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七十二章 来吧,上演一出霸道总裁俏男宠

“放他娘的狗屁!”猴爷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唾沫横飞:“等她回来,老子上了她以证清白。”
真心的,猴爷顿时看不起这厮了。堂堂七尺男儿,还是个顶级灵能者,这放出去那可是响当当的名号,手底下大概有八十个超级特工随时听候差遣。这随便扔哪都是一代枭雄般的人物,怕老婆就怕成这奶奶样……看不起!呸!
说完了屁话,猴爷皱着眉头继续问那个闷葫芦一般的汉子:“咱,出去聊聊?”
“我没病,我很好。”塔娜昂首挺胸:“在狮子王城,同性相恋是会受到大祭司赐福的。我作为最后的大祭司,我可以给你进行赐福。”
“七号?”猴爷皱着眉头:“什么七号?”
说完,他的身体居然虚化了,然后猴爷身后居然出现了另外一个猴爷,用同样的姿势指着他自己……
塔娜不说话,脸红的跟屁股一眼,双目紧闭,一副任你搞的德行和刚才的活灵活现判若两人……
“哎哟……哎哟哟,疼!疼!!疼!!!”
“行行行,我认怂。”毓卿尴尬的摸摸鼻子:“我等着以后看你有老婆之后的笑话。”
“不浪了……我错了。”塔娜歪着脖子,尽可能不被他拽疼耳朵:“我就是随便说说的。”
“我说,你那什么眼神啊你。”
不管是猴子、鱼龙,这些名字其实都并不是真正属于他的名字,而吕梵磊更只是一个官方的代号,甚至可能是自己给自己取的假名字。这都不能代表自己的过去!他是一个急迫的想要重建过去的人,没有过去就代表着没有根,这种折磨他已经受够了!
醉汉突然松开了手指,猴爷背后那个人重新变成了醉汉,然后又一次的蹲在了地上,开始哇哇直吐:“你是七号。”
陌生人没有拒绝,只是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摇摇晃晃的朝门外走去,猴爷扔下了几百块钱,快步的跟了上去。
这神神叨叨的劲儿,真的是让猴爷有些烦和_图_书了,而且这一张嘴就是个奇奇怪怪的称呼,这特么好好一件事非整的跟谍战片一样,现在还整出一个七号,这七号又是个什么鬼?葫芦娃老七是吧?最特么烦这种话不好好说话,抬手就扮神秘的傻Diao了,恨不得一个酒瓶把他脑壳崩稀烂。
猴爷歪着头,伸手揪住了她的耳朵……
猴爷的暴脾气终于发动了,他懒得顾忌什么了,上去一脚就把醉汉踢翻在地,二话不说就是一通暴揍。
其实猴爷这种宅男让他每天晚上在各处酒吧闲晃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种折磨呐,但就是为了两个月之前一道莫名其妙的气息让他彻底改变了生活习惯,为了这个让他感觉无比熟悉的气息,他和毓卿在外头鬼混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他就差没学嗑药了,其他的恶习基本上染了个遍。不但如此,每天还要忍受浸泡在傻缺的海洋里的痛楚、忍受那些在酒吧里装逼、撩妹、撩汉子的Low鸡,这种痛苦程度简直比被强制观看十次新还珠格格还要可怕。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猴爷拽起来扔到沙发上并且被猴爷整个压住不得动弹:“信不信老子先用你证清白!”
也没问猴爷用意,这个陌生人抬手就把酒往嘴里倒,就像那不是高达七十五度的烈酒而是一杯冰水似的,动作充满了一股子苍凉。
猴爷走到那个被他注意一晚上的男人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并一屁股坐在了高脚凳上,朝吧台熟练的点了一杯柠檬清酒和一杯深水炸弹。
“妈的!你给老子说话啊!”
毓卿连忙上去拽住暴怒的猴爷。猴爷一听也是蒙了,歪头一看还真特么的睡了过去。原本处于暴怒状态的猴爷撸起袖子插着腰,然后站在那傻笑……
“是红烧啊还是剁馅啊?要韭菜的还是芹菜的啊?”
