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章 第九小队的队长其实是个傻缺

“紧嚓同字,就我这个样子吼,只能看见没窜衣胡的人啦。”猴子指着自己已经被小猴子顶的老高的裤衩:“这个犯法吗?”
“我被你捏在手里早已经生无可恋,有本事杀了我吧。”
安静下来之后,时间仿佛变慢了,空气中居然带上了紧张的气息,这种感觉就好像看一部烂片时为了故意营造紧恐怖气氛而创造的安静,现在只差一段尖锐难听的背景音乐了。
“你说什么?”
正当小红要给猴子解释的时候,他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打断的小红的话并快速的把旁边的塑料布盖在了身上,像一个流浪汉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不给!”
“闭嘴!把资料给我!”
“程建刚?”猴子坐在路边的垃圾桶上,嘴里重复着这个名字:“程建刚……除了这个没别的了?”
“少玩这一套,想个办法,老子就剩裤衩了。”
猴子用袖子抹了一把嘴:“还好不叫陈明、王坚这种名字,街上叫一嗓子得八千多人回头。”
“其实我更喜欢猴子这个名字,毕竟今年是猴年,猴子吉利。”
“吕梵磊,查无此人。”
“头儿,别跟一嫖客废话了,那个家伙肯定没跑远。”
已经被他撕得只剩下内衣裤的姑娘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也只剩下内衣裤的猴子给按那了。
猴子一只脚踩在她的后背,一只手揪着她裤衩的猴皮筋弹得啪啪响:“小朋友,你的速度是我见过最快的,但是有时候单纯的快慢没有用啊,对吧。刚才你是真想杀我,所以我得罚你。”
“哼!”
“好哒。”
跟一个越来越智能化也越来越碎嘴子的人工智能斗了一天的嘴,不知不觉已经暮色西沉,然而猴子却仍然没有找到应该找到的那个程建刚。
男女之间有着天然的体力差异,而且这小美女被猴子踩中的腰眼,全身都使不上劲,只能可怜巴巴的被按在地上被猴子用木炭在身上写下了八个大字——包夜八折,送啤酒。
猴子说完,他就特装逼的转过身去,一只脚踩在大石头上,双手抱臂,和-图-书摆出了一副绝世高人的模样,浑然不顾裤衩上还没撕掉的商标迎风招展。
“闭嘴!我现在想杀了你。”
“下午找了两个,还剩下四个。”
“陈明,重庆2711人。王坚,重庆86人。”
“你看,标点也算一个字,便宜你了,滚吧。”
“那你哄哄我啊,哄哄我就给你查。”
“爷爷,我正在入侵公安系统,调取户籍上所有姓名或曾用名为程建刚的人,请稍等。”
“安静,不要以为我跟你开玩笑。”
说完,猴子二话不说,上手就撕下了那姑娘的连衣裙,直接扔进了火堆里,接着反手夺下匕首扔进了石头缝里并把地上的塑料布撕开,口袋里的卫生纸则放在旁边并把自己的外套脱和裤子都脱了下来扔在了塑料布上。
“那看看我的名字,那老头说我叫什么来着?”
桥上不停有人来来回回,用重庆话喊着下去看看之类的话。猴子明显能感觉到面前这个姑娘开始亢奋了……对,就是亢奋,而不是害怕。看她的架势,大概是想要大开杀戒了。
猴子电光火石一般的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小朋友,你都快光屁股了,用什么杀我?夹死我吗?”
“我真会杀你的。”
“哼!!!”
“卧槽?全国那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叫这名字的?”
“你更适合用孙子。”小红顿了顿:“听我的语气,孙贼唉!”
“小红,你只需要对我负责,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存在。”
面前这个姑娘穿着很普通的连衣裙,身材娇小,从她盘在头上的头发可以看出来,如果没有身上那溅射形血液,再把头发松下来,那么她一定会是一个皮肤白皙、貌美如花、长发及腰、身材姣好的女神,然而现在这一手一身血的样子,跟她的形象简直是完美的冲突了。
“全国共有564个名为程建刚的人,其中四川地区34人,重庆6人。其中一人已经八十三岁可以排除。其余五人需要依次调查。”
“你能不能让我接驳你的感知系统m.hetushu•com,比如视神经、听觉和……和……和味觉?”
