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蓝领笑笑生
全能修炼至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9章 那孙子也不一定是真的

箫玉诺呆了呆,说道:“你这死老头什么时候嘴巴这么甜了,怎么,今天心情好?”没错,说她像个小狐狸精,那不是说她年轻漂亮,两口子这样夸也很正常。
“我的?”箫玉诺呆了呆,我有孙子吗?我那个不孝儿子都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我都当没有了,哪里爆出来的孙子。
不过两人的武器却是如出一辙的,都是相同的双手剑,不过也能单持。
姜云不屑地吼道,只见一头强壮的剑齿虎出现在他的身后,那体形和那六尾雪狐不相上下,只不过一个是冰,一个是火,这两人在属性上也是这么的水火不容啊。
“那怎么又走了?”箫玉诺微微皱眉,看了看姜天等人,似乎有点明白了,这些人同时出现在这里,应该也不会是找她老头子来喝茶的。
还有一点,六级星王,在这个龙渊镇绝对是顶尖的存在,而就算在帝国范围,也是超一流的,别以为帝国就有一堆的星帝,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宗门之中,www.hetushu.com星帝也是少见的。
就好像箫玉诺的雪狐,尾巴多一条就是一种进化,这并不是每一级都可能会出现的,并且程度也不一定一样,也就是说,有可能你一级的提升,尾巴可能会多两条三条。
“那孙子如果是真的,那也是你的,并不是外面的狐狸精。”姜天是立刻补充道。
“死老头子,老娘劈了你!”
当然,尾巴只是一种比喻,也不一定会在尾巴上出现进化变异,有可能是整体的变化。
“孙子是不是真的不重要,他在外面有狐狸精才是最重要的。”箫玉诺冷冷地回道,你们这些人是不是都知道了,现在想要来为他说话,看我不把他双脚打残,让他以后都只能乖乖地在家里。
“走了啊。”姜云随口说道。
我还不是为了姜家的钱包考虑,你以为我管账容易吗?
“等下,你们不要打了,弟妹,你不要听老二骗了,那孙子也不一定是真的。”姜天立刻m•hetushu.com阻止道,虽然两人打架是家常便饭,但每次他们打起来损失的都是姜家的钱包,能避免当然是最好的。
“当然心情好了,我的孙子今天找上门来了。”姜云笑着说道。
“看我今天不把你削成人棍!”
“你这娘们有病啊,突然之间发什么疯啊。”姜云在院子的另一边说道,在箫玉诺发动攻击的时候,他就闪开了。
“我有病,你有本事了啊,连孙子都有了,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在外面有私生子的?和哪个狐狸精搞的?我去弄死那个狐狸精!”箫玉诺指着姜云骂道。
“原来是这样啊,你的孙子找上门……”箫玉诺本来还在笑着,但后来的脸色就变黑,你孙子?!
这么大的星灵,足可以说明她的实力境界在星王六级以上,进入星王境界之后,星灵进入一种成长期,每一级都会大一圈,并且还可能会出现一种进化。
也因为这样,有箫玉诺坐镇,姜家的实力也是水涨船高,而www•hetushu•com姜云成为家主的一大原因就是箫玉诺,而另一大原因就是他自己!
“人本来就会老,哪里像你,都几十岁人了,长得还像一个小狐狸精一样。”姜云随口回道。
箫玉诺的脸色更黑了,原本虚握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双手剑,双手剑之上出现了寒冰剑气,同时在她的身体后也出现了她的星灵,一只雪白的六尾雪狐,竟然有一人高,浮在空中的感觉让人觉得更大了。
“真没意思,我说大哥,你为什么就不能晚点说这个事情。”姜云似乎很失望地说道。
姜天这个时候都想要掐死姜云这个败家的玩意,并且基本上都是甩手掌柜,整天都在外面修炼,虽然说这个也是很重要的,但你多少也要关心一下家里面的情况啊,就算不关心,你也不要给我添乱啊。
“弟妹,今天来了一个少年,他自称是给姜复送信过来,而他也就是姜复之子。”姜天说道。
“我走什么,孙子他自己要走的,他说自己就是来送信的,这小和图书子和他爹一样都是一个不孝的东西,如果不是他爹的信上写出他的身份,他连我都没有叫一声爷爷,就要跑了,幸好我把他抓住了。”姜云说道。
轰!
箫玉诺怒吼着,双手以持双手剑的姿势虚握,向着姜云的方向劈出,只见一道深蓝色的寒冰剑气冲向姜云,沿途所过两米范围都出现厚厚的冰层,而两米之外就是薄冰与冰霜,整个院子完全被寒气笼罩。
“我昨天回家的,怎么你也在啊,好久不见,你又老了。”箫玉诺淡淡地说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姜云随口问道,很明显,他并不知道箫玉诺在房间之中,这也是正常的,这两人现在还是经常分开,谁也不知道谁在家。
“你为什么还不走?”箫玉诺的脸又黑了,就差要动手的意思了。
只不过以前的话,姜云是很少这样夸她,这才是让她发呆的原因。
“嘻嘻,知道我的本事了吧,我都有孙子了,那个狐狸精是谁啊,你猜呢!”姜云笑了笑,原来是误会了,不过,我就m.hetushu.com是要让你误会,来吧,打一架吧。
这一次姜小白回来的正是时候,两人竟然都在家,这也是几年难得一遇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小院之中,姜天姜海等人都想要走人,卷入这两个变态的战斗,那倒霉的只有他们,到时候他们是一点事都没有,而他们却受伤了,最苦逼的是,他们两口子是床头打架床尾和,他们的受伤是毫无意义的。
“我们的孙子,要他们管什么?”箫玉诺冷冷地说道,果然是两口子,说话出事的方式都是一模一样的,这让边上的人很是尴尬啊。
如小山一样带刺冰峰出现在院子之中,整个姜家都可以看到那突然出现的冰峰,而他们在看到这个的时候,似乎都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就看了一眼,然后就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仿佛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样子。
“没什么,他们不是很相信孙子的身份。”姜云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结果应该都是会被知道的。
“孙子呢?”箫玉诺看着姜云问道。
“来啊,我怕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