是元气大伤。
看到自战台中央爆和图书发而出的这阵强烈到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光芒,紫霄宫的项鸿长老豁然站了起来,眼中充满着愤怒之色:“这一剑?又是这一剑!?怎么可能!不是说他这一剑存在着极大的弊端,一击过后真气将彻底耗尽么?他昨天击败黄泉圣子,眼下恢复的真气只有三成,怎么可能还能再度施展出这门剑术!?”
“居然又是这一剑!?这一下勾陈要完了,他刚才被东阳长老刺激的可谓全力出手,毫无保留吧,眼下被这狂暴炽烈的一剑斩中……啧啧,不知会有什么下场。”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项鸿这位不息境强者发狂,不顾规矩的对他直接出手,刚才他那一剑已然要将勾陈斩杀当场。
青墟身形一闪,落到了平台中央。
“你知道我为何会弃紫霄宫而选择大日神宫么?因为,我真心为紫霄宫培养弟子的能力感到担忧啊,我怕和你们这些紫霄宫所谓的天之骄子待得久了,会让我的大脑同样变得愚昧不堪,从而目中无人,以至于最后得罪什么得罪不起的人物被人一剑杀了都不知道。”
一天、两天、三天……
而随着他话一说完,勾陈顿时一声爆吼,真元境强者的气息顿时全面爆发,舍弃了全部防御,倾尽全力悍然出击:“给我去死!”
出鞘!
战台上的耀眼光辉第一时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众人震惊者有之,愕然者有之,不解者有之,甚至还有不少人为勾陈的处境结果幸灾乐祸。
勾陈盯着青和图书墟,与其冰冷说道。
眼见项鸿似乎大有出手之意,脸上带着笑容的星祭宫主连忙道:“项鸿太上稍安勿躁,我看这其实是东阳长老针对勾陈真传的言语乱神之法,想要以言语刺激令其情绪失控从而在接下来的交战中占得先机,这种战术属于可以容许的范畴之内,因此,还请项鸿太上不要干扰战斗的正常进行。”
显然这些人或是暗中达成了共识,或是得到了什么好处,同时开始了针对路祭火的削弱。
在这种情况下纵然路祭火尚未经历任何一场苦战,可最终在连胜二人后,仍然不得不选择休息一日,来日再战。
终于,战台上耀眼的光辉渐渐散去,露出里面真气重新耗尽,似乎颇为虚弱的青墟,以及已然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勾陈。
“你……”
“豁!”
“这小子不显山不露水,居然支撑到了现在?难不成六大无上大宗要阴沟里翻船?”
伴随着黄泉宗圣子的败北,众人隐隐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了,哪怕南天斗、道无涯、路祭火等人亦是真正重视起青墟来。
“东阳,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将参悟造化神玉的机会让出来,我们紫霄宫还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成为我紫霄宫一员,不然的话,你以为凭你坏了道无涯、南天斗两人竞争第一宝座希望的恩怨,他们两个事后能够保护得了你?得罪两大无上大教,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
项鸿眼中带着冰冷的寒光,对着勾陈训斥了一句,再直http://www.hetushu.com接转向一旁幸灾乐祸看戏的杜森。
青墟怜悯的看着勾陈,那目光就仿佛在看一个弱智。
“锵!”
这一次,他的到来却并未引起太大哗然。
当天夜里,造化盛会下的诸多势力可谓风云涌动,不知道多少交易在夜幕之下达成。
“已经翻船了,南天斗和道无涯两人难道不算例子么?我倒是想要知道他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去!”
“对付这种只会关上门全犬叫的人何需准备?”
