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七章 这些话真不像人说的

女人低头带着笑容对怀里的儿子小声说了一声,然后自己也闭上了眼睛,轻轻哼唱着摇篮曲,等待着注定的那一刻到来。
叶菲听到这话,顿时有些震惊:“你真不是个好人啊……”
“小龙虾。”
“闭上眼睛吧,睡一觉就能看见妈妈了。”
反正当她睁开眼时,两只同时朝她扑来的丧尸却被两只手一边一个捏住然后撞在了一起。
他一声吼之后,那些丧尸开始面对着他缓缓后退,但却仍然没有离开的心思。他一烦,抄起一块石头直接击穿了一只丧尸,连脊椎骨都给草出来了。
然而这一次,它们并没有从面前两个猎物身上感觉到任何恐惧,这让它们相对简单的脑回路一下转不过弯,不敢贸然上前。
虽然已经生了孩子,但这个女的看上去最多不到二十岁,她显然听不懂猴爷这句顺嘴溜出来的话,但长久以来在夹缝中生存让她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的好本事。
这些经过进化的丧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野兽而不是变异的尸体,它们已经知道小心谨慎的意义了。
同理,这些所谓的TGCR病毒都好,除了直接注射之外,几乎不能让所有的人都感染,既然不会谁都感染,那么幸存者必定会出现,而且还不会太少。
只是随着病毒范围的扩散,幸存者们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大部分人并非死于病毒和病毒感染之后的人,更多的是死于寒冷、饥饿以及……自相残杀m•hetushu•com
叶菲知道这孙子的文青病又犯了,懒得理他,只是蹲在那个女人的面前检查起她和她儿子的伤势。
但现在,那些慢的已经消失了,他们这里已经是最后的人了,接下来会是谁?他们谁也没有底气,只希望不要是自己也不要是自己的孩子。
也许是观察了一阵发现没有问题,丧尸们的耐心已经达到了极限,在第一只做好进攻姿态之后,其他五六只也都跟着摆好了进攻姿势……哦,或者应该是享用美餐的姿势。
生存的希望越来越渺茫,这些已经被生存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女人和孩子,除了无用的奔跑之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对对对,跑吧。”
尖细的声音从丧尸的方向传来,猴爷一愣,挠了挠脑袋:“别玩啦。”
这清早出现的一拨人,其实它们算是自相残杀的后遗症,在之前那个幸存者的聚集地因为食物的分配问题而发生了大规模械斗,最后妥协的结果就是一部分没有太多作用的女人和孩子被赶出了聚居区自谋生路。
“致命毒药小龙虾。”叶菲耸耸肩:“挺好的名字……不过话说您今天怎么大发慈悲突然想着来救人?”
“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出现了什么状况,谁能来救我?想到这一点,心里不免有点悲凉。”猴爷长叹一声才回头看到那个女人:“大妹子,你跟着我干啥?”
他的母亲犹豫了一阵,缓和*图*书缓坐在他身边,用手搂着儿子,双眼无神的望着已经渐行渐远的同伴们,嘴里轻轻哼着小时候她的母亲哼给她的摇篮曲。
至于猴爷喊了什么,只是一声滚而已,说实话……他不是不想弄死这些玩意,但这些东西太恶心了,手感恶心、味道恶心,满身粘糊糊的玩意,摸上去就好像在光着手抓屎,这种体验真的不是大清早该有的,会影响一天心情的。
至于老人……都这种地步了,除了这个有前男友罩着的聚居区能够承受大量闲杂人员的食品消耗之外,其他地方连人肉都是稀缺资源。
果然,叶菲从树丛里走出来,端着枪瞄准着那些已经准备逃跑的丧尸,眯起一只眼睛,酷酷的说了一句:“OneShot,OneKlii。”
大多是擦伤并无大碍,只是有些营养不良,叶菲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之后,通过翻译器对那个女人说:“你往前方走三百米,能看到一个山洞,那里会有人救助你。”
很久很久过去了,不知道具体多久,但是就感觉很久很久,也许只是一秒或者两秒,但这种有意识被拉长的时间里感觉已经不是那么准确了。
人类的生存能力一直是毋庸置疑的,无论什么样的病毒都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灭绝,曾经出现过的天花、鼠疫、疟疾、霍乱,曾经差点被人以为是世界末日的来临,但最终人类还是顽强的活了过来,并战胜了这些病毒。
“妈妈,我跑www.hetushu.com不动了。”
“你呢?”
