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八十五章 人生总是多风雨

“你有病啊!!!下来!快下来!恶心死了。”
“快下来啊!!!”
“你再装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装的啊?”
连轮值主席说抓就抓的人,要说他没有实权,这话说出来谁信呐,总之这股风云攥着劲儿变成了雷暴,席卷了整个塔城。
其实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明白,这一天大概是迟早要来的。塔城是什么地方?那绝对是一个以武力值为基础的地方,谁掌握着至高武力谁就等于掌握着这个神奇的地方。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建刚搓着猴爷的脸,把他硬硬的胡茬子弄得沙沙响:“我怎么这么倒霉!”
明明是被骂,但猴爷却仍然嬉皮笑脸地说道:“不服亲回来。”
建刚撇撇嘴,把扑克扔到一边:“我变个魔术行不行。”
“喂……死猴子!你再不起来,我要生气了啊!真生气。”
可怕,实在是可怕。那些一直拎不清的人现在终于可以看清了,原来塔城的背后还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操控着,而这个人究竟是谁,到现在却是一片空白。
“不是啊,其实我跟你说啊,有拳头当然是好事,但如果没脑子,你的拳头迟早是别人的拳头。我没别的需求,就是想找回属于我的过去,至少我得知道我是谁、从哪来、要去哪吧?”
“我也想睡觉……你这样让我怎么睡啊。”
“谁要关心你啊,你怎么还不死!你死了就好了。”
九部门的头头一夜被隔离了六个,还有两个被限制出行,一个莫名消失。可这么巨大的变故之下,三大特工机构居然没有任何表态,所有体系运转正常。
建刚试着掰了几下猴爷的手,想想却还是没用她那可以随手扔小汽车的力气,只能哀怨的叹了口气,靠在床头,任由这个无赖抱着自己的腰还把脸贴在自己的屁股上。
“放……放屁。”建刚支支吾吾地说道:“是被你给压的。”
“嘁,你也就骗骗我了。”
“死骗子!打死你活该!”建刚哭唧唧的停下手,坐在那吸着鼻涕:“打死你就好了。”
“行,你说什么都行。”猴爷顺势往小床和*图*书一躺:“两个小时之后叫我,我一宿没睡,困死了。”
建刚气势顿时弱了下来,而猴爷发现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居然闹了个大红脸,整个人的神情都不是很自在,就跟这段时间以来两个人独处时的样子一样。
两年多了,从认识他到现在都已经两年多了,时间还真是飞快。想想这两年发生的各种事,放在过去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从刚见面时的逃亡、到后来的荒岛训练、异世界系列任务,一起翻山越岭、一起阴人害人、一起打丧尸、一起颠覆他国王权,自己好像从来都是这个家伙的小跟班似的。
隔离审查,别人都紧张的要命,唯独他这个始作俑者却在这呼呼大睡,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似的。当然,聪明如叶菲大概是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但建刚显然没有那种深度的思维,所以她只能是满脸黑人问号了。
“那……”建刚嘟囔了一阵,然后仰起头:“如果啊,我问你。如果你以前的未婚妻出现了,你会跟她走吗?”
建刚被他这么一说,当场就乐了,那种分明想生气但是在绷不住笑弄得跟河豚一样的表情简直可爱到爆炸,而且她还好像知道可爱爆炸似的在那挤眉弄眼……
“小撒比,在老子面前偷牌?你也太嫩了。”
“你知道鬼武者计划的起草人是谁吗?就是那个想跟我玩游戏的老陈……嗯,叫老陈有点不上档次,叫陈先生好了。这个家伙真的是个疯子啊,他毕生都在研究怎么造神,虽然毓卿只是他的失败品,并没有达到他的要求,但十五级可是摆在那的。我想,只要小红继续解密下去,我们大概就知道这个老东西要干什么了。所以呢,既然这次出问题了,我不如就用你当诱饵,来上一出好戏咯。”
“那就不说!”
“烦死了你。”建刚幽怨的瞪了猴爷一眼,然后十分不甘心的凑过去蜻蜓点水了一下:“现在可以了吧?”
最后,她跪坐在猴爷身边,莫名其妙的哭了出来,一个劲的说对不起,等说了一阵终于想起来还可以求助和_图_书的时候,她才幡然醒悟的从床上蹦下来。
“你不是来审我的吗?怎么还不开始审!”
