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章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

“好了。”严老伸出手:“扔硬币吧。”
这时,老工人下工,纷纷回营地吃饭,看到猴子又在吹逼,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所有人都爆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别啊,装完逼还想跑?”老工头一把拽住了他:“把你酿的酒弄点来给大伙喝喝?”
在他们列队完毕之后,一架直升机从天上突突突的飞了下来,上头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头被人抬了下来。
这是个位于非洲东北部有着狭长海岸线的国家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如果碰到灾年,这个“之一”甚至都要去掉。
荣誉高于生命,这个原则适用于所有自诩为勇士的人。临战场被撤下,这比让他们去死还痛苦,而且如果是被老师撤下来的,那么他们会成为队里的耻辱,这种耻辱甚至会陪伴一生。
在翻译把他浓重的江浙口音翻译成中英文之后,两方的头儿那是争的不可开交,好说歹说都不肯让出主攻的位置。相持到最后火气都上来了差点拔枪就射,连旁边负责协调的两个参谋都只能相视苦笑,伺候这两队大爷的难度让这来自两个不同国家的参谋第一次找到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就这么的,负责人决定暂时先把他留下来,一边给他工作,另外一边则打算等回去的时候把他一起带回去。
“是什么?”
他点点头,拍拍手揉揉鼻子,小心翼翼的大门走了出去并掏出钥匙把房门给反锁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两艘美制LCAC登陆气垫船正在黑夜的掩护下从一百公里外海岸线悄悄登陆,从上头开下了四辆步兵战车和近四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计划取消吧。”严老叹了口气:“已经失败了。”
“死白皮猪,你都猜人头了老子还用猜?”
“是……是的……”旁边的参谋已经彻底傻眼:“那这次行动……”
硬币出手,反扣在严老的手里,只有正反。也就是说无论如何都能够选出主攻队和辅助队。
一切就绪之后,他打开了厨房的三台鼓风机,霎时间面粉被各个方向大风吹成了一场肆意妄为的暴风雪,房间里几乎瞬间就变得白茫茫一片。
特种小队此刻已经接近到了十公里以外,两队人开始慢慢减慢了速度,呈钳形攻势慢慢接近工地,第一批到达的是乘坐直升机的狙击手小队,他们手中拿着统一制式法制的FRF2狙击步枪开始陆续埋伏进附近的掩体之中。
“第二组遇到麻烦,伏击点出现大量昆虫!”
就在他解释的时候m.hetushu.com,他身边的通讯器突然沙沙的响了几下,接着里头传来一个声音:“喂喂?喂喂?喂?中央人民电台、中央人民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不多一会儿,飞机上搬下了十几套笨重的石棉缓冲服。美国方面的队长看着都快哭了,哀求道:“严教授,我们穿成这样根本无法作战。”
他进入大楼之后,在黑夜中慢慢走着,像是梦游一般,不过却透过每一扇窗口观察着下头。最后,他在四楼、五楼靠左边的还没修建完毕的露台上停了下来,手里拎着一桶乳胶漆……
严老在所有人期待的眼神下慢慢打开手,里头一枚纪念币上清晰的出现了一个人头。这下中国的战士们一个个都垂头丧气起来,而美国的那帮家伙则眉飞色舞不可一世。
“好了,你们的个人端里有任务内容。不过我要提醒一句,任务非常危险,你们谁来担任主攻?”
不过在之后,这里的人发现这个家伙真的是个神奇的人,虽然他不记得自己到底是谁,但他的多才多艺真的是足够蛰伏任何人。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就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而恰好这个非洲小国的食品对于这些大吃货帝国来的人来说那简直是喂狗都不吃的垃圾,于是这个神志不清的家伙在某一天无意中展现了他那化腐朽为神奇的烹饪能力,只要是能被人消化的食品他都能让它从味道如狗屎变成还算可以端上桌的东西。其次他居然精通多国语言,而且每一门语言都像是母语一样熟练精通,再加上他居然还能有一身好医术,对一些黑叔叔地盘上的诡异疾病的了解甚至超过了随行的医疗队。
听到通讯器里的汇报,坐在十公里外直升机上的一个参谋官诧异的看了严老一眼,严老摇摇头,眼里透着一股子难以明说的意味。
一个士兵拉开夜视仪对旁边的头儿小声的问着,表情里带着无尽的疑惑,毕竟在他看来,两个国家都派出了最精锐的特种作战小队,居然只是为了逮一个人……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这人恐怕就是头霸王龙也扛不住这么折腾吧,反器材狙击枪、高压射电器和空爆眩晕装置统统都上了,还特意划拨了北斗和NASA各一颗卫星来维持通讯,这是要打外星人呐?
说来也是命大,就那样的伤势、就这样的卫生条件,放哪都几乎没救了,但他却在一个月之后奇迹的醒了过来。
攻击队——全灭。
这种彩钢的民工屋,可m•hetushu•com以耐火、耐低温、耐腐蚀,但在爆炸面前却远不如钢筋混凝土的房屋,瞬间的大爆炸把屋子炸成了碎片,冲击波把包围屋子士兵全都炸飞了出去,那些因为冲击力而碎裂彩钢碎片像刀子一样四散飞出。
“你们主攻,这是主攻装备!”
