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章 生死狙击

“假死吧。”猴爷用手指按在银龙的额头上:“不然就真死了。”
而塔娜公主此刻也站了起来,摘下金冠放下经书:“婚礼成立。”
当一个幽灵会飞时候会什么样子?那就是一座隐蔽的空中堡垒,特别是幽这样可怕火力输出。
银龙忍着剧痛咧开嘴笑了笑,但他的眼神已经涣散,体温也开始逐渐降低。猴爷握着银龙的手腕,感觉到他渐渐微弱的脉搏。
银龙摇摇头,张了张嘴,好像是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力气说出来了,大量的鲜血已经把他整个上半身染得通红,好像是穿着一件红色的马甲一样。
猴爷半跪在地上看着气若游丝的银龙,他的胸口大概被炸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肋骨已经被炸碎,但幸运的是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内脏安然无恙。
基本上这三道攻击会同时命中,命中就带走,一套连的毫无痕迹,完美无缺。
因为毓卿把现场的情况很完整的传输了过去,所以这次来的人里包含了三个医疗队的人,其中就包括小猴子。
这个消息以非常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王城,可以说是四座皆惊。今天是公主大婚的日子,虽然现在还是公主,但显然这已经是未来的女王了。
幸好,银龙的不但是十级能力者,而且还是十级强化系能力者,他的身体强度几乎能达到特种合金的强度,甚至还要更强,一般的武器绝对是不可能突破他的防御。
能炸开一个十级能力者的皮肤和骨骼,这说明袭击他的东西威力奇大,也许是敌方错误的估算了银龙的能力,因为别说是普通人,哪怕就算是弱一些的,被炸完之后恐怕也得粉身碎骨了。
一对新人么,看上去倒还都顺眼,男的带着一股邪魅女的青春美丽,只是所有人都没注意,新郎官的耳朵上挂着一个黑色的耳机,嘴里还时不时的蹦出一段不明意义的自言自语。
“他还以为自己是乔峰呢,没劲,走了。”
在赐福完之后,塔娜回头对着身后剩下的人一招手和*图*书,那些原本坐在那不动不说话的人,顷刻间扯掉长袍,变成了战士,就连主持婚礼的老法师都放下了圣格列经拿起了一根常春藤法杖,身上开始变得蓝盈盈的,并且嘴里也开始咏唱了起来。
塔娜点点头,轻轻把手放到身后,啪嗒一声打了个响指,皇宫十大最强侍卫豁然从最后一排起身,推门而出。
可就在他们和毓卿刚要出门的时候,银龙突然倒在了地上,胸口出现了一个窟窿,血流不止。
这两个点他们攻击不下来,队伍里的魔法师立刻朝其他方位魔法师发送了讯息,然而这个信息的发布速度远不如猴爷的预知速度,他一边妆模作样的听着老法师的祷言一边指挥着另外一个点的攻防战。
可就在女王的婚礼之前几个小时,在安保措施十分严密的王城里居然发生了一起针对的子异人高层的暗杀,这目的太显而易见了。
人群一下子慌乱了,猴爷和毓卿根本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在回头看了一下情况之后,猴爷立刻踹飞了挡在他前面的所有人,而毓卿也立即开始以防御姿态挡在了猴爷身前,并直接开始向总部汇报。
说完,她转身就跑,从人群的最后快速的走到最前方,给每个人施加了赐福术,唯独猴爷她无论如何都施加不了,那感觉就跟给队友加血居然加出了个免疫一样。
猴爷撇撇嘴,偷偷摸摸的和毓卿两个人打算从后门溜出去,顺便吃个霸王餐……
战况焦灼,袭击者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猴爷也感觉差不多时间到了,他凑到塔娜公主的耳边小声说道:“可以了。”
猴爷抬起眼睛瞄了一眼正满脸不知所措已经慌了手脚的狐狸姐姐,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你到一边去。”
袖子上挂着红十字袖章的小猴子过来之后,戴上口罩没有说任何话,只是跟猴爷进行了一次简短的眼神交流,然后就开始投入到现场急救的行列中来。
现场虽然纷乱,但猴爷能肯定,袭击银龙的人www.hetushu.com就在周围,作为一个暗杀者,银龙本身就对危险的气息十分敏感,这个人能避开他感官系统袭击,这说明什么?说明这明显是有针对性的!
