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章 不同的剑意

神识传承对修炼者的影响不小,好处就是被传承者脑海当中能够对这些修行之法生出一定的印象,往往只有最亲密的师徒才传授法门时才会选择神识传承之法。
“暂时不行!我那剑意奠定的基础属于真正的剑意,至纯至诚,由于这些基础在,我想要顺应着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将剑意修至圆满,得从根本上将这股剑意腐蚀,乃至于废掉才行……天穹和天道的混沌之战爆发在即,剑意同样拥有着稳固精神,坚定信念的作用,一旦我将好不容易修至大成的剑意废除再重新凝练……少说得好几年的时间才能重新凝聚出来修回剑意大成之境……因此,即便要废掉剑意,也得等局势安稳一些后再进行。”
那个时候他修成剑意的原因,就是单纯!
如果有朝一日有人告诉她,烛龙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世界,或者说烛龙根本就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她的剑意将迅速崩溃。
亦称不上真正的剑意,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拥有剑类形态的武道意志罢了。
任何真正的习剑者、悟剑者、修剑者,若是仍然秉承着自己的剑道信念走下去,最终只有泯然众人一个下场。
需知,往往只有大能者、巅峰大能者才能够将自身的意志推升到这等程度,甚至一些大能者的意志尚还保留在大成之境,如果他能够早一日剑意圆满,对他将来的修行都会有不错的辅助效果。
在真气化虚法的辅助下,三份金乌精血被他一一吞服,迅速炼化。
考虑到反正已经开始修行,青墟亦hetushu•com是不再浪费,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剩下三份金乌精血上。
又是什么?
于是……
整个世界的人都是这么修炼,他所能够做的,唯有顺应大流,哪怕知道这种武道意念可能根本就是空中阁楼,只要他意志当中的神兽金乌、烛龙出任何问题,苦修多年的剑意就将彻底崩塌,但在没有真正剑道的情况下,他能如何!?
青墟迷茫中,联想到了当初自己修成东阳剑典剑意初成的那一幕。
可是现在……
“别无选择……真正的剑道,早已经绝了。”
单纯的喜欢练剑!
单纯!
“烛龙血脉虽然拥有种种神通但是战力明显太弱了,可惜,我的剑意当中早就有了显著性的大日痕迹,哪怕不愿选择烛龙血脉,我仍然只能够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只是这样一来,将来金乌血脉遇到瓶颈用烛龙血脉之力喂食金乌血脉,让金乌血脉突破到更高境界的想法就要泡汤了,烛龙血脉和剑意挂钩……真把烛龙血脉给喂给金乌血脉了,我的剑意自然也会随之崩溃!”
“武道意志,最根本的一个点在于一个字,一个‘信’字!”
然而,他能不去修炼么?
真正的剑意既然已经绝了前路,那么他所能够做的就唯有依仗自己的神兽血脉在所谓的剑意一道上继续走下去。
青墟默然无语。
而他的武道意志、他的信念……
只有靠着这种不容撼动的武道信念,他才能够干涉到他人的意志运转,击溃他人的精神意志,乃至于将来蜕变www.hetushu.com成剑势后,能够通过这种武道信念、意志,做到干涉物质、干涉冥冥中法则的境地。
烛日真经相较于焚世诀来中正平和的多,尽管烛龙也被称为大日真神,但是它所具备的力量却是以浩大神秘为主,而不是金乌血脉那般的狂暴炽烈,再加上青墟长生境、圣者境修行的功法同出一辙,在凝聚真元之际比之金乌血脉凝聚真元容易的多。
大概在他入门两年后的一个夜晚,他修行东阳剑典时突然忘形,完全沉浸到了刺出一剑剑中的每一个动作当中,一天一夜,待得他修成剑术后,不知不觉便凝聚出了剑意。
青墟一番观摩,待得等上三天,将精气神调整到巅峰后,毫不犹豫的开始凝聚起烛日真经当中的真元。
更为让人绝望的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剑道修炼者。
这个世界剑道传承……
她是通过日升月落,明悟到了烛龙血脉拥有掌控日月之力这一点才剑意圆满,与其说是剑意圆满,还不如说是更为彻底的明悟了烛龙之力,从而坚定了烛龙强大的信念。
这也是诸位大能者售卖的功法能够卖出这么高价格的原因。
单纯的喜欢悟剑!
觉醒神兽血脉,开发神兽之力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流,若是他继续将自己的精力倾注到东阳剑典的修行中,妄图借助不断修炼东阳剑典明悟剑意……到时候哪怕剑意再强,踏入圆满,对上那些修为远胜于他的修炼者亦是会被轻而易举的碾压。
它和青墟心目中真正的剑意相去甚远。m.hetushu.com
良久,他不得不重新集中精神。
“只差一份金乌精血了……这份金乌精血哪怕我用半个月炼化,浪费一部分,都足以让我水到渠成的踏入真元圆满程度,再轻而易举的步入化境……可惜……”
想到这,青墟不再浪费时间,脑海当中将烛日真经圣者境六重的修行方法仔细回味了一遍,根据白恒剑主对凝聚真元时的感悟再结合自己的了解,很快已经有了想法。
而这个所谓剑意大成的剑意……
联想到白恒剑主剑意圆满以及剑势演变的经历……
单纯的喜欢习剑!