感觉到丧尸飞扑过来带起的风,那女人用尽全身力量抱紧了儿子,想用自己的身体多抵御哪怕一秒钟。
“快跑快跑吧……”
猴爷背着手,连看也没看被他救下的母子,默默的往前走着,神情落寞极了,背影居然也多了几分萧瑟。
能量武器激发的声音很小,但近距离听起来很悦耳,在清脆的Biubiu声中,剩下的几个丧尸也一一倒地,抽搐几下就不再动弹。
她跟上去之后,猴爷仍然沉浸在诗人气场中不可自拔,还没等叶菲开口,猴爷突然转头对她说:“老子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众生本就该平等。可为什么我会把他们看成蝼蚁呢?然而说白了,我也是蝼蚁之一。”
“有病。”
“哎呀哎呀妈呀……哎呀妈呀……吓死宝宝了。”
怎么说呢,这种情况大概就是那个残忍的笑话里所描述的了,当遇到熊的时候,不需要比熊更快,只需要比随行的同伴更快就好。
“是越来越可爱。”叶菲的举起收缩到三分之一大小被它挂在后背的战术槽里:“建刚越来越像个正常的女孩子了。”
“不跑了……不跑了……我们不跑了。”
一个金色眸子的小男孩蹲在地上仰头看着自己的母亲,他的双脚已经满是血泡,每一次都能让人感觉到他钻心的疼,但他好像没有感觉似的,表情木讷的看着同样已经筋疲力尽的母亲。
是啊……这是为和-图-书什么呢?猴爷其实自己也蒙蒙的,这种时候不正好是见死不救的大好机会吗?为什么要来救人?
“喂,你在干啥。”
“卧槽……”叶菲顿时怒了:“看到男人走不动路啊!”
“我?”叶菲侧过头看了猴爷一眼:“如你所愿,致命毒药。”
“大概是不希望这里的好空气里沾上血腥味吧。”
这里其实有个很奇怪的现象,这剩下的不到十个人里,大多都是母女或者母子,那些失去孩子没有负担的反而一早就被拖下去撕成了碎片,反而这些带着拖油瓶的却能发挥出超越正常水平的体能,一路在跑……跑……跑,就像阿甘正传里的阿甘似的,漫无目的的跑。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女人根本不听她的话,反而抱起儿子就跟在了猴爷身后,寸步不离……
“对,他的父系应该是超高级丧尸吧。”猴爷看着那孩子没有感情的双眼:“跨过生殖隔离出生的物种,从来都是强大而邪恶的,没有例外。不过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啊,让他留在这祸害先知姐姐吧,我到时候再给他留一手好了。”
初夏清晨的阳光是金黄色的,洒在那个男人的身上,让他看上去就像是天神一样伟岸,近似不可能战胜的丧尸在他手底下就像温顺的小猫,连攻击的欲望都提不起来。
“什么?”叶菲也愣了:“祸害?”
追击他们的是一种四脚着地、速度非常迅速的丧尸品种,一路上不断有人被他们追上并成为食物。
猴爷m•hetushu.com笑了一下:“这孩子留下来会是个祸害。”
这些被赶出安全区域的妇孺,其实生还的几率非常渺茫,但总归没有人会心甘情愿的答应自己就这样死掉的,所以他们抗争、逃生,在经过一个被感染的小镇之后,原本一起上路的百余人,现在已经不足十个,而且身后还有数十个高度变异的丧尸正在追击。
腥臭的风吹来,后头追击的丧尸们到了,它们遵循着动物捕猎的本能,即使面对最弱小的猎物也一定要团团围住,开始来回绕圈寻找弱点。
猴爷懒得搭理她,倒是对她怀里的小孩有点好奇,金色眸子呐,一般来说金色眸子是人类不应该出现的瞳色,当出现这种瞳色就代表他的身体机能在某个方面是有缺陷的,然而这种缺陷很可能会发展成超能力。
“金色的瞳孔。”叶菲也注意到猴爷的目光:“上课的时候好像说过,这代表有强大的血缘继承。”
“我发现个问题,张群越来越逗,你越来越酷,建刚越来越傻。”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好人了?”
这种连子弹都无能为力的怪物,只是在两只手的作用下就成了两具扭曲的尸体,而那手的主人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其他丧尸一眼,只是指着远方用听不懂的语言喊了一嗓子。
所以当她听到猴爷的询问之后,她酝酿了半天,然后就哭了出来……
和野生动物一样,这些丧尸能够闻到恐惧的气息,只要感觉到闻到那股恐惧,它们就会一拥而上将猎物撕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