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九章 邀请

末了,再度补充一声:“我真希望白墟上人能够考虑一番入我白虹剑门,若白墟上人愿入我白虹剑门,我白虹剑门愿以荣誉剑主之位相待,且激发长虹剑剑意三十日,助白墟上人参悟。”
他看到过的山门建筑不在少数,强大一些的更有数位大能者坐镇的奥法教、藏剑宗,甚至他还曾亲自到过天穹在天荒世界的驻地,可这些宗门的山门相较于白虹剑门来,全部差了一筹,在白虹剑门这等山门当中,才真正称得上修行圣地,才真正称得上源远流长,才真正称得上古老大派。
在前去长虹剑主的院落时,抚音剑圣亦是一一介绍了一番身边其他五人的身份,这五人无一例外都属于白虹剑门当中的重量级人物,其中更是包括白虹剑门第三位剑主蓬光剑主的亲传大弟子赤鹏剑圣。
青墟微微一怔:“白恒剑主?”
至于抚音剑圣那“上人”的称呼,青墟倒也并未否决。
并不是任何一个顶尖势力当中都拥有三尊神圣境无上巨头坐镇,像那一殿、三宗、六教、九门中,最弱的盘门、自然教,都只有一尊神圣境巨头坐镇,此外风雷门、五行门、普世教等势力,宗门中的神圣巨头亦只有两尊,这些势力虽为顶尖,可平日里在天荒世界却颇为低调,正因如此,天荒世界活跃比较多的反而是大荒教、黑焰教、唯一教、耀世门、神鬼门、六圣宗、湮灭宗、神道宗等势力。
青墟由衷说道。
上人二字,名副其实。
“白虹剑门……不愧为天荒最顶尖的势力,这种气象,非任何一个势力所能比拟。”
不过联想到青墟和_图_书和苦难真神大战时展现出来的惊人实力……
一行人在万剑虹桥的带领下很快跨越了白虹剑门外围,直往白虹剑门最核心的山峰而去。
除了那位金丹境长老以外,白虹剑门的诸多弟子、执事、长老们亦是惊诧不已,一个个仰着头,目光同时朝着万剑虹桥的尽头望去,很快已经看清了踏上万剑虹桥的那四道身影。
看到为首一人,青墟微微有些惊讶。
“是寂炫剑圣……我们白虹剑门九大传奇剑圣之一。”
“这是万剑虹桥,我们白虹剑门最高级的迎接贵客礼仪之一,万剑虹桥!有什么贵客驾临我们白虹剑门了?为何事先我居然没有听到任何风声?”
“抚音门主。”
需知,蓬光剑主乃是白虹剑门辈分最高的剑主,在白虹剑门当中亦是有着崇高的声望,纵然长虹剑主就辈分上而言,都比他低了两辈,更别说白恒剑主了,他的弟子若是就辈分而论,长虹剑主都得口称师叔。
青墟点了点头,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疏影?”
而眼下青墟能够和苦难真神相抗不败,并且逼得苦难真神不惜燃烧领域本源,已然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白墟上人。”
任何一个宗门势力对于自己势力核心阶层都有独特的称呼,天穹尽管因为建立时日尚短并未太过讲究这些,但也以法天象地这一境界为标准,设立了上人这一称呼,任何天穹成员拥有着法天象地境界亦或者这一境界的战力,都可被尊为上人,如藏真、三妙、元日等等。
这六人中,法天象地级强者占了两个,剩下四人,亦无一例外和-图-书都是属于大能者级的存在,在白虹剑门被尊为剑圣。
“实际上即便不需要我相助,苦难真神亦是奈何不得你半分,你若想走,苦难真神留不住你。”
因为,眼前那个看上去三十上下,衣着上颇为华贵的中年女性,赫然是白虹剑门当代门主抚音剑圣。
此刻他虽才大能者之境,但若是能够成长起来,假以时日,成就绝对不会在苦难真神这等神圣境的无敌巨头之下,若是他能有朝一日踏入神圣之境,凝聚领域,纵然苦难真神等人都决然难称其对手,靠着无上神通的浩瀚威能,他一口气冲上十大至强者的榜单都非奢望。
长虹剑主微微一颔首:“白恒剑主只是绰号,本命白疏影。”
这种反应,完全表现出一种平等相交的姿态。
“我们白虹剑门的道统可以追溯到上古神荒时期,得的乃是上古剑道炽阳剑道的传承,只是由于神荒破碎的那场大战,世间动荡,真正炽阳剑道的传承者陨落,我们继承的只是炽阳剑道的一部分,所以已然自炽阳剑道中脱胎而出,再加上六千年的发展,宗门当中诞生神圣,尤其是不久前随着白恒剑主突破,我们白虹剑门三大剑主威压当世,气派已是达到巅峰,在天荒世界十九大顶尖势力当中亦是不算弱者。”
……
青墟点了点头。
“难道和不久前长虹剑主大人离开宗门时有关?”
长虹剑主说到这,联想到自己追击苦难真神时他的种种惨状,望向青墟的目光更是有些不可思议,犹豫了片刻,她才有些忍耐不住的询问了一声:“据我所知,白墟上人虽和_图_书然加入了天穹,可实际上,却并未加入天荒任何一个大派吧?”
