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四章 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

猴爷背着手走在前头,建刚因为腿短,所以走几步就要快跑两步跟上他,就跟在溜一只柯基似的。
“你说这话,小猴子会伤心的。不过确实是叶菲好看一点。可你知道一个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在童年没人保护的话会是怎么样的境地么。”猴爷顺手抓了一只在他眼前飞舞的萤火虫,然后轻轻放开,任它飞走:“才一天,就有生命在活动了,真是强大啊。”
“那是我的技能啦,我点的冰霜天赋,你问什么问!还听不听了?”
“我会揍你一顿。”
虽然猴爷说她会杀了自己比较夸张,但她背弃自己却是板上钉钉,想解除这种可能,只能由她自己创造一个她所信任的空间和一个她所信任的未来。
“嗯?神仙?”
“啊?面怎么会好多毛?”
“死开!”建刚甩开他的手:“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呢。”
“你给我讲故事呗,我长这么大还没人给我讲过故事。”
“会是怎么样的?我还真不知道,我从小就是个怪物。”
猴爷笑了,然后居然破天荒的亲了一下建刚的额头:“她会杀了我。”
“你算什么怪物,哪有这么漂亮的怪物。”
“嗯……我不买彩票。”
至于她会不会变成黑寡妇,其实她早已经是了。这些年追求她的人可不占少数,但因她殒命的人可也不是个位数。
“我会……我会想怎么样怎么样!我要去尝尝市里那家三百九十九一个人的自助餐,好几次我路过都想去试试看,可是都舍不得钱。”
她现在可以说打心眼里瞧不起一起长大的建刚,这一点甚至连神经粗大的建刚都能清晰的感觉出来。
猴爷伸手进去捏了捏:“嗯……确实好像大了点啊。”
猴爷侧过头点上烟,惆怅的说了一句:“恐怕你得等明天了,编故事也得要时间的,不能张嘴就来啊。”
“那我问你啊,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心血来潮买了五百块钱彩票,中了。掏空了奖池。然后你会怎么样?”
“所以咯,你是金身护体。但叶菲呢?”
猴爷突然顿住了,他歪着头看着建刚:“我问你,如果你是个普通的姑娘,你很努力很努力的达到了一个高度之后,你会怎么样?”
“我还以为是真的呢……那明天继续啊。我先睡了。”
猴爷从她身边经过,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之后就打算自行回去休息,可是没想到建刚却突然开口了:“她好点了没有?”
所以她直接就跟着猴爷回到了他的临时住所,然后很自觉http://m.hetushu.com的洗澡钻上床还拍着床的另外一边示意猴爷赶紧过来。
“可是我笨啊!”
看着建刚满脸的纯良,猴爷突然傻笑了起来:“你猜。”
猴爷不了解一个只能靠人家活着的人是种怎样的体验,但那滋味一定不好。真的,一定不好。
“大晚上不睡觉,在这浪啥。”
两个人一高一矮走在荒凉无度,已经被损坏的差不多还弥漫着血腥味的城市边缘,看不到月亮,但光线却不是很暗,看来明天会是个艳阳天。
“我的乖乖,你小时候是多熊,这简直常人不能理解啊。”
“好多毛我可不吃。”
可实际上呢,这些被当做武器培养的姑娘,在结婚以后无一例外不是贤妻良母,魅是、鲸鲨是,就连鱼龙曾经的挚爱海豚也同样是。至于到现在还没嫁人幽,从她那缺爱已经缺到饥渴难耐的样子可以看出,她也会是。
“因为操之过急。”
“她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充满了觊觎和窥探的世界里。你觉得是她漂亮还是你漂亮?”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那种感觉就跟和女朋友一起逛街一样,不知不觉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建刚也比刚才看上去清爽了许多,也会继续和猴爷对骂几句之类的,反正气氛还算融洽。
“别动!赶紧讲,接着呢?”
至于头脑简单的建刚,她压根没往那方面想,只是单纯的想听猴爷讲故事,就算是他编出来的故事都超级好听,比如他勇斗十二米大鳄鱼和六米大狒狒的故事……弱智都知道是假的,但建刚愣是听的津津有味。
“我感觉你像电影里的神仙。”
这句话说一次是感激建刚,可要是反复的说那可就值得玩味了,这里头透露出来的味道,有亏欠、有感激、有无可奈何还有一种对自己的失望甚至是绝望。
“跟你解释太麻烦了,你自己去悟。”
“你刚才才说自己不笨的,吹牛逼的保质期也比你这个长点吧。”
“嗯?可是我一直在保护她啊。”
可事实上呢,在情感上猴爷却更偏袒那个整天和他对喷的笨猩猩,这简直是叶菲无法忍受的事情。于是,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她越是不被重视就越是想要表现,越是表现情况就越是恶化。
但今天,母猩猩居然像个正常人?这太不正常了。
“然后呢?”
