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蓝领笑笑生
全能修炼至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7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噗哧……”安娜忍不住发出了笑声。
“她请客,当然是给她了。”姜小白很随意地说道,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所说的有什么问题。
“吃完了,结账走人吧,要不然那区七公子家的大人来了,我就头痛了。”姜小白在吃完之后就说道。
“原来你也知道头痛啊,刚刚还那么打人。”江榭生仿佛发现了新世界一样看着姜小白。
“不用了,这是我要请小白哥的。”安娜摇摇头,拒绝了江榭生的好意,她不像某个人一样无耻,同时,这也是她的心意,她能向姜小白表达心意的机会可不是很多。
“……”
“咸鱼国?什么地方?”江榭生说道。
“给她?”跑堂的有点意外地问道。
“给她!”
众人见事情已经散场,也就没有在关注了,这种打架斗殴的事情太平常了,不过话题倒是都在姜小白的身上,开始讨论这姜小白的变化与实力进展。
“好吧,就当你前面地说得通,你的资产怎么是负的,我买你的自动贩卖机可是花了整整五十万星力,还要给你一定的利润,加上www.hetushu•com你在苍莽森林所得,再加上刚刚的三十万……”
“那是他想要赖账,我没有办法,再说了,我可以打完就跑,不让人抓到就行了,等我有能力打回来的时候,我回来打他们一顿就行。”姜小白无所谓地说道。
“岛国?我只听过东边海上有个银鲧国,有个东莱国,怎么没有听过咸鱼国。”江榭生有些疑惑地说道。
江榭生似乎也明白安娜的想法,他也没有继续,只是对着姜小白说道:“我说小白啊,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厚颜无耻,你的钱也不少,怎么还让安娜来请客。”
“在海上,一个岛国!”姜小白笑着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等等,不对啊,你从小就在这里长大,怎么会成了咸鱼国国王?”江榭生突然发现了这个问题,姜小白从小就在这个王都长大,可以说这一辈子也就在王都,唯一离开过的也就是这一次去苍莽森林。
在姜小白的威胁之下,区七公子将星力卡乖乖的拿出来,三十万星力转入姜小白的星力卡之中,这幅和_图_书情景,众人看着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恶霸抢钱一样。
而对于这个赔偿问题,聚丰楼会直接放在账单之上,刚刚安娜买的单之中,就有这一次损失的一半,不管谁起冲突,谁的责任多一点,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样,双方各占一半!
“小白哥,你这句俗话是哪里听来的,好好玩啊,不过你这样说,不怕欺君之嫌吗?”安娜捂着嘴轻笑道。
“嗯,账单给我,我来买单!”安娜点点头,准备接过账单。
“安娜,这一次还是我来请客吧,就当是为你们接风洗尘。”江榭生是立刻抢过账单来,他习惯了这种请客买单的事情,在这上面的花销也不少,这一顿看起来虽然有点多,但也无所谓了。
“公子,这是账单,请你过目!”
“我说小白,你这样又得罪了一个区家,你就不怕他们要加害于你吗?”江榭生有些无力地说道。
姜小白看了看账单,却没有接过来,只是看向安娜说了一句。
接着,江榭生就与姜小白开始聊他们之间的生意,他很厚道准备给姜小白一些股份和图书,以技术入股,姜小白倒是来者不拒,这本来也是他应得的,不过,他并不太在意这个事情,一切都是听江榭生的。
“给你给你!”
“把钱交出来,不然我就再……”
“早这样不久好了,害得我白白打了你两下,很累的啊。”姜小白甩了甩手臂,一副受累的样子,然后就将区七公子扔在一边,回到座位上准备继续吃完桌子上的东西。
接着,姜小白就与安娜起身离去了。
“无所谓了,不是有句俗话,总有刁民想害朕,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姜小白无所谓地说道。
“没有啊,我真是咸鱼国国王,我自封的,国王是我,大臣是我,刁民也是我,这是我一个人的王国。”姜小白笑着说道。
跑堂的将账单递给了姜小白,这也很自然的,一般来说,一男一女来这里,肯定是给男的,并且安娜还是一个“孩子”啊。
“如果论钱多钱少的话,那讲道理,是不是更要让安娜请客,她可是公主大人,还有领地,而我,不要说领地了,资产都还是负的。”姜小白很直接地说道。
www.hetushu.com区七公子的其他同伴见状,就立刻带着区七公子走人了,而区七公子一副呆呆的样子,似乎受到的刺激不小。
“好,十八万,这中间加起来,你最起码有八十万星力,还有你的凌云路十八号,你怎么会是负资产呢?”江榭生很直接地问道,虽然我读的书不多,但你也不要想骗我。
聚丰楼在姜小白两人离开之后,也恢复了平静,而事实上,就算是因为姜小白两人的冲突聚丰楼涌起一丝丝风云的味道,但这种风云的味道,在这里也经常会发生,冲突说不定过不了一会会再一次上演,对于聚丰楼都已经习惯了,不然他们被破坏了的地方,怎么能马上就恢复过来,那经验丰富的,绝对是经常处理这样的事情。
“欺君?朕乃咸鱼国国君,在我们咸鱼国,你这样对朕说话才是欺君。”姜小白无所谓地说道。
“……”江榭生此时觉得姜小白想得太简单的,但他却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姜小白已经干过很多次了,就是这么简单的完成了好几次反杀。
姜小白此时看了看江榭生,然后抬起头,http://www.hetushu.com淡淡地说道:“我欠的债多啊,你不会明白的,安娜我们走吧。”
“你就是一条咸鱼!”江榭生没好气地说道,他现在很明显能明白这个咸鱼到底为何物了。
这一点,安娜是看在眼里,所以,她听姜小白这句话的时候,感受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去,你这是想要装什么呢?想要走就走吧,我又不会拦着你,实在太无耻了。
“那是一个小岛国,你没听过很正常。”姜小白很严肃地说道。
姜小白又是一个巴掌,让对方的双颊可以对称起来。
江榭生看着姜小白与安娜离去的身影,狠狠地鄙视了一下姜小白,然后就去继续他的事情,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姜小白两人,他又不知道他们今天要回来,他在这里只是中间陪一下,回去还要和他今天请的人道歉一下,这种事情也很平常,他请的人甚至都不会去问他到底陪谁客套了。
“十八万,有十二万是安娜的!”姜小白在这个时候立刻提醒道,别说得我好像要贪了安娜的钱,这我怎么好意思呢。
“靠,你在耍我啊!”江榭生立刻明白了。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