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六章 试剑

先是一个造化之主东阳横空出世,以大能者之力横压造化大陆,使得六大无上大宗不得不选择向其屈服,尊其为造化之主,而现在,东阳的事情尚未解决,又出了这么一位名为太清的绝世剑道高手,剑意之强,烁古绝今,眼下对方尚未痛下杀手,一旦对方想要杀人,直需将剑意集中起来,一剑剑斩杀过去,放眼整个太始教,谁能抵挡?
“是……是教祖,太始教祖!”
“到底怎么回事?这个叫太清的剑道修炼者打上我们太始教的山门究竟有何目的?为何现在目的尚未达到就这么走了?”
南天象看着太始教山门位置那烈日当空,散发着无尽光辉的身影,眼中充满着不可思议。
紧接着,便见先前在造化盛会当中曾和青墟有过交锋的太始教第一天才南天斗和十数位真元境、化境、不息境、结丹境长老迅速赶至。
“这……”
“弟子看到了。”
南天斗看了黄莺一眼,对于这个师妹亦是有些印象,只是,对她的话,他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太清剑尊说完,没有再看太始教教祖始玄机,一把带着织云,直接御剑而起,在太始教诸多长老、弟子们有些惊愕不解的目光下,破空离去,眨眼间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则是这位剑客太清并未怎么痛下杀手,只要他们重创后迅速退去,太清并不会追击将人杀死,这才让他们有着一次次对他发动攻击的勇气。
南天斗脸色一变。
“该死,我还以为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逼得这么一位绝世剑客杀上我们太始教的山门,感情一切都是我们太始教弟子自找的!?”
想到这,太始教祖只得挥了挥手,顿时,原本还在前赴后继朝着太清青墟扑杀上去的诸多太始教高手纷纷的退了下来,一个个神情黯然,士气低落。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和_图_书然从太始教后方传来,语气当中充满着一种无奈和疲惫。
始玄机看着御剑离去的太清玉清,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就走了?”
这是剑意之威!
或许那一尊煌煌烈日般的剑光当中蕴含的剑气威能不强,攻击能力充其量只相当于寻常战体一击,但蕴含在上面的剑意实在太过可怕,触者即灭,纵然是一些太始教弟子那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虚空中的太清青墟都可能引起剑意的反击,而反击方式,则是刺眼的日光,直接映照在他们的精神世界,让他们的精神世界仿佛烈火煅烧。
接下来发生的事他们自然看到了,青墟如那黄莺所言,直接杀上了他们太始教,用他所领悟的那种煌煌剑意,一人一剑,横压太始,打得太始教上下无数真元境、化境、不息境,乃至结丹的长老抬不起头来,最终甚至不得不认输来求得这位太清剑尊的宽恕。
明明是威力平平的剑气,可一旦斩中他们太始教中强大的真元境、化境、不息境,甚至结丹境太上长老的战体,那些太上长老们的战体就会犹如脆弱的沙雕一般,当场崩灭,这一幕落到太始教那些弟子眼中,直让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太清玉清淡漠道。
“既然明白了,那就走吧。”
太始教教祖看着一人拦截在太始教山门口的太清青墟,眼中亦是闪过一丝悲恸之色。
“试剑?”
失去了战体脸色惨白的太衡尊者苦笑着:“只有我们不发动攻击才不会受到伤害,一旦发动攻击,任何人与其剑意接触,我们都难逃神魂重创的命运!”
此时的太清青墟仿佛化为一尊真正的烈日,太始教方面不论是真元境、化境、不息境,甚至是那些最核心的结丹境太上长老,任何人加入战圈,都如hetushu.com同飞蛾扑火,无法掀起任何涟漪,直接被那炽烈煌煌的剑光绞成粉碎。
剑意!
战体也好、仙术也罢,所有攻击手段神兵利器,只要靠近太清青墟所化的剑意、剑气范围,统统被那尊宛如烈日般的剑光绞成粉碎。
这种煅烧带来的痛苦和伤害,远远超过了肉身上焚烧,痛得太始教无数弟子一片哀嚎。
织云看着前方在太始教山门中仿佛烈日当空,横压太始的师尊,神色中充满了激动,疯狂。
玄日尊者联想到自己不久前刚刚见到太清青墟时那嚣张跋扈的模样,这一刻亦是愧疚不堪,可对于太始教教祖的命令却不得不听,只得应了一声:“是。”
“住手吧,这是我们根本无法对抗的强者。”
这个时候,众多弟子当中传来一阵欢呼。
“是,试剑。”
“认输了?”
太清青墟没有再理会太始教祖,而是转向身后的织云,道了一声。
无妄之灾!无妄之灾!这简直是彻头彻尾的无妄之灾!
众位长老一听,顿时又惊又怒。
“不错,这种只会给宗门招祸的弟子,我看干脆杀了算了。”
太始教教祖看着太清青墟离开的方向,眼中有着说不出的落寞之色:“造化大陆的局势……已经不同,属于我们六大无上大教的时代,已成为历史……”
始玄机微微一顿,尽管有些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但却不得不低下头来,屈辱的回应着:“我们太始教……认输了。”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太清青墟那煌煌炽烈的剑光光芒微微收敛了一些,显现出其中太清青墟的身影来。
始玄机一脸不解。
“六大无上大教,不过如此,并非剑道不强,而是……你们太弱,只要你的剑道境界够高,六大无上大教,照样得在你的剑下屈服。”
不需要太开口,太www.hetushu.com始教教祖始玄机已经转向黄莺一干人等,厉喝道:“胆敢冒犯太清剑尊,当真是不知轻重,玄日,将他们几个带下去,严惩不贷!”
