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九章 建议

金乌神体发出嘹亮的长吟,在十日焚天仙术的辅助下,金乌神体不止消耗能够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就连攻击都被显著性增幅,一抓撕裂而下,原本只是一缕覆盖在爪子表面的大日真火,仿佛化作一轮火球,直接在被他追上的莲花老祖身上爆发开来,足以焚铁为水的恐怖火焰在沾染上莲花老祖身形的刹那爆炸开来,让莲花老祖发出凄厉的惨叫,战体顿时黯淡一大截。
青墟的神色微微一沉,那尚未收起来的十日焚天仙术亦是烈焰熊熊,空气中的温度似乎暴涨一截。
青墟缓缓的收敛着金乌神体的威能,但却并未停止十日焚天的运转。
“粉碎吧!”
“住手!住手!青墟长老请住手!”
……
他的目的,就是要彻底压服整个青莲剑宗,让温回上位担任宗主一事再没有任何人胆敢质疑,若是这两个老不死的尚不听话,时不时的搅风搅雨,他哪有那么多功夫来盯着?
“我来你们青莲剑宗又不是为了打家劫舍,照你的说法难不成我这位混元天宗的太上长老还是什么匪类不同?再说了,我又不是要抢走你们青莲剑宗的青莲神剑,只不过此剑和我似乎颇有渊源,我需要将此剑带回去好好研究一番,待得将此剑研究过后,若是证明他和我身上的另一件宝物无关,我自会物归原主。”
看到莲花老祖生死一线,南顺老祖彻底胆寒了,连忙大喊:“误会啊,我想我们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们青莲剑宗和混元天宗世代交好,从来没有生出过什么和-图-书冲突,青莲剑宗上下何以会引得青墟长老如此震怒!?”
南顺老祖顿时变了脸色。
这三个字从青墟口中说出来,让南顺老祖难过的几乎要吐血。
看到这种结果,所有青莲剑宗的修炼者,上至长老、山主,下至弟子、仆从,全部瞪大了眼睛,震撼失声。
至于离开了青莲剑宗等于脱离了青莲剑宗的权力中心?
可饶是如此,恐怖的火焰和热力仍然将这片虚空化为一片炽热炼狱,就连数千米下的青莲剑宗温度都是急剧升高,不知道有多少地方的干燥之物被生生点燃,到处可以看到熊熊燃烧的火焰以及冉冉升腾的浓烟,整个青莲剑宗似乎遭到火力轰炸,变得一片狼藉。
看到抽身暴退想要脱离十日焚天笼罩范围的两位青莲剑宗老祖,青墟岂会让他们如愿?
那可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啊。
败了!?
南顺老祖听得此言,憋屈的几乎想要吐血,差点忍不住要张口斥骂。
“哦,现在知道是误会了?我不过是借你们青莲剑宗的青莲神剑研究而已,你们却如此的不依不饶?当真以为我青墟好欺负不成?”
前往葬神谷对现在的她来说尽管极其凶险,但并非没有任何机会。
“怎么,难不成青莲剑宗不愿和我们混元天宗、无极剑宗等势力一道抵挡造化玄门?”
葬神谷,那可是无极剑宗和造化玄门交战的最前线,在那里,哪一年不陨落个一两位显圣境强者都可以称得上风平浪静了,如果沈琴的战体尚未被青墟击溃,去了hetushu.com葬神谷倒还有那么一丝自保之力,可现在她战体崩坏,非数年之功难以痊愈,这个时候若再前往葬神谷战场,一个不慎……
而先前对莲花老祖、南顺老祖的到来寄予厚望的第一太上长老沈琴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仇恨和愤怒了,她的所有底牌都已经掀了出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席卷了她全身,让她浑身上下一阵冰凉,眼前血淋淋的真实一幕,顿时将她一颗心强行打入了无尽深渊。
南顺老祖很想将这句话吼出来,可惜,看着狼狈不堪几乎被彻底打残了的青莲剑宗高层,他却根本没有说这番话的勇气,只得再度压低一些声音,放低姿态道:“这,若只是想要借我们青莲剑宗的青莲神剑一观,我们可以商量啊,青墟长老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对我青莲剑宗的太上长老痛下杀手,需知,我们青莲剑宗、混元天宗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造化玄门,眼下我们两大宗门自相残杀,那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啊。”
“说好的不死不休呢?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是。”
可是……
“我也不想啊,只不过你们青莲剑宗的沈琴太上长老误会了我的意思,又或者觉得我比较好欺负,居然直接伙同你们青莲剑宗的太上长老对我出手,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显圣境修炼者,面对好几位同阶强者围攻,那是险象环生,不得不倾尽全力,而一旦全力了自然就免不了无法收住手脚,这才会导致贵宗数位太上长老陨落,这件http://www•hetushu.com事情严格的说起来错在你们青莲剑宗的太上长老沈琴,而不是我啊,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想要拦我,你们青莲剑宗如何会有这等灾难?”
