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蓝领笑笑生
全能修炼至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3章 我还没有真出手

“玉面飞龙,他们到底拥有的是什么实力?”荀雄被女子扶了起来,发出心中的疑惑。
一般这样的情况下,总是会出点小小的事情……
姜小白突然念起了诗句,然后一剑挥出……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
“说实话,也看不透!”玉面飞龙皱眉道。
“拜托,那是人家的外号!!”
我想起了,我是因为见到有人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所以就出来英雄救美,然后美人直接就跑了,留下自己和一群人冲突。
姜小白摸着头,想着狂家这个词,咦,不是那个叫玉面飞龙的人,真奇怪,他姓玉的,怎么会是狂家的人。
“什么姓玉的?你在说谁?”
当姜小白问出上面他想要问的问题之时,狂家的人都不解了。
果然,有人就问道:“玉面?你是不是说玉面飞龙?”
废话,你刚刚看别人“不顺眼”,将人家的蛋踢碎了,人家会觉得这个事情很和图书重要了,嗯,踢碎了蛋。
玉面飞龙摇摇头,说道:“看不透!”
女子跑向了荀雄,而玉面飞龙则是呆呆地看着阿丑,这个小女孩怎么能有这么强的实力?就算是自己,也不能这样击败荀雄吧……
这个时候,女子突然说了一句。
就这么的神奇!!
“他们的实力,那小子倒是能看得透,他的实力就是明明只有天门期的实力,却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剑法,我在他的手下,竟然走不出一剑!”玉面飞龙皱眉道。
“还有人叫这样的外号,真是不要脸啊,我都没有说我,一朵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胜潘安!”姜小白淡淡地说道。
月倾城所属的国家,都不是越初晴所在的地方,越初晴所在的地方叫青龙城,不属于任何国家,是整个青龙域的中心,也是风水,不,是灵气最足的地方。
问州府月倾城,坐落在天下五域的东域青龙域,这个天下五域的名字十分常见,都和_图_书被人用烂的,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中间叫太极,哦,这个不一样,无所谓了,反正都差不多了。
“这怎么可能?”
“看不透他们的实力?”荀雄问道。
这个笑容让玉面飞龙觉得是高深莫测,这是在吓唬自己呢,还是真的有这个实力。
“啊!”
“狂家?好熟悉啊,我是不是应该在什么地方听过?”
“他念得什么诗,前后差好多啊。”
不过,看不透归看不透,他们还能怎么样,现在也不可能追上去,除非是去找死。
而青龙城虽然被称作是城,据说那面积比现在这个月倾城所在的国家都要大,顺便说一下,月倾城离青龙城最边缘的地方,还有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这问题,他很快就知道了!
“是啊,他这件事情看不透,而那个小姑娘,我是连实力都看不透,你能看得透吗?”荀雄问道。
这个可能是他们最觉得看不透的事情,那小姑娘莫名其妙的和_图_书出现,然后实力又让人看不透,这比姜小白更加让他们在意,毕竟姜小白至少还能看透实力境界,这小姑娘就什么都看不透。
是不是要解释一下这个是怎么回事?看样子都明白了,这是他和狂家起了冲突,至于怎么起冲突的,姜小白觉得不是很重要,也不在意,就是人家觉得在意,觉得重要而已。
“……”
论不要脸,还是你高!
哦,别想歪了,这个羞辱是武功上的,因为姜小白这一剑,让他没有一点点防备,还有,他能感觉到,这还是对方手下留情的结果,如果说对方不手下留情的话,那就不是没有完整的衣物,而是没有完整的人!
在沉默无话一会之后,他们就彼此告辞离开,彼此很有默契地不会再提起这个事情,除非姜小白说出来,否者这个事情,他们是一辈子都不会跟人说起,毕竟,这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情。
不怕,我们有飞机,不,是悬空船,还有更加方便快捷和*图*书的传送阵,只是,这个传送阵一般人消耗不起,悬空船就可以了,在船上弄个单间,在上面修炼一下,就到地方了,而这个费用,那是传送阵的千分之一都没有。
“问君能有几多愁,我还没有真出手!”
你竟然只注意到这个,难道你不觉得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对方的实力上面,这实力实在是有点诡异啊。
嗯,所以我说了,这个不重要!
他可是玉面飞龙,狂家的杰出青年,实力已经到了入虚后期境界,竟然被一个天门后期给一剑秒了,这中间还隔着两个境界,这就算找遍全天下的理论,都无法支持这个情况。
姜小白现在就是要在这个地方转乘悬空船的,没有直达的,悬空船明天起飞,现在他正在大街上逛着。
那一剑,玉面飞龙不知道该用什么感觉来形容,只感觉自己好像就是沧海一粟,被狂风大浪给包围,然后回醒过来,自己身上已经没有完整的衣物。
“怎么了,是不是害怕了,告和-图-书诉你,我的阿丑还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要不要试一下?”这个时候,姜小白站在岩壁上,微微一笑。
“小子,是不是找死,连狂家都敢得罪!!”
他被人给羞辱了……
“是的,看不透,也看不透这个事情!”玉面飞龙回道。
“嗯嗯,没错了!”姜小白点点头。
青龙域就是女帝越初晴的地盘,也就是姜小白便宜姐姐的地盘,他现在当然是直奔过去抱大腿,这月倾城并不是他的终点,只是其中的一个站点。
“不姓玉?难道是姓玉面的?”姜小白接着说道,透露出更多的信息,这个时候,你们应该知道了吧。
“怎么说?”荀雄继续问道,此时,他其实也是同样的看法,只是,他想要听听玉面飞龙的感觉。
玉面飞龙看向姜小白,他觉得自己之前所想的,似乎变得有点困难了,不,不是困难,而是似乎无法实现了。
姜小白傲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就这样走了,留下玉面飞龙是怔怔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