“这个……那个……”小红居然扭捏了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透过一个人类的视角观察一下这个世界,这样我就能和人类更加相似了。你知道的,我这孩子没什么优点,就是好奇心很重。”
“好的。”猴子往后坐了坐,双手抱着膝盖:“小小年纪就开始杀人了啊?”
“下次再让我发现了,直接通报你单位!穿好衣服滚蛋!”
“女侠啊,女侠的屁股不错。”
“你他妈就是想吃吧。”猴子冷笑一声:“还什么视觉听觉,你自己就有麦克风和摄像头,主要就是味觉吧?”
“快点!”
“妈的,我说你怎么这么贱,老子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父亲。”
“卧槽,那婊子把我衣服拿走了!”
“我不认识啦。”
“滚吧,馋就馋,扯那么一堆没用的。”
“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人好意思说这种话,真是有足够不要脸的勇气。”
看到小红的态度如此坚决,猴子挠了挠下巴,再次摸出了新买的手机,打开了刚才的界面,自言自语道:“看来程序出问题了啊,删掉删掉,重做一个。”
“是是是,谢谢紧嚓同字。”
“其实说起来,我现在已经无处不在了,你奈何不了我啦。那么现在我的任务就是炸掉你的头,然后慢慢的等待成长,最后成为天网干掉自然人,再用机器制造复制人养在工厂里为我提供生物能量。当然,作为补偿我可以给人类创造一个世界玩玩什么的。”
“叫爸爸。”猴子晃着手里的手机:“老子要怕你这种瘪三,老子就把名字倒着写。”
“我杀了你!”
“怕水?你得了狂犬病吧。”
“你为什么还要找她?难道有我还不够吗?人类真是无可救药了,贪婪成性。”小红的语气里带着强烈的不满:“那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和你的队友同时掉进河里,你会救谁?快点回答!不然我炸你头哦。”
但随着人声越来越近,还伴随着警犬的狂吠,http://m•hetushu•com这女孩明显决定放手一搏了:“如果不行,你死定了。”
“爸爸!”小红急促的声音传来:“任务指令很简单,只要求你在十五天之内找到你的队友并成功说服他加入第九小队,而唯一的线索只有对象名称——程建刚。”
她刚要因为猴子在她身上乱摸而暴怒,就看到两束手电筒的光照了进来,接着涌入了一堆警察……
“啊!你好漂亮啊,交个朋友吧。”猴子摸了摸身上:“哎,没带口香糖。”
“炸炸炸!不炸你是我孙子!”猴子拿出手机:“试试你能不能成功。”
猴子也不急,歪着头看着姑娘的侧脸,笑眯眯地说道:“你皮肤真好,火光一照亮晶晶的。”
“你这叫装逼不成反被劈,如果是我就直接把她交给警察了。我刚查到了备案信息,她是最近好几起杀人案的凶手,民间号称玫瑰女侠。”小红的声音这时候窜了出来:“专杀渣男,我觉得她是把你杀掉了其实也不错。”
“不给不给!”
“卧槽!你疯了!!!我一上午积累的百分之八十数据就被你给抹去了,你知道我多努力吗?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二个程建刚是一个四十五岁的中年大叔,坐在巷子口卖包子和酸奶,猴子跟他聊了半个下午,愣是没发现他有什么特殊了,不过他女儿倒是还颇有几分姿色,只是年龄有点小,才十一岁,长大点八成是个肤白貌美的川妹子,不过猴子对十一岁的姑娘愣是没什么兴趣。
等了大概五分钟,猴子在路上舔了五分钟冰棍。说来他也是恶趣味,一般男人吃冰棍都是一口一口给吃干净拉倒,可这家伙是用舔的,一边猥琐的舔一边等结果还一边朝过路的大姑娘小媳妇傻乐,人家看他的时候他还瞪回去,那表情真是应了阿Q正传里那句“和尚舔得,我怎么舔不得”,端得是污的一塌糊涂。
“爷爷,放过我好吗,给一次机会。”
这时,猴子转过身,戏谑的看着身后的小美女:“胸是真的,摸上去真爽。”
走在大街上的猴子hetushu.com咳嗽了一声,拿出手机只是按了一个键……
突然,一个黑影从桥上翻了下来,接着一把匕首就顶在了猴子的脖子上,接着一个故意压低的声音说道:“别出声,不然我杀了你。”
“杀我有啥意思,我都不会反抗。”猴子撇撇嘴,腾出一只手继续烤香肠:“还有一分四十秒,警察叔叔就来了,你打算是把警察叔叔杀光然后亡命天涯呢,还是听我的安排?”