而至于为什么要放五个幽灵,是因为所有狙击手必须要用满蓄能攻击,普通蓄能根本起不到作用。
而幽和光波也站了起来,幽的装甲瞬时覆盖,光波……拿掉了他的眼罩。
这些坐标点的位置其实都在皇城以外,最近的点都大概有三四公里远,所有的战斗都发生在人家家的屋顶上……下头的街道上就是人,烟花的声音掩埋掉了枪声、沸腾的人声覆盖掉了痛苦的呻吟。
这一折腾,就折腾到了夜色降临。当所有人都以为婚礼要黄的时候,这开始还闹的不可开交的人居然就这么的跑回去结婚了……
“27.15十一点方向,33.49七点钟方向。”
看到银龙的生命体征逐渐稳定,小猴子很果断的用麻醉药把从头到尾都在咬牙硬抗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的银龙麻醉,然后抬上了担架,直奔向急救中心。
“奇怪的东西?喂?喂??”
打到稍后面一点,他们好像感觉出什么问题,不再让DPS先冲锋了,而是让一个顶着光盾的家伙从阴影里走出来,看来他们对这个家伙充满了信心。
感谢王城的建筑风格,W形的屋顶是狙击手最好的掩体,而且敌人的尸体也会顺势落在两个屋檐之间不会落下去被人发现。
就这样折腾了快一个小时,袭击者可以说是损失惨重,幽灵这边也有了战损,毕竟相比较而言,幽灵这边人数更多但是容错率非常低,一旦出现了任何一个小误差,对面的攻击立刻就到,隐藏在阴影中的刺客会在一秒钟之内突击上前处理掉那些同样隐藏在黑暗中的狙击手。
“毓卿,刚才现场所有人都要接受调查!一个人都不允许放过。”
但是其他人还是挺喜欢这种场面的,起哄的人茫茫多。而越是起哄的人多,银龙的表情就越是猖狂,甚http://m.hetushu.com至高举起的一只手,就差仰天长啸这出戏码了。
狙击手这个职业其实是个很可怕的职业,因为他们的反应速度和手脑协调能力绝对都是超强的,而当猴爷给出坐标之后,这些狙神就跟开了透视挂一样,只要那个方位有任何人出现,迎头就最少是三道攻击。
她的手直接透过银龙的身体,在他的胸腔内游走,不断的把一些骨头渣、布料碎片和杂物从胸腔中拿出来,并用冷凝剂开始对银龙的伤口进行急冻,这种伤口已经没办法缝合了,急冻的能最快的止血,虽然以后到底是填补还是加装其他设备,总之先把命保住再说。
袭击者们在被击退了两轮之后,似乎也发现了对面不科学的地方,于是他们也开始正常反击了,但当他们的攻击抵达那个地方时,原先火力凶猛的地方早已经人去楼空,接着暴露行踪的袭击者再次被第二轮攻击覆盖了一波。
而在快反离开大概十分钟之后,大量的帝国士兵和地球联盟的士兵都赶来了,幽灵的人来来了一批,这一片区域瞬间被戒严,接着毓卿招手示意他们开始调查。
“我可是自带记录仪的男人,放心吧。”毓卿扭头看了一眼银龙:“你可别死啊,我还指望用这件事笑你三十年呢。”
“出麻烦了。”塔娜的眼睛突然开始微微发亮:“神之降临!他们召唤了一个神!”
