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毁了我对傻X的忍耐力

猴爷顿了一下,歪着头突然笑道:“诚恳的道歉,不讲价的赔偿。如果还不接受,那就是他们自寻死路了。”
“航班晚点,大概还有两个小时。”
“这帮b,非说老子未成年,妈的。”
猴爷的脸色稍好一点,他往酒店套房的沙发上一靠:“他们几个状况怎么样?”
也许是从没有见过这么暴躁的未成年,前台大哥哥也有限方,他连忙打电话叫来了大堂经理……
当然,这一切确实是可以用科学解释的,动能嘛……当迪亚在水底以极高的速度游动的时候巨大的动能让湖水形成漏斗形漩涡,在她跃出水面时自然就会带出一条水龙啊。但那些民间科学家们总是喜欢把没见过的事情归纳到自己能理解的范畴里,所以龙卷风就成了他们最后一层遮羞布了。
“你这是发什么脾气呢?”
“叶菲重创,幽正在给她做恢复训练。大概需要一个月时间。建刚正在赶来,张群继续训练。剩下的就不是我该知道的了,或许您回去之后您能了解情况。对了,您说给我带的纪念品呢?”
“何止是黑锅,特么的……简直就是背了座炼钢炉。凭什么我负心汉,凭什么啊,我也是受害者好吗。”
建刚站在宾馆前台和工作人员闹了起来,这个刚轮班过来的前台并不了解实情,所以并没有进行电话询问就直接管建刚要身份证,并说未成年人不许在没有监护人情况下入住酒店。
反正他就是个很矛盾的人就对了,好的时候非常好,坏的时候非常棒。
“不不不……拜托拜托hetushu.com冷静一下……”
这件事前后联系起来,可信度十分大,虽然说是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但这明显是建国前成精的嘛。所以这个有理有据有说服力的信息被当成了广泛认可的消息,所以第二天一早就有一大堆的善男信女来这一代放生,什么鳄龟啊、雀鳝啊、水虎啊被放生了一大堆,相邻的村子还特意在江边盖了个龙女祠,甚至好多旅行社第二天就开出了相关的旅游点……甚至还有专门的龙女投湖地一日游之类的活动。
“这话从你嘴里出来怪怪的。”
晚上的水龙已经被拍成了视频传遍全世界,有人说这水龙是龙王显灵,不然无风无月的,怎么就能有一条几百米高的水龙冲天而起呢?而且要知道开始湖心漩涡可也不是正常现象呐。
“您误会我的意思了。这段时间您不是刚好休假吗,那个女孩的监护权就暂时放在您身上,所有费用都会有塔城给您处理,出了任何事也都有塔城方面出面摆平,您只要稍微克制一下那个女孩,让她不要干出太出格的事情就可以了。等她充能结束,顺利离开,您就自由了。”
“据说是出去玩了,具体去哪玩,不知道,我们的人跟丢她了。”
“这里能有什么高档次,如果您想,我给您包机去东京。”
在信息如此发达的当下,想掩盖一件事真的是太难了,除非抛出大量的烟雾弹去掩盖事实之外,恐怕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了。
猴爷斜眼看着正憋着笑的脑残粉张毓卿,语气不善。
“下和-图-书不为例。”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建刚如期抵达,她小小的个子背着一个都快有她一半长的野战包,里头装着一百二十公斤的行李,穿着一身迷彩服,头发扎成马尾,俨然一个微缩版的特种兵,但包括机场工作人员和同机的旅客都认为她不过是个参加夏令营的初中生……
“妈的……”建刚抹了一把鼻子:“再给用这种眼神看老子一眼,我眼珠子给你抠了!”
猴爷义愤填膺的摔掉了手上的茶杯,情绪之差简直到了气急败坏的地步,但无奈……因为一大早迪亚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想找人发脾气只能找脑残粉同志了。
私了,当然是私了。赔偿损失、赔偿医药费、误工费等等,反正该赔的都得赔。真不知道这个小组的人是不是都是狂躁症,简直就是为了破坏而生的,要不是猴爷是偶像,毓卿真跟建刚翻脸了。身为特工一点特工的自觉都没有,真的是仗着有靠山就横行无忌,真以为是特工就不用守规矩?
