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七十四章 哦,凡人

这一点倒是说的不假,一切情感需求其实说白了都是大脑的内分泌作祟,但猴爷的大脑不是受过伤么,这方面功能似乎是真的受损了。他连自己都察觉到了,自己并没有情感需求,甚至没有性需求。也就是说,他不存在什么特别冲动的时刻,每时每刻都保持着诡异的冷静。
猴爷抓着一根鸡爪蹲在垃圾桶旁边吃得把嘴唇都辣肿了,听到毓卿的话之后,他开始极力的反驳:“我只是教她社会的险恶。”
“你笑啥?”猴爷歪着头:“怕不是你趁她昏迷的时候来了一发?”
“她的意思是早就破了个球的,你问的这么详细,我都替她尴尬了好么。”
“在!”
“你知道么。”猴爷抬起头,眼神里满是悲伤:“最适合我的,是幽。”
“看到了吧,所以……我们私下聊天的时候都很好奇,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而在其中,几乎所有姑娘都簇拥在猴爷身边,左边的是幽右边是海豚,虽然照片不太清晰,但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出海豚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正在花式虐狗。
这个词从一个执法机构负责人的嘴里蹦出来,这得多无奈啊。按照常理这个时候应该高喊诸如不破此案誓不为人的豪言壮语才对,但实际上,这事吧……还真就得随缘了,就跟每年发生那么多命案能破的也就那么几件一样。哪怕就是Windows都有后门,更别提几个摄像头了。
对比照片上的他再看看现在的他,邋遢、赖皮、不修边幅、慵懒、老是缩在角落、嘴欠、话唠还屁事特别多,又不高冷又不酷,特别是眼神的变化让他从男神直接降级为人渣,这样的人虽然外表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内在的东西翻天覆地,所以猴爷现在完全没有了当时的吸引力,真正心悦诚服的喜欢他、依赖他的人,从头到尾恐怕只有小猴子一个人了。叶菲也勉强算一个,但叶菲喜欢他的基http://m.hetushu.com础是建立在他强大之上的,所以真正喜欢他这个人的,恐怕只有小猴子那个丑丑的小姑娘了。
怎么说呢,猴爷的名声有多臭,别人不知道小凤一直在中央特勤可是清楚的很。她的老师,只要一提起这个家伙,那必然是恨得牙痒痒的,简直巴不得吃他肉喝他血、榨干他身上每一寸筋骨皮。
说白了,这也是一样的,抓不到人,只能随缘去碰了,那个袭击小凤的人显然不想让人找到他,一个不希望被找到且有能力的人,那么……除了随缘还能有什么好办法?
小凤看了一眼闷头吃饭的刘大壮,见求助无果之后,只好本着办案的精神带着僵硬回答过:“我……我好像不太清楚有没有被侵犯。”
猴爷突然问出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关的问题,弄得小凤有些茫然,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她是唯一一个打心眼里喜欢和猴爷在一起玩的姑娘,现在是这样,以后说不定也是这样。当然,迪亚也算,但迪亚脑子不清醒的……
甚至于她一直以来都崇拜的偶像张庭玮都是因为受到了这个家伙的侮辱而退出中央特勤的。
“我来这的日子也不长,下午刘大壮陪我转转吧。”猴爷没再继续往下接话:“你带钱了没有?”