满蓄能的攻击和未蓄能攻击的差别大概就是柯尔特1911和巴雷特.50的差别,攻破大部分能力者的防御问题并不是很大。
说来也是丢人,银龙现在可算是猴爷的属下,在属下的店里吃霸王餐这种事放眼全世界恐怕也只有猴爷能够做出来了,这样放在别人身上,丢人都要丢死了,可猴爷却认为这种事又刺激、又好玩,被抓到了还能装个X……
连带着,后头还有三四个人也一同受到了穿透伤害,有一个直接跟着一块爆了头,剩下的几个也都被不同程度的击伤。
“狮子王城,出发。”
这大概和图书是塔城现在的最高武力集团混搭狮子王城最高武力集团在异世界展开的第一次跨界混搭了,科技、魔法、超能力、信仰之力,这些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混合在一起居然发挥出了奇效。
皇家婚礼的致辞大概要念两个钟头,这可比地球上结婚酒宴上那些连普通话都不标准的司仪废话多多了,结个婚都得从帝国的历史开始说起……
而当一个祭司把声波加持一圈,提升精神力百分之三十之后,对方可就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了,空气中细小的电弧代表着精神力的覆盖范围,要突破这里非常困难,甚至有可能会让自己陷入永久的沉睡之中。
猴爷听到这,把手上捧着的圣格列经往地上一抛,手一扬:“出发。”
“你是谁!我凭什么相信你。”
结婚的过程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有一个长得像邓布利多的老法师,也同时是塔娜公主的皇家导师主持他们的婚礼。
“侧翼包抄6.27。”
银龙到底还是揍了人,虽然刀没出鞘,但他不但等级压制而且还技能压制,分分钟打的对面毫无还手之力。
幸好,三部分联合组成的快速反应救援部队赶来的速度要把香港警察迅捷太多了,没到三分钟他们就已经出现在了银龙的身边。
“我们碰到地方高强度冲击,请求支援,他们好像……弄来了奇怪的东西。”
现场的手术进行的非常麻利,而且看得出来,小猴子居然是个主刀,其他两个人不断在她的示意下给银龙注射镇痛剂或者是肾上腺素。
“不走我就杀了你。”猴爷的眼神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他盯着狐狸姐姐的眼睛,试图发现什么:“给你三秒钟。”
然后把那汉子扔出门外,一脚踩在他身上,然后霸气不得了的一把搂住那只狐狸的肩膀,那一脸“霸道总裁宠爱我”的表情,真的是让猴爷和毓卿笑的不行不行的。
他说完,身后的叶菲、建刚、迪亚还有所有的近防人员全部站了起来,跟随着他的脚步像黑社会开大会一样,浩浩和*图*书荡荡的走了出去。
幽这门本事是叶菲非常想骗到手的,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幽平时都把作战服藏在什么地方,总感觉她在几秒钟之内就能从逛街吃宵夜的状态切换成战备状态。
随着猴爷的命令,在这两个坐标点上的特工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这两个位置上一共布置了十五个狙击位,其中每个点都有五个幽灵狙击手,其余的都是部队里的狙神,这样的分配足够搞定大部分贸然而来的进攻。
所以当塔娜公主得到消息之后,连庆典用的裙子都没有换下,就乘车赶往了事发地点。当他到达事发地点之后,她对猴爷扣押王城平民的行为表示十分愤慨,并要求猴爷主动释放所有被扣押百姓,然后这个要求并没有得到满足,猴爷一口回绝掉了她的要求,并且以地球联邦最高指挥官的身份提出抗议。
这场战斗,声波和幽都打的非常暴躁也非常认真,稍微有点心的人都知道这是在给银龙打复仇之战,虽然他们三个平时关系看上去并不好,但在一起训练已经超过二十年,这份感情,怎么说呢……就好像是自己的同桌妹子一样,三年同桌下来,也许平时水火不容,但在外头看到同桌被人欺负,那可是跟自己女朋友被欺负没啥区别。
毓卿的求助信号只传来了一次,就直接断了联系,猴爷皱起眉头,看着同样皱着眉头的塔娜。
他们出击代表战斗进入了尾声,而当毓卿也戴上墨镜从侧门离开的时候,隶属于他的鬼武者作为最后的收割者倾巢而出。
果不其然,第一轮的子弹全都打在了光盾上,那虚拟的巨盾连晃都没有晃一下,这让那些袭击者大喜往外,分分钟跟在了MT的身后。但紧接着,一道红光在黑夜中一闪而过,伴随着烤肉的香味,那个持盾者就这样被射了个对穿,慢慢的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就再也没动弹了。
十二个人分成了四个方向快速突进了过去。
狐狸姐姐低头看向意识仍然清晰的银龙,银龙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她很听话让到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