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五章 舍生忘死

可他才迎击了片刻却已发现,青墟竟不是冲着他而来,而是……
不过他也明白,星璇宗、圣衍王朝等势力和他们奥法教不同,奥法教损失了两尊大能者,眼下这场大战亦是不知会有多少金丹境长老陨落,注定元气大伤,甚至在陨铁大陆沦为末流,为了教派传承他们不得不铤而走险,擒杀青墟,逼问他让他将赤日魔神交出来,如此才能够保证教派传承延续。
“胆小如鼠!天穹现在已是强弩之末,烛照上人亦是自身难保,有什么好怕的!”
十九位金丹境长老的损失让他痛彻心扉。
说完,已然飞向战场的另一方。
厄虚法王一声低吼,身形虚踏,迅速朝着青墟追杀而去。
厄虚法王愤怒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彻响真理山,让已经御剑几乎飞出真理山的青墟微微皱了皱眉头。
“三成!三成材料!”
“厄虚法王不用多言,对付烛照上人的亲传弟子,这一风险太大,我星璇宗不会去冒这个危险。”
人剑合一,以赤渊剑为引,他就仿佛一颗撕裂苍穹的流星,狠狠的撞入这由二十六大金丹境长老形成的战阵当中,撞入战阵的刹那,仿佛有一颗烈阳被悍然引爆,刺眼的光辉照耀四方,强烈到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在那光辉当中,无数道似乎和光芒一样颜色的剑光夹杂在强光之中疯狂的朝着四方爆射,以青墟为中心仿佛形成了一片剑气风暴,刹那间将二十六大金丹境长老同时卷入其中,哪怕青墟刻意的将剑气分散,降低威力,仍有四大金丹境长老当场陨落,至于被重创的失去战力者,更是达到十二m•hetushu•com人,这十三人亦是被他虚手一挥,纳入了个人空间。
这些外来大能者既然打陨铁大陆的主意,事先自然已经将陨铁大陆拥有的诸多强者调查得清清楚楚,对厄虚法王这位陨铁大陆第二强者的能耐十分了解,因此除非那些对自身神通挖掘已经达到巅峰层次的存在,没有谁胆敢和厄虚法王正面相抗。
“我出一成材料!若元枢星君愿替我拦下此人,我奥法教愿贡献给星璇宗一成炼制赤日魔神的材料。”
烛照上人将十二阶飞剑、十五阶神兵都赐了下来,可见青墟此人在烛照上人心目中的分量重到了什么程度,而青墟本身,亦是不负烛照上人厚爱,据说修行至今不到四十年,已然达到了不逊色于上品金丹,乃至于绝品金丹强者的程度,将来成就大能者的希望极大,堪称大能者级的种子。
厄虚法王居然得知了自己的根底,并且打算请动拥有十阶个人空间的虚空行者直接杀到藏剑大陆和东荒大陆上去?
不过这么一耽误,厄虚法王的攻击亦是轰然降临。
心想着,大衍圣帝已然推脱了起来:“我刚刚得到消息,我圣衍王朝三位王爷正遭到攻击,我必须尽快赶去救援,怕是无能为力了。”
“小心!”
“二十六位金丹境长老……”
奔向了奥法教三位聚在一起围杀一尊外来修士的金丹境长老。
“想杀我,我倒要看看,你们奥法教有没有这个实力。”
这种天才人物若是身死,天穹中的烛照上人必然发狂,到时候震怒之下,陨铁大陆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够承受得住http://www.hetushu•com,他大衍胆敢插手其中,到时候就等着烛照上人报复时招来整个圣衍王朝的毁灭吧。
青墟身形闪烁,在那十大金丹境强者尚未自这种毁灭性的打击当中回过神来之际,煌煌剑光再度照耀天际,三大金丹境长老再度被他重创着卷入个人空间,整个过程配合的手法越发娴熟。
看到青墟居然折身回返,厄虚法王眼前一亮,想不到用东荒大陆和藏剑大陆来威胁他居然当真有用,顿时原本打算将赤日魔神就在青墟身上的秘密泄露出去的他迅速收敛了心思,直往青墟迎击而去。
……
“还有十个!这几乎就等同于一颗金乌内丹,整整一百道韵!”
元枢星君摇了摇头:“抱歉,我不会出手!”
得到命令的诸多金丹境长老们尽管心头发麻,但还是强撑着,迅速组成一个个由二三十人为根基的大阵,迅速朝着青墟御剑破空的方向拦截而去,压缩着青墟的生存空间,不多时,避无可避的青墟已然和一个战阵正面相撞。
厄虚法王顿时震怒不止。
厄虚法王目光一转,再度朝着远处属于星璇宗的元枢星君望去:“元枢星君,此子猖狂,肆意残杀我奥法教长老,还请元枢星君出手相助配合我来拦截此子。”
可惜,早有准备的青墟不等扭曲的力量彻底形成,赤渊剑中的力量已然全面爆发,刺眼璀璨的强光自那扭曲的虚空中爆射而出,伴随着凌厉浩荡的炽烈剑光,生生自那片扭曲虚空中撕裂出一道缺口,使得青墟顺利脱身而出,再度奔射向下一个金丹境长老方阵。
“咻!”