“或者两本。”
不得不说,虽然脸还是那张脸,但照片上的猴爷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跟现在的样子绝对是两码事,那笔挺如青松、双眼满是自信的样子,基本上就跟脸上写着“我是高手、我很高冷”八个大字没什么区别,挺装逼的。
“你的经历可以写成一本书了。”
猴爷接过手机,上头确实是有一张照片,似乎也是用手机照的,但像素清晰度不如现在的好,可以稍微看出一点年代感。照片中的猴爷身穿作训教官服,比现在年轻的脸上满是严肃和认真,身边是一百五十名当期学和-图-书员的合影,里头他看到了幽、魅、鲸鲨和……塔娜?或者应该是海豚吧,甚至还有银龙。没有穿盔甲的银龙看上去有点小猥琐,而那时的毓卿站在最角落,默默的不起眼,瘦小的戴着金丝框眼镜的样子怎么都让人无法和他十五级的配置联系在一起。
实际上,她在过来之前已经把所有能想到的怀打算都想到了,哪怕是肉偿、哪怕是侍寝,这种事她都有想到过。本来她以为自己这种见惯风雨外加做足了心理准备的过来之后会应付自如,可真当跟这个怪家伙面对面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打算好的那些招根本不管用,人家压根不吃那一套,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更别提谈什么条件。
猴爷拍了拍脑袋,咳嗽了一声:“这样啊,刘大壮!”
猴爷笑了笑,转身离开。
“我初中时在体校是练体操的……”
“理解就好。”猴爷没再说话,继续低头吃鸡爪,吃了两口之后突然抬头:“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发现啊,我好像真的没有感情需求。”
“有过男朋友吗?”
当然,社会的险恶小凤知道不知道这就不得而知了,只是现在在大猴爷的一通恐吓下,小凤连水都不敢起来喝一口,抱着猴爷那条土狗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垂着头,紧张的不行不行,生怕再被这个恶贯满盈的混蛋抓住了什么话头。
“嗯……没发生什么。但我相信现在的我一定比过去的我更好,我之所以要追求过去,是因为我想知道我从哪里来。死亡,不可怕。”猴爷点上一根烟:“死了不可怕,没有死也不可怕。尼采说过,没能杀死你的东西就一定会让你更强大。”
“说真的,你到底是不是基佬。”毓卿一边熟练的切豆腐一边问旁边偷吃的猴爷:“你身边有机可乘的姑娘实在太多了,而且八成都不会拒绝你啊,怎么就没听说你上手一个两个的?”
“那hetushu.com还是处女吗?”
小凤仰起头想要抗争一下,但在鸡贼刘大壮的视线逼迫下,她硬生生的把后半截话给吞下去了,不情不愿的低下头:“好吧……”
“没有啊。”
随缘……
猴爷把手机放在台子上,转身离开,临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蹦出一句:“凡人。”
“我那一期的女学员,我知道的就不少于二十个给你写过粉丝信,还有给你做爱心小蛋糕的。”毓卿满脸悲切:“包括我老婆。”
猴爷摸着下巴:“我其实挺想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打扮的。”
想到当时他抢夺自己的武器之后,自己连拿回来的权利都被剥夺的气愤,小凤真的是对猴爷的厌恶愈发深沉。
这正常吗?这真不正常。但小凤有什么办法,不管怎么说自己这条小命都是人家给救的,虽然她一直自诩意志坚定,但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说不服软那也是违背人之常情的。
幽啊……那个可怕的娘们。长得漂亮有什么用,就算她有一张漂亮的脸,但真的是白送都不会要的那种。无他,就是太可怕了。当初自己还没接受鬼武者改造的时候就和幽打过交道,因为魅是自己高中、大学的同学,青梅竹马的。而且那两姐妹的父母又是早早的挂了,所以幽在毓卿看来除了是大姨子之外更多的可能就是丈母娘了。别人不知道那娘们是个什么样的人,毓卿可是清楚的紧……
“咱说点现实的……”刘大壮咳嗽一声:“你考虑的问题我们都考虑过了,但事后那个人彻底消失了,我们把所有的线索都汇总了,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随缘。”
和猴爷单独在厨房里做饭的时候,毓卿终于忍不住了:“人家挺漂亮一小姑娘,你那么凶干什么,她得罪你了?”
