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四章 交换

青墟微微行了一礼。
“藏剑宗的太上长老?和藏剑剑尊一样的人物……”
“若是有长虹剑主出面的话,此事确实已然称得上稳妥,不过我们不妨再问问他可有云浮师兄的下落,若是云浮师兄也在他们手上,那么长虹剑主介入此事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青墟并不想在这种关键时刻给天穹惹麻烦。
“我是藏剑宗太上长老。”
青墟隐隐察觉到黑莲法王的神色有些不对劲,但还是毫不犹豫的逼问道:“那你还在等什么?还是说,你们觉得你们黑焰教大能者的性命比不过藏剑剑尊么?”
很快,一行人已然同时出现在了混沌神殿当中,并且在混沌神殿属于飞鱼剑圣的个人空间当中会面了。
这件事情可谓因藏剑剑尊而起,就连飞鱼剑圣陷入危机都是因藏剑剑尊缘故,而藏剑剑尊于他而言有大恩,本该属于他之事却是惊得白虹剑门众人为其奔波,青墟自然得记下这一人情。
“白墟阁下稍安勿躁,我们且让他打听清楚,看看藏剑剑尊是否无恙,若是藏剑剑尊未死,不妨和他们进行交换,用他们两个大能者的性命,换来藏剑剑尊的性命。”
“怕是有些不妥,我们如何保证他所说的是真的?”
密血法王摇了摇头:“藏剑此人不自量力,潜入我黑焰教中对我黑焰教法王痛下杀手,自是引得了我们黑焰教真神雷霆震怒,在他被洞悉身份的那一刻,已然被我们黑焰教三大真神之一,苦难真神当场击毙。”
“此番多谢云浮剑圣出手相助了。”
“藏剑剑尊一事我很m.hetushu.com遗憾,他已然被我们苦难真神所杀……”
“云浮剑圣安心即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什么?藏剑老哥,他居然……”
说话间他已然不再有半句废话,赤渊剑祭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力量顿时自赤渊剑中爆发。
黑莲法王一副惋惜之色道。
龙枭剑圣冷漠道。
黑莲法王离去,云浮剑圣不禁将目光落到了青墟身上,有些感慨地说道。
青墟的话一说完,禅机法王、密血法王两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目光更是第一时间落到了黑莲法王身上,尽管没有说什么,但是不满的态度却是表露无遗。
青墟一方,自是由飞鱼剑圣、龙枭剑圣,带着密血法王、禅机法王出面,而在黑焰教一方,则是两位赫赫有名的大能者伽罗法王、黑莲法王,其中黑莲法王更是一尊法天象地级强者,分量相较于寻常大能者来重上一大截。
黑焰教两尊大能者中的其中一人悠悠醒来。
“有劳白虹剑门诸位了。”
“白墟阁下客气了,我们亦是为了救回我们云浮师兄。”
云浮剑圣连忙摆了摆手:“惹人耻笑罢了,我此番不止没有帮的上藏剑剑尊,反而将自己也搭了进去,最终还要劳烦你和飞鱼、龙枭搭救,唉……”
“嗯?”
可青墟却不信他这一套,直接面无表情道:“我刚刚让人去藏剑宗看过,他留下的剑意尚未彻底消散,显然他本人尚未死亡,你这是在糊弄我不成?”
黑焰教的人生擒了云浮剑圣,一方面是想要逼问出云浮剑圣身上诸多载道www•hetushu.com之物以及混沌法诀,另一方面倒也不想将云浮剑圣杀死,和白虹剑门彻底撕破脸面。
“嗯!?”
天穹现在本身处境已然岌岌可危,实在不宜节外生枝。
至于天穹……
飞鱼剑圣对青墟颇为恭敬,几乎不像是平等相待。
“想不到藏剑宗中居然诞生出了你这等人物,难怪,难怪藏剑老哥能够放下心来了结这一场持续千年的宿怨了。”
青墟尚未开口,一旁的飞鱼剑圣已经犹豫道:“这件事情若是处理不好,恐怕会引来莫大麻烦,若是在交换之时,黑焰教有真神降临,我们如何抵挡?白虹剑门恐怕未必会为了一个藏剑剑尊而让神圣出面和黑焰教交恶,先前那密血法王说的不错,我们白虹剑门目前和神道宗明争暗斗的厉害,若是再将黑焰教彻底得罪,局势马上会变得更为艰难。”
当这位大能者看到眼前的三道身影时,脸色微微一变:“龙枭、飞鱼……你们白虹剑门这是想要和我们黑焰教全面开战吗?别忘了,神道宗盯你们白虹剑门可是盯得很紧,若是再得罪我们黑焰教,当心我们黑焰教和神道宗联合,到那个时候,等待你们白虹剑门的,必然是灭顶之灾。”
“击毙!?”
