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章 How Old Are You?

绝望是什么味道?黑死神终于体会到了,他不管怎样跑、怎么躲,都避不开那个怪物追捕,每次他都不会对自己干什么,只是把自己重新拽回那颗大槐树下,重新玩这个让人绝望的游戏。
“我是便衣,你们家进贼了。”
一次、两次、三次,不记得多少次了,黑死神越来越弱,最后甚至连二维化的能力都不再能使的出来,最后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被再一次抓回大槐树之后,躺在地上等待最后的审判。
其实人生的选择是很困难的,大部分的选择都是具有独占且排他性的。比如选择苹果就要认同它的客户绑架,即使是自己的手机,你想干点什么也得经过人家的同意、选择暴雪就要忍受它当你爹,明明你花了钱,人家说要抹掉就抹掉,还告诉你这是为了你好。
这句话对于黑死神的意义不亚于电影里的杀人魔王对受害者说出来的话,玩个游戏……玩什么游戏不言而喻,根本犯不着去问,毕竟这场游戏里只有生与死。
突然,就是电光火石间,那团不显眼的黑影弹了起来,以人类根本无法感知的速度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人,这个人手里拿着一根细钢丝朝猴爷的猴子奔袭而去,速度极快却不带一定一点声响。
“到底还是贪啊,妈的!”
邓锦的心脏咚咚咚的跳着,没由来的恐和-图-书惧从胸腔扩散到了四肢百骸,即使是被吊在电风扇上都没让他产生过如此的绝望,甚至于他都开始出现幻觉了。
“不跑了?”
“老头。”猴爷慢慢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你体会过真正的绝望吗?”
“妈的,来个人给我揍一下好了。”
突然,他听到了大门外头传来了敲门声,接着是这户人家的主人睡眼迷蒙的招呼声,以及外头传来的那声:
只是站在那不动,邓锦就已经快吓死掉了。而他并没有发现屋子的角落,正有一个黑影在慢慢挪动,挪动的速度非常慢,慢的就像月光的移动所造成的影子一样。
在这户人家的主人对揪着他领子的人千恩万谢后,黑死神被拖出了屋子,来到了一颗槐树下。
在地上翻滚两圈之后,他看到了面前男人那双赤红的眼睛。他别提多惊骇了,一时之间居然有些分寸大乱的感觉。
拎着他的人把他甩到树根下,带着笑容游刃有余的笑着:“怎么不跑了?”
还是那张脸,那张带着疯狂的脸……
这个影子慢慢的流淌着,一直到离猴爷不到一米的地方才突然停下。可这时,猴爷却突然扭过了头,眼皮垂着,眯成一条小缝的眼睛里弥漫着尖锐的寒光。
被像死狗一样拖了出来之后,他生无可恋的躺在地上,脸色惨白,m.hetushu•com就像要死了一样。只是微微睁开的眼睛证明他还是个活人。
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其实都有比较秘密的特殊能力课程,而一般来说第一堂课老师就会教学生认识什么叫能力。通常这样课程的开篇语都会是——几乎所有的特殊能力都是由能量转化的。
也许没人理解他连一夜灭掉几百号人都能气定神闲却会在选择搂这谁睡这件事上焦灼成这个熊样。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如果现在有人问他,那个人一定会挨揍。但焦灼就是焦灼,他也说不出所以然。
脚步声慢慢接近,黑死神靠在墙根,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自己究竟是怎么被发现的。当初即使在和六级能力者对抗的时候,他也能够安然的全身而退,可今天……今天为什么到哪里那张疯狂的脸。
光秃秃的槐树显得阴森森的,黑死神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家里的老人说过,槐树招魂,在槐树下死的人会变成厉鬼……
邓锦回头,刚好看到他站在门口那样笑着,灯光只散在他半张脸上,猩红的眼睛和诡异的笑容却让邓锦感觉如坠冰窖,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别提出声提问了,只能慢慢缩到角落,苦苦哀求老天爷别让这个怪物看到自己。
猝不及防摔打,让他本就已经破败不堪的身体www.hetushu•com再也扛不住了,即使是能挣扎着站起身但却仍然控制不住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黑死神不知道对面的人是怎么做到的,但现在他再没有别的想法了,只希望能快一些在快一些,他觉得只要能逃离面前这个人的追击,那么一定可以安然的度过今天。
