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五章 展示

“啊!”
可惜……
当他们看到气息虚弱的南天象和那位化境老者时,脸上皆是露出了愠怒之色。
大龙尊者正要出手,却被玄日尊者伸手拦了下来:“大龙尊者稍安勿躁,此人仗着那所谓的剑道能够击败天象,可见倒也有些本事,未免到时候有人说闲话,我们且让他去我们太始教的山门,到时候再请太始教的高手将其光明正大的击败,让天下世人明白我太始教的威严不容轻辱!”
他着重使用剑意杀敌之时!
其他几位太始教弟子心中的想法亦是和黄莺差不多,一个个心怀恨意:“这个混账东西,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击败了我太始教一两位长老,就自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挑战我太始教,简直不自量力!很快,他就会他的狂妄而付出代价!”
看到太清青墟直接出手,太衡尊者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好大的胆子,敢在我太始教的山门前拔剑!玄日、大龙两位尊者,将这狂徒擒下再说!”
这艘大型飞行法器就体积上而言比得上小型战舰,内部空间倒是颇为宽敞,再加上飞行速度不逊色于青冥境强者全速御剑飞行,青墟估计着,其售价足以和七阶,乃至于八阶神兵相当。
伴随着煌煌浩荡的剑光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息杀入太始教几十位真元境、化境、不息境强者当中,就仿佛一颗坠落的大日撞击地面,席卷着无数的光芒和炽热爆发开来,顿时将群魔乱舞般的太始教山门前的诸多灵兽、圣兽战体全部照耀。
两位不息境强者第一时间落到了这台飞行法器上。
由于青墟所在的地方离太始教山门不远,再加上飞行法器速度不慢,太清青墟稍稍了解了一下织云的基础后和_图_书,已然进入了太始教地界。
“织云,看清楚了,尽管我的剑道尚未达到真正的巅峰,但也足以替你展现出冰山一角了,我传授你的东西,你好好记住,希望你能够尽快达到我现在的境界。”
玄日尊者一声冷哼。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太清青墟却已经淡漠道:“太始教的高手,都在这里了?应该还不止这些吧。”
“你……”
太衡尊者听了也不以为意:“那你就先在一旁看着。”
对于太清青墟本就颇为重视的太衡尊者看到这一幕顿时脸色一变:“不好!此子……此子至少有着不逊色于金丹境强者的战力!出手,诸位长老,和我一道出手!”
“斩!”
“尊驾究竟是何人?这般目中无人的姿态未免没有把我们太始教放在眼里。”
尤其是……
“长老!”
而整个过程,无论太清青墟也好,织云也罢,两人都不曾朝大龙尊者所在的方向哪怕看上一眼。
“哈哈,早该如此了。”
太清青墟行事风格偏向于直接利索,在玄日尊者、大龙尊者两位不息境强者显化出战体之力扑杀而至的同时,他手中的剑动了,虚空中显化而出的煌煌剑光衍生出两道炽烈的虚影,狠狠的斩落在那两尊战体之上,尽管蕴含在剑光当中的真气、力道不怎么强横,可夹杂在剑气当中的剑意却是顺着两位尊者的战体之力,直接映照到了他们的神魂当中,顿时两大不息境的精神世界仿佛被一道炽烈煌煌的剑光一举洞穿,由大量精神凝聚而成的圣兽神魂,更是被斩入他们精神世界的剑气绞成粉碎!
太衡尊者对着那些弟子微微点头,尤其是看了南天象一眼:“听说你的神体被击溃了,和_图_书回去好好调理,我太始教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还从来没有人胆敢这般欺辱我太始教。”
“去太始教?”
带着各种各样的怨念,飞行法器亦是迅速的朝太始教方向飞去。
而在他身后,几十位真元境、化境、不息境亦是紧跟着祭出战体之力,一时间,一尊尊强大的灵兽、圣兽虚影疯狂的咆哮着,卷动风云,强大的气息肆意弥漫,使得太始教山门前方的元气变得一片絮乱。
“不知死活,简直是不知死活,他想干什么?当真以为他那所谓的剑道就能够和我们太始教的高手匹敌了?等着吧,等他到了我们太始教,我必然要请我师尊亲自出手,将其一举擒杀,然后再狠狠折磨,让他明白得罪我们太始教的代价!”
说完,他的目光亦是落到了太清青墟身上。
一气化三清,可衍化出两尊化身,但这两尊化身的性格却并非完全和本体一致,就好像眼前的太清化身,性情淡然,而另一尊上清化身,性情方面则偏向于冷酷凌厉,不过由于主要受青墟本尊影响的缘故,这种性情偏向也不会太过明显。
到了太始教地界尚未来得及赶至太始教山门,就有两道剑光以极快的速度破空而来,身上那股属于不息境强者的气息毫无保留的逸散,浩荡恢宏。
飞行法器和战舰不同,在追求舒适性的同时还保障了速度,因此造价往往更高。
太清青墟说罢,根本不和太衡尊者等人有半分废话,手中的宝剑豁然出鞘,耀眼的剑光衍化而成的煌煌烈日,顿时照亮虚空,使得太始教山门前变得光芒万丈。
“太好了,有两位尊者在,这一下我们安全了。”
而大龙尊者更是将目光落到了将他们二www•hetushu.com人视若无物,教导着织云剑道知识的太清青墟身上:“胆敢挑衅我们太始教,当真不知死活,今日,我就代你的师门长辈给你一个教训,让你明白得罪我们太始教的下场。”
“撒野居然撒到我们太始教头上来了,简直岂有此理!”