“你们都以为我傻呢。”建刚靠在猴爷的肩膀上,一动不动的像个大号玩具:“我哪有你们想的那么傻,只是懒得说。www.hetushu.com叶子不喜欢我了,或者说她从来没喜欢过我。”
“我会……我会……”建刚想了想:“我会怎么样呢?我不知道啊,我干过最好的一份工作是超市收银员,你问我高度我哪知道嘛。”
“小时候啊,有一次我为了叶子和别的小孩打架,院长罚我不许吃晚饭,还得在后山罚站。那天晚上的星星就跟现在一样多。”
但叶菲呢,她因为猴爷的一句话就决心要把自己的过去彻底抛弃。她决心要成为那样冰冷的存在,甚至开始厌恶过往的生活,而第一个被她厌恶的人就是保护她二十多年的建刚。
“妈的智障,你给我找一条阿尔巴尼亚双翼大飞龙出来看看!当然是编的啊。”
“没关系,大部分人都不懂,以后可能就会懂了。”猴爷顺势牵住建刚的手,拉着她往回走:“礼数也好、道德也好、信仰也好,其实统统都是一种表象,人就是人,纯粹的人就是一种比野兽高级一点的野兽。很少人既能享受当野兽的快乐又能享受当人的欢愉,那么我为什么不去试试?我分明可以,对吧。真正的快乐来自于肆意妄为时的爽快和你明白你为什么肆意妄为的原因时的透彻,不迷茫就是开心,做人嘛当然要开心,开开心心的活着开开心心的做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然后痛快的死。”
但实际上呢?猴爷残忍吗?确实,只要他出手,一般事情都会往很血腥的方向发展,就像看一部美国的B级片,但实际上他只要在清醒状态下,心性都是非常正常,即使三观有些不正,但归根到底并不是原则性的问题,邪性使然。但叶菲则不一样,她在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冷血动物,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虽然幽灵特工守则上都带着一条所谓“幽灵特工不需要感情”的警训。
至于叶菲为什么嫌弃过去的自己,这里头的故事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想说也没必要去问。而嫌弃建刚只是恨屋及乌罢了,根本不是说嫌弃和不嫌弃一说,她可没资格嫌弃建刚,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她不止一次对猴爷说过,如果没有建刚她活不到现在。
“是吧,因为我从小就没什么痛感,而且不管什么伤都会自动痊愈,所以我什么都不怕。因为我知道我死不掉,那些危险的事,你能想到的我都干过,比如从经贸大厦上跳下来、抱着石头沉海、热油里捞硬币。你知道虎皮凤爪么,我的手当时都那样了,可是几秒钟就恢复了。m.hetushu.com
猴爷歪着头……心说也难怪人家把你当怪物,你特么从小就是个傻X,有能力就有能力啊,你玄个吊毛,哪个小朋友看到这种摧残心智的行为不会被阴影笼罩?开玩笑呐,设身处地的想想,换一个普通人看到这种场景,那就跟半夜在家看魔方大厦一样,简直是恐怖片、童年阴影好吗。
“怎么样,心情好点没有?”
就像今天的精神失控一样,这种情况如果不解决,她很可能是小队里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嗯?”建刚侧过脸看着猴爷:“她不是喜欢你吗?”
这一幅生无可恋的样子,看得猴爷一阵迷糊,大猩猩不是应该每天都傻乐着过么,对她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根香蕉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么两根一定能够解决。
“你今天不正常。”
“谁知道呢。”建刚丝毫没有任何防备,大大咧咧的说:“反正再大也没有叶子的大,再小也没小猴子的小。无所谓啦。”
猴爷心疼的摸了摸建刚的脑袋:“差不多了。当到达一个高度之后,人只能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想干什么干什么,另外一种是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前头的叫做的混乱的自由,后一种叫秩序的自由。那么我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又不想干什么就不干什么,这叫做绝对的自由。理论上是不存在的,但我试着让它变成可能。也算是一种人生体验不是吗?”
“对,那么厉害,还什么都知道。我觉得在你面前,我就是个乡下小姑娘。”建刚撇撇嘴,不甘心的承认道:“但是你又那么下流,又贱。一点气质都没有,这怎么做到的?”
