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蓝领笑笑生
全能修炼至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7章 你们将成为我的猎物

与此同时,在直播间之中,两个赌局出现,两个赌局分别是,银发血狼杀第一个人需要多少的时间,还有第一个会是谁。
喂喂,本少爷连一句台词都没有就死了?
“他可能是一时之间找不到集合点吧。”商玲玲发话道,她思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个答案是比较可靠的。
“那个二十号,又是那个二十号,他好像一开始就不在!”
这个时候,在房间之中的军官也开口了,这里可是需要他来坐镇的,并且他也喜欢看到这种戏码,并且参加了这些赌局。
银发雪狼看着四个逃走的修炼者,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追杀他们的时候。
他让手下启动的侦察无人机是那种很小的飞行器,主体大概只有一个乒乓球大小,而这种无人机还拥有夜视热感应等高级功能,只要输入姜小白的数据,照理说会在很远的距离发现姜小白,找到姜小白并不算什么难事。
老同学?呵呵,那不就是用来卖m.hetushu.com的,更何况还是那种不熟的,于是他就花了一些心思去保姜小白出来,当然,他并不知道,姜小白被放出来可不是因为他的缘故。
“他该不会是早知道这样吧……”
“再启动两架侦查无人机过去找人。”
“说我杀人狂就杀人狂,加个什么变态,这不是让我忍不住动手杀你吗?”银发血狼露出一丝嗜血的微笑,脸上那怵目惊心的红色,十分完美的诠释了他血狼这个外号,同时也展现了他的实力。
在姜小白之前,他们就已经贡献了好几个修炼者,都是费尽心思了他们的心思,其中也有商玲玲色诱的伎俩。
胜利的狩猎者们,在集合点集合休整了一会之后,天空之中出现了直升机,在众人觉得这会降落,会接他们回去的时候,直升机之上跳下一个人来。
而这种无人机他们之前也出动过不少用来辅助摄影,单单靠固定的摄像头自然是不可能拍到和*图*书太多的细节。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还是失败了,过去两个小时都没有找到姜小白的踪影,而那边银发血狼已经杀了第一个狩猎者,进行下一个追杀。
据说,他的实力已经到了八级修炼者的程度,而八级对四级以下,答案几乎是肯定的,剩下的狩猎者死定了,区别只是时间的问题。
“什么?!银发血狼,那个变态的杀人狂?他不是……啊……”狩猎者中的一个人在惊呼着的时候,还没有说完的话突然中断了,只见来人突然动了,一下子闪到了那个狩猎者的身边,然后直接双手撕开那个狩猎者的身体。
“逃!!”
而与他的煞气一样让人注意的是,他还有一头银亮色的短发,以及银色的眉毛。
他的这个态度,让商玲玲与其父都感到恐慌,他们之所以搭上这艘巨轮就是因为有他的态度,而父女两人也是极力的讨好,哪怕做一些可怕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和图书,银发血狼并没有借助监控,只是靠着自己的追踪技巧找到的,这也是让围观直播的人兴奋的地方。
在之前他们也用无人机找过姜小白,只不过没有发现而已,但那个时候他们只是随便找一下,他们觉得这一次的结果铁定会不一样。
“这些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他在什么地方?”边上有人说道,而这个人并不是商玲玲的那个男友,那个男友现在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屏幕,姜小白这个小意外,对他来说也不是个什么事情,从始至终,他就没有把姜小白放在心上。
所需的时间,基本上分为一个小时以内,和一个小时以上,而大家似乎都选择了一个小时以内,至于第一个会是谁,去掉一个死掉的人,剩下的五个……
不对啊,刚刚逃的狩猎者明明只有四个啊,留在原地的就只有一个死的,还有一个人呢?
这一次商仁在知道了姜小白的存在,这个老同学的儿子竟然是一个修炼http://www.hetushu.com者,还被扣押在警局之中,他就立刻想到了将姜小白给卖了。
来人看了一下狩猎者,脸上露出不屑地意思,说道:“现在,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可以尽情的逃,之后,我会全力猎杀你们,不要发呆了,你们将成为我的猎物!”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人舔了舔舌头,露出一丝残酷的疯狂之意。
等下,剩下的五个?
姜小白之所以被放出来,一是因为姜小白虽有嫌疑,但也有清白的证明,二来就是那拘留所实在是受不了姜小白,盼着他早点出去,不然的话,最起码也要十天八个之后。
这个人身穿紧身战甲,浑身散发出一种十分可怕的煞气,就连狩猎者之中最强的那个四级修炼者,都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而这仅仅是人家散发出来的一种煞气而已。
“真是奇了怪了,怎么找不到那小子,少爷,要不要我派人过去搜索?”这个时候,军官问道,心中也是惊疑,竟然一直找不到和*图*书人,虽然狩猎场很大,但以侦察无人机的速度,加上排除本来监控的区域,现在已经差不多都找遍了,怎么会没有呢。
他的眉间突然出现一个血洞……
剩下的修炼者,不是三级就是四级,竟然这么轻松的被他给手撕了,这足可以说明他可怕的实力。
什么叫手撕,这就是手撕,血腥暴力!
嗯,一定是这样!
此时,商玲玲的男友想要说话,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件令所有人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
“你是银发血狼!!”这个时候,有个狩猎者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指着来人有点颤抖地说道。
“怎么回事,他怎么又不见了,他不会知道了什么吧。”商仁此时有点疑惑地自问道,自己在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说起这个事情,不可能会知道啊。
剩下的狩猎者立刻分开逃跑,这个时候,谁也不会与谁合作,因为那样只会增大目标,会让对方先找自己猎杀。
“没错,我刚刚就没有看到二十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