“这不明摆着么。”猴爷用嘴努努那杯还冒着泡的烈酒:“请你的。”
毓卿一看,和图书连招呼都没打一声,随手就按掉了手机。然后静静的站在猴爷身后,走到醉汉的身后。
“你他妈再说一句试试!”
“他说什么了没有?”
“少贫嘴,去干!”
塔娜微微睁开一只眼睛扫了猴爷一眼,立刻又闭上了:“愿拖拉托维纳女神原谅被玷污的我。”
“小娜,给魅发个信息,说她老公夸人比她的皮肤好。”猴爷掏出备用机重复了一遍……
“怎么了?”
这个罗圈阵仗让毓卿顿时有些迷糊,但猴爷却像定格似的站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的。
“妈的……差点中计。”猴爷陡然反应了过来,坐回沙发上用手指对着塔娜指指点点:“小小年纪不学好,净整这些有的没的,跟老子耍心眼是吧?”
“我打不过你……”
猴爷也不着急,只是转了个身,背靠在吧台上,笑吟吟的:“我们这一类人吧,离着近了,就能互相感觉。你是派来杀我的,不过我觉得你可能是杀不掉。”
他走之后,猴爷笑着敲了敲吧台:“酒你喝完了,热闹也看完了。该说了吧。”
猴爷懒得搭理他,只是喝了一口浓茶,然后看着旁边挤眉弄眼的塔娜,一抹嘴:“你有病吧?”
这代表着他知道猴爷的过去啊!过去!!!
猴爷看到他的动作,眯起眼睛笑了起来,然后侧头小声对旁边靠在吧台上偷瞄女调酒师白大腿的毓婷说道:“再看,再看我告你老婆。”
看到他额头上有汗珠冒出来的样子,毓卿的心突然没由来的怦怦直跳,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了。虽然确实是退到了十米之外,但全神戒备的样子却是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一个能让猴爷蹲点两个月的人,能是简单人?这毓卿可不是傻的,而且能让他用这么好脾气面对的人,真的……至今为止独一份,就算是跟他几乎不相伯仲的奈非天猴爷都张嘴就来,根本不会留一丁点面子。
他把深水炸弹推到那男人面前,自己和_图_书则小口抿了一下味道不算太正宗的柠檬清酒,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人家笑,在阴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渗人。
“不是,建刚跟你说什么了又?”
毓卿见状不妙想要过去帮忙,但猴爷却突然喝道:“后退!离我十米。”
“滚!”猴爷揪着醉汉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扬起来:“这脸蛋是漂亮啊。”
猴爷深吸一口气,用一根手指顶在醉汉的脊柱上,声音低沉,面色严肃:“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但是他害怕的事情到底是没有发生,那个醉汉好像没感觉一样的蜷缩在地上任猴爷踢打,定睛一看居然还特么的睡着了……
塔娜丝毫把猴爷的话当话,反而清了清嗓子:“虽然作为你的妻子给你进行这种赐福对我很不公平,但为了你能够勇敢的追求真爱,我并不介意给你举办仪式!愿安卡拉塔保佑你。”
毓卿的神经当场就紧张起来了,刚才那一幕他是看见的,能让猴爷毫无防备中招的人,这什么等级?这俩人要是打起来了,什么后果?不吹牛逼的说,上次猴爷崩溃打闹新兵营的时候,奈非天过来还只是为了阻止而阻止都差点把塔城给拆了,这要是俩人毫无顾忌的干起来了,不吹不黑啊……中国可以迁都了,最近恐怕都得迁去洛阳,不然都没啥囫囵城市了。
猴爷长出一口气,取而代之的是抓狂的表情:“大哥……我叫你哥了好么,我找了这么长时间,我不是想知道七号的,我想知道什么是七号。”
猴爷站在那里……不,应该是两个猴爷站在那里,一个顶着另外一个,就好像是普通人被枪顶着一样,一动不敢动。
其实毓卿并不意外猴爷会对这个家伙这么客气,就为了他,他们这俩月就没干正事,整天到处晃,只要曾经出现过这家伙气息的地方他俩都会轮流驻守,好不容易在这家低档的酒吧把这个家伙等到了。
“你别管。”猴爷指着地板上脏兮兮的醉http://m.hetushu.com汉:“赶紧把他给料理了。”
“是是是,你也就使唤我有一套了。”毓卿叹了口气,拽着地上的醉汉又进了卫生间,接着里头传来他的声音:“老板,是要后腿啊还是里脊啊。”
“看不起你。”
“嘿,兄弟。”
“卧槽!你使诈!”
