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九章 至尊鲜蛆堡,欢乐你我他

“哦?你不滥杀?”
“是的,需要更多的采集样本。不过可以确定情感接近的作用非常明显。这可以作为能力掌握的切入点。总部发来张群的潜在能力预评估,十级能力者。”
“情感接近!”
猴爷站在前面,看了一眼张群,然后往后退了几步,眉头一扬:“张先生,我出手重了点,我会处理好的,您需要先去别的地方休息一下吗?”
而就在这时,猴爷却从口袋里慢条斯理的摸出一把枪,朝天就是一枪,然后他吹了吹枪口的硝烟:“来来来,那几个小子,再过来点。”
“可是谁能杀他?”
不过呢,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处理眼前的事。如果以猴爷以往的风格来的话,全部杀光就好了,但现在可不行,毕竟他要为自己队员的未来做打算,真要把乡里乡亲都杀个干净,张群恐怕都不会答应的吧。不,应该是放在谁身上都不会答应,毕竟这里是他的家乡。
卧槽,真的是群哥好吗。看着那些年轻人热血上头的样子,猴爷得意点点头,然后用手捅了捅还在发蒙的张群。
警察叔叔也是乐了,第一次看到这么大张旗鼓跟国家政府机关刚正面的私人武装。这种时候吧,都不用他们麻烦了,通知重装警吧。
“你说说看,在这埋伏多久了?”
退到她身边的猴爷似乎看穿了他的迷惑,笑着搂住她肩膀指着已经跟建刚杠上的王大仙:“有人要张群的命。”
“还是有的,没经过系统训练,在强也有限。这个人跟建刚一样是强化系灵能者,而且等级并不低。所以要杀掉张群的难度虽然有,但成功率也大概高于百分之七,大概介乎百分之七到百分之九之间。”
“是是是,队长真棒。”叶菲http://m.hetushu.com拍着巴掌,凑上去亲了猴爷一口:“最喜欢你了。”
“现在怎么办?”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突然从人群中窜了进来,扑在血肉模糊的尸体上嚎啕大哭,但谁都看得出来,她只有哭声没有眼泪,怎么看怎么让人感觉别扭。
“因为这周围,还有一个。”猴爷突然笑道:“言灵。”
“放了我吧,我错了,我该死,我不是人……”张群姐夫一边猛扇自己耳光一边痛哭流涕的求饶:“是村里的王大仙让我这么干的。”
在普通民众的认知里,有枪的意义可就不简单了,这玩意可不是一般人能拿上的,所以那些本来看热闹的家伙,一看事儿大了,顿时就散了。而张群姐夫带来的帮凶也跑的一个不剩,几乎是转瞬间就从门庭若市变成门可罗雀,张群的姐夫也被活脱脱吓丢了魂。
“情感接近是指当特殊能力者的被动技能会随着熟悉程度而反比减弱,关系越好、感情越深,能力发动几率也就越低,甚至不会发动。比如他全程都没有对他的家人发动能力。”
以张群为中心的五十米除了猴爷一群人之外,实际上是没站人的,这里的人谁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威力。
“卧槽……十级?”
杀错了人,这就很尴尬了。
“我的郎哟……你死的好惨啊。”
“先生,你打算怎么处理?”
说完,他慢慢站起身,背着手站在王大仙面前:“你真的不滥杀?”
有枪!这家伙有枪!
叶菲和建刚这时也从另外一头现身,站在猴爷身边之后,叶菲说道:“孩子已经交给张群的父母了,下一步呢?”
但……没办法了,猴爷的话既然都放出来了,那完全没和图书有必要忤逆他,对峙就对峙吧。他那种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家伙,真打起来了恐怕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村子里的那些家伙吧……都有人把小卖部的摊子拉过来了,总之就是想趁乱捞一笔就对了。
“是的,无法估算能力等级,除非把你完整拆解。”
正在猴爷悄悄跟小红交流的时候,被张群姐夫带来的人已经把这里围了起来,但谁也不敢上前,因为他们都认识张群,有几个甚至是他的小学同学。当时那个把他推下楼的小孩是什么下场谁都知道、那被他砸死的老师是什么下场谁都知道、哪怕是那个因为踢了他一脚而被运热煤渣的车倾覆烤熟的村霸是什么下场他们也都知道。
“张群,你他妈完蛋了!你死定了!”
“对的,老头子好歹也是个修道之人。只是受人之托办事罢了,让老头子过去就好。”
面对猴爷的问题,那身中几弹的王大仙像没事人一样从身上取下弹头扔到一边,背着手绕着猴爷走着:“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这人不滥杀,所以年轻人还是不要抵抗了,好好的让我进去干我该干的事。”
而在重装警察过来之前,猴爷那边已经折腾开了,张群姐夫的家人大部分都赶到了,那场面就跟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一样,阵仗骇人但却光打雷不下雨。
“我的不可预估?”
现在看起来嘛,猴爷才是真坏人,冲进人家家里杀人还动枪,这已经超脱了普通恶霸的范畴,这不用放在严打期间都是那种必须得枪毙的类型,连审都不用审。
他一进来,裂开嘴露出满口黄牙:“这位小友,有事好好说嘛。”
“看样子你有什么想说的是吗?”
