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大姑娘划船不用桨

“宇宙是一个多元的、近乎无限的广袤空间。单一宇宙或许有边界,但我们可以认为多元宇宙并不存在边界一说。就好像我们在各位先生到来之前并不知道什么是魔法一样,宇宙里有太多的奥秘等待我们去探求了。”
“您太客气了,老师。”
塔娜说完,拽着小凤就钻进了更衣室,然后里头传来阵阵的笑声,猴爷则靠在外头和毓卿有一搭没一撘的聊天,直到这俩人从里头出来。
而接着她为了执行晚上的钓鱼计划,甚至还特意带着小凤去奢侈品店里买了一整套超乎她年纪的衣服、包包和高跟鞋,花钱如流水却根本不眨眼,跟平时抠抠搜搜的猴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没事没事,以后喜欢什么跟我说。”
自从塔娜跟了那个家伙之后,现在越来越不成体统,以前就算看不到也会每天打电话请安,可现在都一个多礼拜没有音讯了。还有!听负责保卫她的侍卫说,她现在已经彻底成了一副草民样和图书,跟庶民吃一样的食物、穿庶民才会穿的衣服,晚上玩游戏到很晚,学习知识的时候就是睡觉。
这吃枣药丸啊!
“好叻。”
“瞎扯。”猴爷懒得跟她废话,一指更衣室:“去吧衣服换了!”
“天呐……”
“好的,明天见。”
“死人才在里头造雕像!”
毓卿在后头捅了捅小凤,示意她赶紧接下来,小凤看了他一眼,然后怯怯的说了一句:“谢谢……”
急啊,可急有什么用。
不得不说,这人靠衣装什么的确实是有那么点根据的,穿上性感时尚的衣裳和精致的高跟鞋,塔娜立刻从穿校服的雏儿变成了都市时尚丽人,虽然脸上多少还带着她这个年纪的青涩,但她的胸可不这么认为哦,衣服都快爆出来了,灯光一照,胸口白花花的肉简直辣眼睛,那深邃的沟啊,就连女店员都情不自禁的多瞄了几眼。
“我敢吗?”皇家侍卫长叹了口气:“她的监护人是……”
http://m•hetushu•com实太贵重了,可是她作势要还回去时脸上的肉疼却是那么真实。女人嘛,哪里有女人不喜欢这些东西的?名表、包包、高跟鞋、好看的衣服、高档化妆品,这简直就是大杀器啊!
当然,在私下场合,这两个老头子可是关系不错的,虽然认识时间不同,但因为都是满肚子货的人,那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让他们两个成为了大学校园里出名的老玻璃双人组。
“还不谢女王?等什么呢。”
不行,必须阻止她。不管是作为女王还是作为最后的大祭司,她都不能再堕落下去了。喝酒?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酒是多么污秽的存在!让这样的东西玷污纯洁的神祭司,这是不可饶恕的!
正在说话间,一名身穿西装但腰上却配着一柄华丽短刀装束奇怪的人匆匆走了进来,凑到法师大人耳边说道:“冕下,女王大人……在喝酒。”
作别教授,老法师匆匆跟着皇家护卫上http://m.hetushu.com了车,他在车上皱着眉头说:“你难道没有提醒她吗?祭司不允许饮酒。”
老法师捂着额头,匆忙站起身:“先生,抱歉。有些急事,我必须要离开一会。”
塔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城楼上的迷之微笑,她顿了一下,翻起了白眼:“我可以在狮子王城英雄谷里给你造雕像。”
看着塔娜在那耍阔,猴爷冷笑道:“你能把前头那个城楼上的照片换成我么?”
汽车在路上开得飞快,但他们到底还是外乡人,不懂这晚高峰的威力,刚拐出东直门就被卡路上了,老法师在车里急的抓耳挠腮。本来他们可以使用魔法的,但因为这边对超能力、魔法有使用限制,老先生尊重主人的规矩,所以宁可急到快尿血也只能坐在车上默默等着。
塔娜已经在大排档上喝完了酒了,喝的脸蛋红扑扑的,笑起来满口大白牙都看得一清二楚,一点都不淑女,更别提什么高贵气质了,整个就像猴爷的亲和_图_书闺女……
“这个是给建刚姐的,这个是给叶子姐的。”塔娜把一堆东西放到猴爷手里:“要说是我送给她们的哦。”
穿上高跟鞋的塔娜有一米七八那么高,长腿、细腰、大胸,皮肤白皙、颜值高、气质好,贵气十足。
“是自然。对自然能量的应用,以自身的意志沟通自然,让基本元素成为你的仆从、你的朋友、你的亲人。”
相比较而言,小凤就可怜了,虽然她也算是个秀气精致的姑娘了,穿上衣服也是清新可爱的很,而且看上去那病怏怏的样子也格外招人疼。但当她往塔娜身边一站,那真的就是高下立判。真的,输了,输惨了。身高、身段、身材比例,全部被打败了。
“快!快去她那里!”
“可是也是死了才能挂照片啊!”
“明天见。”
老法师摇摇头,一提到塔娜的监护人他就头疼,那个家伙就是个正儿八经的无赖,虽然他确实帮助守住了狮子王的血脉,但归根到底始作俑者还是他啊。这些事姑且不和-图-书论了,就光是他带坏塔娜这事都让老法师反感到没边了。
“对了,我想请问一下,魔法的基本原理是什么?”
首席宫廷法师面对一个给他讲宇宙弦理论的老教授弯腰行礼,两个人虽然年龄差不多,而且都是各自领域里出色的学者,但今天法师先生可是作为学生来到这里的。虽然文明相似度不高,但既然是文明社会,那么有些东西是通用的,比如对知识的尊重。
而旁边的小凤手里拿着一堆价值不菲的东西,表情有些复杂:“我……这太贵重了。”
他除了是宫廷首席之外,还是塔娜的授业恩师,知识、礼仪都是他一点一点从小开始培养的。可培养起来花了十几年,这毁于一旦居然才不到一年啊!
小凤虽然不穷吧,但绝对没有阔绰到这种程度,爱马仕的限量款一买就是好几套,还有什么口红、腮红,最好的论斤称。梵克雅宝八十万的表直接甩了四块,然后还给猴爷买了一块宝玑,光表就五百万花出去了。
“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