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章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坏人只有买卖人

“这些孩子……都是我一手选拔,一手培养……我有罪……我有罪啊……”
中央特勤虽然不至于因为这一场的损失而一蹶不振,但短时间内元气大伤是肯定的,但元气伤不伤其实在此刻都是次要的。牺牲在这的年轻人们,没有一个不是刘老先生一手提拔起来的。
“无心?她是无心的老子就是宋仲基的。”猴子啐了叶菲一口:“你本来就是个拖累,现在更是个拖累,原来还能背着你,现在背都没法背,不留神就弄我一身屎。”
到底叶菲不是建刚,她知道虽然猴子嘴上不饶人,嘴炮等级MAX,但只要是站在他这边的人,他绝对是很够意思的。就像刚才在路上叶菲突然病倒,他宁可放弃唾手可得的顺风车机会,改道三十公里带她找到了诊所,一路上即使叶菲昏倒时拉在了他身上,他也当没感觉似的一直背着叶菲。
“你够了!”建刚妹妹跳起来:“老子忍你不是怕你!你要再这么说叶菲,咱们就散伙,各走各的路!”
被人称为冷面书生的刘昌连老先生,戎马一生。解放上海时他是个团长,打完朝鲜战争他已经是个师长了,等干翻猴子的时候,他带着中将军衔光荣退休。
“什么?庆幸?”刘老将军极怒反笑:“都这样了,还庆幸?”
当然,他说话超级难听的……在叶菲醒了之后,他的除了喷建刚就只剩下调侃叶菲喷屎了,好好一个貌美如花的大姑娘,硬生生被他给说成了一座化粪池。
现场的勘察没有停下来,每一个勘察人员都是经验最丰富的老组员,他们没有放过一丁点的痕迹,哪怕一个脚印都被他们仔仔细细的扫描了下来。
“老哥哥!”黄m.hetushu.com老用力的握住他老哥哥的手:“我知道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但是你总要听我解释。”
“庆幸的是他到现在为止还能保持理智。”
影子似的女人慢慢站到一边,只是眼神中仍然充满了警惕,但却并不敢再次上前。
“好了,别骂建刚了。她是无心的。”
“这才对嘛,丫鬟就要有丫鬟的样子。”猴子抬起手拍在建刚的屁股上:“滚一边去,看见你这母猩猩就烦。”
“至少……”黄老点上了从二十年前戒烟到现在的第一根烟:“我们还有一点值得庆幸。”
刘老先生完全不能保持镇定,以往那种泰山崩于前都不变色的样子完全被颠覆了。不过这时却没有任何人去议论他,因为所有人都看到现场是有多么惨烈。
而至此为止,谁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就连正在接受质询的张庭玮也没办法说出前因后果,甚至还因为昨夜的记忆的多次崩溃。
是的,猴子非常理智。他此刻正带着喝了山泉水拉肚子拉虚脱的叶菲坐在小诊所里骂建刚。
该怎么说呢,鱼龙以前并不是这样的,虽然也狂也浪也放荡不羁也不服管教,但他从来不会干出这样的过火的事情,起码不会做的这样绝对,他已经不是非黑即白了,而是全盘否定——只要跟他立场相左的人,一定是敌人。
“大家本来就是一条船上的,再说他什么便宜没占过,没必要计较了。”叶菲拉住建刚,红着脸看了看正抱着胳膊摇头晃脑的猴子,无奈地说道:“我们以后还有的麻烦他呢。”
“我们离泉州还有七十公里。如果不是屎王姐姐,我们现在应该到了。”
“为什么会和-图-书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整个过程没有人说话,只有交接时物品时的轻微声响。
“妈的。”建刚从旁边抄起个空瓶就像干猴子脑袋,但却被叶菲再次挡了下来。
“是是是,我是屎王。”叶菲歪着头靠在猴子的肩膀上:“都是我的错。”
“是,先生。我知错了。”
“老哥哥,这个交代我恐怕给不了你。”黄老伸出手,扶住已经站立不稳的老哥哥:“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
叶菲哭笑不得的抽回手护住自己的敏感部位,半晌说不出话。而建刚可不干了,她冲上来就要揍猴子,嘴里还骂着不干不净的话,但还没等她接近就又被猴子一脚给踹在了脸上。
“小妹妹,这话你该反问自己,作为一头被炸碎然后自动刷新的野外生物,你难道一点都没有自觉吗?摸着良心问问自己好么,你就是个怪物。”
黄老放下手杖,温言相劝:“老哥哥,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被说是怪物的建刚,似乎一下子被喷中了要害,顿时萎靡了下去。叶菲悄悄在猴子腰上掐了掐,可猴子却傲娇的把脑袋杨上去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不过论可靠,叶菲活到这么大,真的没有第二个人能比猴子更可靠了,即使建刚妹妹都比不了,因为建刚妹妹……实在是太糙了,从来不生病、疼痛感轻微的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一个人。
建刚被他骂得抬不起头,这次出奇的没有回嘴,毕竟真的是她把叶菲再一次的折腾病了,而且看上去还挺严重,小脸蛋都拉瘦了一圈,躺在椅子上挂吊瓶的样子可怜兮兮的。
他反复的质问着,旁边的黄老先生也是久久无语。他一直相信和图书猴子会让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吃点亏,但他不相信猴子居然搞出了这么大的事件。一个最高级小组、三个A、三个B,五个C。只剩下一个B级组和一个C组因为当后勤而幸免于难,其他几乎全灭。