“你新来的,你不知道。我当时跟一条鳄鱼干仗,那条鳄鱼最少十五米长,牙齿就跟刀子似的。一口下来碗口粗的木头咔嚓一声就两截,当时它都咬上我了,说时迟那时快,我掏出一根筷子从它眼珠子里戳了进去,秒杀!可……”
十分钟之后,攻击组进入预定地点,虽然穿着笨拙的超级防护服,但以他们的能力,渗透进一个没有任何防护的工地那也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连长,至于要在一百公里外登陆么?抓个人这么费劲?”
在唱完这一段之后,频道静默了,无论怎么调整都听不到任何声音,像死一般的寂静,无声无息。
“队长,你听见奇怪的声音了吗?”
“好吧。”严老摇头道:“那就让他们再试试吧,但是禁止任何没有穿防护服的士兵参与强攻计划。”
“黄皮猴子,我猜人头!你猜!”
当地的负责人初见他时,他浑身是伤,大腿上有一道深可见骨、二十厘米的可怕伤口,就非洲气候和卫生条件而言,这种没有经过处理的伤口那一定是致命的,无论是寄生虫、细菌还是血腥味引来的野兽都能轻易的要了他的命。
看在他可怜的份上,这里的负责人并没有对他太过苛责,反而给了他一份能糊口的工作,毕竟相比神奇的黑叔叔,不管自己的同胞曾经是个什么人,都要更加安全许多。
就这样,好像是散步一样,他进入了大工地最高的楼里,这是一栋还没建造完毕的市政厅,大概有五层楼那么高,站在三层以上可以俯瞰整个工地。
工人换了一批一批又一批,但他就好像被忘在这了一样,一直生活在这个神奇的国度里。当然,主要是因为那个决定要把他带回去的负责人死在了河马的嘴里,毕竟非洲的河里生活的可不只有鱼。
严老和参谋愣了片刻,到底还是老头见过的世面多,很快镇定了下来,他拿起通讯器:“我们来谈个条件吧。”
两辆步战车、两辆悍马再加上直升机,把所有人都打包赶往了那一块穷乡僻壤里大工地。而就在他们刚阅读完自己的目标和作战指示时,在工地厨房隔间中的猴子却突然从床上和*图*书坐了起来。
“少废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东非,厄立特里亚。
一个短时间把屋子改造成炸弹的人也许不可怕,但一个能在这样严格保密的行动中提前做出预判并采取行动的人,才是真正的恶魔。
猴子,就是这个被滞留的家伙。他其实并不像猴,不光长得不像,气质也不像。他的气质像骡子。
被爆炸掀飞出去的士兵,有些已经昏厥,而没有昏厥无一不庆幸自己身上穿着具有超变态防护力和缓冲力被称为肉体装甲防护服。可即使是这样,这样巨大的爆炸让那些随着爆炸飞出的东西撞断了他们的肋骨和手臂。
“你们肯定很诧异吧,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值得你们两方合作抓捕。”
“撤离吧。”严老半闭着眼睛:“让援护组开始救援。”
本来当地负责人不打算管他,任由他自生自灭,毕竟在这种地方死上一两个身份不明的人,那可是比死上两条狗更不被人注意,然而恍惚间听到他高烧时的胡话那熟悉的乡音却真实让人动了恻隐之心。
他起来之后立刻开始干了一系列古怪到常人不可理解的行为。首先,他把厨房中的面粉全部拖了出来并把四五百公斤面粉全部倒在了地上。接着,他掏出电磁炉上头架上了一口不锈钢的锅还往锅里倒上了满满一锅的油满满的吱着。在干完这两件事之后,他不大的厨房所有的窗户门全部封闭并把天然气打开和把平时吃干锅用的固态酒精全部倒入了油锅中。
“小喇叭广播开始啦!”
扔硬币这种事吧,其实比猜拳更方便也更能让人信服,不然就他们这个耗下去,天亮了任务都完成不了,说不定提前就在这干起来了,接着两边都得军法处置。
不过他醒来之后却完全不记得自己到底是谁、到底是干什么的、到底为什么会被伤成那样。总之,如果不是在非洲而是在韩国,那绝对是电视剧里的绝美桥段。
所以他们立刻闭嘴,静静的立正在旁边一言不发,原本吵吵嚷嚷的海滩立刻寂静的只有风声。
可就在他们打开热成像的时候,屋子里突然发出了噗的一声闷响,像是油锅着火的声音,紧接着白光猛烈的闪烁了起来,白光闪烁完毕之后才传来春雷一般的炸响——整个厨房爆炸了。
看着抠门的工头为了那么点自酿的酒一张一张的数钱给猴子,再看猴子那一脸趾高气昂的样子,工友们再次爆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所以他们很快根据之前制定的计划包围了工www.hetushu•com地的厨房并从中分割出两组人,一组绕到了前门处,做好万全的准备要进行强攻抓捕。
半小时后,频道通讯恢复,参谋看着传来的讯息,苦笑着对严老说:“他缴获了一个通讯器,用一张读卡器和一张手机卡干掉了我们的卫星,现在那两颗卫星正在向全世界播放电影,电影来源……是一个U盘。”
“什么?我们还没开始呢。严老,这对孩子们的士气是巨大的打击。”
他们互相之间大多都是认识的,同时也都是有着正规身份证明的。但除了其中一个,这个家伙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混入了他们的队伍中,并跟着他们一混就是三年。
“放弃。”
“你现在知道我们面对是什么了吗?”
