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八章 对不起,我说谎了,哈哈哈哈

“坏人……”叶菲从后头抱住猴爷的腰,软绵绵的撒娇:“晚上抱着我睡好不好?”
“叶子……给你留的饭。”建刚把保着温的饭菜端到叶菲面前:“你吃吧,都是没动过的。”
“卧槽,你没尿床吧?晚上我可不想骚呼呼的。”
邓锦现在哪里还敢跟这个男人说话,被绑架超过十二个小时了,他终于知道……这个男人是疯的,真的是疯的!
“能……能……我能吃得下啊,能吃……”
“好啊,就这么决定了,这单我接了。”
建刚接过碗,气哼哼的盛饭夹菜,然后大力的塞回猴爷手里:“你残废啊?不会自己装?”
到了夜边叶菲才算起床,她普通人的体制跟建刚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再加上睡觉的时候噩梦不断,让她整个人的状态看上去都很差,走路都摇摇晃晃的。
黑死神的能力挺偏门的,至今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但大部分人都叫它矢量暗杀。这种能力当发动时他的身体会呈现二维化,也就是说几乎没有空间能够限制住他,只要有一丁点缝隙他就能来去如风,说是杀人于无形也不为过,至今为止不管是暗杀普通人还是灵能者都几乎没有失手过www.hetushu.com
“废话,叶子被你折腾了一晚上,不知道多辛苦,你要敢去骚扰她,我打死你。”
其实说出来不光建刚不信,就连在床底下的邓锦都持怀疑态度,叶菲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杀掉十几个成年男子的人,而且这么大的事今天新闻里一点都不提也不现实啊。
他说完之后,身体就像融化了似消失不见,只有地面上一道黑影如蛇般的游移而去,转瞬间已经无影无踪。
“建刚建刚。”猴爷朝正坐在桌边吃饭的建刚招招手,把碗递给她:“再给我来一碗。”
“神经病。”
邓长安转过头冷着脸:“只要你敢开。”
虚弱的声音从床底幽幽传来。
“邓公子,你这下可算是出名了。”
猴爷笑眯眯的朝她飞了个吻:“昨天你错过了激烈场景,你家叶子姑娘一口气杀了十多二十个人。”
“妈呀。”建刚跳起来冲到猴子面前:“你对我叶子干了什么!”
叶菲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建刚泫然欲泣的双眼,她坐在旁边就像个被扔到垃圾堆里的洋娃娃,可怜巴巴的。
而此刻,猴爷正坐在乡下的某个出租屋里看电视,看得哈哈大笑hetushu.com。现在电视里铺天盖地的新闻都和现在整被绑在床底下的邓公子有关。新闻频道播的是邓家公子被绑架的新闻,娱乐频道播的是邓家工子玩女人的消息,这次牵扯到的女明星人数大概有七十五个,不管是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超过了冠希哥,更别提台湾那个只会下药的不入流富二代了。
“你怎么不去死,凑撒比。”
“没干什么啊。”猴爷拽着她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身边蹲着:“叶菲必须要变成这样,不然她总有一天会死在你面前。懂吗?她不是你,她是在试着进步试着活下去。还有,今天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必须要叫我队长,不然我要你好看。”
最后一个字最终还是没有出口,建刚突然就偃旗息鼓了:“好的,队长。”
“不信没关系啊,你问床底下那个,他保镖是不是失踪了。”
当然,他并不是普通人,他作为一个原生的灵能者,在黑网上也算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了,那里的人都称呼他为黑死神,至于他的真名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包括他自己几乎都忘记了自己还有名字一说。
猴子一听,顿时用力的拍了自己一下:“我把这事hetushu.com给忘了!不过没关系,他现在一定吃不下去。”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建刚炸了起来,就跟受惊的猫似的一蹦三尺高。落地之后她把发卡塞进衣服里,斜着眼睛盯着猴子钻进了里屋……
“昨天把你的头饰给弄丢了。”猴子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猫耳朵发卡递给建刚,颜色材质都不一样,建刚丢的那个是塑料的,而这个是白金钻石的:“我在那家伙的屋里发现的,还没开拆。要是人家用过的我肯定不给你。”
当然,他是六级灵能者万世杰的手下败将,这是他一生的耻辱,但却也让他无可奈何,因为早在十年前他就被诊断出来得了癌症,身体条件大不如前,现在全靠特殊药物续命,那种比黄金更昂贵的药物让他这个高傲特殊能力者不得不像个佣兵似的四处找活干。
“你他妈又干什么?”
“谁信你啊。”
建刚吧,虽然一再告诫自己要无视叶菲和那只死猴子的亲密举动,但每当看到他俩的德行心里就非常不痛快,眼泪每每都能在眼眶里打转。甚至她感觉自己没到这时候就跟一个小女孩一样没出息,太烦人了……烦人……
“你装的特别好吃。”猴爷头也和*图*书不回,蹲在那边看电视边吃饭:“叶菲还没起来?”
“交给我?很贵的哦。”
“哈哈哈,开玩笑啦。”猴子捏了捏建刚委屈的脸:“不用叫的这么正式,叫老公就好。”
话虽是脏话,但语气上已经不像往常那样刚烈了,虽然让她这种人撒娇是不可能的,但起码现在她对猴子的态度已经和之前完全两码事了。
猴子没再说话,而建刚最后从他手里抢下了碗,自己到厨房开始洗起碗来。在洗完之后,她探出脑袋看了一眼正聚精会神看电视的猴子,偷偷摸摸钻进了卫生间,站在镜子前面把那个超漂亮的发卡戴在头上,然后还摆出各种猫咪一般的姿势,又傻又可爱。
猴子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了一个她和小红之间的共同点。小红的口头禅是——我炸你头哦,建刚的口头禅则是——我打死你。可不管说多少句也不管她们能不能做到,但却始终乐此不疲。
“我想。”那男人点点头说道:“这件事不会很简单。”
“对,只是找人,其他的什么都不要。”
建刚指了指床底:“下头。”
“是不是?”建刚一根筋,他掀开床单趴在床底问鼻青脸肿的邓锦:“是我家叶子干的?”和图书
“不管简单不简单,交给你了。”
“等我好消息吧。”黑死神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回身冲邓长安笑了笑:“回去睡个好觉,然后就能看见你儿子安稳的回到家里了。不过你可要记得教育他,有些人可不是随便能招惹的哦。”
建刚不屑的接过:“想用这种东西讨好我?做梦。”
“建刚建刚。”
“我说,你一个人在这喵喵啥?”
“我无所谓啊。”猴爷拿着遥控器换到了少儿频道,然后指了指建刚:“得看她愿意不愿意了。”
“你们给他吃东西了没有?别饿死了。”
邓锦想摇头,却听见猴爷一声清脆的咳嗽声。他忙不迭的开始点头,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道:“是……是……是叶菲。”
“我草你……”
她迷迷瞪瞪的来到猴子身边,像橡皮泥似的软趴趴的贴在猴子的背上,整个人没有一点精神,头发乱糟糟的,穿着睡衣的样子也邋邋遢遢,但却意外的迷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透着强大的自信心,因为在他看来这种事简直是送钱上门的好事,这三十年来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和营救各个国家的元首。
“我做恶梦了。”
“谢谢建刚。”叶菲甜甜的道谢:“对了,那个家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