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一章 一只价值四个亿的猴子

沉默许久,他默默仰头看向天花板,长叹一声:“去吧……”
张庭玮说完,转身就走,留下了一个落寞孤单的背影。刘连昌刚抬起手想让他阻止他,但却又在下一刻慢慢的放了下来。
别小看懒人,除了一些特例,大部分懒人都是顶尖人物。虽然鸡汤里总说勤奋是最接近成功的捷径,但事实就像在起点写小说一样,有人写了七八年却是一坨狗屎,而有的人一本封神。天赋是比勤奋更重要的能力,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大部分懒人都是其中翘楚。
“老哥哥,你也知道。U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各国都有代表。赔偿是一定的,但我希望你能别再让人送死了。”黄老给老头续上茶,慢慢地说道:“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的话吗?”
如果这个时候说这事算了,以后中央特勤还干不干?他的兵还带不带了?可看了这么多关于鱼龙资料之后,他才知道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个疯子,他不会给人任何机会,甭管是不是自己人,只要他认为有威胁的,一律清理掉。
“呵,你有什么?”
一个法学高材生、一个被重点培养的接班人、一个被所有人认可的指挥官,被一个痞子按在地上用尿浇透了心,这口气他实在咽不下。原本还以为自己有机会一雪前耻,可当第二道通缉令和这一系列的消息被透露出来之后,他的和*图*书心彻底冷了下来。
“有人想得悬赏、有人想出名、有人想趁乱发财、有人想寻仇,他利用了这一系列的因素,把所有的不利变成了有利。”
他低下头,看着镶在桌子玻璃地下的相片,相片上的张庭玮还是个十岁的孩子,眼神里透着一股精明。
“有些事,自己干才有意义不是吗?”奈非天摆弄着自己的头发:“跟我走,我给你你想要的。”
一大堆数据放在桌上,虽然老头不愿承认,但事实却让他倍感无奈,他心底已经承认这个代号鱼龙是个怪物了。但自己的人不能白死,U组织跟中央特勤可以说是同出一脉,自己人把自己人干掉了一堆,这笔账总是要有人结的,既然这个鱼龙隶属U,那自然U就必须站出来。
张庭玮连想也没想,二话不说就站了起来。而奈非天没有再说话,只是轻佻的前行着。他的背影看在张庭玮眼里让张庭玮甚至都起了鸡皮疙瘩,这种感觉他似曾相识。对!就是似曾相识,就像是那天晚上那个让他恨不得碎尸万段的男人,那个一直出现在他噩梦里的男人。这两个人有着同样的气息,如果鱼龙是恶鬼的话,奈非天就是幽魂,但他们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庭玮,你这是?”
“老师,告辞。”
“阿修罗,在印度佛教里是一个永远活在仇http://m•hetushu.com恨里,用火焰焚烧自己也焚烧他人的神。自己越是痛苦,就越能对别人造成更大的伤害。我注意你很久了哦。”那个男人蹲在张庭玮身边,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你败了、被抛弃了、被伤害了。可你什么都做不到,真是可怜。”
“嗯?”奈非天侧头看着他,轻笑一声:“你让我去赌那百分之五十吗?不不不,我要的不是百分之五十,不是百分之七十,不是百分之九十九,我要的是万无一失。”
而紧接着,冷却的心快速的被仇恨的火焰蒸腾了起来,所有的欲望都被压制了下去,脑子里除了猴子……不,鱼龙的那张脸所侵占。他知道,自己的下半生一定会活在仇恨中,这种出离了愤怒的感觉,让他双眼变得赤红,没有了一丝一毫人类的情感,像一头丢了幼崽的母狼。
“你为什么……为什么不亲自去结果他。”张庭玮咬牙切齿地问道:“你可以做到!”
创造了超能力界最大单笔记录的赏金,其实足够说明情况了。虽然命令还没下达,但中央特勤里的人却悄悄分成了两派。
“你知道你败给了谁吗?”那个小年轻拍着他的头,并把他的眼镜取了下来哈了一口气,用袖子给他擦亮再戴回去:“你败给了一个你无法超越的人,真是可怜。”
“老哥哥,不如……”和*图*书黄老先生迟疑一阵:“你怎么看?”
