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一章 杀至

看到这几人,徐珊珊咬了咬嘴唇,道了一声:“这是我们徐家的大长老徐凯英、徐中原,以及我们徐家第一客卿风飞扬。”
无上大教!
“前辈,您……”
一行人降临后第一时间将四周的空间封锁,布下天罗地网,将云通城内外团团围住,直到确保青墟插翅难飞后,为首的几人才是猛然从天而降,带着无穷威压厉喝道:“叛徒东阳,还不速速交出我造化大陆的镇陆至宝造化神玉,出来受死!”
商人逐利,一个能够让整个徐家势力翻上数倍的机会,自然值得他们赌上性命铤而走险,既然他们愿意赌上性命,那么他成全他们就好。
“这一切还不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因为你盗走了我造化大陆无上至宝造化神玉,我紫霄宫怎会引得其他大教敌视,以至于外在诸地不得安宁,现在,马上将造化神玉交出来,再自废修为,我们说不定还能够在其他几大大教面前替你说几句好话,保住你的性命,否则的话,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绕了这么大个圈子,归根结底还是觉得我这个人比较好欺负,所以,你们怕勾家,而不怕我。”
到那个时候,他们便能借助着眼前这位修为绝对在圣者境层次强者的名头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将生意做到周边诸多城镇去,整个徐家的势力都将因此而翻上数倍。
青墟平静道。
“这一下,懂了么?”
“报上姓名。”
……
一番等待,在第二天清晨时分,几十道剑光终于破碎虚空,仿佛天外流www.hetushu.com星,以不可思议的迅速朝着云通城中降临而下。
下一刻,他们的目光已经落到了被斩断了两支手臂,浑身鲜血昏死在地的勾玉身上,顿时勃然震怒:“你这贱人,居然给我们徐家惹下这等大祸,简直是罪不容诛,还不赶快救醒勾玉公子,向勾玉公子赔礼道歉?如果勾玉公子不满意,我要你们一家人替勾玉公子陪葬,以平息勾玉公子的怒火!”
青墟抬头仰望:“数人倒是不少。”
她已然明白,眼前这位东阳前辈,绝对是一位比她想象中还要可怕的多的存在。
“哦?”
而这个时候,一旁的徐珊珊亦是如同明白了什么,顿时脸色微微一白:“他们,怎么敢……”
那是何等伟岸的存在,在徐珊珊等人心目中,无上大教紫霄宫,那几乎就犹如凡人仰望的仙神传说,可是现在,眼前的东阳前辈居然胆敢孤身一人,直面无上大教,那他的修为得惊世骇俗到什么程度?
“寽光长老小心,造化神玉还在他手上,若是我们就这么将他杀了,造化神玉的下落就将永远成谜?”
“懂……懂了……我们,我们这就告退……这就告退……”
青墟淡淡的开口道。
心惊过后,更多的则是兴奋。
青墟目光落到徐中原身上:“你的意思是,你不敢得罪勾家人,所以就要不顾我的颜面,将被我控制的人放走,也就是说,在你们眼里,我就比较好欺负了,是不是?”
徐珊珊被徐凯英训斥的心中一颤,但还是强撑着道m.hetushu•com:“祖爷爷,家主,你们究竟知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险些当着所有人的面侮辱了我的清白,如果这种事真的发生了,那我将来还有何颜面在世间苟活?”
这一幕别说是寽光长老等人了,就算是一旁的徐珊珊亦是一副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这种局势下,有他一个小小紫霄宫内门弟子说话的资格吗?
徐凯英、风飞扬心中狠狠一颤。
顿时徐珊珊连忙噤若寒蝉的应了下来。
徐凯英、徐中原两人对视了一眼,最终由家族徐中原道:“请前辈恕罪,我们绝对没有胆敢违逆前辈旨意的意思,只是,勾玉乃是紫霄宫大族勾家的天才人物,或许以前辈您的身份不用将区区勾家放在眼里,但是我们徐家,在勾家面前却根本什么都算不上,一旦勾家震怒,我们徐家所有人都将面临灭顶之灾,徐家三百六十二口人恐怕都将难以幸免于难。”
他们之所以来此并且做出这么一副训斥徐珊珊的姿态,实际上就是想要逼迫青墟表个态,眼下他们戏演到这里,眼前这位前辈高人怎么着也该大义凛然的说上一句:“这件事情不用你们徐家理会,既然是我惹出了的,所有的后果我给你们扛了,勾家,交给我来解决便是,从今往后你们徐家有什么麻烦,你们直接报我的名字便是,晾那勾家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几十道剑光,最弱的一个都有着显圣境修为,其中真元境、化境层次的强者足有十几二十个,为首者更是出现了一尊不息境强者,这个阵容不可谓不强和*图*书横。
徐凯英战战兢兢的说着,纵然他是神气合一境的高手,可眼下仍然感觉体内的真气、血液几乎停止了运转,冷冽寒意,不断在心底涌现,直让他在说话间声音都在微微发抖。
徐凯英心中震怒。
他们已然得到了消息,这个酒楼当中盘踞的乃是一尊穷凶极恶的巨盗,别说是他们这些寻常修炼者了,纵然那些高高在上仿佛仙神的无上大教长老们,都得慎重对待,面对这种可怕人物他们这些凡人,还是有多远跑多远的好,他们仍有胆量在附近维持云通城的秩序,已经称得上胆气过人,云通城城主御下有术了。
“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紫渊真人离开后不到片刻,一行人再度行色匆匆的赶了过来,为首三人,赫然有着神气合一的修为。
这个时候,酒楼角落当中先前因为疼痛交加而昏迷过去的勾玉幽幽转醒,在看到虚空中出现的那几道熟悉的长辈身影后,顿时忍不住激动起来,大声叫喊:“宫主,救我啊,宫主,救救我啊,这个狂徒居然敢杀害我们紫霄宫内门弟子,简直罪不容诛,快杀了他救救我……这般挑衅我们紫霄宫的威严,一会儿我们定要将其狠狠折磨,将他全家上下斩尽杀绝,他的所有亲朋好友一个不留,虐杀至死,如此,才能够重振我们紫霄宫神威!”
