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蓝领笑笑生
全能修炼至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6章 乱刀偷袭

这件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了!
只因在这个时候,在这房间之中有埋伏,尤其是在门口附近,有四五个星将巅峰境界的星武者,正准备偷袭进来的姜小白。
至于姜家,他就是这么没良心,他是不准备再去看看姜云,而他也不知道箫玉诺已经回来了,完全没考虑过。
其次,他们错估了姜小白的实力,这几个袭击者都还在星将境界,虽然已经是在星将最巅峰的境界了,但对于姜小白来说,就算是星帅,都是一样能斩杀,更何况是星将。
这个想法当然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在屋子之中的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想法,他们此刻都仿佛看到了结果,看到姜小白在一进门的时候,就被人乱刀砍死。
这是因为姜小白偷袭了,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找死!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杀了他,将他腿脚都给剁了,然后让他看着我,求着我!”光头高公子指着姜小白,对着手下的人吼道。
和*图*书要说这个宗门叫什么,据说没有人知道,只因这个宗门很神秘,不愿意透露,但以往进去的人也是会出来的,但还是没人会说出这个宗门叫什么,但被这宗门收进去的弟子,出来之后,实力都会快速飙升,因此去的人也是很多,反正除了不能说这个宗门叫什么,其他的什么都是一样的。
“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你的结果已经注定了,你要死在这里!”光头高公子冷冷地看着姜小白,说这个话的时候,他的脸庞都有点扭曲了。
那几个袭击者不仅仅没有偷袭到姜小白,反而被姜小白轻易斩杀,那附带高温的刀劲,并没有造成血腥的画面,只是,那几道被斩断的尸体,让人看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残酷。
他一步步走向那舞台房间,脚步声传入这个房间,而此时此刻,这个舞台房间之中的花落雨,她却在拼命的摇头,希望发出一点声音来提醒着姜小白和*图*书,不要进来。
没错,姜小白本来就是顺便,既然这个难度已经升到要去找一个神秘宗门的话,那他就不想去了,这么麻烦的事情,他不想去做。
姜小白进入舞台那个大房间的时候,数道寒光冲向他,这个开始是没错的,但接下来的就不一样了,他们完全的猜错了!
以花落雨对姜小白的“了解”,她觉得姜小白一定会死于偷袭之下,就算不是偷袭,这四五个星将巅峰境界的星武者,也是一样能轻松的干掉姜小白。
而姜复之后的事情,那就一直没有人知道了,因为那都是宗门之中的事情。
听说,越娇云是州府学堂的学员,但谁也不会在意她这个来自蜃龙国的人,就算两人当初也曾有关传闻,但这样的传闻太多了,自然被淹没了。
而姜天等人担心的事情,他更加不会在意了。
今天,他知道了,原来当初姜复是去了一个宗门,姜复的天赋还是很可以的,在这几和_图_书天之中的消息来说,姜复还是遗传了姜云两夫妻的天赋,都被宗门看中了。
这个消息他在之前两天就已经打听到了,但为什么今天还要打探消息,并且说还有进展,主要是因为,他找到当初与姜复有过交集的人,他们知道后来姜复都去了什么地方。
“因为外面一个人都没有,这里也没有声音的。”姜小白随口回道,这可是排练的舞台,马上要演出了,竟然这么安静,你觉得正常吗?
首先一点,姜小白在进来的时候,竟然是拿着双刀进来的,并且还同时对着袭击者的方向发出凌厉的刀劲,这感觉不是他被偷袭,反而有一种他偷袭人的感觉。
姜小白微笑着,他其实还有一个事情没有告诉对方,他已经让阿丑将里面的情况看了一遍,并且还监视了这块区域,又怎么会不知道有人在门口等着偷袭自己。
姜小白又是在外面一天,这一天他收集到的消息是,当时姜复并不是在www•hetushu•com这里,而是在外地,连姜云两人都不知道那些日子姜复去了什么地方,而在次之后,姜复就再也没有回来了,从他离家的那天开始算的话,他应该离开这个龙渊镇足足有二十七年之久。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细心的人。”光头高公子有些意外地看着姜小白,他自然明白姜小白的意思,因为外面没人,那里面肯定发生了事情。
此时,姜小白已经将舞台房间中的情况尽收眼底,他看到一群被打伤了的乐师,还有被捆起来的伶人,以及被人重点照顾的花落雨、贝仙子以及青石坊主。
回到青石乐坊,姜小白一路走到舞台那边,这是他这几天的习惯,回来先去舞台和花落雨两人排练一下。
这些人是什么人,姜小白很清楚,因为中间站着的一个光头,而这个光头可是他造成的,他就是高公子。
“你是怎么发现我们这里有埋伏?”光头高公子看着将姜小白,很是好奇地问道,他觉得对方http://www.hetushu.com不应该发现的,而同时,他觉得如果不是对方发现的话,现在姜小白已经死了,并且自己的人也不会被杀。
“你还想要试试?这一次你别说头发了,你说我动动你试试,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活活将你打死,让你知道结果是如何的。”姜小白微笑着说道。
看起来这里的信息已经够了,去宗门的话,看缘分呗!
而在这段时间之中,他几乎没有回来过,反正他回去也没用,姜云夫妇两人都没有在,他们会偶尔过去学堂看他,因此,他就更用心将时间的练武学习。
他当时离开的时候,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去了东平郡的郡城学堂,然后再到永州的州府学堂,最后他还去了帝都的学堂,算是一路升上去。
这些大家族的人就是有被迫害症的,非要觉得别人一定过来找他们的麻烦,要进行各种防备。
而他现在就打算在青石乐坊的演出结束之后,他就去找找师叔,看看师叔那边是不是成功了,看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