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四章 先生,买头熊吧

见到一个十五级灵能者为了维护自己变出来的毛绒玩具而争到面红耳赤,再联想到鱼龙那乖张暴虐的脾气,张庭玮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到了他们那个层次,压根他妈的没有正常人!
人生啊……真是悲伤。
这大概是唯一击败他的机会了,至于以前那种方式,现在恐怕无法再使用一次了,因为……奈非天知道,那个家伙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了,从短暂的交手时就已经发现了,他不会再有所谓顾全大局的想法,怎么利落怎么爽快怎么来,这样的鱼龙……妈的,没招。
“这个问题我也在考虑,上次试探之后,我隐约觉得我们的计划还是太粗糙。不过我们还是要跟着他到处转,因为我对其他的世界也是一无所知。如果我们能找到那个能更改规则的人,也许我们就能解决掉眼前的麻烦,你报仇、我安稳过日子。”
碰到这样的硬茬,这帮家伙还黑恶个屁,特别是看到有人徒手捏爆钢管之后,他们无不应承,现在团团走出门,他们别说上去调戏了,就特么看都不敢正眼看……
“对,大事!”邓锦抽了抽鼻子,面色严肃的说:“真的,不骗你。上来吧。”
“那怎么办?”
“确定!因为我存在、鱼龙存在,那个人就一定存在。”
奈非天困歪歪的上车,一上车就开始迷糊了起来:“你们吃……我睡会……”
两个人在吃饭的时候,张庭玮尽可能保持端庄,倒是团团直接上手拨虾,毫无形象。甚至吃到欢快处,她甚至一只脚踩在了凳子上,尽情撒泼。
“哈哈哈哈,行行行m.hetushu.com,不跟你较劲了。我是真有事!大事!!!”
“那你怎么打算。”张庭玮咽下嘴里的饭:“合适就在一块呗。”
团团说的黑恶势力,其实就是这帮人……但在奈非天的眼皮子底下,他怎么可能让这些不入流的家伙伤害到团团,所以奈非天早就伙同张庭玮把这一代的所谓黑恶势力给扫了个遍,张庭玮还额外关照了几次,并下了结论说只要团团在这里出了一丁点事,不管是谁干的,这帮家伙都得倒八辈子血霉……
“在我的认知程度里,规则级能力不分强弱,只有互相克制。我是创世纪,其实也叫虚拟现实。鱼龙是预知也叫因果律。那么我的能力会被他克制的死死的,而他的能力会被能修改规则的人克制的死死的,而我刚好能克制规则修改者。无论哪一种规则都是建立在现实之上,而无论怎样的现实都逃不开因果,但无论怎么因果循环都脱离不了规则限制,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互相克制。”
“你看到了他的战斗力吗?我当时去试了试,他的能力克制我。”奈非天叹了口气:“如果他是完全体,我就是被压制了。”
张庭玮叹了口气,看了看团团所住的简陋的出租屋:“我家在这有套房子……不如,你跟圆圆搬去那吧。”
走上大街之后,张庭玮伸了个懒腰,虽然心里还是有仇恨的火光,但却扛不住感觉自己爱情将要到来时的春风拂面。
张庭玮眼神变了几变,狠狠把一次性筷子插在饭盒上:“那就抹杀他!”
张庭玮的“我娶你”http://m.hetushu.com差点脱口而出,幸好及时刹车,然后笑了笑,起身说:“那好吧,要是有什么困难,你尽管提。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
“那你……”张庭玮一愣,似乎反应了过来,干巴巴的笑了笑:“呵呵……”
操!自己真是被猪油蒙了心、被狗屎塞了牙才会跟着这么个家伙一起出来“共谋大事”,上了贼船,再下来可就困难了,现在谁不知道自己在跟这家伙混……一旦落单,他百分百得被U给逮回去。
“张少,心情大好啊。”
“所以呢?”张庭玮有文化,他显然能明白奈非天话,但他并不知道奈非天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去找人干掉他?可是上哪找?”
“哈哈哈……这事吧,真是尴尬。上车,我有事求你,我找你好几天了,要不是你事务所的助手说你这些天下班就往这地方跑,我都不知道你去哪鬼混了。”
“看你那没劲的样,行了。不要送就早点走,这段时间这里来了犯罪团伙,不太平。”
“什么叫变!什么叫变!!!你放尊重一点!”奈非天拍着大腿训斥:“这叫创造!创造懂么,什么叫变……你这是高材生说出来的话吗?”
