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蓝领笑笑生
全能修炼至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0章 酒话

“我去,这也太狠了吧!!”
这是其中的一个小酒肆,老板娘的桂花酒在这一带十分的受欢迎,而这小酒肆虽然不大,也不豪华,但却十分整洁,老旧椅子坐上人之后,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但似乎没有人会觉得这椅子会塌掉,用各种舒服的姿势坐着。
“有什么问题,难道是不能用的?”蓝衣酒徒问道。
“是啊,就这女人,做做情人还好,真的要对她有情,那真是要成为活王八了,要我说,张不三应该庆幸她并不是真的对他有意思,不然的话,说不定张不三就会成为我们铸剑宗的大王八,到时候,我们都要给他祝福了。”紫衣酒徒点着头说道。
黑衣酒徒摇摇头说道:“用倒是能用,并且还很适合师妹,有了这把下品宝剑,她的战力要提升好几个档次。”
“那是有什么问题?”众人不解,这样听起来,那是一把神兵利器啊。
“给他祝福?”蓝衣酒徒不解地问道。
“什么?!下品宝剑!你是说,张不三送了一把下品http://www.hetushu.com宝剑给师妹?”
“你们听说了吗?”黑衣酒徒喝了一口酒,随着酒兴,就说出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来。
“……”
“是的,谁也想不到,张不三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又铸造出了一把下品宝剑,并且,还真的送给了师妹,这让师妹痛并快乐着。”黑衣酒徒点着头说道。
“就是之前闹得有点沸沸扬扬的,张不三与师妹的事情,听说又有下文了。”黑衣酒徒对着同伴说道。
这一次他们说了这么久能扯回来,已经很不错了。
“什么名字?”
“你这个问题等下再说,你不觉得应该先关心一下,这把剑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吗?”黑衣淡淡地看了一眼那紫衣酒徒。
紫衣酒徒与蓝衣酒徒同时反应过来,发出惊叫声,而这一生惊叫,让小酒肆的人都将注意力关注到黑衣酒徒身上了,大家都很八卦的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不三竟然送了一把下品宝剑给师妹,这也太奢侈,不,www.hetushu•com说奢侈都已经不能形容这个。
“不用问,这把剑有问题是吧。”蓝衣酒徒直接说道,是个人都能想到,这一定有问题,要是没有问题的话,那张不三怎么会送给师妹,难道真的是为了补偿给师妹玩了她一个月的费用?
“问题在于这把剑的名字,知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黑衣酒徒再次问道。
“刚刚他不是说了,最多是凡品中等,不过我觉得你既然这样问的话,那或许是上等的,那这个张不三也有点不惜成本了,我们现在用就是上等,这还是因为我们在铸剑宗,要是在其他的九品宗门,能用得上凡品中等的就已经不错了。”紫衣酒徒说道。
桌子上,一盘盘精致的小菜,虽然没有什么上等的食材,但却也是极佳的下酒菜,一颗酥脆可口的花生米,就可以让这些酒徒喝上一小盅清香的桂花酒。
“这还有什么好痛苦的,是不是后悔没有盯上张不三,张不三能连续做出两把下品宝剑,看来天赋不错啊。”紫衣酒徒和-图-书猜测道。
“当然不是了,这样的女人,最多也就是情人,不是有情人!”黑衣酒徒摇摇头说道。
“什么啊,我没有,我们可是清白的……”
“嘿嘿,你懂的。”紫衣酒徒做了一个猥琐的表情,那表情让人似乎明白了他的说法。
整个小酒肆在此刻安静了,众人明白了,这张不三不是大方,反而是小气,这是赤裸裸的报复啊,并且还是用这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方式。
话题被他们自己扯开了,也不知道扯开了多久,又正好被他们说回了张不三的事情,不然的话,这件事情就没有下文了,这也是很正常的,这些酒徒有时候话就是只说一半,然后就会消失。
此时,在其中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三个酒徒,一人黑衣,一人紫衣,一人蓝衣,他们已经在这里喝了半天的酒,同时,他们也是这里的常客。
“剑,你说他送一把剑的意思,会不会是说师妹是一个贱货呢?”紫衣酒徒问道。
“什么级别,估计是凡品之中的中等好剑吧,以张不三和_图_书的铸剑水平,除非他是故意想要降低品质,否则也能随手铸造出凡品中等的剑。”蓝衣酒徒问道。
“哦,差一点都忘记了,我刚刚听到一个消息,据说张不三送了一把剑给师妹。”黑衣酒徒说道,并且在这里卖了一个关子,用让大家问他的眼神看了看同桌的酒友。
“还有这把剑剑身之上,竟然画着春宫图,这上面的人就是师妹和张不三,据说那个画是栩栩如生,这还不止,这把剑只要被真气激发后,还会有影像出现,那影像是什么,你们明白的。”
“不止这么一点?难道是属于凡品超等的?”紫衣酒徒呆了呆,“这个代价也太高了,凡品超等,那可是不输于一些下品宝剑,就是没有符文,但有些下品宝剑的符文很鸡肋,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
“有什么下文,难道说,他们最后还有情人终成眷属?”紫衣酒徒随口问道,完全不负责任的猜测。
……
“对了,你刚刚说张不三什么事情?”
在铸剑宗的外面不远处,有一个山谷,里面有一个类似小m•hetushu.com镇的生活区,这里生活的人,基本上都是宗门之中沾亲带故的人,他们在这里提供各种生活上的服务。
“是的没错,上等的是有点奢侈,但你绝对想不到,这个奢侈的可不止这么一点。”
“错了,她不是在后悔,她之所以痛,是因为张不三这把剑有问题。”黑衣酒徒笑着说道。
“的确,这把剑的确是有问题,但这把剑你们猜猜是什么级别的剑?”黑衣酒徒继续卖关子。
“荡妇剑!”
“你真是不要脸,说吧,你之前是不是和那个谁搞过?”
“听说了什么?”同桌的蓝衣酒徒自然不明白这说的事什么,也就随口问道,在酒桌之上,就是这样随意说,也就这样随意的问,谁也不知道这个话题会转到什么地方去,说不定刚刚还在说世界和平,后面就说谁谁的隔壁有一个老王。
“呵呵,你还是小看了张不三,应该说,我们大家都小看了张不三,那是一把下品宝剑!!”黑衣酒徒说完就等着酒友的反应,看着他们呆滞震惊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