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章 纸扇藏伏笔玄机诗文里

看着他的背影,张群几次想说话却没能开口,最后只剩下一句清淡的“谢谢”,不过猴爷似乎听到了这句话,他转过头来看着张群:“记住,谢谢的价值很高。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就承认自己是弱者了。”
“你……你要保护我。”
“再哭一声。”
叶菲得令,以最快的速度夺门而出。而猴爷则只是搬了一张凳子继续看大猩猩狂殴全无敌。
猴爷斜着眼睛看着叶菲,而叶菲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把尸体踢到一边,然后耸耸肩:“反正也没用了不是吗。”
“我特么正妻都没有,哪来的小妾?”
比如自古就存在的所谓巫术,其实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改变他人生理,甚至生理结构。
那些黑衣人和重装警察的对峙早已结束,因为突发状况,黑衣人亮明了身份并开始求助总部。
言灵很稀有,成长也很困难。七级是个巨大的分水岭,没有跨越七级的言灵,在没有人保护的情况下就是个弱鸡,因为强大的精神力的副作用一定就是身体上的孱弱。
这感觉,怎么形容比较合适呢?大概就是从一个强气攻变成了被人拖进草丛的柔弱女大学生,那被建刚揍得一脸无助的样子,那茫然懵逼的眼神,真的太棒了。
猴爷把手枪递给叶菲:“你负责那个言灵。”
“诅咒系……那我怎么处理?”
猴爷进屋给自己倒了被热水,看到张群的之后,他点点头:“你照顾好你姐,其他的我解决,你姐夫一家我都会给你收拾掉。你侄子已经让你爸妈带到外头去了,今天这里恐怕……”
而就在她往那边进发和-图-书时,不少村民开始出现了一些诡异的症状,这个症状典型的特征就是双眼玻璃体开始浑浊,身上开始出现深紫色的血管痕迹。
她说完,拿着枪就要走,但刚走到一半却被猴爷拽着裤腰带子给拽了回来:“你去找死?”
在建刚拆解一个成年男人的时候,猴爷已经背着手在村子里晃荡了,此刻那些村民的惨叫已经此起彼伏,而他却好像在享受这个过程一样,手上端着茶杯闲庭信步。
接着,在下面几分钟内,大多数人都出现了这样的症状,并且首发第一批的村名已经开始出现明显体貌特征改变,肌肉过度膨胀开始炸裂皮肤,嘴唇、眼皮开始脱落,不论老人小孩都倒在地上开始发出痛苦的嚎叫。
猴爷心情大好,以拍头当做奖励赏赐给了叶菲,叶菲也甘之如饴的受了。
其实从唯物主义来辩证,除了几种巨邪门的能力之外,其他的能力说白了都能是能够用科学理论来阐述的。
“知道了。”
“砰!”
“喂,这段时间你们村里有没有来病秧子之类的人。”
面对猴爷的侮辱,建刚当然不干了,在她心里可一直对猴爷憋着一股气,让谁看不起也不能让这孙子看不起,于是建刚怪叫一声,发动了灵能爆发模式。眼睛再次变成竖条,接着开启曾经只为叶菲而发动的疯狂模式。
“卧槽,诅咒发动了。”
猴爷踢了踢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的张群姐夫,然后抬起头看了一眼仍然在鏖战的建刚,摇头叹息道:“建刚,你连这个档次都搞不定,你干脆吃翔去吧。”
和*图*书“我……我……哇……”
“去干掉那个坐轮椅的姑娘。”
“可明明是你让我去的啊。”
整个村的民众都在变异中,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会有大事件发生,可直到现在总部也只是让他们暂时先保护自己,如果抵御不住就躲到鱼龙身边……
一声清脆的枪声,带出了一片脑壳里的黄白之物,硝烟、血液和脑浆的混合味道散布在空气中,味道并不美妙,那画面更是能让人感觉到阵阵不适。
进入狂躁模式之后的建刚,战斗力提升了绝对不止一个等级,虽然个子娇小看上去没什么气势,但原本还能跟她打一会儿的王大仙此刻却根本已经不是她的一合之将,一拳就给砸墙里头去了,接着又被狂战士建刚从里头拽了出来按在地上一通猛揍,水泥地面硬是被她连续普通拳给打出了一个直径两米的巨坑。但开启了狂躁模式的建刚不杀死敌人根本无法停止,每一次双拳夯地都会产生像地震似的颤动感,就连玻璃被震得哗啦啦的响成一片。
猴爷看到这一抹,撇撇嘴退到了一边,然后低头看着那个已经快要被吓死的姐夫,甜甜地笑道:“你刚才还没回答我呢。”
“拿着。”
“不错不错。”猴爷也真的像拍猎狗一样拍了拍建刚的脑袋,笑眯眯的用自己的袖子擦掉她脸上的泥水,笑眯眯地说道:“杀了他。”
一个大男人就这么被生生吓哭了,他趴在地上不动弹,只有双肩抽动,声音哽咽,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泪涕横流。
看着叶菲那委屈可怜的小模样,猴爷撇撇嘴踹开扭打到他身和图书边的建刚和王大仙,指着东南方说道:“言灵,其实是精神系灵能者的分支,精神系里常见的是幻觉、催眠、精神感染,言灵是比较稀有的那一类,又叫诅咒系。”