“给给给,不就是点钱么。”
“猴子,又吹牛逼。你去年跟我们说的可是站起来四米多高的狒狒,今年又成十五米的鳄鱼了。你靠谱点好么。”
“怪物,一个人类史上不该出现的怪物。如果他想,我们现在已经死了,死在这里了。”
“猴子,你腿上的疤怎么来的啊?”
在队友们的掩护下,来自中国特种部队的四个狙击手和观察手分成两组陆续渗透进了大工地并径直钻进了那栋没完工的大楼之中。
其实这边犯嘀咕,美帝特种兵那边也是一脸懵逼,他们显然是认出了旁边的那票人,去年特种兵大赛上就是对面那些家伙击败了自己的小队,虽然很不服气,但却也不得不思考究竟是什么人需要这种阵容来捕捉,哪怕是某个小国的总统,最多三个也就足够了。
可这一等……就是三年。
“不,必须穿,如果不穿很可能有生命危险。”严老厉声拒绝:“否则换人上。”
“面粉炸弹。”严老靠在垫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会先在屋子里制造一个粉尘空间,用一个可控的定时装置引爆。从刚才爆炸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复合型爆炸,空气中充斥着可燃气体,粉尘爆炸的高温让可燃气体二次爆炸,威力呈几何倍提升。”
“快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阳光照大地。我们心中充满热情,来到你的圣殿里。你的力量能使人们消除一切分歧。”
不过如果有军迷在场的话一定会发现,这看似差不多的两拨人居然根本不是一个组织的,一边身上穿着的是MCCUU数码迷彩作战服,另外一边则穿着07式数码迷彩作战服。手上的武器也是制式M4A1和无枪托的95式。
在这个连名字都几乎不被人http://m•hetushu.com所知道的国家里却同样驻扎着一群黄皮肤亚洲人,在这里开采矿产、援助建设。
“他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我是故意掩盖当时的凶险,当时可是有一只四米的狒狒和一条十五米的鳄鱼一起进攻我的,怕你们担心。我回去了,走了走了。”
经过队员的提醒,这个有些轻敌的队长才反应过来:“热成像。”
“报告,第一组潜伏完毕,一切……我被粘住了。”
随着这句话,所有人频道在同一时间被全频段干扰,里头传出一个破锣嗓子用跑调跑到喜马拉雅山的调子开始唱起了欢乐颂。
说话的老头不是别人,正是被誉为现代特种兵之父的严稚成。毫不夸张的说,这个老头是现在所有活着的特种兵的老师,他的体能、适应性和战术战法攻略是现代特种兵的必修课,而前头有他名字的装备,那都是各个国家的标准配置。这老头毕生都在研究这些东西,虽然隶属于一个无国界组织,但却受到所有正常国家的尊重。任何一个特种兵系统对于他来说都是自家孩子,他想去哪都是随随便便,甚至不少特种兵机构以能邀请到他老人家去讲课为荣。
“一切准备完毕。小杰克,你不觉得这次任务太简单了吗?”强攻组队长戏谑的说话同时,手上却准确的做出了一系列的战术动作,他身后的几个士兵立刻散开在了门的两边:“如果连这样的任务都无法完成,我想我们可以退役了。”
哼着小调慢慢的往外走,手上拎着刚用热水融化的浓糖浆,偶尔还能碰到刚下夜班的工人,他神态如常的和人打着招呼,像往常一样,脸上不但没有显出惊慌反而是一种闲庭信步的自在。
至于为什么要叫猴子,没人知道,反正大家都这么叫,他又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所以猴子自然而然就成了他的名字,每当有人这么叫,他都会欢快的回应。
“明白!”
“够了,合作手册的第一章什么内容!”严老厉声喝止他们的挑衅行为:“如果再听见任何争执,我立刻提出换掉你们。”
负责援护的队伍根本没有时间来嘲笑他们,而是面面相觑起来。在此刻,他们才真正了解到自己到底在面对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当这个满脸老人斑的老头出来之后,都是桀骜无双的两个特种小队却不自觉的立正敬礼。一直到那个老头挥手示意之后,他们放下手掌。
“给钱!”猴子大大咧咧站在那,一只手前伸另外一只手挂在皮带上,左脚还一颠一颠的,活像个小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