毓卿这时也回来了,眼睛倒是不再乱飘了,脸上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开始猴爷还挺诧异,可低头一看发现这家伙的胸口放着手机……手机还开着摄像头。
女王和女孩,其实就是同一个人,在那个位置的时候,她是端庄典雅的塔娜女王,也是威风凛凛的狮子女王。而当她来到她向往的自由之地后,她似乎像被鬼附身一样的把那些端庄典雅威风凛凛都丢到了一边。不但如此,猴爷发现那个整天不苟言笑、从头到尾没见过几次真心笑容的狮子女王,居然有着一颗跳脱的少女心,那闹腾劲儿简直了,弄得他好像不是带回了一个女王而是带回来了一只蚱蜢……
那人只是麻木的回头看了猴爷一眼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且只是一眼,他就继续转过头继续喝起已经没了一大半的烈酒。
“什么呀,什么你就往家带啊!这是你一个人的家吗?这是我的城堡,这是我的王庭,这是我的宫殿。你怎么什么人都带啊,而且又是一个男人。我真的要好好思考一下建刚姐跟我说的话了。”
“其实你知道我的吧。”
“Sirisiri,我特么就不该给你买苹果,你就活该用你的破金立!”
“Siri,给魅发个信息,说她老公夸人比她的皮肤好。”
“告诉我,七号是什么意思。”
“关掉。”猴爷的脸色突然严肃了起来:“现在。”
还没等毓卿爆炸,他的电话短信就来了,上头就俩字“等着”。这可把毓卿吓吐了,立刻小跑去卫生间,虽然猴爷没看见他干啥,但狗都知道这家伙正在打电话给魅解释……
不得不承认,猴爷捡来的和*图*书这个家伙真的是超级帅……不对,甚至不能用帅来形容,简直就特么是冰肌玉骨啊,那张比巴掌大不到哪去的瓜子脸配上细长柳叶眉和锁骨的窝,光这把小模样……说实话,跟糙汉子猴爷一比,这简直从画里钻出来的妙人儿,亏的是长小丁丁的,不然王八蛋才不以为猴爷强抢民女了呢。
这一次,猴爷的话终于让那个陌生人用正眼瞧他了:“七号,好久不见。”
“告呗,等你见着她,说不定就给忘了。”
“咱俩,等了俩月。就等了这么一货?”毓卿不可置信的看着那醉汉:“你闹呢吧?”
“别打了,他睡着了……”
毓卿从卫生间洗完手出来,刚好听到这句话,他哑然失笑,然后摇头说道:“真是活的时间长了啊,什么都能见着,听说过以死明志的,还真没见过你这么证清白的。”
“你喜欢男人!”
走到外头已经没什么行人的大街上,那家伙扶着树,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像所有醉汉一样,吐到最后坐在地上直晃悠。
“你找谁?”
正在他们闹腾的时候,毓卿把包着浴巾的醉汉抗进了客厅,扔到了沙发上。
可今天,总算让他蹲点守到了这个家伙,可这个家伙居然张口闭口就是个七号……其他的根本不提。
“你等着去吧。”
“你果然……”塔娜眯起眼睛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猴爷和捡来的醉汉。
“哇!!!!”塔娜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超级帅!!!”
“就是七号。”
猴爷撇撇嘴,掏出手机:“Siri,给魅发个信息,说毓婷在外头撩妹。”
“还浪不浪了?”
“四……四门六道,我也……也会……”
“谢谢。”
而且最急人的是什么?最急人的就是这家伙分明就是真认识猴爷,而且他还清楚的知道猴爷拿手绝活的名字并且还能拷贝下来!
“别提了。”毓卿换了套干净衣服从房间走出来:“给他洗个澡,差点把我给掰弯了。我老婆都不如他皮肤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