猴爷的话让乡里乡亲的炸了锅,张群姐夫和-图-书的家人则在门外怒斥着猴爷,那表情简直是要吃人,而现在张群不在这里,他们自然胆子大了起来,有几个甚至想冲进来跟猴爷好好算算这笔账。
所以……就杠上了呗。
“可我杀!”猴爷一扬手:“建刚,他是你的了!”
猴爷站在张群身边,故意大声的问了一句,音量之大足够那些看热闹的人听的真切。还别说,这演技的确浮夸了一些,可这些看热闹的家伙还真挺吃这一套的。
张群这人吧,虽然有点阴郁、有点冷血,但总体来他还是比较聪明的,在接到猴爷的眼神指示之后,他搀扶着姐姐往屋里走,头也不回冷冷说道:“你看着办。”
很快,张群的姐夫就冲了回来,还带着十七八个乡下赌场里的人,一个个手里都拿着家伙,凶狠异常。
不过他的能力倒也奇怪,似乎完全不能预估触发时间一样,陌生人只是注意到他就会倒霉而熟悉的人恐怕接触到才会触发。
在周围人都在窃窃私语的时候,小红的声音响了起来,只是一句孤零零的情感接近,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猴爷撇撇嘴对小红说道:“汇报给你娘家,那边出内鬼了。”
“等。”
而那些中央特勤的兄弟们也是心里酸涩,明明是兄弟机构,现在居然要玩对峙游戏。卧槽,有几个真的是恨不得脱下外套高喊一声“自己人不要害怕”之类的话了。
猴爷打了个响指,端着凳子往尸体旁边一坐,翘起二郎腿:“今天张先生回来探亲,是想看看相亲们的日子过的怎么样。他本打算在这开个养殖场,支援家乡建设。不过嘛,现在恐怕也没这个必要了,至于这老头嘛,死了也就死了,别说在这捅死个老家伙,我就是在城m.hetushu.com里捅死个老板都没人敢说什么。”
而此刻……建刚已经被人打的不成人形,但仍然悍不畏死和王大仙厮打着,建刚的速度有些跟不上,但在体力方面却有巨大的优势。所以两个身体强化系的灵能者打架超级无聊,因为在没有突破对方防御之前,谁都奈何不了谁,特别是王大仙这种血高防厚的碰上建刚这样奶量充足的,不耗到疲劳根本分不出胜负。
即使是叶菲听到他们莫名其妙的对话都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明明只是一出回乡省亲的闹剧,怎么又牵扯到了灵能者?而且看等级还不低,而且目的是什么?杀张群?为什么!?
不过好在中央特勤这里虽然都不是主战成员,但也都是二级到三级的能力者,自保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对对对,老头子能进去了吗?”
猴爷翘着二郎腿坐在这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外头的重装警察也把那群黑衣武装分子团团包围了,两边虽然都是警察,但现在却就快要打起来了。不过中央特勤的不准备动手,重装警也摸不清虚实,所以两方人马直接隔着五十米互相隐蔽。
人们纷纷议论张家的穷小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延伸到外头那群看着就吓人的黑衣人。张群立刻从穷小子变成了黑社会的老大,再加上村里不少年轻人都被诸如坏蛋是怎样炼成之类的初中生混成黑道大哥的书洗过脑,所以对他的称呼立刻就从张家小子、灾星变成了群哥。
“又是小红告诉你的吧?”叶菲白了猴爷一眼:“为什么你说U里有内奸呢?”
“因为我招募队友的消息。”猴爷顿了顿:“是绝密,而且看来这个内鬼恐怕等级不低呐,甚至还会分析张群本身的弱点。他的弱点是家人,所以和图书在这里他几乎没有能力,也就是说建刚、张群其实都是被人研究透了的,大概唯一的变数就是你了。还有,女人不要太聪明,你就不能夸夸我?”
“原来之前你不让警察进来已经是早就知道了对吗?可你为什么不说啊?”
“那是什么?在哪里?”
这样一个沾着谁谁死的灾星,谁愿意为了一个突然有钱的凯子而把命搭上?
猴爷翻起眼皮看着门口,看到一个穿着黄色道袍、胡子花白,面无二两肉、长着一副尖酸相的男人慢慢晃了进来。
猴爷吞了口唾沫:“那我呢?”
“不可预估。”
张先生?在场的人谁不认识张群,这个远近闻名的灾星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张先生?他当初可是个除了他家人之外谁沾上谁就得倒霉的倒霉蛋,现在看上去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猴爷没有回答她,只是背着手笑了笑:“如果会主动现身,就不叫言灵了。”
这可就麻烦了,因为如果一个这种人来疯的能力,那一旦泄露出去很容易就被人发现,他随时会有被暗杀的风险。
“什么接近?”
张群的姐夫老远隔着指着张群骂着,但却始终不敢上前。
“对对对,我就在等他。这不,他也来了。”
村子里静的可怕,除了猴爷拿着手枪顶着张群姐夫的脑袋,逼着他跪在他爹尸体旁边。
到底是发生了命案,派出所倾巢出动,可在村口时却被那群黑衣人给堵上了,本来亮明身份就能解决的事,但因为猴爷说他们现在的身份就只是张群张先生的私人保镖。
“那有些东西不好解释啊。”
“我知道你会来。”
猴爷抬手就是几枪打了过去,张群姐夫当场就吓得趴在了地上痛哭流涕,裤裆也一会就湿了一大块,哆哆嗦嗦的不肯抬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