青墟淡笑着说道。
连真元境的莲花老祖上去也不过数合之敌就被击败了?
“滚!”
南顺老祖低着头,尽量用一种委婉的语气表达着自己的态度,生怕再将这位以一人之力压服了他们青莲剑宗的无敌强者彻底激怒。
“也不用重重责罚了,毕竟她的本意也是为了你们青莲剑宗的镇宗神剑考虑,若是责罚过重未免寒了众人之心,我们青莲剑宗、混元天宗,乃至于金乌教等势力都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造化玄门,不妨干脆就让沈琴太上长老前往葬神谷,协助无极剑宗抵挡造化玄门的入侵吧,这样一来可以磨砺自己的修为,早早的突破到真元境,二来,若是斩杀了几位造化玄门的太上长老也是大功一件,我们诸宗联盟都会铭记青莲剑宗的人情。”
“这个……青墟长老,青莲神剑实在是我们青莲剑宗的镇宗之物,我们青莲剑宗之所以能够在东荒世界当中立足,就是依靠青莲神剑对其他宗门的震慑,若是失了青莲神剑,怕是将面临灭门之厄啊,您看,要么我带青墟长老去我们青莲剑宗的宝库当中转上一圈如何?若是青墟长老看中了什么,我们绝对双手奉上……”
一旁的南顺老祖看到莲花老祖危机,猛然再度扑入战场,妄图援救,可没等他来得及救下莲花老祖,金乌神体的羽翼已经猛然席和-图-书卷而下,携带滔天火焰,将他狠狠扇飞。
“啊!”
“呵呵,这是你们青莲剑宗内部之事我自然不好插手,我只是提了一个建议而已。”
青墟一声低喝,金乌神体羽翼和南顺老祖战体碰撞的刹那,火焰爆发,耀眼的大日真火溅射开来,几乎将他小半个战体炸成粉碎。
南顺似乎看明白了沈琴的意思,犹豫了一番,终究点了点头,同意了沈琴的决定:“既然沈琴太上长老愿前往葬神谷将功赎罪,那么就按照这个方法处理吧,青墟太上长老你看……”
“不好!”
听出了青墟言语中的威胁之意,沈琴深吸了一口气,因为她的缘故导致青莲剑宗损失惨重,无论如何她都要为此事付出代价。
战体被粉碎,莲花老祖发出痛苦的叫喊,脸色变得惨白至极,甚至连护身罡气都难以运转,被十日焚天那恐怖的火焰点燃了身躯,剧烈焚烧,照这样下去,不出几个呼吸,这位真元境强者就会被十日焚天的领域之力彻底焚成灰烬。
好欺负……
而且,她去了葬神谷战场,离了青莲剑宗本部,对青莲剑宗的影响力必然也大幅度降低,恐怕用不了多久她在青莲剑宗的势力就会被温回连根拔起,到时候哪怕她戴罪立功结束重新返回,都休想再在青莲剑宗一手遮天了。
至于董家人,却被南顺老祖默认性的交给温回和青墟处置了,这一点谁都没有再提。
如果她能够在葬神谷战场和造化玄门的显圣境强者搏杀时,于生死当中激发潜力,踏入真元境,将来未必没有机会能够一雪http://m•hetushu•com今日之耻。
今日之战后,有青墟在背后支持的温回哪还会容许她在青莲剑宗一家独大,成为无冕之王?
“那是我们青莲剑宗的镇宗神剑,能够随便外界么?”
“去葬神谷……”
南顺嘴角边一阵抽搐:“那……那就这么定下了。”
那位山主连忙应声,带着坦峰、霍百炼二人迅速退下。
到底谁在欺负谁啊。
说完他连忙对着一位有些眼熟的山主喊了一声:“还不速带坦峰宗主和霍百炼长老前去疗伤。”
“借我们青莲剑宗的青莲神剑研究……”
“我愿意前往葬神谷。”
看了一眼战体被击破的沈琴、莲花老祖,又看了一眼伤势太重现在都直接昏死过去的坦峰、霍百炼,他那张口斥骂的想法生生被他憋了回去。
拍飞南顺老祖想要拦截而来战体,青墟的金乌神体再度扑杀上前,宛如鹰击长空,锋利的利爪狠狠的抓住莲花老祖那渐渐黯淡的战体,大日真火爆发,爆炸四起,待得将这尊战体炸得几乎涣散之际,金乌神体亦是猛然一撕,彻底将莲花老祖的战体撕成粉碎。
“啁!”
更别说此刻在十日焚天领域的增幅下,青墟的金乌神体威能几乎达到了所有金乌神体所能达到的极致。
“青墟长老放心,沈琴犯下这等过错,我们一定要重重责罚。”
在战体显化状态下,战体的品阶直接决定两位修炼者的强弱,哪怕一方是真元境,一方是显圣境也毫不例外。
青莲剑宗,要完了吗?
败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这一战,一劳永逸的彻底解决青莲剑宗的所有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