“怪事了,这个叫东阳的小子才显圣境修为,早早击败了道无涯和南天斗,按理说已经要被淘汰了才是,为何现在居然还活蹦乱跳的,而且,让他拿到了六场胜利?现在,他的对手除了最有希望问鼎第一宝座的路祭火外,就只剩下天庭圣子昊天和紫霄宫圣子勾陈了吧?路祭火且不说,只要他能胜勾陈或昊天二人中的任何一人,他就有九成概率能够位列前三甲了。”
他的话声音虽小,可造化盛会在场众人哪一个不都是修有所成的高手,听觉敏锐至极,一时间一个个脸色变得怪异至极,望着紫霄宫方向的诸位长老、宫主,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
战斗仍然持续着。
青墟从容不迫。
不过凭借这一天胜利,再加上先前的胜局势,路祭火积累下来的胜利场次已然达到了四场,并且无一败绩,众人宛如看到了路祭火离第一宝座越来越近,坐上那一宝座亦如同时间早晚的事。
“到底是你的智商太低还是鼠目寸光到只http://m.hetushu.com能够看到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事?你难道还看不出来,我已经得到了大日神宫的庇护,有大日神宫站在我身后,太始教、三清宗又能奈我何?”
而紫霄宫方面的太上长老项鸿则是勃然大怒:“好大的胆子,竟敢辱我紫霄宫,你找死!”
战台上的青墟看到星祭替自己出头,亦是笑着道:“星祭宫主说的正是,我的目的确实在用言语扰乱他的神智,不过,对于这种只会在自己宗门当中狂妄自大,一出门就被人打得找不着东南西北的废物来说,我是否用这种乱神战术,都没有什么太大意义。”
“日耀!”
杜森说着,纵身而起。
“咻。”
他击败黄泉圣子尽管也是依靠了日耀之剑的威力,但却是在和黄泉圣子交战一番后,才突然祭出这一强大杀招,算不上偷袭,稍稍证明了他本人拥有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众人纷纷感慨他运气极好,居然不声不响拿下六连胜的同时,更是在好奇他最终能够走到何等程度。
毕竟目前青墟和路祭火,是在场唯二保持着全胜战绩的选手,剩下的南天斗、道无涯,虽然胜率惊人,可就综合成绩来看,相较于青墟还要低上一筹,这一发现,由不得他们不心生重视。
至于南天斗……
“我要杀了你!东阳,我要杀了你!”
勾陈震怒至极。
“放肆!东阳,你好大的胆子,当真以为入了大日神宫我就奈何不得你……”
新一天的造化盛会再度开启,这一次,没等其他人率先上台,几乎http://m.hetushu•com在杜森宣布造化盛会继续进行之际,紫霄宫的勾陈已经一跃而起,落到了平台中央,目光直刺青墟:“你的好运到此结束了,下来受死!”
几场下来,他胜的皆是十分凶险,上一场依仗的更是日耀之剑,此时在众人眼中,他亦是只有全盛时期的三成真气,这也是勾陈敢毫不犹豫下场第一个选择挑战青墟的原因。
勾陈眼珠子都被气得通红起来。
原本还打算继续看好戏下去的杜森听得项鸿所言,亦是不得不收敛心思,正色道:“两位可是已经准备妥当了?”
九阶神剑……
议论声不断响起,这一刻,众人终于将目光集中到了青墟身上。
“勾陈,你还在废话什么?直接了结了他便是!还有杜森长老,为何还不宣布开始?”
“我倒是好奇,这东阳怎么还能够斩出如此强大的一剑?他不是明明只剩下三成真气了么?难不成吞服了什么恢复真气的顶尖药物?”
尤其是路祭火,居然连续被三人挑战。
“那好,两位小心,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得饶人处且饶人,好了,开始吧。”
至于青墟,同样早早的挑上了火凰教的副教主羽焰,两人爆发了一场规模持久的“大战”,这一场“大战”让众人真正看清了青墟在没有日耀之剑下的战力,强于显圣,尤其是显化金乌战体期间,战力强横,足以和真元境强者争锋,但显圣境强者能量不足的弊端终究限制着青墟实力的发挥,他的强大虽然让人重视,但更多的人还是将注意力放在路祭火、道无涯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