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四章 弟子

而后转向太清青墟,低喝道:“太清前辈,拜托了,请!”
“鲲鹏!鲲鹏神体!”
“太始教?”
鲲鹏神体崩灭,让南天象发出了惊怒的吼叫:“这是什么?”
太始教一方的弟子们看到四大真元境长老,包括他们中最强的化境长老在同一时间被湮灭了战体,一个个吓得大惊失色。
这个宙玄,或许和他有些类似,或许有着自己不能不转修神兽一脉修炼体系的理由,但……
“当年南天斗师兄都不曾凝聚出神品战体,天象师兄靠着鲲鹏神体之力,必然能够超越南天斗师兄成为我们太始教新任第一人,甚至成为造化大陆六大无上圣宗中年轻一辈第一人。”
跟随着南天象而来的诸位青冥境师弟师妹们看到南天象祭出的鲲鹏神体,一个个兴奋惊喜的大喊起来。
面对四大真元境,一尊化境强者的攻击,太清青墟捏动剑诀,宛如烈日般的煌煌剑光直接一分为五,化作五道蕴含着炽烈神辉的剑气,剑气呼啸,焚灭虚空,在空中拉出一道道沟渠般的涟漪,刹那间命中四大真元境、一大化境强者的战体,而后将那些战体洞穿、焚灭。
纵然是那尊化境强者惨叫着妄图调动自身所有的力量抵挡剑气的侵蚀仍然无能无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体被那道剑气绞碎,崩灭开来。
不是被点燃神体!
“你号称剑皇,乃是造化大陆集剑道大成者之一,眼下一有机会专修神兽一脉的修行,却毫不犹豫的舍弃属于自己的剑道?这就是你对剑道的态度?”
“这……这……这可是战体啊!真元境长老的战体,化境长老和-图-书的战体啊!一尊战体的威势何等浩荡,一击下来,更是堪称毁天灭地,哪怕我们整个无量剑宗面对战体一击都可能被直接抹去,甚至无量山都会被摧毁大半,可是……可是,如此强大的战体,在这位太清前辈面前,为何这么不堪一击?”
不!
“这就是剑道!这就是我一生所求的剑道!”
太清青墟却并未理会出言威胁的那位化境老者,而是转向织云:“织云,我虽有过一位名苏渊的记名弟子,但真正收徒,你却是第一个,你可愿为我青墟的弟子。”
太清青墟看了宙玄一眼。
“啊啊!你……你居然敢下此毒手!”
这是一个彻底失去了锐气的剑道修炼者。
“不好!”
不过太清青墟却看都没有看宙玄一眼,而是将目光转向仍然跪在地上,一脸坚决的织云:“你既然想要拜我为师,跟我学剑,那么,你就看清楚了,今日,我会让你明白,剑道演绎到巅峰极致,照样可以和神兽一脉修行体系相映争辉,甚至于……他可以比神兽一脉修行体系更强!”
宙玄对着黄莺、南天象等人卑躬屈膝,同时再度转向太清青墟,低声中带着一丝恳求道:“太清前辈,就请前辈配合我,打上一场吧?这一次,我们不要一上来就倾尽全力,循序渐进的施展自己最拿手的手段,直到最终一刻再爆发出最强攻击,分出胜负,事成之后,我宙玄感激不尽。”
“大胆!”
而是被煌煌剑意所化的剑光绞成粉碎,在外人看来就好像被点燃、焚灭。
“还有完没完啊!?在这里唧唧歪歪废http://m.hetushu.com话不休,我让你们打你们听到了没有?本小姐的时间不是时间啊!信不信本小姐一个不高兴,直接令人将你们这个所谓的无量剑宗夷为平地!?”
“低贱的剑道修炼者?鼠目寸光!谁给你的勇气,说出这番话来!”
扬剑、出鞘!
众人中,修为最高,见识最广的化境老者强忍着战体被摧毁的痛苦,脸色惨白道:“在场可都是我们太始教的天骄弟子,若你胆敢伤害他们半分,必将面临我们太始教不死不休的追杀!今日之事,我们挑衅在先,我们可以当作没发生过,可若你胆敢得寸进尺,我太始教会让你明白一个无上大教的底蕴。”
同时,残破的鲲鹏神体飞身撤退,妄图脱离煌煌剑光的笼罩范围。
随着他扬剑而出,煌煌剑光顿时宛如一轮升腾而起,跳出地平线的烈日,照耀神魂的磅礴剑意浩浩荡荡的席卷开来,直让飞行法器上所有人全部脸色大变,犹如陷身烈日火海。
太清青墟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宙玄,神色中的失望之色更为明显。
太清青墟淡然的点了点头:“你既为我弟子,那么,今日,我便带你,领略一下剑道巅峰冰山一角的风光!”
一直平静淡然的太清青墟眼中闪过一丝怒容,下一刻,本就已然炽烈璀璨的煌煌剑光悍然爆发,犹如正午时分的烈日,照耀出前所未有的光华,在这阵光华的覆盖下,扑杀而上的鲲鹏神体就仿佛投向烈焰当中的飞蛾,刹那间被点燃了神体……
“这是天象师兄的鲲鹏神体!”