“听听听,你等等啊,我把罩罩解开,好像小了,难受死了。”建刚的手钻进被窝一阵折腾,然后把罩罩给摘了下来,扔到旁边的椅子上:“回去以后要换大一号的了。”
“当然啊,你就是只大怪物,当然不会觉得我是怪物。可哪个小朋友看到一个被夹断了手指还能自己长出来的人不害怕啊,我还被筷子插过脖子、掉进开水锅、被石头砸扁过头。都被人看见啦。”
“哈哈……”
“今天大猩猩也玩深沉啊。”
“快说快说。”
“你有病吧。”
“不。”猴爷捏了捏建刚肉肉的脸蛋:“她没喜欢过任何人。”
猴爷跳上矮墙,顺手就搭住了建刚的肩膀,但没想到这个一贯嫌弃猴爷到无以复加的小妹子居然顺势就靠了过来,那股子浓浓的疲惫就算是傻子都能看的出来。
这一hetushu.com点,从出发点上并没有错的,因为一切真的都是为了靠近猴爷。但她用的方式和方法却背道而驰。她每天都去揣摩猴爷的想法、时刻都在参悟猴爷的行为。这就让她完全失去了自我。
“然后?然后什么?该怎么就怎么呗,我还能去哪。”
“可你能一直在她身边么,虽然我们都不知道她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但她极端没有安全感,她不是真正的嫌弃你,而是嫌弃过去的自己。”
在给叶菲检查完之后,鲸鲨把她的情况原原本本都告诉了猴爷,但他却并没有发表任何一种观点,只是点着烟从叶菲沉睡的地方走了出去。
猴爷想了想,的确啊……睡建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这个睡不是动词,但无所谓不是吗,反正塔城里睡女组员的组长一块砖头能打死两百多个,所以这根本都不算是事。
“这么跟你说吧,她喜欢我的程度还不如你喜欢我的程度。”猴爷嘴上说着很正经的话,但手却顺着建刚的锁骨滑了下去并很猥琐的捏了几下:“哎呦,一手能握住的感觉还不错嘛。”
“你原来哪天不是蹭在我床上睡的!你才是真有病吧。”
“是啊,懒得动了,你要摸就随便摸吧。”
直到猴爷的出现,这个坏人……嗯,其实猴爷从头到尾都是以一种反派的姿态降临在她面前的,言行无度、无礼无节、残暴专横,这样的人怎么看都应该归在下三滥的人群中。但偏偏他学识渊博、能力出众,这就导致叶菲走进了一个误区,那就是必须要向他靠拢才能得到认可。
“你怕不是又发育了吧。”
回到城市里,建刚似乎还想跟猴爷聊天,她喜欢和知识渊博的人说话,但那些具有高级知识的人通常不喜欢跟她聊天,因为她听不懂也不能明白那些高深的话。但猴爷却总是能把一件看上去很高级的事情说的又下流又好懂,这是建刚十分喜欢的,虽然经常有些她听不懂但是一听就知道不是好话的话蹦出来,但她并不在意,毕竟自己的胸都不知道被那家伙摸过都少次了,得亏他爱干净,不然一准都能摸黑了去,而且还是黑的发亮,所以说点这种话又有啥关系。
建刚抬起手指着天上的银河:“好久好久没看过这么多星星了。”
“嫌弃自己?为什么?”
“啊?是你编的啊?”
“然后呢?”建刚瞪大着眼睛,双手攥拳:“然后怎么样了?”
“傻姑娘,她是。”猴爷把建刚从墙上推下去,然后自己也跳了下去:“去外头走走,慢m.hetushu.com慢告诉你。”
“我特么说假如!”
“哈哈,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你不要不开心啊,我下面给你吃。”
简单说,就是认死理。建刚对她没的说,但她真的不太喜欢建刚,因为她认为建刚并不能给她带来归属和安全感,就像一只无脑的大猩猩,在关键时刻更多的是添乱而不是保护。
“当然是她啊,她多漂亮啊,你看不出来啊?我都长不高也没身材,样子也像没长开,就比小猴子好一点。”
“什么!?不可能!叶子不是那样的人。”
所以治好叶菲,谁也不行,只能靠她自己。猴爷曾经说过,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在重构过去,一种是在创造未来。他自己属于前者,而叶菲就是后者,当有一个好的未来,她才能把过去彻底忘记。
变得更强、变得没有残忍、变得刻薄和变得不近人情,这就是她全部的收获了。
“后来,我一巴掌把那条阿尔巴尼亚双翼大飞龙打飞出一千五百米,冲过去就一个QWER的连招,它居然还没死,还飞上天冲我深呼吸!”
刚走出去就看到建刚正晃着腿坐在门口的矮墙上,晃着腿看星星,样子傻傻的。
到底是结了婚的女人,鲸鲨一眼就看出了叶菲的病根在什么地方。要说她有多喜欢猴子,那还真不见得。但从小到大强烈的不安全感,对家庭和对成长环境以及对自身的不认同,导致她的性格已经发生了很严重的扭曲。
“传出去我以后还见不见人了?”猴爷穿着大裤衩子叉着腰站在床边:“滚回去!”
“她啊,其实只喜欢她自己。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有一天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也不是了。你会怎么样?”
“听不懂。”
“冰环是什么?暴风雪又是什么?”
笑也无法化解他吹牛逼的尴尬,虽然她说自己不笨,但说实话吧,她的智商也就是中等偏下水平,情商也低的不行,文化程度也不高,总之如果她是个没有超能力的姑娘,那她要么被坏男人骗得一身精光,要么就是走上犯罪道路。总之没有超能力她就是个扔在人堆里只会让人觉得还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并没有特别的地方。
“然后我被这口气吹到了一个大坑里,里头全是龙蛋和岩浆,里头呼啦啦扑出来一大堆有我半个人大的小龙,嗷嗷上来就要吃我,你猜怎么着!我一个冰环接闪现,转身华丽暴风雪!”
这个语调很不正常,虽然还是她细嫩的小声音,但里头的感觉却像老了十岁一样,居然让猴爷听出了一丝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