望着那被一道剑光洞穿了的家主徐中原,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一片冰凉。
“等着吧。”
青墟说着,似笑非笑的看了徐中原一眼:“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们怕一下好了。”
不应该是和-图-书这样啊。
有这种修为傍身,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勾玉了,就算是整个勾家所有强者一拥而上,恐怕也不是他一合之敌。
青墟淡淡道了一句。
青墟笑着道。
“退下吧。”
紫霄宫分宫宫主项鸿,长老项蒙、紫浩真人、紫冥真人、通云真人、狱火真人,皆在其中,而化境层次的云鹏真人、昆吾真人、天泽真人也在其中,倒是那位不息境层次的太上长老乃是一个陌生面孔,并非青墟熟识的所谓项钧老祖。
“你……”
寽光长老咬牙切齿,联想到这段时日里五大大教以青墟出身紫霄宫为由对紫霄宫的百般欺压,连带着他们这些太上长老遭受的憋屈,他就恨不得马上将青墟挫骨扬灰。
徐凯英、徐中原一听顿时有些大脑发懵。
一时间徐中原连忙道:“我们绝对没有看不起前辈的意思,只是,这件事情关系到我们徐家三百六十二口的性命啊,我们徐家三百六十二口人中有老有少,有大有小,一旦让勾玉公子在这里受到了什么损伤……”
“你……”
青墟话一说出口,徐凯英、风飞扬顿时如蒙大赦,带着家主徐中原的尸体迅速的退了出去。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项鸿这位宫主尚未开口,那位有着不息境修为的太上长老已经一步上前,沉声喝道。
一旁的徐珊珊看着青墟,不禁有些胆战心惊。
一旁的项鸿连忙劝道。
说完,他虚指一抬,在徐中原这位徐家家主尚猛然瞪大眼睛想要求饶之际,一道剑光已然自他眉心中洞穿而过。
但现在……
“混账!勾玉公子看得上你hetushu•com那是你莫大的荣幸,你居然还敢拒绝!?愣在这里干什么,马上把勾玉公子救过来,不然的话我们整个徐家都将因为勾玉公子的怒火而迎来灭顶之灾!”
看到青墟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这位不息境太上长老勃然大怒,浑身上下可怕的气息顿时爆发:“你在找死!”
“怎么,听你们的样子,是想要动我制住的人?”
事情的发展好像并非如此啊,眼前这位前辈能够看到徐珊珊受辱而仗义出手,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他应该是心怀正义光明伟岸才是。
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勾玉狠狠的叫喊着,根本就认不清眼前局势。
这个酒楼当中尽管一片狼藉,可是一整天的时间里,城中却没有任何卫兵胆敢来询问半分,甚至在巡逻到这一处街道时一个个都远远避开。
“杀了?杀他?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了!我要将他生擒下来,让他日日夜夜遭受生不如死的折磨!”
青墟缓缓道。
“怎么,紫霄宫天柱山总部不是一般看不起中土分部的修炼者么?怎么现在居然舍得派遣不息境的太上长老坐镇其中了?”
徐珊珊咬紧牙关,脸上一脸倔强:“我是奉东阳前辈之命让他闭嘴,没有东阳前辈的命令,我不敢将他救醒。”
徐凯英、徐中原、风飞扬等人入了酒楼对着青墟恭敬行礼。
青墟道了一句,并没有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这个叫东阳的人不知死活得罪勾玉,或许他有着抗住勾家怒火的能力,但是,这种恩怨,他们一个小小的徐家有资格介入其中吗?
“见过这位前辈……”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