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三章 赶尽杀绝

苦难真神、唯一真神看着同样逃离的星座神王,心中感觉遗憾的同时,亦是为青墟激战地戾神王、祸斗神王时展现出来的强横而感到震撼。
联想到青墟那骇人的剑意威能,以及强势到足以将他的领域之力镇压大半的剑势威能,这位神鬼门的神圣境巨头再也兴不起和青墟战斗下去的勇气,飞退之际已是一声大喝:“退!退!星座,快退!至强者,天穹青墟的战力绝对达到了至强者的层次,远非我们三尊普通神圣所能对抗!”
以他们目前的能力已然能够做到强行推过去!
眼下神鬼门中神圣境强者有两尊,其中地戾神王被自己的日熠之剑所伤,又燃烧了领域本源,战力能够发挥出一半就不错了,真正堪称全盛时期的,唯有星座神王一人。
不过,这一次的爆发,不再是自精神世界从内而外,而是自肉身蔓延,从外而内……
原本那斩向地戾神王的赤渊剑微微一震,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逆转,一百八十度横扫,后发先至,刹那间和祸斗神王的刺杀而至的一击撞在一起,迸射出耀眼火光。
“噗嗤!”
“逃了……”
如果继续用撼地棒攻击神鬼门的护山大阵,估计少说得花费一两天时间,才能够将神鬼门山门彻底摧毁,而这一两天里,他基本上不能够中断撼地棒对地面的打击,已经意识到这一点的神鬼门到时候只需要寻来一位拥有十阶个人空间的混沌之子,将宗门核心之物全部卷走,就能逃之夭夭和图书,这样一来不符合自己覆灭神鬼门加以震慑的初衷。
“大人,我们现在是继续用那件宝物引发山崩地裂摧毁神鬼门的护山大阵还是……”
可没等青墟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剑光紧随着斩杀而至,地戾神王已经毫不犹豫将传送术激发,伴随着阵阵空间波动,他的身形直接被空间波动吞没,消失无踪,徒留青墟第二道、第三道日熠之剑横扫而过那焚尽虚空的炽烈。
“居然被他逃了。”
青墟微微沉吟一番,很快有所断决。
实际上以他神圣境的身份,完全不必要如此,可在亲眼目睹了青墟刚才一战展现出来的凶悍时,却是不由自主的在青墟面前将自己摆的低了一分。
他自问,他的精神等阶相较于地戾神王、祸斗神王来,即便会高,充其量也就高出那么一两阶,这么一两阶的精神优势,面对青墟的剑意斩杀和地戾神王、祸斗神王相比不会有任何区别,也就是说,如果青墟想要袭杀他们,除非他们保持着十二分精神警戒,并且时刻激发领域之力,环伺全身,否则,他们恐怕连激活传送术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逐光状态下,青墟不止是出剑速度相较于寻常时刻快了一截,神经反应,乃至于肉身反应速度全部提升了一大截。
纵然神鬼门有护山大阵,那又如何?
但地戾神王对于身后的剑光看也不看,在被日熠之剑的剑光斩中身躯的同时,已经一步踏出了离恨天界。
一击不m.hetushu.com中,祸斗神王深谐远遁千里的精髓,脸色变化之际已然身形暴退,就要抽身退走。
可惜,迟了!
换成其他一位神圣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再扭转身形,挡住祸斗神王这悄然无声的刺杀一击,但是青墟……
“追上去。”
唯一真神带着一丝敬畏来到青墟身边请示道。
地戾神王说着,已经顾不得仍在和苦难真神的大战的星座神王,全速朝山门方向飞去。
地戾神王瞬间意识到了青墟的打算,而后一声爆吼,领域之力沸腾,神圣术气息涌现,竟然浑然不顾身后迅速逼近斩至的日熠之剑剑光,一击轰出,刹那间将离恨天界轰出了一道缺口。
而他们一方,除了他以外,尚有苦难真神、唯一真神两大神圣境强者存在,因此……
原本察觉到祸斗神王刺杀而至,似乎下一秒就能将青墟斩杀的地戾神王已然不愿再用传送术轻易逃离,似乎想以自身牵制青墟,好亲眼目睹青墟死在祸斗神王刺杀下的场景,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仅仅一刹那,局势已经急剧逆转,青墟居然在被祸斗神王完全刺杀到身后之际仍然能够迅速反应,并且还不可思议的将祸斗神王斩杀了,以至于连让他将传送术提升到三十阶传送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念一至此,青墟不再犹豫,御剑破空,身形宛如流光,十几个呼吸间已然跨越了自身和神鬼门间那不到两千公里的距离,甚至将苦难真神、唯一真神甩在了身后。
和*图*书祸斗!?”
“自寻死路!”