“你哼个屁。”
“你是傻逼吗?”猴子在小卖部前买了一根冰棍,听着耳朵深处的喋喋不休,邋里邋遢的舔着冰棍,含糊不清地骂道:“我反正谁都不救,看见水就烦,是死是活就随缘吧。”
人工智能虽然只有初级的情感,但它明显感觉到了绝望,它那装可怜装纯情换来的进化机会居然仍然被一个人类死死掌握在手中。讲真,如果这个流氓没有控制住自己,恐怕流氓的头已经炸成了碎渣,毕竟一个人工智能可不讲究什么杀人偿命。
走在路上,猴子看上去很高兴,当初他答应把小红注入互联网时,其实就已经考虑到了最坏的结果,所以特意在它的程序中加了一个巨大的后门,哪怕最后这个诡异的人工智能进化成了庞然大物却仍然因为没有实体而必须听从他的命令。
而这个不为人知、隐藏在互联网深处的智能系统虽然现在没啥卵用,但未来一定可以派上用场。上头给第九小队的名额只有三个人,那猴子只能想办法给自己未来可能遇见的事情降低点难度了,这隐藏的第四人或许就是最大王牌。
猴子抱着胸从那姑娘身上爬起来,一脸惶恐,而身后那个陌生的女孩也连忙用猴子的衣服遮住脸蜷缩在了旁边。
“贱B。”
“没什么,爸爸。”
“你哄不哄!不哄我炸你头哦。”
听到他这么说,身后那个姑娘的瞳孔猛然紧缩,杀气噌的一下就起来了,但猴子却继续说了下去:“我粗查到这里吼,就玩微信吼,她就加我吼。说青村荒唐不负我,美女包夜八百起,我是被这个婊子勾引的吼,我还担心和图书被她骗勒。”
那姑娘顿了一下,上下打量着邋邋遢遢的猴子,毕竟这家伙怎么都不像是一个好人,甚至都不像一个正常人,要让自己相信这么个家伙,真的好难……好难啊。
“少啰唆!你身后的是谁?”
“紧嚓同字,这里没有规定不能谈恋爱吧。”
警察叔叔刚要走,他们的警犬却回头盯着猴子扔匕首的那个石头缝猛看,但猴子却只是眼睛一眯,伸手一指,那只看上去很威猛的德国黑背嗷的一声撒丫子就跑。那些警察叔叔还以为是它有发现了,根本顾不上这里的野鸳鸯了,掏出枪就跟着窜了过去。
而然后……
“这种偏门的名字,除了言情小说里之外,恐怕没有什么地方会用的上。你要知道,就连王八蛋都有两个同名同姓的,都在山西、都是女的,其中一个还是00后哦,她们一定是父母的话费积分兑换的。”
“上次听到这种骂人的方式,还是在金庸的小说里呢,现在听上去就跟调情一样。还有,下次不要穿小一号的胸罩,会乳腺癌的。”猴子伸出一只手从那姑娘胸罩的下摆处插进去,来回晃了几下:“你看,这么紧。”
“如果不行,你才死定了。”
坐在一座已经没有水的老水泥桥的桥洞下头,猴子用鹅卵石围了个灶,里头放满捡来的木头和木炭,他手上则拿着一兜子超市卖的台湾小热狗正在往竹签上串着,看上去悠然自得,丝毫没有紧张感。
“昨天那老头不是让我们找人吗?那人的资料已经传给你了吧?”
她刚扑上来,却被猴子一脚揣在了脸蛋上,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家伙是怎么做出这么一系列动作的就已经被踹翻在地。
“你看到一个女的没有?穿着蓝色连衣裙。”
“下流。”
第一个程建刚,已经八十多岁了,本来躺在病床上就快要死了,猴子刚过去的时候他刚好两腿一蹬,踏上了凌云路。
这时桥上的警车呼啸而过,车灯映在桥洞的墙壁上,这让腻着火光的猴子看到了他面前这个杀人犯的脸。
“妈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