“老师,我是来请辞的。”张庭玮的声音沙哑,满脸胡茬,再没有了那个青年儒将的风采,反倒像个邋遢的老男人:“我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
张庭玮顿住了。他什么都没有了,一无是处,身份、名誉、地位,一夜之间被人打得七零八落。这也正是他为什么会顿悟的原因,除了绝对的力量,其他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他转过身,看着那个站在法国梧桐下的英俊男人,这个男人看上去大概二十五六的样子,很时尚的装扮,带着一枚闪亮的耳钉,还有一枚骷髅吊坠,穿着皮夹克。看上去就只是很普通的一个朋克玩家。
张庭玮离开了他原本想把一声都奉献出来的中央特勤,一个人走出总部之后,他落魄的在漆黑的街道上闲逛。
“你……”刘连昌皱着眉头:“你要报仇?”
“我是谁不重要,只是你知道你是谁吗?”
一派主张去报仇拿赏金,一派则是放弃报仇。两派各有主张,各有道理,互相争执、互相掣肘,谁也奈何不了谁,本来盛大的、沸反盈天的报仇运动就这样被压下来了。
“你是谁?”
“你到底是谁!”
“黄生,我们已经查到了,有人通过那个地下网络把鱼龙的信息传播了出去,并且了有神秘人花了两亿悬赏鱼龙的人头。”
“对和-图-书,我需要力量,我从未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
“我?我嘛……对了,我忘记自我介绍了。”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你可以称呼我为奈非天。当然,这也是代号。”
信,当然信。都到这一步了还不信,那他这个总指挥也算是到头了。可现在他那边家伙们嗷嗷叫着要报仇,箭在弦上,甚至有几个小组已经准备出发去追踪猴子了。
“我……”
“再加两亿悬赏。”
张庭玮伸手想去抓面前的人,但他却凭空消失了接着出现在另外一边:“你什么都没有了,你薄弱的力量微不足道,只能像一条野狗一样被人踩死。”
“帮我!帮帮我!我要报仇!!!”张庭玮听到这句话,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怀疑,拽着奈非天的裤管苦苦哀求:“只要你帮我报仇,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两亿啊。”黄老先生坐在藤椅上,手边摆着一杯茶,身边则坐着一个脸色铁青的老头,他嘟囔了一声之后,扭头对身边的老头说:“你知道这个人的价值了吗?老哥哥。”
张庭玮听到这个声音,但他并没有意识到那是在叫他,直到那个声音第二次出现时,他才意识到被称呼为修罗的人正是自己。
“嘿,那边那个阿修罗,过来一下。”
“闭嘴!闭嘴!!!”
“我不管他是两亿还是二十亿,你告诉我那场乱斗到底是怎么发www•hetushu•com生的?”
“你是谁?”
“必须要做的事?”
就像一个苦修的僧侣突然顿悟似的,他发疯般的冲出房间,闯入了他老师,也就是刘连昌将军的房间。也不顾里头还坐着黄老先生,直接把手里的徽记往桌子上一扔。
但除了始作俑者之外,唯一身在其中却能看清楚情况的却是已经半疯的张庭玮,他这段时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疯狂研究这个鱼龙,从历史资料库里翻阅关于那个已经解散的特殊事件专案组、翻阅组长鱼龙、翻阅他们所经历过的案子、所出过的任务。
“我是曾经把那个人打入深渊的人。”
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搭理他,不搭理他反而不会出任何岔子,为什么?因为他懒啊!
“你怎么知道,你到底是谁?”
张庭玮顿了顿,想拔枪却发现自己的枪已经被缴了。感觉到自己处境的张庭玮毫无预兆的蹲了下来,哭了出来。不过与其说是哭,倒不如说是咆哮,不甘的咆哮。
就这样,猴子的身价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四个亿,而他在地下世界被两个神秘买家悬赏的消息也偷偷摸摸不胫而走。U、中央特勤乃至全世界的大组织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许多人跃跃欲试也不少人保持观摩态度。
直到今天,他在收集资料的时候,发现了高挂在地下网络榜首的两道悬赏令,一共四亿美金时,他突然明白了这里的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