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蓝领笑笑生
全能修炼至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章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怎么可能,前后才……六天的时间,他怎么就出师了。”越娇云算了一下时间,怎么都不相信这个事情,怀疑凰月英在逗自己,但以她对凰月英的了解,这应该是真的。
“我说月英,你最近没睡好,脑子有点不正常了。”越娇云摸着凰月英的脑门问道。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我说,他没有吹牛,他出师了。”凰月英有些复杂地说道。
从王都出发到苍莽森林,大概也需要五六个小时,要是去龙脊山的话,就需要一天,然而这可并不是姜小白选择去苍莽森林的理由,时间长一点可以在列车上打坐修炼,也不耽搁时间,他不去龙脊山,只是因为他现在去龙脊山依然还是去找死。
凰月英摇摇头,说道:“不,他没有吹牛,他出师了。”
“那是我有本钱,你已经老了……咳咳,刚刚我什么都没有说……我们还是说正经的,你们是不是觉得机关术耽误他的修炼,和图书所以才不让他继续学?”凰月英看着越娇云严肃道,那态度仿佛在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老娘会和你拼命。
此时,凰月英已经情不自禁的抓住越娇云的双臂摇晃着。
凰月英有些激动地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他是真正的天才,他要是加入偃师家族,我相信他可以等上机关师的巅峰。”
而在姜小白的阶段,越初晴提议了两个地点,苍莽森林与黑水沼泽,只要能忍受沼泽那种环境,其实黑水沼泽更好,但姜小白选择的是苍莽森林,只因——
而此时,越初晴也正好在一旁,准备出门的样子,见到凰月英这么激动的样子,就很奇怪,自己的那个便宜弟弟又干了什么事情。
“不是啊,是他自己说不去了,他说已经出师了,再去也没有意义……这个,口气是大了点,我教训过他了,让他别就知道吹牛,要谦虚。”越娇云陪笑着说道,前面这话让凰月英和_图_书听到,她觉得的确不好啊。
“好,他回来我一定通知你。”越娇云说道。
“他出师了?”越娇云问道,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再一次问道。
“没错,他出师了!”
越娇云知道凰月英的性格,也没有留她,同时越娇云也想要好好的与姜复说说姜小白的事情,最近发生的事情,让她越来越觉得,姜小白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自己两人。
“这是真的,并且也不是纸上谈兵的,他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帮我制造了一只机关手,已经比我做得还好,里面的机关安排十分合理,星力使用的效率也更高,与身体的连接也几乎天衣无缝,是难得的精品,而我想要做出来,最起码要两天的时间。”
“什么?他已经去苍莽森林了?真是的,那他回来的时候要通知我,我要和他好好谈谈。”凰月英无奈道,既然人已经走了,她能怎么办。
“是啊,我的确想多了,月英m.hetushu.com啊,我看你只能算了,他选择的是星武者这条路,现在他应该也不在王都,应该是在苍莽森林的路上,昨天他就是来这里和我们道别的,说是今天一大早的列车。”越娇云说道。
凰月英在呆了一会后,高声说道:“你刚刚说什么,他放弃了机关术?开什么玩笑,他应该走的是机关术这条路,他注定会成为一代大师,你们就不要让他去修炼什么的,那是在浪费他的才能。”
“我知道,我已经说他了……等下,你刚刚说什么?”越娇云呆住了。
“我知道,我知道了,你不要激动,没想到他在机关术上面竟然这么有天赋,那就头痛了,他在修炼上也一样很有天赋,这该怎么办呢?”越娇云看向了姜复,这该怎么选呢?
如果成为顶级的机关师,那也是一样会受到所有人的尊重,比起星武者是差一些,但机关师安全啊。
“不是吧,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竟然这么有机关http://www.hetushu.com术天赋?”姜复不相信,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是我的儿子。
这里的列车基本上和十九世纪的火车差不多,里面都是木质的座椅,木质的行李架,对于姜小白来说,这种列车很古老,但这古老感觉的列车速度却不慢,稳定性也很高,坐在上面都感觉不到晃动。
此时,越初晴开口说道:“这个他自己已经选择了,母亲你又在这里想多余的事情了。”
“这个说起来好像真的是,那天我看到你的时候,你整个人那么憔悴,脸色极为难看,现在的你容光焕发,皮肤细腻白嫩,好像年轻了好几岁,他给你吃的是什么药,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也不知道给我这个二娘。”越娇云看着凰月英的脸,有点小小妒忌。
就算他突破了星兵境界,他依然还是不能去龙脊山,龙脊山是蜃龙国最强的星兽聚集地,进入龙脊山的星武者,必定是蜃龙国顶级的星武者,而如果说龙脊山都已经不够看的话,那就hetushu.com要去他国修炼了。
“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凰月英很干脆地告辞,不想浪费多余的时间。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能这就是天赋,反正我现在已经教不了他了,只有我师父可以,我今天就是想要带他偃师家族找我师父,他人呢?”凰月英说道。
在开往苍莽森林的列车之上,姜小白正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风景在发呆,似乎想起了一些往事。
“我正常的很,这几天我都睡得很好,你那个继子老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给我打药剂,并且还给我喝什么药水,我这几天的身体状态比以前好很多。”凰月英拍开了越娇云的手说道。
“是啊,我那白痴儿子不会再去了,给你造成麻烦了,要不中午我做东,去聚丰楼吃一顿。”姜复此时就在边上,也立刻说道。
而两人在讨论了很久之后,只能将这个事情推到奇遇之上,而既然是奇遇,那就不好去过问什么,毕竟这也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