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五章 辩解

烛照上人、藏真上人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青墟是天道棋子的事有些匪夷所思,天道即便真要选择一枚棋子,也不用迂回到东荒大地吧,尤其是……
现在……
可如果天道那枚棋子不是青墟,而是残剑……
说完,残剑一揖到底,退至一旁,不再言语。
“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离恨道尊之子。”
残剑漠然的盯着青墟。
“白墟小子是天道打入我们天穹的棋子?这怎么可能?天道的人即便想要找到一枚合用的棋子,也不会将目标放在离我们天荒世界足足有近三千万公里的白墟身上吧?残剑那小子搞什么鬼?怎么莫名其妙将这种事扯了出来?他人呢,马上让他过来,当面问个清楚!”
“怎么,心虚了?”
苍穹上人沉吟了片刻,稳重道。
在他踏入苍穹界中发现自己的议员身份被剥夺时他心中就已经有了一个猜测……
“很简单,天道棋子并非是我,而是他残剑!他在见到我时,仗着自己大能者的身份实力,直接将我生擒,本以为我必死无疑,故而在我面前根本不隐瞒什么,将自己的来历、目的,说了个清清楚楚,在想要拉我加入天道之中对付天穹被我拒绝后,更是百般折磨于我,可惜,他最终一时不查,居然被我趁机逃了,没办法可想之下,他不得不仗着烛照上人你对他的信任,在你面前搬弄是非,颠倒黑白,想要诬陷我为天道棋子,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你说动,请的天穹执剑者出手,将我击毙,如此一来,他的真正身份就将再没有任何人知晓。www•hetushu.com
“残剑是天道的棋子?”
苍穹上人维持着中立的立场,沉声朝着青墟询问。
“好了残剑,不要演戏了,你骗得了他人一时,还能骗他人一世不成?”
“师尊。”
如果残剑是天道的棋子……
青墟沉默了片刻,最终摇了摇头:“这只是残剑以为我必死无疑对我亲口所言之事,我没有证据。”
“苍穹上人既然问及此事,那么必然是心生怀疑了,不过,这件事情若想要得知真相,恐怕得在元极宗下手了。”
十有八九,残剑率先找到了烛照上人并且对他倒打一耙,而现在……这个猜测已然在苍穹上人口中证实了。
“……”
“白墟,你且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何残剑会称你勾结元极宗,妄图以元极剑符袭杀他?”
“希望事情最终不会达到那种地步。”
根据眼前青墟的表现,他和残剑之间必然有一人在说谎,甚至可以说,必然有一人是天道棋子。
“离恨道尊?”
烛照上人、苍穹上人、藏真上人微微一怔:“残剑是离恨道尊之子!?”
天道什么时候居然有这么大的手笔,将一个当初圣者境不到的修炼者混沌等阶提升到二十九阶!?
青墟慎重的点了点头:“正是,这是他亲口所言,必然不假。”
这件事可不算小事,一个不好,他们天穹方面不止会损失一位大能者,那相当于定海神针般的烛照上人亦是会受到严重打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再怎么小心谨慎处理也不为过……
青墟冷漠道。
“元极www.hetushu.com宗便是天道的下属机构,你身为离恨道尊之子,只需要将这边的事情告知离恨道尊,离恨道尊自然会将元极宗当中的事安排妥当,哪怕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线索,最终都会被你给找出决定性的证据出来。”
“你有何证据?”
残剑,乃是他自外面带来,从小培养起来的一位弟子,对他,对幽兰,他就仿佛对待着自己的子女一样,一旦残剑真可能是天道打入天穹内部的棋子……
尽管他看上去仍然保持着平静,但藏真、苍穹任何一人都感觉得出来,他的语气已然不如先前平缓稳定。
“骗?你在说些什么?”
如果这枚棋子是青墟的话,尽管会对藏真上人造成不小的打击,可这种打击主要还是集中在精神层面,青墟入他们天穹时日尚短,不曾接触到什么核心上的东西,也无法对天穹带来实质性的伤害,唯一的损失,估计就是他赠与其的那柄十二阶的凝光剑了,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
那么,他背叛离天穹一事倒有据可依了……
烛照上人沉声道。
“还是等残剑来了让青墟和残剑当面对质吧。”
烛照上人连忙摇了摇头!
不过……
“果然。”
青墟尚未回话,藏真上人已经第一个大声嚷嚷了起来,语气当中夹杂着一丝压抑着的怒火。
“我用元极剑符偷袭他?残剑用的是这个说法么?这种理由他也想得出来?在残剑到来前,我正在和元极宗少宗主进行着生死搏杀,搏杀的过程我们东荒混元天宗、金乌教、青莲剑宗的诸多高层亲眼可www.hetushu.com见,我以化境之力,对决一大金丹,数位真元、化境强者,过程可谓九死一生,这么一个敌人,残剑居然称我和他相互勾结?难道目的就是为了演戏害他么?”
