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七章 啊,今天恐怕只能有一章

“行啊。”猴爷拿起一张纸条:“照着上头念!”
“那我就开五档咯?”
“爽。”猴爷拍了拍胸口,从旁边的卧室冰箱里拿出一块蛋糕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小子,我爽了,你爽不爽?”
可如今,这个宝贝疙瘩居然被人绑架了,光绑架还不算完。如果不是别人告诉他……他怎么都想不到儿子被绑架并念出那段羞耻又不知所云的台词的首发地居然各地自家地产的广告大屏幕上。
中央特勤接的案子,那他们也就没必要正义感爆棚了,普通人去那就是送经验,送多少完蛋多少,警察的命也是命好吗。
正说着话,叶菲带着建刚妹妹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场景,叶菲眉头一皱:“这里味道怎么怪怪的?”
“恶作剧?什么叫恶作剧?你见过这样的恶作剧吗?”
“我……”邓锦不敢叫、不敢哭,只能顺着猴爷的话点头:“我爽……我爽……我爽飞起来了。”
“父亲,这次是我和几个朋友玩的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不起赖账,被朋友们惩罚了。没办法,我蠢我笨我是驴,我是狼狗和耗子杂交出来的废物。所以爸爸m.hetushu.com,请你帮我完成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完成了,我就立刻能闪亮出现在您的面前,每天晚上给后妈暖床,还喂您吃耗子药。对了,任务内容是在泉州抓到一个抓不到的人,他的名字叫张群。”
“我他妈问你在哪下的!”
这让一个从小就被保护在铜墙铁壁中的公子哥哪能承受的住,当场就哭了出来。但也许是他的哭声惹怒了建刚妹妹,这个憋着一肚子气的小公举上去就一巴掌把邓锦抽了个托马斯七百二十度大转轮,他只是唔了一嗓子就彻底晕了过去。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叶菲……叶菲,求求你了,我真的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我没有恶意!对对对,我有钱,你要什么就告诉我,要房子吗?要车吗?我在纽约给你买一套房子好不好?再给你钱,你要多少钱?多少钱都行,十亿二十亿都可以,我爸爸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他一定会给的。”
“放过我吧……”
这活生生的打脸之后,紧接着那些女明星的视频再次爆发,这让一贯低调的邓家被彻底曝光在了太阳hetushu•com底下,哪怕是自己的员工都在偷偷摸摸讨论这件事。
当然,邓先生那边还是要交代的,至于怎么交代其实就没那么重要了,他有钱就让他自己解决去好了。不过这些专家到底是刑事专家,稍微一分析就大概得出结论了,八成这个邓锦啊,惹上了什么不该惹不好惹的人,因为上午的红头文件里头的七个章,其中一个可是中央特勤。
“邓先生,我希望你能冷静一点。”
邓锦心里恨啊、怕啊、痛啊,还有点晕……他恨的是自己为什么要装逼把别墅装修成复古风格,那台华丽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吊扇平时是他跟朋友炫耀时的法宝,但现在却变成了制裁他的法器。当然,他也怕,他怕面前的变态真的会动手杀他,因为那家伙已经坐在那用自己的电脑看片两个多钟头了,而他也被吊在风扇上转了两个小时,苦胆都快吐出来了。
猴爷从头到尾没有提到过这个字,邓锦也始终抱着一丝希望,希望他只是求财,可叶菲的一句话让他如坠冰窖。从叶菲的眼神和语气上来看,她是打算玩真的……
“你口味不错啊。”大猴http://m.hetushu.com爷笑眯眯的转过头,提上裤子:“电脑里的片儿挺有水准啊,平时一般在哪下?”
在他的命令发布之后,电脑开始自行动了起来,接着一系列的上传就开始了。接着小红还黑掉了全世界知名社交网络的服务器,在那些明星的推特、博客、微博、FB等等等,只要是她们有的社交平台上发布了由她们主演的精彩电影——男主角都是同一个人。
邓长安愤然站起身:“算了,我有自己的解决方法,你们靠不住。”
邓锦坐回自己的豪车,上头有个男人叼着烟对他说道:“有线索了吗,官方的。”
“我觉得应该是有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为压住了。”邓长安拒绝那男人递给他的烟:“所以才找你来做两手准备。”
“你是不是还没当过父亲?”邓长安表情狰狞:“让开!”
“呐。”猴爷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用手戳了戳邓锦:“不想死是吧?”
“其实不得不说,绑匪是个人才,说是广告业的天才也不过份。”
他这段话说完,旁边守着的年轻刑警已经快要绷不住笑了,但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中年人却满脸铁青,和-图-书眼角抽搐。
“是……是的,您大人有大量。”
可邓长安可不知道这些,他大半辈子都混在事业上,发妻早亡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儿子。其实从各方面而言,这个儿子挺优秀了,不是常见的二世祖,至于玩玩女人之类的事,说实话这些东西在这个圈子里太普遍了,那些傻逼义愤填膺不外乎自己玩不起罢了。
邓锦在富二代里算是不错的了,他很少强迫谁,片子上的女孩大多是自愿留下纪念的,其中可有不少明星,要是流出去恐怕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专案组的专家看完视频,默默的站在旁边仔细研究着:“这样的绑架要求闻所未闻,而且还是嫌疑人主动报的警。”
“邓先生,您看。这会不会是一个恶作剧?”
“年轻人脾气真大。”猴爷走过去关掉电风扇,把邓公子从上头解下来捆在椅子上,然后拿着瓶子从坐便器里捞了一瓶水就浇了下去。
专家面面相觑,看着一个愤怒的父亲走出分析室,没有人能说出半句话来。
猴子一听,连忙把手上的卫生纸塞进了邓锦的口袋里,然后咳嗽了一声:“这小子想上你,你来处理。”
“不…和_图_书…不……不是下的,都是我自己收集的。”
这件案子对于他们有多好破呢?其实不会比一个四十年的老片警逮个小偷更复杂,因为人家报案的时候都说了在哪里好吗。
“有什么好处理的。”叶菲看也不看邓锦的苦瓜脸:“杀掉好了。”
“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家有很多钱,很多很多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叶菲厌恶的瞄了他一眼,嘴角的笑容居然和猴爷吕梵磊有了几分神似……
“小红,把这里的片全发出去。”猴爷拧开营养快线喝了一口:“妈的,看你一早上片,我这种农村出来的孩子营养跟不上啊。”
三小时以后,从北京来的专家组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一段视频,上头等径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脸上早就鼻青脸肿。
“哦?这是国家打算让您老人家吃哑巴亏啊。我想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会有这种能量。”那个男人笑眯眯的,看上去很有一派老绅士的风度:“他们的条件只是找人吗?”
可上头却来了通知,这件案子谁都不许管,尽可能拖时间,拖的越长越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离奇的命令,但谁敢质疑上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