青墟扫了一眼自己身上剩下的十九道韵的载道之物,脸上颇为无奈。
然后靠着卓越的剑术天赋,他加入了东阳剑宗,不止能够学习到一门门充满神奇的剑术,更能和师姐姜凝芝日夜相伴。
就好像整个世界所有人都是杀人犯时,他除了跟随着其他人一样沦为杀人犯以外,还能有什么。
默然无语。
“浪费了白恒剑主一番苦心,不过,白恒剑主已经在这里布下了手段,寻常人根本看不出这片区域的异常,再加上我对烛龙一脉的修行有了新的感悟,索性就在这里,直接将烛龙精血炼化,将烛日真经推升到真元境吧。”
青墟眉头紧锁。
她的剑意源于烛龙血脉。
半个时辰后,青墟停了下来。
尽管青墟为了确保将这三份金乌精血当中的力量完全炼化,不浪费丝毫,用了整整四个月时间,可当三份金乌精血被他彻底炼化完毕后,他的修为仍然只是真元境巅峰,距离和图书真正能够踏入化境的圆满层次还差了那么半步……
借助着烛龙精血,他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已然彻底踏入真元之境。
断决!
如果不是出现了这一系列问题,恐怕这一次他已经水到渠成的步入剑意圆满了吧?
而后一点点小小的契机,他便水到渠成的踏入了凝聚剑意的大门,乃至于往后闯出了剑圣的名号。
“这个世界没有剑道传承,悟剑、习剑、修剑,看不到任何方向,根本就只是一条绝路,而偏偏我现在所需要的就是强大无比的力量,拥有着能够粉碎真空返回地球世界的力量,因此……在这个世界我注定了不能够像地球世界东阳剑宗那般,做一个真正挚爱于剑,至诚于剑的剑道修炼者……我能做的只有在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上走下去,遵循着这个世界的修炼者不断修行自身血脉力量,直到有朝一日,能够返回到地球世界为止……”
“剑意不剑意的,对现在的我来说并不重要,我要的,只有强大的实力,因此,所谓的剑意我不需要赋予他太高的立意和使命,他只需要能够让我踏入粉碎真空之境即可。”
热爱!
青墟喃喃自语。
东荒、天荒充斥无尽凶险,更有师姐姜凝芝作为牵绊,督促着他无时无刻尽快的修炼,返回地球世界,重新团聚。
起初,他入东阳剑宗,只是钟情于师姐姜凝芝,为姜凝芝当初在东阳剑馆当中教导弟子时那英姿飒爽的模样所着迷……
没有其他原因。
是的,对剑术的热爱!
“一种完全寄托于自身所修行血脉的武道和*图*书意念……那么,我修行烛龙血脉和金乌血脉,我的武道意念,也得寄托于金乌或者烛龙这两种神兽么?这种武道意念,和空中阁楼般的自欺欺人有何不同?”
他沉迷了。
哪怕他知道这是不对,可他胆敢将这些杀人犯指出来,等待他的就唯有死路一条。
后来加入东阳剑馆,他却发现,他对剑术似乎有着异样的着迷,他享受着每一天修行一门新剑术的快乐,享受着一剑剑刺出的畅快淋漓,享受着练剑剑到浑身酸痛时的充实喜悦,更享受着剑术突破后那种远非游手好闲的成就……
剑道末日!
再好像剑势一境的剑化大日,内衍乾坤,她亦是因为再度明悟了烛龙拥有的强大神通,将其立意成一尊真正的大日真神,以大日真神化为大日,使得剑意蜕变,衍成剑势,同时凝成领域。
危机四伏!
青墟感受着精神世界当中属于白恒剑主那渐渐淡去的剑意感悟,心中不禁颇为遗憾。
必须有至强的信念,才能凝聚出自身的武道意志,才能参悟出武道意志的真谛,才能攀上武道意志的巅峰。
青墟心想着,不得不借助着白恒剑主的剑意以及烛日真经的修行法门,推导真正的剑意,以期能早一日让剑意圆满,为将来衍生剑势做准备。
青墟心想着,开始重新塑造起自己的剑意!
他是如何凝成剑意的?
下一刻,他那好不容易在白恒剑主帮助下碰触到的剑意圆满之境,砰然崩塌,重新跌落到了剑意大成的层次。
不过,说是剑意,其实只是一种武道信念罢了。
信念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