这一幕落到根本不明白长虹剑主为何对青墟如此客气的抚音剑圣等人眼中,让他们颇为诧异。
青墟点了点头,跟着抚音剑圣朝着内院而去。
实际上不止这些弟子、执事、长老,就连踏在万剑虹桥上的寂炫剑圣、飞鱼剑圣、龙枭剑圣三人,在见得宗门居然摆出万剑虹桥的阵势来迎接青墟的到来时也显得有些惊讶,显然事先他们并未得到消息。
青墟倒未见外,微微点头坐了下来:“多谢长虹剑主相邀,此外,我需在此,感谢长虹剑主刚才相助。”
纵然是传承极其古老的璇玑殿,在天荒大陆,乃至于整个神荒世界的活跃程度都无法和这些宗门势力比肩。
随着万剑虹桥延伸至白虹剑门深处,在白虹剑门主峰万剑虹桥尽头,已然有三男三女六人在那里等候了。
而她最大的成就便是自白虹剑门当中挖掘出了当时被一位金丹长老收为弟子,眼下带领着白虹剑门走上巅峰强盛的白恒剑主,在某些方面,她称得上白恒剑主半个师傅。
院落内,长虹剑主主动站了起来,一脸笑容的对着青墟虚手一引:“白墟上人,你来了,请坐。”
“寂炫剑圣、飞鱼剑圣、龙枭剑圣显然是以那个年轻人为首……我的天哪,难道,这一次我们白虹剑门的高层祭出万剑虹桥就是为了迎接这一位贵客?”
在这片山川中央,一座巍峨山峰拔地而起,犹如一柄绝世神兵,直指苍穹,散发着浩瀚磅礴的伟岸剑意,尽管这股剑意就强度而言,已然无法对青墟再造成hetushu•com什么太大影响,但蕴含在剑意当中的古朴、沧桑之气,却是铺面而来,仿佛让人置身上古,述说着当年神荒时期的辉煌和璀璨。
“和寂炫剑圣走在一起的,是飞鱼剑圣和龙枭剑圣?这几位剑圣都是我们当中的老人了,我等自然相识……可在他身边的那一人是谁?看上去好年轻。”
一到白虹剑门,无数道七彩剑光同时自白虹剑门当中呼啸而出,仿佛化作一道七彩虹桥,直接延绵出了白虹剑门,达到青墟等人所在的山门之外,这些虹光每一道,都是由品阶六阶以上的飞剑组成,一眼望去,竟有零零总总不下十万柄,每一柄飞剑上散发出来的虹光各不相同,争相斗艳,将整个虚空渲染的五光十色,直看得白虹剑门下的诸多修炼者心驰目眩。
“确实如此。”
“不知白墟上人觉得我们白虹剑门如何?我们白虹剑门和白墟上人间倒也极有缘分,据我所知,当年你还曾梳影丫头有过交易,修行烛日真经。”
抚音剑圣一脸微笑着说道。
青墟身旁的寂炫剑圣看得他不断在白虹剑门打量,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豪的介绍道。
尽管白虹剑门的门主职位十分怪异的自九大传奇剑圣中采用选举制,人人皆可为门主,但这位抚音剑圣却已经连续担任了四任门主,为期四百年,眼下,这是她当上门主的第三百八十三年。
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惊呼,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全部落到了踏上万剑虹桥,被万剑虹桥上诸多飞剑形成的剑光带往白虹剑门内部而去的青墟、寂炫剑圣一干人等望去。
“上一次我们白虹剑门使用万剑虹桥还和_图_书是在二十四年前吧?那一次我记得是湮灭宗的宗主亲自带领着宗门高层来我们白虹剑门拜访,和我们白虹剑门商讨合作之事?”
“对!不止上一次,在更远的四十九年前,万剑虹桥的使用那是一尊神圣境的无敌巨头受邀上门,我们白虹剑门才以万剑虹桥相迎,这一次来的究竟是何方神圣?事先都没有听到任何人提及。”
青墟、寂炫剑圣等人逃离的方向便是白虹剑门,眼下离白虹剑门已是不远,随着寂炫剑圣这位法天象地境强者亲自领队,一行人不多时已然出现在了白虹剑门外。
迎接这么一尊前途无量的顶尖强者,宗门祭出最高礼仪之一的万剑虹桥,完全属于情理之中。
站在这万剑虹桥上,青墟居高临下,能够清晰的看到白虹剑门数百、上千公里范围的大好河山,在这上千公里范围的山川河流当中,无数宫殿、阁楼,点缀在郁郁葱葱的山林之中,时不时在一些山林内,更有道道剑光冲霄而起,和笼罩着白虹剑门的一个无上大阵相映交辉。
好在剑主的身份超脱于剑圣之上,往往只有剑圣向剑主行礼而没有剑主问候剑圣,诸多宗门当中之所以要划分这些称号,估计也是为了解决辈分混乱的问题。
在抚音剑圣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来到了长虹剑主的院落当中。
在离白虹剑门山门位置不远处的一位金丹境老者,此刻正用充满惊愕的目光望着那片完全由飞剑剑光延伸而出的七彩虹桥,口中喃喃自语。
“白墟上人能够大驾于我白虹剑门,我白虹剑门上下蓬荜生辉,长虹剑主已然在院内等候,上人请随我们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