“压的?”
建刚咬牙切齿的说着,但猴爷却贱兮兮的笑着并伸手在她的脑袋上一通揉搓……
猴爷叹了口气:“连口是心非的毛病都有了。”
“你烦不烦啊。”建刚皱着眉头再近了一点:“可以了吧?”
“可是!可是你也应该跟我商量一下啊。”建刚十分不满:“我昨天被带走的时候,我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走私犯,星界走私犯。说能买到那种能让你受伤的石头。”
“你刚才说我啥?”
“想知道啊?”
然后……猴爷就白眼一翻,悄无声息了。
“再近一点。”
猴爷抓着四个大王扔在桌子上,不屑地笑道:“说了你智商是硬伤,你还特不服气。见过偷牌的,没见过偷大王的,你没疯吧?偷四个大王你要干啥啊?”
“妈的……”
她回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床上嬉皮笑脸没个正行的猴爷,她顿时就崩了,扑上去就是一通王八拳,击打速度和力度甚至连猴爷都不得不正儿八经的用上了防御姿态……
“哎呀!!!你废话好多啊。”
“能把我身边所有人的情报收集齐全的人并不多,毓卿算一个。对吧?”
无论建刚怎么叫,被她重击了一发的猴爷就是不动弹,而且呼吸越来越微弱,身体也越来越冰冷,最后索性连心跳都停了。
如果真的是他,那么今天晚上就能见分晓了。虽然有些委屈了建刚,但……自己人毕竟好说话。只是昨天晚上被叶菲看穿倒是让猴爷很是意外,真的……就冲昨天叶菲那个表现,如果她不是自己人,猴爷说不定已经下黑手了,哪有这么七窍玲珑心的人啊,那么多聪明人都没看出来,偏偏她连问都没问就已经了然于胸了,这得多可怕才能做到。
“喂……喂喂,再打真打死了!”
“完老完老,我家建刚现在真的成姑娘咯。”
可刚跳下去,她的腰就被一只手给握住了:“跑哪去啊!”
“赶紧起来,要被人看到,www•hetushu.com我还怎么嫁人。”
猴爷阴森森的笑着,然后猝不及防直接翻身把建刚按在了自己的身下,几乎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姿势非常下流的样子。
话虽如此,但建刚的情绪却瞬间好转了,然后低着头开始玩手机游戏:“都怪你,害得我今天都没心情做任务了,烦死了你。”
“滚开!你把我头发都弄乱了。”
“因为你傻啊!”猴爷极溺爱的刮了建刚的鼻子一下:“而且我相信你,我现在能相信的,只有你、叶菲、张群和小猴子。你们算是我的嫡系班底了,其他人都不可信。再加上,你的能力,只能用你咯。”
“啊?”
“不是啊。”猴爷把胳膊架在建刚的肩膀上:“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你们这帮小瘪三,我管他是谁的人、管他卖不卖我,反正他们搞不赢我。”
塔城一夜之间突变的风云终于在早晨时被人知道了,而他们也终于知道谁掌握着塔城的实权了。
“啊?记得。”
“我旁边呗,你睡的少啊?”猴爷翻了个身,给建刚腾出了个空:“对了,你见的那个人是干啥的?”
“再近点。”
建刚想了想,稍稍凑近了一点,并不耐烦地说道:“快说!”
猴爷从来没有听过建刚的,以前没有、现在不会、以后更不可能会,所以建刚的挣扎他根本不在乎,只是顺势把脑袋贴到建刚的胸口,长长的叹了口气。
“亲一下!”
“喂!你听到没有?”
猴爷此刻却哈哈大笑起来:“不过我也一定会带上你的,还有那几个小瘪三。”
“在几年前的那场风波里,服务器数据大部分都被销毁了,但小红已经尝试恢复了一部分,这一部分就含有鬼武者计划,虽然不完整。”猴爷叹了口气:“我的朋友不多的,我真的不想看到有人背叛。”
“真要是好了,你哭啥。”猴爷也坐起来了,揽住建刚的腰:“其实我就是想看看你到底关不关心我啊,你一个多月都不怎么搭理我了。”
“过来,过来我告诉你。”
“算了,随你折腾吧。”猴爷双手抱住建刚的腰:“我睡会儿。和-图-书
“嗯。”
建刚哼了一声,最后还是凑到了距离猴爷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几乎就是四目相对了。
“你脸红了。”
“嗯……不知道,可能吧。”
“妈的……你别给我乱甩锅。等会我给你布置一下你的任务,你给我长点心。”
“说啊。”
“你讨厌不讨厌?让你离我远点!”