当然,也有一些所谓的舅舅党、内部党出来报内幕的,甚至编了个类似柳毅和龙女的凄美爱情故事。
毓卿看着这一大厅都受伤的人和外头闪烁的警灯,他只能默默的叹了口气,然后把房卡递给了建刚,转身满脸笑容的走向了人群。
“你的逻辑我不太懂啊……大哥,你这不是正常人的逻辑啊。”
建刚真的是气坏了,她的左脚一颠一颠的,谁上来就咬谁,绝不留情。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人叫成未成年,这简直是对她人格上的侮辱。
“行行行和图书,你说的对行了吧。”
不愧是脑残粉,猴爷一个眼神他就知道这家伙下一步要干什么了。要他负责?那真的就是作死了,他不把塔城拆个干净他张毓卿把姓倒着写,所以他连忙出来解释。
猴爷嘿嘿一乐:“我过来的时候光着屁股,啥也没剩下,本来给你带了把枪的,大左轮,霸气。”
“行,我负责。”
之后还要后续版本呢,当天晚上在那里的所有人都没事,但唯独龙女的那个负心汉消失无踪了,据说是被水龙硬生生的吞了下去,连皮带骨的吞,一点残渣都没有。
“下次再这样,我要罚你。”猴爷坐在卫生间的坐便器上,在建刚进门的时候就很严肃的说了一句:“你可以无法无天,但绝对不能恃强凌弱。你可以是个疯子,但绝对不能是个垃圾。”
“呵呵。”猴爷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捏住建刚的后脖子皮:“有本事下次就再试试,你可以不守规矩,可是不能没有智商。”
“要是他们不接受怎么办呢。”
“哟,你开始跟我谈逻辑了,长大了是吧?”
对猴爷毓卿是毕恭毕敬,但对于建刚他就放的开了,毕竟级别比自己还低的特工,就算是猴爷的人也没必要像对待偶像那样恭敬。
这件事被传得言之切切,甚至还有视频为证,视频上的迪亚在跟背对着镜头的猴爷说了几句之后,真的干净利落的跳了湖,接着那条让人看着都心惊胆颤的水龙就腾空而起了,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三十秒,要说两件事情没有关系恐怕都没啥人会相信。
所以相比较龙和_图_书卷风,猴爷也比较喜欢龙女投江这个桥段,只是他妈的凭什么自己就是那个惹的龙女跳水的负心汉呐?
据说当天晚上化作人形的龙女因为渣男的劈腿和不负责而心生厌倦,在最后一次和男友摊牌无果之后,她毅然决然的回到了生她养她的鄱阳湖里,那天晚上有许多人都看到了有个美丽异常的女孩跳入湖心,接着就出现了巨大的漩涡和水龙。
说来虽然猴爷做事情很没章法也很没规律,但不管是什么时候他在普通人里还算是守规矩,只要对他没有威胁、对他没有歹心的人,他表现的大多非常低调甚至有点那种不屑跟低级生物计较的意思在里头。
当然,至于事情的后续和到底是什么原因,没人去查。虽然谁都在谈,但大部分人都当成是一场都市传说好了,一部分理性的人还在试图用龙卷风来解释这件事的成因,言之切切的说一切都是科学。
前台大概是个刚进入社会没多久的大男生,他站在那低头看着建刚,一米八五的个头俯视一米五的建刚真的没什么压力,然后还努力挤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您好,小妹妹。我们是正规的五星级酒店,真的不允许未成年人单人入住的。”
“我昨天连夜从塔城赶过来,一过来就听说出这事了,调查之后发现居然是这种情况。你说,你算是背黑锅了吧?”
至于训练营那一次,他完全不记得,而当时那个无差别攻击的状态,至今也没人知道是为了什么,但至少在清醒的时候,他其实还是个挺规矩的人也挺不规矩的人……
和_图_书少给我装,滚。”猴爷踹了张毓卿一脚:“那家伙去哪了?”
猴爷点点头:“这里最好的自助餐厅在哪里?”
“小妹妹,你的监护人……唉?你别动手……别……好好说话……”
“你给他身份证就是了嘛。”
“我很想建刚……真的。在看到那家伙之后,我才知道建刚有多可爱。”猴爷深深的叹了口气:“建刚什么时候到?”
“可是到底还是没了不是吗,我心很痛啊。”
“妈的,我有那么矮吗?我怎么就未成年了?老子今年都二十四马上二十五了。”
等肚子不舒服去上个厕所回来的毓婷来到门口等建刚的时候,发现大厅里保安前台已经被揍了一圈,建刚站在人堆里抱着胳膊满脸铁青。
“你特么想笑就笑。”
“我要带了还用你说?”建刚白了一眼毓卿:“那家伙在几楼?这里你处理吧。”
当然,有些比较感性的论坛里还有人以此为蓝本开发了一些现代聊斋故事,说的像那么回事,豆X上一堆文艺女青年感叹这件事,闻者落泪的那种。而逼乎则又出现一堆大尾巴狼,装得人模狗样。
“走吧,监护人带你下去道歉。”猴爷捏着建刚:“然后带你吃好吃的。”
“有病。”猴爷站起身走到窗口:“会吓着建刚妹妹的。”
“跟我发脾气又没用,我听了鲸鲨的汇报,那是您捡回来的,塔城方面认为您应该负责。”
跟丢就跟丢了吧,猴爷实在是不想看到迪亚了,真的烦死个人,八成她今天又会去吃了吐吧,自从她明白地球货币兑换标准之后,已然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