眼见青墟的剑下一秒就能斩下来让他彻底命丧黄泉,原本还存了拖延时间心思的他连忙喊道:“等一等,等一等,藏剑剑尊到底死了没有,我并不清楚,只是由于苦难真神亲自出手前去擒杀于他,所以我才加以推测藏剑剑尊凶多吉少,如果你真想知道藏剑剑尊的和_图_书具体下落,我可以借助混沌神殿的渠道打听一下……”
云浮剑圣显然才堪堪恢复了一些精神,只是勉强能够维持沟通混沌神殿的状态,听得两人询问不禁苦笑了一声:“倒也没什么,无非是受到了一些刑讯罢了,这一次跟头栽大了,居然直接被人生擒,唉,最终还得靠两位师弟前来相助,实在是惭愧至极。”
飞鱼剑圣道。
黑莲法王眼中精光闪烁,目光明晦不定,好一会儿才道:“由于藏剑剑尊乃是苦难真神亲自擒杀,我们询问时,苦难真神的回答有些模糊不定,估计是我理解错了,藏剑剑尊应该还没有死……”
“藏剑剑尊……”
青墟道。
看到云浮剑圣无恙,飞鱼剑圣、龙枭剑圣才微微松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一旁的青墟在看了一眼伽罗法王、黑莲法王两人身后后,却是沉声问道:“藏剑剑尊何在?我们说好的,一人换一人,我们手上有你们黑焰教禅机、密血两大法王,交换被你们生擒的藏剑、云浮两人,为何现在只见云浮一人,而不见藏剑剑尊所在?”
“我会尝试一下,看能否说服我奶奶长虹剑主,若能有她出面,想必黑焰教方面必然会卖我们一个面子,要知道,我们白虹剑门有麻烦,黑焰教同样如此,目前神荒正在不断的朝着黑焰教内部渗透,并且有心分裂黑焰教三大真神,目前三大真神在神荒的分裂下已经有些貌合神离,即便那苦难真神真想要和我们白虹剑门为敌,唯一真神和救世真神也必然会拖他后退,侧面打压他的声望以宣告自己在黑焰教http://www.hetushu•com的正统性。”
青墟一步步上前,眼中杀机迸射:“既然藏剑剑尊死了,那么,你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会让你们黑焰教所有人来给藏剑剑尊陪葬。”
龙剑宗刑讯室中。
一旁的云浮剑圣听得这个消息,顿时难以置信。
密血法王脸色阴晴不定的在龙枭剑圣、青墟、飞鱼剑圣等人身上扫了一眼,好一会儿,才吐出了一口气:“你们想问什么?”
看到被伽罗法王、黑莲法王带过来的云浮剑圣,飞鱼剑圣、龙枭剑圣连忙询问了一声:“云浮师兄,你没事吧?”
“你在开玩笑吗?”
说完,他的身影渐渐黯淡。
青墟沉声道。
“藏剑剑尊、以及云浮剑圣。”
“我认得你,你是黑焰教的密血法王,黑焰教会不会和白虹剑门开战,你说的不算,我们几个说的也不算,现在,我们有话问你,你最好老实的回答,否则的话,等我们一些刑讯手段施展出来了,你就后悔莫及了。”
毕竟,神通境的大能者对于任何一个顶尖势力而言,都属于绝对高层,顶梁柱般的存在,金丹境长老、执事,杀了也就杀了,白虹剑门或许会感到愤怒,加以报复,但也不至于彻底敌视,可一旦一位大能者死在黑焰教手上,不啻于全面开战,正是因为不好下杀手,飞鱼剑圣当初才能在密血法王、禅机法王的追杀下逃上两万来公里。
而在双方稍微交谈之际,离开了的黑莲法王亦是再度现身:“苦难真神已言,藏剑剑尊确实是被他生擒了,因为藏剑剑尊精于铸剑之术,所以真神想要逼问出hetushu.com藏剑剑尊身上的诸多载道之物和飞剑、神兵,由于他一时下手没有轻重,藏剑剑尊已被重创,短时间里怕是无法清醒,因此要么我们将交换人质时间推迟到十天后,要么……他带着昏迷的藏剑剑尊过去,直接交换,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可以让你指定交易地点,等我们带着人到了,你们再现身不迟。”
想到这,他犹豫了一番才道:“我这就再度询问一下苦难真神。”
很快,三人已经再度将禅机法王弄醒,一番询问下,果然得知了云浮剑圣被生擒的消息。
黑莲法王脸色微微一变,目光落到了青墟身上,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逼迫:“阁下是谁?”
白虹剑门和黑焰教尽管势力相当,都是三尊神圣境至强者,但黑焰教三尊神圣境都属于最普通的一员,层次和清微道尊以及没有离恨天界的离恨道尊相当,而白虹剑门当中,另两位剑主尽管也属于这一层次,但白恒剑主却是凌驾于这一层次之上,或许不曾达到十大至强者的级别,却也已相去不远。
“好,稳妥起见,我们再审问另一位禅机法王。”
龙枭剑圣沉吟了一番说道。
黑莲法王亦是实在不好决定两位大能者的生死,他本以为藏剑剑尊只是附带之人,糊弄一下就能过去了,不曾想到,眼前三人中居然有一个乃是藏剑宗的大能者,若是不将藏剑剑尊带出来,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密血法王见得青墟居然在自己说出藏剑剑尊身死的消息那一刻毫不犹豫的就要对自己痛下杀手,顿时大脑一懵,难道他不要我身上的载道之物了?不要我的混沌等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