煅烧神魂的剧痛让祸斗神王一声咆哮,强大的精神力量自精神世界每一个角落汹涌而出,迅速将青墟斩入他精神世界所化的这一道煌煌剑意击成湮粉,可就在他将这一道剑意粉碎的同时,一股无法言语的惊恐已然自心灵深处惊颤着席卷全身,下一刻,原本那已经被压下去的焚天煮海之力再度全面爆发……
“啊!给我镇压!”
鲜血喷吐!
“走?交出你的传送术再说吧!”
青墟一声长啸,日熠之剑剑光爆发,滚滚热力霎那间将地戾神王完全吞噬。
“离恨天界!?不好!”
纵然地戾神王身上有一件高达十二阶的防御铠甲,可在这道日熠之剑的斩杀下亦是身躯剧震,吐血而出,那一口喷吐出来的鲜血暴露在空气中后更是燃烧而起,化为灰烬。
“该死!”
“至强者!?”
当祸斗神王刚刚自青墟那一道剑意斩杀中骇然惊醒之际,他的身躯已然被赤渊剑剑光洞穿,蕴含在赤渊剑中那仿佛一颗烈日般的炽烈火焰顷刻间已经将他烧成灰烬,那种无法言语的颤栗之感以及随着这种席卷全身的炽烈热力,便是他留在世间的最后一丝感觉。
青墟一步向前虚踏而出,剑气迸射,拦截在他身前残余的领域之力在他自身迸射出来的剑气切割下顿时四裂,两者间好不容易来开一些的距离已经迅速逼近,而后他更是虚手一压,离恨天界施展而出,方圆数十公里顿时尽数被离恨天和*图*书界之力倾覆。
“祸斗神王已被青墟斩杀,他本身的攻击已然能够将我们的领域之力撕碎,尤其可怕的是他的剑意……他的剑意完全凌驾于任何一位神圣境强者所拥有的剑意威能之上,一旦我们的领域被他撕裂,再正面面临他的剑意斩杀,将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被直接击毙,连使用传送术的机会都没有,这绝对是至强者的战力,我们快退,退回宗门,借助生死转轮阵和他周旋!”
而当他来到神鬼门时,神鬼门的生死转轮阵已经全面运转,门中所有大能者、法天象地级存在全部入住阵中,维持阵法运转,一副如临大敌之色的看着出现在护山大阵外的青墟。
这地戾神王的警觉性太高了。
这种对寻常神圣而言的强大威胁,甚至已经隐隐超过了烛照上人、璇玑殿主、轮回圣主等仅次于太一帝君、混沌道尊、古荒神尊这三尊洞虚境的存在。
青墟皱了皱眉头。
或许苦难真神由于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和星座神王的搏杀当中对于青墟和祸斗、地戾两大神王一战的结果看得有些不太真切,但他唯一真神,却是从头至尾,将那一幕看在眼里,其中甚至包括青墟依仗剑意神威,险些将地戾神王斩杀的一幕。
熔炼入刺神秘术的剑意刹那间跨越了两者间空间的隔阂,犹如一轮普照大世的烈日轰入祸斗神王的精神世界,轰然将祸斗神王的精神世界焚成一片火海。
“给我留下!”
好在,他尽管为祸斗神王身陨一事震惊的心头大http://www.hetushu.com骇,可无数年来修成神圣形成的反应却是让他迅速觉悟,领域爆发,一股翻涌沸腾的领域之力疯狂席卷,就好像一片拍击而出的海啸巨浪,狠狠的冲上青墟的身形,纵然青墟第一时间激发剑势,将地戾神王的领域之力一举镇压,可地戾神王仍然趁着这股力量爆发形成的冲击之力迅速拉开了两者间的距离。
而一旁的星座神王看到青墟以雷霆万钧之势逼得地戾神王险些连用传送术逃走都无法做到,亦是心中凛然,眼见青墟的目光迅速朝着他扫荡而来,他亦是不再将希望寄托于飞行速度上,迅速将传送术激活,伴随着阵阵空间之力,消失在这片战场之上。
星座神王此时的领域之力正和苦难真神的领域之力碰撞在一起,一门门神通吸收着领域威能不断衍生,再和苦难真神领域当中同样衍生的神通不断碰撞,领域和领域抵消,神通和神通交锋,这才是神圣境强者们正确的作战方式,靠着自己千锤百炼的经验以及高出苦难真神一个等阶的神兵辅助,他已隐隐占得了一丝上风,在听到地戾神王的叫喊时,顿时分出一部分心神转向青墟、地戾神王,同时亦是察觉到了不见踪影的祸斗神王,顿时脸色一变:“怎么回事?祸斗神王呢?”
看到地戾神王飞退,星座神王顾不得他所说的是真是假,只得自和苦难真神的交锋中抽身而出,否则地戾神王一走,剩下他一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苦难真神、唯一真神,以及青墟的对手。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