太衡尊者上前,神色中带着训斥之意。
“嗤!”
当然,对目前的青墟而言,七阶神兵也好,八阶神兵也罢,都没有任何意义,此时的他专门去一趟太始教,目的只是为了给织云塑造一个强大的旗帜,好让他更加专注的将自己的热情投入到剑道修行中,免得将来像宙玄一般,在察觉到前方无路时,丢失了自己最初的剑道理念,为了得到凝聚战体的法门而卑躬屈膝。
“很快他就会明白什么叫后悔莫及。”
“好,我这就启动飞行法器前往太始教!”
化境老者看到青墟言辞凿凿,当下毫不犹豫的一声令下。
原本还担心青墟对他们斩尽杀绝威胁到他们生命安全的老者微微一怔,紧接着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太清青墟:“你要用你那所谓的剑道挑战我们太始教!?”
“此子胆敢挑衅我们太始教,还请尊者狠狠教训,让他明白得罪我们太始教的下场。”
飞行法器上诸多太始教弟子们兴奋的大喊了起来,就连这些人中最为天赋横溢的南天象脸色亦是恢复了一些,他被毁了鲲鹏神体,马上十分识趣的没有再去挑衅太清青墟,可那种生死都受他人掌控的感觉实在不好受,眼下看到太始教的高层前辈终于赶来,他亦是可以微微松一口气。
“玄日尊者和大龙尊者都是我们太始教成名多年的人物,年轻时在造化大陆上闯荡,和*图*书都留下了赫赫威名,他们必然是得到了我们的求援信息,先一步赶了过来保护我们,以免在路上这个所谓的剑道修炼者太清对我们不利!”
太清青墟淡漠道。
大龙尊者皱了皱眉头,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应承了下来:“那好,就如你所说,我就再让他多活一段时间,等到了太始教山门,当着我太始教众人的面再收拾他,让他明白得罪我太始教的下场。”
飞行法器一停下,太始教诸位弟子一个个来了信心,全部迅速的跑了下去,再不像先前路上一般,战战兢兢,甚至不敢开口说话的模样。
而这一大型飞行法器上的黄莺以及其他几位太始教天骄弟子,眼中的恐惧之色亦是渐渐散去,望向青墟、织云两人的目光隐隐闪过一丝嘲讽和怨恨。
不过由于太清青墟不过是青墟本身的一道化身,尽管和青墟有些类似,但太衡尊者却并未第一时间辨认出来。
顿时自有显圣境的普通长老们负责操纵着飞行法器,全速朝太始教方向飞去。
“启动你们的飞行法器。”
“太衡尊者,一定要替我们报仇啊!”
黄莺眼中带着怨毒道。
神魂粉碎,他们那显化而出的战体自然无法再维持形态,以至于在众人眼中,那大不息境强者的战体就如同暴露在烈日之下的冰雪,在和那两道煌煌剑光接触的刹那,彻底崩溃开来,当场败退!
几十位真元境、化境、不息境强者一起出手,恐怕就算是真正的金丹境高手都得避其锋芒。
说话间,他的战体亦是紧跟着显化而出。
“尊者,先不急,我倒想看看这个大言不惭胆敢挑衅我们太始教的狂徒究竟会有何下场。”
肉眼可见的煌煌剑意仿佛冲击波般以太清青墟为中心m.hetushu.com扩散,诸多真元境、化境、不息境强者那卷动风云的战体,就仿佛面临海浪拍击的沙雕,一击即溃……
太清青墟的实力,根本不能用金丹境来衡量。
凄厉的惨叫自圣兽神魂粉碎的玄日尊者、大龙尊者口中喊出。
“放心。”
当下,飞行法器再度朝着太始教方向而去。
玄日尊者、大龙尊者两人大笑着,同时飞纵而起,战体显化,两尊神色狰狞的强大灵兽顿时咆哮着,席卷着浩荡的天地元气直往虚空中绽放而出的那尊煌煌烈日扑杀而去,一道道攻击席卷开来,似乎要将那一轮以剑意为核心的剑光撕成粉碎。
经过大半天时间的飞行,太始教的山门终于在太清青墟的目光当中出现。
看到那两位迅速飞至的不息境强者,原本因为太清青墟在飞行法器中有些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的诸多弟子们同时兴奋了起来。
太清青墟终究是一剑斩杀一位化境强者战体的人物,太始教尽管对自身有着充分的信心,但也不至于完全不将一尊有能耐斩杀化境强者战体的强者放在眼里,因此,当青墟搭乘的这艘飞行法器真正来到太始教山门时,太始教已然派遣了几十位真元境、化境、不息境强者全面戒备,为首的一个更是青墟一个老熟人,太衡尊者。
“看样子这段时间里我们太始教因为中土那一位的存在没怎么在造化大陆上传教,以至于世人都已经忘记了我们太始教的强大了,以为我们太始教是泥捏的不成?要知道,就连中土那位胆敢号称造化之主的存在,亦是因为我们太始教不愿和他拼得两败俱伤罢了,如果我们太始教真的将所有的底蕴拿出来倾巢而出,他仍然只有死路一条!”
“是玄日尊者和大龙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