这一代给他们的感觉,除了“惨烈”就只剩下了“震撼”,从爆炸的痕迹、超能力使用痕迹和到处都是血肉碎片,他们的脑中早一起补完了昨晚那一场暗夜中的杀戮。死在这里的人,都像是斗兽场里的角斗士一样疯狂厮杀。不停有人被摧毁、被撕裂、被击成粉末,能量的波动即使在过去超过十七个小时仍然清晰,空气中的血腥味更是带着一种让人绝望的气息。
说实话,他不知道猴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知道那个家伙一定安然无恙就对了,至于解释……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甚至他现在连自己都开始怀疑把那个怪物释放出来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这场赌博到底有没有赢面。
“你说,不然军事法庭见!我跟你没什么情谊可讲。”
“好了好了……”叶菲抱住猴子的胳膊:“我会尽快好起来的,对不起……”
一个掌权者如果成了这个样子,等待他的命运就只有两个了,一是大彻大悟、二就是彻底堕落。
“不,都是那头母猩猩的错。”
在之后他又再次被启用,以八十五岁高龄执掌这个国家最神秘、最特殊的一个组织,始终为保护一方安宁战斗着。
“喂!小姐,你帮帮忙。你到底哪边的。”
可今天,这个从尸山血海里趟过来的白发老人却站在一整排用白布罩着的尸体面前潸然泪下。
黄老摇摇头长叹一声,仔细端详了周围的环境,然后拄着手杖开始在废和_图_书墟中穿行。此刻他的心情其实也不平静,因为他的保护小组也全灭了,但这件事并不能跟任何人说。
见猴子这么不留情,叶菲的脸当时就红了。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确实是把脏东西喷到了猴子身上,这种事说起来简直是让人羞愤的想自杀,毕竟一个大姑娘拉屎在身上已经够丑了,还把屎喷一男人的身上,这放一般人身上,投井自尽都是轻的。
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下,他非常可怕,能想到的类型里就属这样的最可怕了。因为他不能用凶手、变态或者是罪犯来形容,只能以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来形容。他一切的行为都不可预测、一切的想法都难以揣测。
“妈的,叶子香香软软的海咪是你能摸的?”建刚站起来,怒视猴子:“你给老子离她远点!”
“没必要说对不起,只是下次你别再听这母猩猩的话,她怎么样都没事,你会死。”猴子撩开叶菲的胳膊,伸手在她胸口掂了一下:“哟……都干瘪了。”
黄老回头看着不远处痴痴呆呆看着前方的张庭玮,关于这个人的事情,他陆陆续续也知道了一些,绝对是个帅才。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定会把中央特勤搞的风生水起,但就因为刘老狂妄的自信了那么一回。这个年轻人彻底崩溃了,真的是崩溃了。一个心高气傲、战绩卓越的年轻人,在一瞬间被另外一个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这种颓然冲击,让他实在难以接受,钻了牛角尖没能出来,于是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可以试试看,到底是谁看不见明早的太阳。”黄老身后一个带着面罩,只露出眼睛的女人用阴冷的语气说道:“这是我给你最后的警告。”
“操!我这m•hetushu•com暴脾气。”刚平息的建刚妹妹再次暴怒,看上去真的跟母猩猩一样,就差捶胸口了:“你怎么不死呢!那么多好人都死了,你怎么不死呢?”
“冷静?你让我冷静?一个最高级、三个A三个B全灭,你让我冷静?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让你看不见明早的太阳!”
“老黄,你说。”红肿眼睛的刘老转过身像一只恶鬼似的抓住黄老的领口:“不说老子毙了你!”
“好啊。说句不好听的,就你这挫样,你走出去要是不被人给抓起来关笼子里,我头砍给你,凑撒比。”
唯一一个六级灵能者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何时清醒却不得而知,四十多人进攻,活下来的不超过十个,全部负伤,受伤最轻的张庭玮也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只要身边没人看管他,他就要拔枪自杀。
“刚才你看到那个孩子就是庭玮,我的日子不多了,想让他当我的接班人。”刘老将军脾气到了顶,也自然就慢慢的沉淀了下来:“但是你看他现在的样子,他废了。”
“好好好,好威风。”刘老指着黄老的鼻子:“你翅膀硬了是吧?让我看不见明天的太阳是吧?行!真行!”
他把帽子夹在腋下,以最崇高的理解目送那些年轻的孩子们像菜市场的猪肉一样被装上运尸车。
“滚,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黄老暴怒,回头喊道:“你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说白了,这里每一具尸体他都能叫上名字,每喊出一个名字,他的心就会被锥子狠狠戳一下。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大家族的族长,看着上战场的子嗣后代马革裹尸还时的悲凉。
“算……算了……”叶菲伸手拽住建刚:“摸……摸就摸一下吧,没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