南天象的惨叫和猛然惊醒反应过来的诸位真和*图*书元境长老的声音同时响起,顿时,一尊尊强大的战体显化而出,直往太清青墟所在的方向扑杀而去,每一尊战体都是倾尽全力,每一尊战体上携带的威能都席卷风云,那股浩荡的威压,直看得宙玄、织云,以及无量剑宗的诸多修炼者们瞪大了眼睛。
“我愿意!”
而仍然跪在地上的织云望着虚空中那片由剑意、剑气凝聚而成的炽烈虚影,眼中则是充满了狂热之色,犹如目睹心中奉献的神明降世。
宙玄说到这,神色中有些黯然,更有些痛苦,但是很快,这些神色已是被决然所替代:“剑道,没有前途!修行剑道,我看不到未来,而追求至高,追求至强,追求长生,是任何一个修行者的本能,我不可能为了完全没有任何前途的所谓已经走到尽头的剑道,舍弃长生于不顾,因此……眼下既然有机会攀登更高的境界,哪怕要为此舍弃陪伴我一生两百多年的剑道,我仍是在所不惜。”
“太清前辈,别闹了,剑道?不可否认,在我年轻的时候确实曾为了追求剑道,踏遍千山万水,寻访名师剑豪,可到头来呢?目前我已经站在了剑道之巅,纵然是其他几大剑道圣地当中的剑圣、剑宗,亦是和我属于同一个水准,然而,这个所谓的剑道巅峰,在那些显圣境,真元境强者面前,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当年我确实是曾和一位显圣境强者打了个平手,可个中滋味,只有我才明白,显圣境、真元境已是如此,更别说化境、不息境,以及那些修成了内丹的巅峰强者。”
不过更让他们震惊的还是太清青墟祭出的那道煌煌剑光www•hetushu.com
宙玄听得黄莺的威胁顿时吓得一颤,再顾不得和青墟废话,大喊一声:“我们这就出手!”
太清青墟使用的并非赤渊剑,而其本身的实力相较于青墟本尊来亦是差了一截,但……
话一说完,他的目光,直接转向虚空中站在飞行法器上居高临下,仿佛等待着看小丑表演般的太始教众人望去。
这是提前潜力投资。
拥有鲲鹏神体的南天象注定前途无量,这也是他们这些人不惜以真元境强者之身仍然跟随在南天象身边,宛如下人一般陪同一侧的原因。
否则,等南天象踏入真元境、化境,乃至不息境后,他们这些普通真元境长老根本再入不了拥有神品战体的南天象法眼。
太清青墟神色恢复漠然,他的目光扫了一眼织云,虚手一挥,真气卷住织云的身躯,带着他,降落到了黄莺、南天象等人所在的飞行法器上。
他此番的表现却是让青墟很失望。
“好!”
青墟本尊,已然强大到可以斩杀神圣,太清青墟纵然相较于青墟本尊来差了一截,并且动用的亦非神剑赤渊,可全力爆发后所具备的战力仍然比肩至尊金丹级的存在。
说完,他扫了一眼仍在痛苦惨叫的南天象和脸色惨白的化境老者:“我给你们一雪耻辱的机会,去太始教!”
织云心中疯狂的呐喊着。
“就让我看看究竟谁给你的勇气,居然让你们这些低贱的剑道修炼者胆敢向我太始教之人出剑!”
这个时候,飞行法器上的黄莺却是没有耐心了一般,大声叫嚷了起来。
就连他身后几位真元境的老者,望向南天象显化而出的鲲鹏神体眼中亦是露出羡和*图*书慕之色。
祭出鲲鹏神体的南天象气象万千,气势攀升到了极致,伴随着一声低吼,那尊巨大到仿佛能够吞噬天地,将万物化为黑暗混沌的鲲鹏神体猛然展翅而击,携带着空间扭曲的力量直往青墟显化而出的煌煌剑意扑杀而去,似乎在这一抓之下,太清青墟的煌煌剑光就将被摧枯拉朽般撕成粉碎。
而后……
织云毫不犹豫的跪拜而下,毕恭毕敬行叩拜大礼:“弟子织云,拜见师尊。”
“啊!”
剑皇宙玄望着那片照耀天地,仿佛永恒烈阳般的煌煌剑光,直感觉心中颤抖。
可这个时候,太清青墟已然再度挥手,一剑斩下,那片仿佛一尊烈日般的无上剑光直接倾崩而下,就仿佛一颗坠落的太阳,直往残破的鲲鹏神体撞击而起,刹那间已将南天象的鲲鹏神体撞得灰飞烟灭。
看到太清青墟居然敢对他们太始教一方的高手出手,年轻一辈的领头人南天象勃然震怒,一声厉喝之际,身形已经腾空而起,在他身后更是有一尊浩瀚伟岸的虚影显化而出,正是一尊纵横天地,气吞山河的鲲鹏。
“快,快出手!”
“是是是,请几位天骄放心,我们必然将我们所学尽数展示出来。”
其中有胆量的震惊过后更是愤怒道:“胆敢摧毁我们太始教长老的战体,你是想要和我们太始教开战吗?我们太始教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战体粉碎,顿时让这些真元境长老们同时惨叫,以至于还有一些显圣境级的侍卫一个个噤若寒蝉,吓得不敢继续出手。
“你……你想干什么?”
即便让他看到剑道新的前程,新的巅峰,他也注定难以再在剑道上走上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