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九章 认可

青叶眼中闪过一丝茫然:“这个答案,我无法回答你,太久了,记不清了……可能这就是我存在在这里的使命吧……”
青墟微微喘息着,尽管身中十二剑,但恢复特性带来的效果实在太过强大,就这么稍稍喘息的时间里,那些剑伤已经在开始愈合,不到十个呼吸,剑伤已经只剩下一道红印。
“嘭!”
“开始吧。”
“为何……”
“和修为应该没有关系。”
青叶微微一怔,脸上亦是露出一丝疑惑,紧接着,他似乎陷入了沉思当中一般,而这种沉思持续了不到几个呼吸,已经渐渐被一丝痛苦和无奈替代:“我的剑道……抱歉,或许是时间太过久远了,我已经忘却了我的剑道究竟是什么……”
“等一等!”
“够了!”
剑意激发,很快,灵剑当中的剑灵便被唤醒,一位以中年男子形象,看上去温儒尔雅如沐春风般的身影出现在青墟面前。
青叶摇了摇头:“一次次无比漫长的沉睡,早已经让我忘却了时间的概念……我只知道,可能过去了无数个一生……我记得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你既然将我唤醒,那么,希望你的剑道能够让人耳目一新,为我一潭死水般的生命当中注入一丝涟漪……”
青墟看着眼前的男子青叶,哪怕不抱希望,可他仍然开口了:“我想知道,你们口中的剑道究竟是什么?你的剑道又是如何?”
一次次的击败剑灵,一次次得不到剑灵的认可,就好像往常那些闯荡万剑峰的修炼者一样,这一幕落到山下的众人眼中,自是让他们兴趣大减。
“我也和-图-书无法理解……但……太久远了……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这么漫长的岁月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可能是我遭到过什么重创,记忆缺失,又可能是我的剑道被人击溃,从此消亡,残留在我身上的只有剑道本能,又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不过历练者,这不是你需要询问的,让我看看你的剑道吧……”
青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青叶:“身为剑灵,居然能够忘却自己的剑道?”
“剑道……”
男子乍一显现,眼中同样有着迷茫之色,不过片刻,却是恢复过来,对着青墟微微点了点头:“很久没有看到满意的历练者了,希望你的剑道能够让我有所启发,我是青叶,请指教。”
仅此而已。
又一尊剑灵被青墟击溃,而后化作一道灵光重新投入灵剑当中,没了声息。
他已经受够了这种一次次的将剑灵击败,一次次的看着他们惋惜黯然的脸色,对于万剑峰的闯荡,他已经失去了耐心。
下一刻,烈日大盛!
需知,他所得到的剑谱,尽管大部分都只是不息境、金丹境层次,可这些剑谱的立意基本上都是冲着神兽而去。
“上古剑道中的杀生剑道算不算能够让他们认可的剑道?”
最终他仍然没有得到那尊剑灵的认可。
接下来,他不愿意再强行压制着自身修为,至少不会再将自身的修为压制到凡人层次,使得自身每一次和剑灵交锋都落得一身伤势,哪怕这些伤势对他那十阶的恢复特性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恢复,但www.hetushu.com……
青墟脑海当中仔细回忆着这些剑灵所说话语。
青墟有些愕然的看着青叶。
这是青墟剑意的反击。
青墟的询问让天阙有些迷茫,它望着青墟,似乎在想着什么,但良久,仍是皱紧眉头,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出来。
青墟沉默了片刻,再度上前,来到了一柄新的灵剑面前。
看着眼前神色有异的青叶,青墟微微一顿:“我这样的剑道?”
“嘭!”
青墟脑海当中有关于杀生剑道当中的种种变化一一闪过。
和那个剑灵他交战了整整三个时辰,这三个时辰,他一直控制着自身的力量,让自己的力量维持在觉醒境层次,哪怕只是纯粹的肉身强度都没有用出真气境以上的攻击出来,可饶是如此……
头顶上那轮散发温和阳光的大日变得无比暴虐,无尽的光辉夹杂着滚滚热浪,将眼前这片充满诗情画意的山间画卷焚成灰烬……
就好像它明明知道自己有种什么无比重要,甚至重要到能够让它奉献自己一生的东西丢弃了,可它却偏偏一无所觉,仍然固执着坚守着那种信念,等待有朝一日唤醒它,重现光辉。
青墟回想着自己刚才击败的那个剑灵。
他要用自身剑意的霸道,堂堂正正的碾压过去,山上这么多剑灵,将所有剑灵全部碾压了一遍后,他就不信无法得到一百剑灵的认可,引发百剑同吟。
一种连它自己都不明白的痛苦。
青叶的身影猛然自那仿佛画卷一般的幻象当中显现出来。
“嗡嗡!”
“等一等,我还有个问题,为何,你们会称我为历练者和*图*书?”
