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蓝领笑笑生
全能修炼至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77章 再遇

每一代人的顶尖人物都不一般!
果然,越初晴点点头,同时说道:“杨师兄,请不要叫我初晴,我们关系没有那么亲近。”
酒楼大门处,一对男女出现,郎才女貌,羡煞旁人的感觉。
这个时候,天剑公子身边的一个少女说道。
“不好意思客人,我们这里已经客满了,连大堂都已经满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二位加个桌子,或者你们拼桌也行。”伙计上前有些歉意地说道。
“拼桌?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算了,你们客满了,那我们就到下一家!”青年倒是也没有发什么纨绔脾气,让别人给他腾出包厢来,也不知道他本来如此,还是在越初晴面前装。
姜小白已经明白了,你是不需要赔罪,因为你赔罪没用的,这个丫头落单的话,越初晴会直接扇她,如果越初晴实力比你强的话,现在就已经扇她了。
这多年未见,越初晴与以前相比,成熟了许多,不过神态之间还是有着和图书以往的高傲与自信,而她的实力更是有着不可思议的成长,果然是天赋突破天际的存在。
“越姑娘,没位子啊,来我这里啊,弱鸡兄,不,若基兄,也一起吧。”
姜小白在这个时候可以肯定,越初晴肯定会走,她是多么骄傲的人,那菜逼兄看起来就不像是她熟悉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接受不熟之人的施舍。
“越师妹就是这么冷,但我至少能和越师妹一起吃饭,你呢?”弱鸡兄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在意越初晴的态度,只是反击了一下菜逼兄。
在姜小白来的时候,大堂已经很多人了,而在他点完餐之后,位子就已经没了。
“最好的包厢,给我们来一间!”那豺狼,不,负责郎才的青年发话了。
“天剑公子,你要包厢吗,我这个给你!”菜逼兄也是立刻说道。
这一眼,在场所有人都读不懂,除了姜小白。
“哼,你还不够资格做我的大哥,初晴,我们走http://www.hetushu•com吧。”弱鸡兄对着身边的越初晴说道,准备离开这里,反正这小海港的酒楼也不止有这一家。
“公子,冬儿错了,不该随便乱说话,请责罚!”冬儿立刻低头认错。
“冬儿!”天剑公子看了看那少女,虽然没有责怪的语气,但所有人都感觉到他这就是在责怪。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个青年才俊出现,而这个青年一出现,弱鸡兄与菜逼兄顿时被比下去了,这个青年无论是气质外貌都是光芒万丈的感觉,简直就是比主角还主角的感觉,不要说会让普通少女疯狂,连越初晴这样都有点挡不住的感觉。
“哈哈,弱鸡兄,听到没有,人家越姑娘和你没那么亲近。”菜逼兄在这个时候大笑了起来。
天剑公子,那些隐世势力有些好事的人,在年轻一代之中,选出了十大高手,据说这十大青年高手,比起老一辈的高手是一点不差,甚至只有老一辈的精英才能与他们抗衡。
和_图_书“以后注意点就是,不要恃宠生娇。”天剑公子说道。
“越姑娘真是不好意思,怪我太宠这丫头了,向你赔罪。”天剑公子像越初晴说道,而他并没有像一些纨绔一样,在这个时候惩罚自己的侍女来讨好人,让人觉得他有点护短。
还有一个传说,传说他们十个人之中,最起码有三个已经是星帝了,而天剑公子就是其中之一。
“你不需要赔罪,我不会在乎一个丫头的话,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越初晴淡淡地说道,并含深意地看了那冬儿一眼。
哦,我这样想要是被她知道的话,下场一定也很不好,还是别想了,万一一不小心说出心理话呢。
“让就不必了,我们就一起吧,你们也一起吧。”那天剑公子微笑着说道,所说的话让人明白他是很平易近人的,让菜逼兄与弱鸡兄都立刻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你们两个在这里吵不觉得丢人吗?”
“原来是天剑公子,幸会幸会。”弱鸡兄低头哈腰地说www.hetushu•com道,当然,并没有表现的这么明显,但已经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
“不用,我不喜欢和陌生人吃饭。”越初晴淡淡地说道,对于天剑公子她只是听说,从来没有见过,就等于是陌生人。
“弱鸡兄,在这个时候就不要和大哥我抬杠了,快点上来一起吧。”菜逼兄看着那弱鸡兄微笑着,一副我是很大方的,不会你和计较的。
就在两人准备离去,而姜小白也准备喊话的时候,只见一个包厢之中有人从窗口探出了头,对着那青年弱鸡兄喊道。
等着瞧,以后姐强大了,你要洗好脸,别弄脏了我的手!
很明显,这位天剑公子让他们都争相去讨好,可见这个天剑公子的不凡,要知道,他们两位的身份也不简单了,都是他们宗门之中有名号的人物,而他们却如此低姿态的讨好这位天剑公子,只要会想的人,都会明白这个事情。
“那对不住了,欢迎下次再来!”伙计躬身说道。
没错,他就是要让人明白他是护短的和_图_书,这样才能让人觉得与他在一起的话,他会照顾的。
他的一出现,整个酒楼的女人立刻都醉了,痴痴地看着他,并妒忌他身边的女人,嗯,这个青年的身边带着四个少女,每一个都有着不弱于越初晴的容貌与气质。
这男的姜小白是直接给忽略了,而这女的他倒是也想要忽略,他又不是没见过没美女的人,但这个女人就算不是一个美女,他也不能忽略,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便宜姐姐越初晴。
“原来是菜逼兄,不,是柴壁兄啊。”弱鸡兄对着那位兄台说道,两人果然是冤家对头,名字竟然都如此的协调。
可怜的丫头啊,你以为你为你的公子说话就是没事吗?有些人是很小心眼的,一旦被盯着,你就麻烦了。
这一发话就知道,双方是有恩怨的,弱鸡兄和这位探头的兄台肯定是对头。
“……”菜逼兄顿时没有话语了,人家就算没那么亲近,也比自己亲近啊。
“哼,公子要请你一起是你的荣幸,你别不知道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