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五章 苏醒

明明自己无法将混沌等阶提升到三十阶点出传送术逃走,偏偏说的那么有诚意,口口声声说自己故意被青墟生擒目的就是为了化干戈为玉帛……
“咻!”
藏剑剑尊衡量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缚魂锁解开后,他只需要修养个三五日就能够恢复过来,到时候不说多,战力层面也称得上半个神圣,勉强可以帮得上青墟一些忙,因此他还是道:“我留在你们天穹吧。”
青墟却了瞥了苦难真神一眼,不得不说这位神圣还真称得上老狐狸。
苦难真神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对藏真上人拱了拱手。
能够用这种语气和青墟说话的赫然是藏真上人了。
青墟压下飞剑,将藏剑剑尊放出了个人空间,同时召来人安排藏剑剑尊全区休息。
“我这就叫人来,让你和黑焰教相互联络。”
由于藏剑剑尊尚未完全恢复,未免他一路劳顿,青墟也并未让藏剑剑尊赶路,在个人空间中再度分出一部分空间后让藏剑剑尊入住,没有了藏剑剑尊,一路上御剑飞行,速度自是极快。
苦难真神顿时强笑着:“自然不是,自然不是,我就在此先行恭贺烛照上人,早早踏入洞虚之境了,以烛照上人大神通的威能,一旦踏入洞虚之境,必将成为我们天荒第一人,到时候恐怕天道的混沌道尊、永恒的太一帝君、神荒的古荒神尊相较于烛照上人来都要逊色一筹。”
藏剑剑尊微微一怔,紧接着意识到了青墟的另一层身份,有些惊讶的转向他:“你请你们天穹当中的烛照上人出手了?还有,你什么时候成为天穹上人了http://m.hetushu.com?天穹的上人那可是最核心的人物,往往只有法天象地级的存在才能够担任,你……”
在让人前去黑焰教报信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问了一声:“不久前听闻烛照上人被离恨道尊、清微道尊、无漏道尊等人所围击伤,不知现在好了一点没有?我手上倒是有一些可以治疗基础伤势的药物,若是青墟上人不介意的话,我希望能够看望一番烛照上人。”
青墟应了一声,却也并未给苦难真神恢复的机会,直接将他收入个个人空间,往天穹方向飞去。
一天后,天穹在天荒世界的驻地已然出现在青墟眼前。
青墟看着苦难真神,正要说什么,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是从远处传了过来:“哈哈哈,白墟小子,我不久前得到消息,有人在黑焰教当中大闹了一番,甚至偷袭了苦难真神,趁其不备将其生擒了过来,根据消息,那种战斗风格和你十分相似,该不会就是你干的吧?”
这番训斥,顿时让一旁刚刚将藏剑剑尊救醒的苦难真神一脸尴尬。
“天穹么……那好,那我们返回天穹。”
“具体如何,还得打过后才知道吧。”
说完,他却是再看了一眼苦难真神,这个时候他已经看出来了,苦难真神看上去似乎比他来还要不堪一些,脸色苍白,一副重伤未愈的样子,这让他十分怀疑,是不是烛照上人亲自对苦难真神出手了。
“藏剑剑尊不要误会。”
藏真上人不敢自恃,亦是回了一礼,同时第一时间对着青墟传音,情绪中充满着和-图-书不可思议:“白墟小子,到底怎么回事?苦难真神居然真被你小子给擒住了?神圣!这可是一尊神圣啊,哪怕他为了修复不久前消耗的领域本源倾家荡产,身上的载道之物不足以支持其将混沌等阶提升到三十阶点出传送术逃命,可想要生擒一尊神圣,那是何等艰难之事?你小子怎么做到的?”
“嗯?苦难真神身上的载道之物耗尽了?他无法将混沌等阶提升到三十阶?”
“烛照上人在闭关冲击洞虚境?”
再联想到剑影、天穹、白虹剑门这个大联盟,苦难真神顿时有了想法,当下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声:“青墟上人,不知可否替我引荐一番苍穹上人,我有一事希望和苍穹上人商议一番……”
藏真上人说到这倒是有些幸灾乐祸道:“一般神圣在将身上的载道之物消耗完毕后不会轻易外出的,苦难真神估计也是这种心思,他本以为哪怕无法将混沌等阶提升到三十阶,可只要自己不离开黑焰教,有护山大阵在,足以确保高枕无忧,哪能想到你小子的潜入之法如此了得,被你这么一偷袭,居然将他给生擒了,估计在被你小子擒住的那一刻,他是哭的心思的都有了,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
“苦难真神。”
只是这种笑容落到一旁的苦难真神眼中自是让他有些愤怒,不过看着藏真上人和青墟那交谈的随意语气,他的愤怒却又很快转变成了苦笑,甚至低着头,不敢和藏真上人对视。
青墟对着苦难真神道了一声。
青墟道。
藏剑剑尊却是由于苦难真神的声音第一时间将和-图-书目光落到了一旁的苦难真神身上:“苦难真神,你……居然……”
“嗯!?”