从本质上来说,小凤并不相信天下会有免费的午餐,从初中被选入中央特勤,这七八年的时间里,如果她要是和-图-书还相信人性是善良的话,她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了。更何况这次面对的人还是个恶贯满盈的大混蛋,一个让中央特勤损失无数的刽子手,更是一个在全世界都闻名遐迩的大恶霸。这么一个人难道真的指望他良心发现?不可能,真的不可能。
“可能等你恢复记忆了就好了。你以前可是大众情人。”
“嗯,我能理解。”
刘大壮一听,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但他虽然看着像野猪,但心思倒还是挺细的,眼睛就那么转了两圈:“不如让小凤陪你吧,她刚恢复,也需要走几步路。”
但矛盾来了,这样一个让人厌恶的人,居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个时候自己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他,这其实是一个无关道德有关人性的命题。
小凤愣了一下……然后尴尬的点点头。
“什么意思?”猴爷茫然的看着毓卿:“她啥意思?”
“你傻啊!扒开看看啊。”
“我们其实都很好奇,你死了的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啊……那个……我……”
“那你检查过你有没有被性侵?动机很重要,如果你被日了,就代表他可能完全没把你们当回事。而如果只是杀人灭口就逃跑了,就说明他在躲你们。不过能把你秒杀的人为什么要躲你们?”
被点名的刘大壮再也躲不下去了,他抹了一把嘴,想了一会儿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发现她时候,她体表没有明显伤痕、处女膜陈旧性撕裂、没有性侵痕迹。呵呵……”
当然,如果让刘大壮买猪头肉也算是条件的话……
坐在那的小凤甚至巴不得猴爷提出什么禽兽不如的要求,哪怕是要求自己陪他睡一觉都好,大不了就当倒霉被鬼压,至少也算还清了债。可他却始终不做出任何要求,这样就导致小凤心里有一根紧绷的弦卡在那里如鲠在喉。
说起来,小凤跟他之间也算是国仇家恨了。可惜,现在在中央特勤里谁都http://m.hetushu•com不允许说去找他报仇的话头,谁说谁滚蛋。甚至于新来的老大刘大壮还颇有些认贼作父的架势,时不时的拿这个家伙做正面教材教育新人。
等毓卿端菜回到客厅的时候,猴爷已经快把小凤给欺负哭了,但他能说啥……这家伙人来疯的,自己要去劝,他指不定让人家姑娘干出点啥呢。
毓卿听到这个名字,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想到那个典型的英国老女人,他坚毅的内心冷不丁就出现了一道裂缝……
“什么人?”猴爷扔掉鸡骨头,靠在水池边想了想,然后撇撇嘴:“好人?坏人?或者小人?不知道,没关系。”
毓卿摸出手机,把煤气灶打成小火,站在那来回翻了半天,然后把手机递给猴爷:“中间那个就是你。”
“有啊。”
“当时就是这样,我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他用手掌按在了我的额头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昂?”猴爷眼睛豁然亮了起来,往旁边跳了几下:“快说说快说说,你咋早不告诉我!”
等到饭菜上齐,先宰猪的这刘大壮才拎着一堆东西姗姗来迟,猴爷当然跳起脚来训他,把堂堂一个大组织的负责人训的跟孙子一样,而且他还不敢有什么意见,只能缩着脑袋窝在沙发上受着,甚至还得赔上笑脸啥的……
“真不是我说,你这样在小说里最多活两千字。”
但装归装,妹子就是吃这一套呐!这样子明显是大众情人啊,都不用怀疑的,就是那么任性。
从本能上和意识上来看,自己真的对这个家伙嫌弃的没有边界。但从良知和自身道德观上来说,她却又不得不对这个人感恩戴德。这种纠结真的好让人痛苦……真的。
在饭桌上,猴爷倒是很仔细的听了小凤遇袭的那段故事。当时她正在江西和安徽交界那一带执行任务,忘记干什么需要逐门逐户的鉴定排查,等排查到一个男人家里时候,他没有任何预兆的对小凤进行的袭击,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