可和其他剑灵不同,被青墟强行以剑意击破的它,脸上反而没有了以往的黯然之色,而是带着一丝惊奇:“好霸道的剑意,好狂暴的剑道……这种剑道,就犹如一轮大日,威能无量,焚天煮海……果然,我所领悟的剑道根本不适合杀伐,只适合寄情山水,你这样的剑道,才是真正的杀伐剑道。”
这……
沉默了片刻,青墟再度上前,不一会儿,重新找到了一尊剑灵。
这是一位气息凌厉,给人一种冷冽之感的剑灵。
上古杀生剑道当中对应的乃是六神圣之一的白虎,修炼界中,凶兽的成长上限是长生境,哪怕最顶尖的凶兽在不遭遇天大机缘的情况下,六阶长生境巅峰就是他们的成长极限,往上推灵兽的成长上限为十二阶,圣兽的成长上限则是十八阶,而六神圣中的存在介于神兽和圣兽之间,成长上限可能达到十九阶,极个别机缘深厚者甚至达到二十阶,可相对于青墟此时所使用的诸多剑术立意来,仍然差了一截。
天阙说着,以一种空洞的语气,就仿佛一个人工智能机械化的行使着自己的职责。
几乎每一位剑灵都会提及剑道二字……
下一刻青叶已然不再和他多言,持剑杀至……
“呼!”
就好像悠然的初夏,迎着温柔的阳光,寻上清可见底的小溪边上的柳树,躺在柳树下绿茵遍布的草地上,口中叼着一尾青草,吹拂着习习凉风,仰望着清澈如洗的蓝天白云……
一个声音,突兀的打断了这种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如果和自身实力没用的话,那么……m.hetushu.com究竟要用何种方法战胜他们才能得到他们的认可?”
青墟满是沉重。
天阙沉声说着,语气当中似乎带着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痛苦。
不过……
“剑道……究竟是什么……”
“嗡嗡!”
剑光相交,火光迸射。
“我们口中的剑道究竟是什么?”
剑意震荡,眼前的灵剑受到青墟剑意的刺激顿时显化而出。
“你们所谓的太久,究竟是多久……”
而剑意的强弱和立意有着直接关系。
这是青墟击败的第三尊剑灵。
“我不知道……太久远了……或许是我的记忆已经缺失了,又或者其他原因,总之,我无法回答你……但我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我体内仍然停留着我那剑道的烙印,等到我看到真正能够引起我共鸣的剑道时,我自然会认可它的存在。”
原本充斥在山峰下密密麻麻看热闹的修炼者顿时走了小半,就连极光峰、北月峰,乃至于闻讯而来的藏剑峰中人,都走了好几个。
……
随着天阙话一说完,它的身形重新回归到了灵剑当中,而是失去了色彩。
“剑道……”
“嗯?”
毕竟,剑意的根本就是修行者本身的意志。
半个时辰后,天阙身上的灵性黯淡了一截,它看着因为一直压制着自身实力,从而被自己刺中十二剑的青墟,眼中仍然没有什么神采,就仿佛一尊行将就木的老人:“你很努力……但是……这不是我要的剑道……”
“尽管你的剑道火候尚浅,但却已经打下了根基……我的剑道不主杀伐,不可能是你剑道的对手……因此,你得到了我的认可,这位历http://m.hetushu.com练者,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也只有神惠商会的人一直待着,望着渐渐已经有些看不清晰的青墟,眼中有种说不出的黯然。
这么简单?
“仍然不是么……难道非得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到换血境才行?可剑灵的强大几乎超过了寻常真气境强者,相较于一位炼罡境高手来也不遑多让,再加上它们本身就相当于剑意的结合体,哪怕由于漫长岁月的原因消磨了自身灵性,可对于剑意攻击有着强大的抵抗效果,我的剑意在它们身上十成威力发挥不到一成……一旦我真将实力压制到换血境,纵然有十阶恢复特性可以让我悍不畏死,也不可能是它们的对手。”
他受够了!
他的剑术,犹如清风拂面。
可见问题的真正核心在于剑道一说。
……
难不成是因为这些剑灵一个个欺软怕硬?
而在沉思以及寻找剑灵的这段时间里,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尽数恢复,尽管衣衫破烂看上去有些狼狈,但对他的战力却不会有丝毫影响。
他一倾尽全力,马上得到一位剑灵的认可?
这就成功了?
……
而剑道……
“砰!”
“咻!”
“忘却了?”
实力差距过大,不是他想以命搏命就能获胜。
“吾名天阙,历练者,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剑道吧。”
青墟看着召唤灵剑就要出手的剑灵天阙,沉声道:“你们口口声声所说的剑道,究竟是指什么?我在和前几位剑灵交锋动用的全部是自己的剑意感悟,并且以此为基,催动剑意衍化剑术,可却一次次的不能得到你们的认可,那么,告诉我,你们口中所说的剑道,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