“剑尊么……太始教,不继续了?”
“走……走了?”
“织云,你看到了吗。”
化境老者苦笑道:“我们和这位名太清的绝世剑客冲突,主要是因为那个叫黄莺的弟子口口声声要太清和无量剑宗的宗主一个叫宙玄的剑道修炼者比剑,演练各种剑术给她观看,由于黄莺言语过激,可能让太清心中不满,所以,他当真了……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诸位长老们也看到了……”
这个时候,太衡尊者、玄日尊者、大龙尊者等人的战体早已被剑意斩灭,不止他们,随后赶来的几十位真元境、化境、不息境强者亦是步了他们的后尘,强大的战体往往在即将发动攻击的刹那那片烈日当中就会有剑气射杀而出。
可最终的结果却没有任何变化。
随着太始教的众人散去,太始教教祖亦是来到了太清青墟身前,微微鞠躬:“太始教始玄机,见过太清剑尊。”
“接下来发生的事……”
太衡尊者脸色发白道。
当下带着一脸崩溃的黄莺等人赶快离开了这里。
太始教的诸多高手就犹如扑向火焰的飞蛾,来多少,死多少,没有任何人抵挡得住太清祭出的煌煌剑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个人,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这……”
织云看着眼前顶着煌煌剑意的玄日尊者,眼中充满着狂热之色:“弟子明白!”
最近这造化大陆究竟是怎么了?
“剑道!剑道!这就是我毕生追求的剑道!”
这也是太始教众人得知造化之主重归造化大陆后,马上收敛了自己的小动作,一个个销声匿迹的原因。
他还以为太清青墟在压服了他们太始教之和_图_书后,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呢,可现在……
太清青墟朝着黄莺等人扫了一眼。
一旁的黄莺听了仿佛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一般,连连摇头:“不,不会的,他一个低贱的剑道修行者,如何能够匹敌得了我们强大的太始教,我们太始教作为六大无上大宗,只要舍得倾尽全力,纵然中土那位造化之主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如何会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剑道修炼者?南天斗师兄,你是我们太始教最出类拔萃的天才,你一定能够将他击败,一定能够击溃他,对不对,对不对?”
“南天斗师兄来了,是南天斗师兄!”
得知了事情真相的诸多长老们当真又惊又怒,经此一战,他们太始教的脸面简直丢尽了。
恐怕就算是那些活了几千岁,精神等阶不逊色于金丹的太上长老,都难免被斩灭神魂的命运。
太始教教祖始玄机由衷道。
飞蛾扑火……
他们之所以悍不畏死的扑杀这位名太清的绝世高手,一方面是不愿意落了太始教的面子,免得外人说敌人都打上门来了,可太始教却龟缩不出,另一方面……
“太清剑尊如此剑意,横压我太始教,让我太始教上下所有人奈何不得,这等剑道,前所未有,放眼造化大陆,无人可比,足以称得上剑道至尊。”
“责罚,自然得责罚,不过,诸位回去后还是束缚一下自己的弟子、后辈吧。”
对太始教拥有着无尽信心的黄莺一干人等这一刻直感觉心中的精神信念彻底崩塌了一般,疯了般的叫喊起来,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众多长老们的目光全部落到了化境老者身上。
看到这个自后方而来的老者,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呼。
太始教倾尽全力可以击败中土那位造化之主?
“那个叫黄莺的弟子呢,去了哪里?她给宗门惹来这等大祸,让我太始教蒙羞,必须严惩www.hetushu.com!”
看着那横压宗门,让宗门当中诸多长老们重创,甚至陨落而束手无策的太清青墟,南天斗顿时脸色一变,厉声喝道:“布阵,我们用阵法之力磨灭他的杀招!”
强大的剑意以太清青墟为中心,源源不断的朝着四周辐射着,就仿佛一片永远无法跨越的领域,太始教上下来多少,倒下多少,冥顽不灵想要继续攻击者,更是被直接斩灭了神魂。
倒是跟随着南天象,见证了整件事情发展经过的那位化境老者仿佛明白了什么,脸上不禁露出了苦涩之意:“恐怕这位名太清的绝世剑客,打上我们太始教对我们太始教根本就没有其他图谋,他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试剑!”
“教祖,我们……”
“没有用,眼前之人战力不强,他真正强大的是剑意,而我们修炼者一旦踏入神气合一境,真元和神魂之力就会产生关联,因此,只要和他的剑意接触马上会被他顺着其中的神魂之力斩入我们的精神世界,将我们的神魂重创……”
“剑尊?”
“他的剑意……威力太大了……我无法想象一个修炼者居然靠着剑意,能够强横到这种程度,简直是,前所未有……”
那只不过是太始教的人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越是接近那位造化之主的境界,众人越明白一位修成了神通的大能者的可怕,如果中土那位造化之主真的想要覆灭太始教,别说是太始教倾巢而出了,就算是太始教再加上其他五大无上大宗,仍然不会有任何反抗之力。
太衡尊者、玄日尊者、大龙尊者等人来到太始教祖身前,神色中充满了愧疚之色:“此子已然将自身剑意修炼到了巅峰极致,再加上他的神魂之力强大到不可思议,以至于我们根本无法和他的剑意对抗,任何人对他出手,都会遭到他剑意的雷霆反击……我们,压不住他。”
“不继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