建刚相当不服气,但却已经懒得和这条癞皮狗折腾了,只是侧着头看着他……
“喂!!!”
“嗯……”
猴爷指着自己脸:“亲一下,告诉你。”
“谁要跟你走……嘁。”
猴爷晃着手指:“能把我卖成这样的,只有一个人了。”
“你问了吗?”
“起来,你睡这我睡哪?”
“哟。”猴爷凑到建刚脖子上闻了闻:“现在都知道要漂亮了?我就说刚才闻到香水味了,原来你都开始用香水了,看来是真长大了。”
“他?他为什么会……会卖你?他不是你的脑残粉吗?”
“哦……”建刚不知为啥,突然情绪就低落了下来:“我知道了。”
“哦……这样啊,我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天天阴谋诡计的。”
“喂……你不要吓我,我怎么可能伤到你啊。”
这一下,建刚真的是慌了,她翻身轻巧的把猴爷推开,让他平躺在小床上,接着她开始用近乎专业急救手法猴爷进行急救。
“别说一半。”
明明是一个像小孩子一样喜怒无常的人,但却总是能够像开了主角光环一样拥有各种好运气,真的是不得不说也是种福气了。
“为什么老是我……”
“蠢货!”
“毓卿。”
猴爷直起身子:“你不早说?”
猴爷要是会照办,那他就是不是他了。所以他就这么像抱洋娃娃似的抱着建刚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在隔离室内……
“不亲!”
猴爷笑而不语,这种事如果连自己人都瞒不过去,怎么可能瞒得过毓卿呢。所以这个计划不但不能跟任何人说,反而要毓卿成为主要经办人,给他一种猴爷已经方寸大乱的感觉。
“你到底说不说啊?不说算了。”
“真的,越来越漂亮了。”猴爷伸手捏了捏建刚的http://www.hetushu.com鼻子:“好了,不逗你了,起来吧。”
“谁?以前的未婚妻?塔娜啊?”
“我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行了?”
嘴上虽然是这么叫着,但建刚根本没有真心诚意的反抗,只是用她开山裂石的拳头给了猴爷一拳头罢了……
“快说!!!哎呀!你快说啊,急死我了。”
建刚坐在床头,低头看着死死抱着自己的猴爷自言自语,可说到最后,她居然笑了出来,伸手捏住了猴爷的鼻子,让他发出像猪哼似的呼声。
“审个屁。”猴爷转身又躺回到床上,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其实我大概都知道谁把我给卖了。你?就你那点小智商……别说我看不起你啊。”
“谁?”
“是这样压的?”
她说完,猴爷的手上突然用力,让她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拽躺到了小床上,隔离室里的单人床只有八十厘米宽,而且还靠着墙,要挤下两个成年人即使其中一个再娇小其实也蛮困难的。
“行行行,就你厉害就你能,行了吧。”
“松开!你给我松开!!!”
猴爷的声音飘到建刚的耳中,因为贴得极近,猴爷的气息喷在建刚的耳朵上,弄得她下意识的想歪头过去蹭蹭,但脑袋刚一弯过去,她就感觉到身边那个家伙居然亲了她一口……
不得不说啊,从初见建刚到现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建刚越来越像个姑娘的。这一点都不夸张,原来的他就是一个假小子,甚至还是个疑似同性恋。但她现在啊,不光会打扮了,而且满嘴喷粪的次数少了许多,而且和叶菲的距离在不知不觉中就拉开了,这种变化其实是很神奇的,只是猴爷因为离她太近而并没有感觉出她的变化,但如果有细心的或者久未蒙面的朋友见到她,恐怕会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
看到建刚眼看要急眼了,猴爷清了清嗓子:“你知道么,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对吧。可你还记得小红吧。”
“喂!你变态啊!”
心肺复苏、人工呼吸做了一套一套又一套,可始终不见效果。建刚当时就急红了眼眶,真的以为自己一拳把这个刀枪不入的家伙给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