如果残剑真是离恨道尊之子……
只能希望这一切是青墟和残剑间闹出来的误会了。
烛照上人摇了摇头,对此不置与否:“我想不出来残剑会背叛我们天穹的理由!为了权势?利益?他一位大能者,天下间任何地方皆可去得,没必要做出这种事来!”
残剑倒并非第一时间大声叫嚷,而是马上进入了自辩状态:“我们两人所说之事都涉及到了元极宗,若是我们能够去元极宗走一趟,那么,必然能够在元极宗中调查出些什么,卓青墟既然和元极宗勾结,期间不可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正是闻讯而来的残剑。
烛照上人听了,不知该松一口气还是为之发愁。
青墟冷声道。
烛照上人道,神色中隐隐有些担忧。
残剑在向烛照上人行了一礼后,目光顿时落到了青墟身上,眼瞳不禁微微一缩,不过仅仅下一秒他已经厉声大喝:“卓青墟,你这叛徒,师尊看在当年的情面上没有请出执剑者对你进行追杀,斩尽杀绝,你居然还敢踏入我天穹的地界?”
想到这,烛照上人顿时心中一沉。
“那他这么说到底是什么原因?”
苍穹上人看了烛照上人和藏真上人一眼,这两人一人偏向残剑,另一人显然偏向青墟,只是当着残剑的面以及考虑到烛照上人的面子不好说明,因此,主持审问一事就只能由他亲自出http://www.hetushu.com面了,当下他沉声道:“残剑,你称青墟乃天道棋子,和元极宗少宗主勾结,以元极剑符袭杀于你,妄图致你于死地,而青墟,则同样称你为天道棋子,说你趁着他和元极宗人交手之际,将他生擒,妄图让他背弃天穹加入天道,然后在关键时刻给予我们天穹致命一击,他不允,你就百般折磨……可有此事?”
这枚棋子还是一个二十九阶的混沌之子?
“我已经去通知残剑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过来。”
烛照上人、藏真上人、苍穹上人对视了一眼,一时间面面相觑。
残剑马上转向烛照上人、苍穹上人、藏真上人道:“诸位,眼前此子,极可能是天道打入我们天穹当中的棋子,为的就是想在我们天穹和天道爆发混沌之战期间,给予我们天穹致命一击,他的所有话语,都是在一派胡言,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诸位上人的信任,从而陷我天穹于万劫不复之地!”
青墟冷哼道。
残剑说完,对着烛照上人、苍穹上人等人拱手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诸位上人莫非就不怀疑青墟此人成长速度的异常吗?他如果背后没有大势力支持,如何能够在短短不到十年时间里,修炼到这种程度?哪怕师尊和藏真上人有心提携,可这种成长速度,未免太快了一些,尤其是他的混沌等阶,我记得苍穹上人先前见到他时,他的混沌等阶虽高,却并未达到二十九阶,而眼下,我们天穹面临来自天道的混沌之子时,他的混沌等阶却是一口气提升到了二十九阶,进而加入混沌之战的第一梯队,这未免太过巧和-图-书合了,还请诸位上人明鉴。”
很快,烛照上人的院落外已经出现了一道身影。
烛照上人心中暗道。
可如果青墟没有问题的话,那必然是说这番话的残剑有问题了……
“选择东荒,未必不是一种策略,毕竟天道应该也能调查出来,紫宵真人有一位弟子就在东荒之中,有这位弟子在,你入天穹之事可谓水到渠成,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他们才选中和紫宵真人弟子有亲属关系的你,至于往后入天穹结识藏真上人和烛照上人?呵呵,我个人觉得,结识藏真上人反而是一个例外,你根本就是冲着我师尊烛照上人而去,这一点,从你修行的功法、血脉,以及血脉所走的路线,就是最好的证据,只要你维持着烛龙血脉的修炼道路走下去,再表现出足够优秀的天赋,终有一天会入我师尊法眼,这一点,天道未必无法完成合理的安排。”
青墟没有理会残剑,而是转向苍穹上人:“几位上人应该明白,我根本没有对天穹不利的理由,天道即便真要选择一枚棋子,也不至于选择一枚远在近三千公里开外东荒世界上的一个普通人,而且,我加入天穹,并且结识藏真上人、烛照上人,完全是机缘巧合,这一点两位上人作为当事人应该清楚,天道再有手段,总不能连藏真上人、烛照上人你们二位都影响到吧?”
青墟听得苍穹上人所言,心中顿时一沉。
十二阶神兵对寻常大能者来说都称得上极其珍贵,可对他这位神圣境的无敌巨头来,倒也不算什么。
事情在没有得出最终的结果前,他不应该分散心念,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