毕竟和*图*书,一位大能者哪怕再弱,打出二三十记神通还是不在话下。
沿途一尊外来的大能者看到他,竟是不敢阻拦,迅速的避让开来。
青墟身形一转,原本逃出来的身形,再度朝着真理山内部杀去。
“必须请另一位大能者配合我才行……”
青墟的精神等阶虽然尚未达到一百二十阶比肩法天象地的层次,却也已经到了一百一十九阶的临界点,在场诸多大能者中,精神等阶能够和他相提并论的,恐怕只有厄虚法王一人,而厄虚法王脚下的飞剑等阶别说十二阶了,连十一阶都没有,只是一柄十阶上品层次的飞剑,这等飞剑相较于十二阶的裂天剑来,自是差了一筹不止,以至于他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青墟依靠着可怕的速度不断避开他的围杀,游斗四方,就这么几个呼吸间,又有两位金丹境长老被他斩杀、八位金丹境长老被他生擒收入了个人空间。
青墟的赤渊剑等阶不过十四阶,尽管由于自身时时刻刻使用着精气神温养,但距离晋升至十五阶神兵仍然还有一段时间,估计着唯有孕育出神通的那一刻,借助神通之力方能将其推升到十五阶神兵的程度,在未曾到十五阶前,他所能够斩出的日熠之剑次数有限,恐怕在赤渊剑破碎前,他都无法将厄虚法王的神通彻底消耗完毕。
厄虚法王一声大喝。
“是。”
“该死……”
藏剑大陆乃是他受藏剑剑尊之托负责照看,若因为他抢夺赤日魔神一事替藏剑大陆引来灭顶之灾,他于心何安?而东荒大陆更是他来到这片世界的第一处土地,对他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让他视若无www.hetushu•com睹的眼睁睁看着厄虚法王携带着诸多金丹境修行者入侵,他绝对无法做到。
厄虚法王气势汹汹袭杀而至,可青墟却根本不和他正面交战,剑光四射,不等厄虚法王将他纳入攻击范围,已经身形爆射着朝着另一处金丹境战场杀去。
青墟眼中神光一凝。
因此……
青墟全速御剑,速度何其之快,裂天剑所化的剑光仿佛真正能够撕裂苍穹,粉碎真空,以不可思议的迅速在虚空中划出一道裂痕般的轨迹,直接杀向三位奥法教金丹境长老,在他们三大长老尚未来得及反应,赤渊剑的剑光夹杂着煌煌炽烈的剑意已然和这三大金丹境元老狠狠撞在一起,伴随着火焰以及能量波动溅射四方,这三大金丹境长老直接被他重创、击晕,纳入个人空间。
厄虚法王眼中充满了遏止不住的怒火。
“日耀!”
“该死,给我住手!”
他的目光一转,迅速落到了圣衍王朝的大衍圣帝身上:“大衍圣帝,请你替我出手,稍稍拦截住那青墟片刻,我厄虚必有重谢。”
“金丹!青墟此子再强,那也只是个金丹!我就不信他能够撑得住多久!纵然是用金丹境长老的性命去填,我也要将其擒杀,将他擒拿了,我们奥法教才称得上仍有希望……不然,剩我一人苦苦支撑,等到此事过去,神炼宗第一个就不会放过我奥法教。”
厄虚法王心中一狠,对着那些四散奔逃的金丹境长老们一声令下:“所有人,组成战阵,给我拦住他,不求将其击败,只求将其拦住,让我亲自出手,将其灭杀!”
“厄虚法王的神通对我颇为克制,除非我祭出日熠一m•hetushu.com剑才能打破他的神通外,其他攻击皆会被他那镜光般的神通尽数扭曲,若是攻击威力不够,甚至会被他将我的攻击挪移回来反击于我,而日熠之剑……赤渊剑……并不能够斩出太多次!”
元枢星君说完,根本不再和厄虚法王多言,身形一转,已然冲向另一处战场,远远的避开了厄虚法王和青墟二人。
但是现在他除了一条道走向黑以外,已经别无选择,牺牲再大,仍得继续。
飞剑的飞行速度本身就和修行者的精神等阶有关。
但是其他七大圣宗却完全没必要冒着这个危险拿整个宗门的未来去赌博。
厄虚法王的问题,必须解决。
伴随着他身后那尊神镜般的神通再度显现,无数道镜光普照而下,将青墟所在方圆数十里虚空彻底扭曲……
“我一个人根本拦不住他!”
元枢星君看了一眼厄虚法王,又看了一眼先前离厄虚法王最近此刻却远远跑开的大衍圣帝,仿佛明白了什么,当下道:“厄虚法王,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们只负责驱逐那些外来入侵的大能者么,眼下这青墟可不在我们对付的范畴内。”
但,迟了。
追杀良久,厄虚法王不得不面临这一现实。
大衍圣帝望着脚踏十二阶飞剑,手持至少十五阶神兵在诸多金丹境长老中如入无人之境的青墟,眼中带着贪婪羡慕之色的同时,更多的则是对他的忌惮。
“又是这种攻击……这种攻击的威力完全超出了你一位金丹境修行者所能拥有,哪怕你是绝品金丹,甚至至尊金丹,这等层次的攻击也绝对无法爆发太多次,当你无法再度爆发出这等攻击之际,就是你束手就擒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