他乃神圣,而藏真不过法天象地,纵然辈分极高,可他也断然不必如此,眼下这般做法,实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苦难真神看了一眼这位有着至强者战力的青墟,再联想到有望突破洞虚境的烛照上人,脑海中不禁联想到了剑影、白虹剑门、天穹这个大联盟。
苦难真神态度良好,甚至还想说服黑焰教加入剑影、白虹剑门、天穹的三宗联盟中,他哪怕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倒也不好再痛下杀手了。
“看望倒是不用了,烛照上人现在好的很,正在闭关冲击洞虚之境,等到他再度出关时,怕是已经突破成功了。”
苦难真神点了点头,表现的倒是极佳。
随着他眼睛睁开,首先看到的便是青墟如释重负的目光。
“青……青墟……”
青墟看了苦难真神一眼,并未理会,而是重新将目光转向藏剑剑尊:“剑尊,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之处?”
“是。”
“化干戈为玉帛?上人?”
青墟道。
不过片刻,他却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惊骇的盯着青墟:“青墟!?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天穹中烛照上人似乎要收一位弟子,而那位弟子的名讳,就叫青墟?你难道……”
“你要见苍穹上人?”
和其他势力不同,黑焰教身后并没有什么太过惊人的背景,因此这个教派尽管活动比较频繁,但却一直保持着克制,不同于神道宗、神鬼门、大荒教、耀世门等势力,这也是苦难真神在看到青墟有和-图-书着至强者战力后马上转变了自身态度的原因。
“赤心法王么?”
青墟道,说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再度转向苦难真神:“等到你们黑焰教将载道之物交回来了,我们之间自然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不过在这之前黑焰教方面还得将一个人交出来才行,否则的话,就别怪我再跑一趟黑焰教了。”
“唔……”
不过,那一千五百道韵他却不打算退让半分,不为自己,也要为藏剑剑尊将这些赔偿统统拿回来!
眼下……
“当然,你以为领域本源燃烧后想这么快恢复过来很容易啊?不借助一些外力,他如何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调理好自己的领域本源?”
“很好。”
藏真上人说完,身形亦是赶了过来,脸上充满了笑容。
只是现在……
藏剑剑尊稍微感应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摇了摇头:“除了虚弱一点外,我倒并无大恙……”
在得知青墟在天穹当中有着这等身份,而天穹中的至强者又突破洞虚在即……
苦难真神微微一怔,紧接着马上联想到了自神鬼门方向传来的那些消息,当下惊声道:“是神鬼门上任门主王赤城身上的那些先天神韵吗?得到那些先天神韵,烛照上人的领域已经圆满了?”
“剑尊,你看我是先送你回藏剑宗修养一番,还是你暂时跟我回去?”
藏剑剑尊看着青墟,似乎有话想说,不过似乎有什么顾虑一般,倒并未明言,只是暂且恢复去了。
苦难真神看到藏剑剑尊的神色,连忙解释道:“实际上我们已经和青墟上人化干戈为玉帛,这不,我亦是受到青墟上人相邀,第和图书一时间前来解开剑尊身上的缚魂锁。”
藏剑剑尊此时似乎还有些尚未完全清醒,不过片刻,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大变:“你……你也被黑焰教的人擒来了?该死……”
“这是自然,以烛照上人的底蕴,得了那些先天神韵后将领域修至圆满,难道很值得惊讶么?”
苦难真神沉吟了一番,尽管对于将自己宗门当中的法王级强者送出去心有不甘,对黑焰教的声望亦是一个巨大打击,可联想到青墟那强大到不逊色于至强者的恐怖战力,他最终还是勉为其难点了点头:“好,到时候我会将赤心法王送过来,听从青墟上人发落。”
如果是烛照上人出手了的话,他确实不用再担心青墟的安危问题了。
沉睡了至少一年时间的藏剑剑尊发出一阵轻吟,渐渐的恢复了意识,睁开了眼睛。
“藏真上人。”
苦难真神看着青墟,诚恳道:“我黑焰教离天穹不远,离白虹剑门同样迫近,并且我们黑焰教就在神道宗旁边,眼下天穹、白虹剑门、剑影三者联盟,我想和苍穹上人商谈一番,看能否让我们黑焰教亦加入这个联盟之中,为了表现我们黑焰教的诚意,到时候我们黑焰教愿意配合白虹剑门,左右夹击,击退神道宗,以确保白虹剑门的安危。”
“黑焰教想要加入三宗联盟?”
现身而出的藏真上人亦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苦难真神,顿时心中一惊:“苦难真神,是你……”
“剑尊,你已经昏迷一年多的时间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不少事,到时候我自会慢慢向剑尊你一一道来,你现在可还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