“不会……我身上没带钱。”
张庭玮心里那个激动啊,这段时间的相处,这个典型的超宅男终于在人海茫茫中找到了自己的女神。虽然这个女神又贪财、又抠门还大大咧咧,但这并不妨碍张庭玮对他一见倾心,即使隔着一个奈非天,张庭玮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找机会和团团聊上几句。
“你忽悠的真是那http://www.hetushu.com么回事啊,都是你自己变出来的。”
虽然这招有点俗,但团团就是这么俗的人,为了给弟弟攒结婚的钱,她基本上对钞票来者不拒,对于张庭玮这种加了她微信,一言不合就用红包跟她聊天的人,她简直是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走走走,回家!给你们做宵夜。”
“我忽悠人?我怎么忽悠人了?你去看看,人家跟我同样材质、同样造型的娃娃卖多少,我这才多少?我一个便宜一两百块钱,我怎么就忽悠了?不吹牛逼啊,你见过谁家娃娃里头填充的是鹅绒!你自己说!拆三个娃娃做一件羽绒服,一共不到三百块钱。有比我还良心的吗?”
“你确定那样的人存在?”
最主要的办法就是送钱……
他告别团团之后,慢条斯理的往外走着,在路上确实有些下三滥的家伙在那,可是看到他之后,无一不毕恭毕敬的喊声张爷,张庭玮甚至连点头的劲儿都没有,就这么施施然的走上了大路。
“你是不是肝不好啊,小小年纪这么没精神。”团团开着车,嘴上嘀嘀咕咕地说道:“庭玮,等会咱俩吃,我今天买了好多打折的大虾!”
“是我姐的同事,还不错。”奈非天竖起三根手指对关顾的客人说:“这个三十,你手上拿的七十五,不还价。”
一辆卡宴突然在张庭玮的身边减速,窗户摇下之后露出一张笑脸,并像老熟人似的跟张庭玮打招呼。
“不行不行,那不是个事,你给我发个红包我接受了,可你要让我住你那去可就不是个事了,以后要是传出去,我怎么嫁人?”
“没和图书问题。”团团比划了个OK的手势:“赶紧去吧,出去的时候别走黑巷子啊,走大路,路上小心点。”
“你?找我?”
刚才还一脸杀气的奈非天一听到生意上门,立刻变得满脸笑容,从后头的蛇皮袋里拎出一个熊娃娃:“不如买这个,两个价钱一样,这个整整大一圈呢。那个说是韩国产的,其实两个都是一家工厂里出来的,贴了不同的标。”
也不知道人家小姑娘最后是信了他的忽悠还是看上了他堪比明星的帅气脸蛋,反正人家俩熊都给买了,不但不还价还给了十块钱小费。
“唉,老板,这个怎么卖?”
“我昨天相亲去了。”
“不错就在一起啊。”张庭玮麻利的收钱、找钱:“你条件也不错,就是穷点。”
“等会吃完了我送你回去怎么样?”团团抬眼看了看满脸殷勤的张庭玮:“天黑,这边治安不好,你别被人给捅了。”
张庭玮侧头看了他一眼,不屑的笑了笑:“邓公子,好久不见啊。前段时间你算是火遍全中国了,恭喜你了,终于在风头上压过人家国民老公了。”
给张庭玮简单描述了一下什么叫规则,其实规则理解起来大概是最简单的,水向低处走、释放能量会让温度升高、春天植物会开花、晚上太阳会落山,一切的自然规律都叫是规则。而鱼龙的能力也正是基于此,万物的变化在他那里已成定势。但如果出现让他无法预料的东西,他自然也就无法更改,无法更改就代表他就是个普通人!
不过即使如此,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夜市摊位还是要守的,所以担心自己睡过去,所以他以每www.hetushu.com天一百块的价格请了张庭玮过来帮忙看摊。
“谁跟你老朋友,还有……你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能不能别乱用成语?”
现在的张庭玮已经正式在奈非天专门为他开辟的空间中训练了,虽然现在灵能感应还很弱,但起码已经有了,不再像原来那样是普通人了。
张庭玮翻了个白眼:“你刚才忽悠人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而且嘛,这段时间以来,她倒是也发现这小子虽然笨笨的呆呆的,但人好像还不坏的样子,对自己也算是老实,所以团团也就没把他当外人,现在甚至做饭都会多给准备一副碗筷什么的。
奈非天坐在地摊后头,一边低着头数钱一边对旁边正端着盒饭的张庭玮说道:“那姑娘还不错。”
“矮油!我说的不是那个捅。”
“哦……咱们好歹也算是青梅竹马的老朋友了啊,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啊?”
收摊的时候,照例还是团团开着那辆九手面包车过来接,她过来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朝他俩伸出手,接过一千多块钱之后,先是来回算了三次,接着放在嘴上硬亲了一口……
“不是这个问题。”张庭玮眼神飘忽的看着夜市上的人来人往:“我在怕,我眼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和鱼龙和解,一条是彻底抹杀他。可你也知道他的性格,和解绝对不可能。”
张庭玮皱着眉头想了想,但最后还是拉开了车门窜了上去,坐在副驾:“你找我干什么?”
一个多月之前的一战,让奈非天足足休息了十天才缓过劲,至于到现在还都留着后遗症,每天到了九点半就困得不行,得靠超浓咖啡才能缓过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