叶菲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了,听到诅咒系之后,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咒怨和午夜凶铃,那种东西怎么都觉得让人毛骨悚然,而且这种一听就连人都看不到的灵能者,究竟该怎么对付根本没有人告诉她,这搞个毛嘞。
叶菲的枪顶在了他的脑袋,拨开保险的声音撞击在他的心头,然后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U组织用了几十年研究这些东西,它大概是世界上对灵能者研究最透彻的组织机构了,根据小红从他们资料库中调取的资料。言灵的主要攻击手段是通过干扰大脑、神经放射出的信号来造成他人一系列器质性病变。
隐藏在这里的言灵究竟是以什么媒介发动的,猴爷不知道,只是知道那家伙肯定没有达到七级的高度。
“嗯,没的处理了,诅咒开始发动就不可逆。”猴爷喝了口茶:“这是你们的工作,你们自行处理吧,老子没兴趣。”
从一个杀人之后哭好久的柔弱女子,变成一个主动杀人只为那种鲜血气息的狠角色,这个转变花了多久?一个礼拜?好像差不多。这很好,很好啊。
但任何诅咒的发动,绝对不会是凭空触发的,而必须要通过一定的媒介,这个媒介可以是头发、唾液、血液、皮肤组织、指甲甚至是内衣裤,总之不管是什么总是需要的。除非能够达到七级以上之后才能勉强在一定范围内凭空触发。
正在他们准备着m.hetushu.com手处理的时候,老远就看到鱼龙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为首那个被猴爷塞了纸条的黑衣人连忙小跑上前问道:“吕先生,现在怎么处理?”
狂化建刚的力量再一次刷新的猴爷对她的认知,刚才还只是个坑,而现在都差不多变成一口井了,旁边的地面高高隆起,这就代表地下的泥土都因为巨大的压力而被排开到两边,地下水早就涌出来了,但建刚哪怕一身脏兮兮的却仍然没有停止,一拳一拳夯在王大仙脸上,惊天动地。
“有亲人的地方才是家。”猴爷笑了笑,转身离开:“我才是真正没有家的人。”
在猴爷继续乐呵呵的看建刚揍人的时候,叶菲也已经从不明真相的村名口中打探到了那个坐轮椅的女孩所住的房间。
后头那个寸草不生猴爷没说出来,不过他已经可以想象了,今天这里肯定会尸横遍野,但没必要跟任何人说,至于为什么会尸横遍野?猴爷并没有给叶菲解释什么叫精神瘟疫,言灵的能力之一就是精神瘟疫。
猴爷嘟囔一句,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刚出现的深井边看着建刚:“你玩着,我出去溜达一圈。”
不过还别说,这王大仙也不是盖的,被一头大猩猩以这样可怕的力量连续击打了超过十分钟,居然到现在防御还没有破,虽然没有还手的余地,但整个风格却完全不同了,刚才那个装逼道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苦苦低档攻击的浑身脏兮兮的糟老头。
精神瘟疫顾名思义,就是精神层次的瘟疫疾病,也是言灵的最大保障。言灵们不像其他的灵能者那样有着强横的身体素质,但和*图*书既然是灵能者那就绝对不会是渣渣。如果猴爷没估算错误,精神瘟疫触发的时间会在十二分钟后,十二分钟之后这个村子……将不复存在。
而张群同样不知情,但听到猴爷把话说的这么清晰之后,他大概也估算到了结果。但他并没有像那些善良者一样央求猴爷拯救这里的那些曾经把他赶出村子的人,而是眼神淡然的看了看窗外,然后摇摇头说道:“我以后是不是没家了?”
叶菲拿着枪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要说猴爷会给建刚指派任务还算合情合理,可指派给自己任务是为什么?她可是见识过那些怪物们的战斗力的,虽然自己也曾经干掉过一个,但是说实话那都叫走狗屎运。
他刚说完,建刚突然拎着王大仙从深井里蹦了出来,像抓到猎物的猎狗一样把奄奄一息的王大仙扔在了猴爷的面前。
“问你话,就老实回答。”
“有……有……有一个……一个坐轮椅的……的姑娘。”
“那既然那姑娘那么稀有,抢来当个小妾啊。”
就凭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冲上去还真不够人一盘菜的,可这家伙既然叫自己上了,那么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叶菲闻言眉毛一挑,特意在猴爷面前转了两圈。猴爷顿时哭笑不得的用力拍了她屁股一下:“赶紧过去,格杀勿论!记住不要和她有任何对话,冲上去照脸开枪就行。”
“明白!”
他说完,继续晃晃悠悠的朝叶菲的方向走了过去,说是不担心那个家伙是假的,毕竟如果真让她挂了,以后就没人让他睡在大腿上了,建刚的腿不但不爽,她还会反抗。
建刚露出了吃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