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蓝领笑笑生
全能修炼至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7章 史青年

这是不是在外门的私生子,怕被老婆知道,就谎称是义子?
“我们是六翼宗的人,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了。”锦衣青年很是高傲地说道。
“沈长老,晚辈是父亲大人捡过来的义子。”锦衣青年有些尴尬地说道。
“不需要,我要比就和最好的比!”史青年很是骄傲地说道。
很快,守卫弟子就通过通信器,与上面的人取得联系,确定原来是铸剑堂的一位长老约定的,于是就让其中一人带人前往铸剑堂。
沈长老是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个史青年能完成这个事情,给他一件最好的铸剑房,让他去了,第二天再来看结果。
箱子很巨大,就算这两个壮汉已经很强壮了,但在这箱子的对比之下,似乎还是小了一点。
“既然这样的话,那也无所谓了,我们换一下标准,只要你在一天的时间之内,铸造出一把凡品上等的剑,那就算你赢了。”沈长老说道,以铸剑宗年轻一辈中的水平,一天的时间铸http://m•hetushu.com造出一把凡品上等的好剑,那几乎是最好的了。
因此,他的态度自然也就是打死也不承认,因为承认就会被打死,所以,大家对他的话,自然不能相信了。
本来这个事情是很容易分辨的,史长老既然说没有,那就没有了,但大家都知道,史长老在家中并不是老大,老大是史夫人,史夫人的实力与地位都要币他高出很多,他很怕史夫人,要是被史夫人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的话,一定会被活活打死。
“??”姜小白不解了,我今天都没有去铸剑堂,怎么会和我有关系了?
“……”
“沈长老,我们来这里并不是讨论这个,我们还是开始比试吧。”史青年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直奔主题。
在铸剑宗之中,年轻一代之中,能在一天之内铸造出一把上等的好剑,那是屈指可数的。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山门前的守卫弟子上前问道。
好吧,这个hetushu.com也不能怪守门弟子,这种门派比试的确是有点多,这个月已经四次了,这种并不算是大比,只是门派中的弟子或者长老互相约定的比试。
“这个事情我知道,昨天我也在场,你过来是想要告诉我,结果出来了?但这结果关我什么事情啊,输了赢了都没关系。”姜小白直接回道,准备继续钓鱼。
这个时候,锦衣青年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这个事情让他在家里也很被怀疑,无论是史长老与他,都被史夫人质问过无数遍,你们真的没有在骗我?
“你是史长老的公子吧,果然长得和你爹是一模一样。”铸剑堂之中,长老很是热情的接待青年,并与青年客套着。
沈长老很是怀疑这一点,因此看着锦衣青年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奇怪,上面的疑惑简直就是写在他的脸上。
“不用,我就是要最好的。”史青年坚持道。
“……”阿超愣了一下,你能在这里钓到鱼?算了,不计较这个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m•hetushu.com
第二天,姜小白由于没什么事情,就没有去铸剑堂,他正在悠闲地钓鱼,在午后不久,阿超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本来是没有关系,但现在有关系了。”阿超看着姜小白说道,眼神似乎有点闪烁。
而这个四次还是说上门而来的比试,不算需要去客场作战的比试。
一片红色的树叶从树上落了下来,随着风吹到了铸剑宗的山门处,忽然一道火焰劲气出现,将树叶吞没。
此时,一个锦衣青年挥挥手,似乎就是他刚刚发出的火焰,而在他身边,还有一行人,除了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姑娘之外,其他人都站在他们两人的后面,其中两个十分强壮的壮汉,背着两个巨大的箱子。
“我们不知道。”守卫弟子摇摇头回道。
“贤侄要不要考虑一下,别忘了我们的规则,你要和我们比的是铸剑。”沈长老提醒道,这比试其实算是娱乐的,因为他们互相比的是各自擅长的,就算输了也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并且输赢的彩和_图_书头也不是很大,所以,不是很在意。
他是不知道这个事情,的确是没有骗史夫人,他和史夫人都是一样得到的信息是,他是一个样子,是史长老从外门捡来的。
“对了,那就开始吧,我已经找了一个合适的人与你比试,放心,我是不会欺负你们的,你只需要做到我们普通水平的,那就是你们赢了。”沈长老说道。
这个时候,那锦衣青年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虽然现在对方是以礼相待,并且之前也没有做什么事情,但他并没有出风头啊,没有出风头就是等于吃瘪了,这让他很不爽啊。
这最重要的是时间,而不是凡品上等,一般来说,凡品上等,只要材料充足,还是很容易就被铸造出来,当然,是说拥有高水平的铸剑师,但这是需要时间的,时间越短,自然也就代表水平越高。
“哦,原来是比试啊,不好意思,最近来比试的宗门比较多,上面没有告诉我们有六翼宗,我去问问上头。”守卫弟子的回答,顿时让锦衣青年的高傲给击m.hetushu.com碎。
我靠,这不对啊,按照剧本的话,应该是他们吃惊,然后恭请我们上去,最后还是要输在我们手里的啊,为什么对方还不知道我们是谁,说比试的比较多?
“姜老师,昨天来了一个姓史的青年……”
而史长老也是一直很坚定的说,这只是一个巧合,就算跪搓衣板,也是一样不承认锦衣青年是他的私生子,因此这个事情是一个谜,而久而久之,也是这锦衣青年的痛。
“哦,是吗,还真的看不出来,你和史长老真是很像,难道是在一起久了的缘故。”沈长老有些疑惑地说道,他刚刚的可不是客套话,这锦衣青年与他认识的史长老实在是太像了,这竟然是义子?
“姜老师,姜老师!”
“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六翼宗和你们铸剑宗每年都有一次比试吗?”锦衣青年有点不爽了,这可是两派比试的大事,你们竟然都不知道?
“别吵,吓走我的鱼了。”姜小白对阿超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而这个,也让一场本来很正常的比试,失去了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