猴爷好好的心情一瞬间完全被破坏,他叼着烟打开门溜达了出去,在黑漆漆、冷飕飕的夜晚跟个夜游神似的来回晃着。
不过作为一个有经验的杀手和保镖,他深知一击不中立刻遁走的道理,二话不说再次二维化,开始多路狂奔。
“捉迷藏,会玩吗?”猴爷自顾自的走到槐树下,双手蒙住自己的眼睛:“你跑,我数到三十开始追。如果让我追到你,我就把你……”
“爽了。”猴爷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总算把那股子郁闷给排空了,差点疯了我。谢谢你啦,老头,回见。”
他心中惊讶,但战斗本能却让他快速的二维化,刷刷两下就消失无踪。可正当他以为自己来到安全地点的时候,刚化作人形却发现一只脚已经踹在了他的头上。
但,他不知道,所以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直到他九曲十八拐的进入了一户人家,他才在一件小房间里恢复了三维身体,不过此刻的他已经再也没有力气使用能力了,癌症带来的疼和_图_书痛也开始折磨着他的神经。
可就在他想要蹲墙根休息一会的时候,一只粗糙的手却从旁边的阴影中伸了出来捏住了他的脖子,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狠狠的把黑死神扔向了地面。
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黑死神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巴掌,猝不及防之下他的脸就被这只巴掌给按住并被整个人按在了地下。
黑死神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是他知道自己的脸上写着的,正是对面那个恶魔所希望的——绝望。
当然,如果他要是知道他的作用紧紧是为了让那个家伙发泄一下因为不知道该选哪个姑娘搂着睡而产生的负面情绪,恐怕他当场就死那给他看。
搂这建刚睡,要忍受她睡觉时候突然的一巴掌和毫无手感的平板身材。而搂这叶菲睡倒是很完美,但她怎么都没有那种猫一般的感觉。
“你赢了。”
强行二维化,让他的速度下降到了极点,但他却开始见缝插针,只要是有缝隙的地方,他闷头就钻进去。
他说完,扔掉烟头转身回去就打算把邓锦揍一顿,但刚走没两步,他却站定了脚步,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吕梵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原本平缓的情绪变得愈发亢奋,喉咙里甚至发出了呼噜噜的声音,就像一头警戒着的野兽。
没错,包括黑死神的二维化在内,这些能力都是由本身能量转和图书化,长时间保持这种姿态其实是非常累人的,就好像一个长跑运动员,身体也许比普通人的耐受性更好,但始终也有消耗一空的时候。
“他要杀人……他要杀人了……”
所以,猴爷索性搬了张凳子坐在床头看着她俩睡,心中已经矛盾的快要死掉了。扔骰子吧,他没开始仍就知道结果了,怎么想都是在作弊。骗别人还行,骗自己根本没有意义好吗。闭着眼睛选吧,可终究是说服不了自己的贪欲。
“当然,我当然会赢。不过我刚好无聊,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怎么是你?怎么老是你?这两个问题一直是黑死神想问的,但现在他并不在意了,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自己跑不掉了。
同样,我们的大猴爷也面临着艰难的选择。
黑死神不知道跑了多远,觉得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他这才重新三维化,癌症给他带来的副作用太大了,要是年轻时,他绝对有体力能撑到自己的家里。
就这么走了?就他妈这么走了?就这么走了,他堂堂黑死神算是什么东西?战士的宿命不是应该失败并战死在敌人的手上吗,可就这么走了是几个意思?
猴爷微微露出一点眼睛,盯着黑死神:“嘿嘿嘿。”
黑死神此刻的表情……其实很难形容,反正一脸懵逼挺不错的,用二脸茫然和三脸不知所措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