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九十七章 很好,这很不可描述

“为什么不敢?我十八岁出道,十年不知道见过多少男人了。你身上带着一股痞子气不假,可更多是一股傲气。据我所知,只要是带着傲气的人,都不会坏到什么地步的,因为不屑。”
怎么说呢,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啊,他们的表情是带着味道的,比如戴微,她的一颦一笑都带着一股子属于她的暖香,分明年纪只有二十七八,却带着一股浓浓的妈妈味。
“明早九点,九点我要去横店,你帮我照顾宝宝好吗?”
“那个死家伙……”塔娜撅着嘴,委屈的说了一句:“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虎看到我都这样,别说一只狗了。”猴爷叹了口气,把手上的肉骨头扔到狗面前就站了起来:“我特别好奇啊,你为什么就会给我发信息。”
“我只是说坏不到什么程度哦,没说你是好人。”
“是呢,是我……不过你想啊,看不到人,光看到一件衣服在空中飘,那得多吓人啊,而且宝宝不怕冷不怕热的,所m.hetushu.com以我就……”
塔娜真的是热血上头了,虽然她是个懂事而且谦卑的好孩子,但不管怎么样到底都是皇女出身,对待社会底层的态度虽说不上傲慢,但到底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而且不管怎么样,就算是假结婚也好,毕竟猴爷是和她举办过婚礼的,神圣的婚礼。那么这个在法理上的丈夫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去给别人当仆人!
“家政?”塔娜虽然学习进度很快,但她倒是对这类的词相当的陌生:“什么是家政?”
猴爷伸了个懒腰:“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那我下班了,老板。明早几点上班?”
戴微递给猴爷一个苹果:“因为我需要一个人来照看屋子,之前也找过不少人,但都只是干了两天就吓跑了。”
“她不光不怕冷不怕热,她还不怕火不怕电……嗯,只要是纯能量她都不怕。”猴爷坐在外头的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烟:“不过话说,你还真敢啊,我就一陌生人,和-图-书你不担心我对你干什么就敢留我?”
“你可是第一个说我是好人的。”
听到塔娜的问询,叶菲从几乎可以把她埋掉的文件堆里抬起头,颇无奈的笑了笑:“别提他了行么。”
叶菲停顿了一下,抬起头颇为无奈的说:“你在这冲我叫有什么用,你跟他说去啊。”
塔娜不知道为什么叶菲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不由得有些紧张,真的如果猴爷再死掉了,她就真的只剩下了一个随时想弄死他的哥哥了。
吓跑了?猴爷稍微迟疑一下就算是了解了。这吓跑其实不难理解啊,一间空房子,明明看不到有人,但却能听见说话声、电视会自动开启、玩具自己飞来飞去、噼噼啪啪的脚步声,这跟鬼屋有啥区别?要不被吓跑才奇怪了好吗。
“我第一次看到咻咻会害怕,它平时很凶的。”
猴爷没回头,只是举起手比划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就这样慢慢消失在幽幽暗暗的路灯中不见了踪影。
和图书事实上,她嘴里的死家伙现在正蹲在一栋别墅的院子里试图和一只被他吓坏的猛犬建立感情,但那只狗显然不领情,夹着尾巴缩在窝里瑟瑟发抖,连叫都不敢叫唤一声。
“我这就去找他!”
“就是给人当保姆。”
“问题倒是不大,不过她那个不穿衣服满地跑的毛病是你惯出来的吧?今天开始,教她穿衣服。”
“内务,一大堆的内务要处理!”叶菲把一个册子抛到塔娜面前:“上头打了勾的都是处理完的,你帮我处理一下剩下的吧。”
塔娜的声音高亢,显得十分失态,但喊完之后却发现自己有些过了,稍微调整一下情绪之后,端坐在椅子上:“等他回来,我会好好和他谈谈的。那,叶子姐,我能帮你什么?”
“我啊,我跟你女儿一样,姑且算是个能力者吧。”
“嗯?能力者?她不是得了怪病吗?”
“仆人!?他去给人当仆人?他的身份是亲王啊!他是女王的丈夫,他去给人当仆人?”
“是是是,www•hetushu.com是我傻。”戴微笑着撩起额头上的碎发:“她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
“他啊,他能出什么事。他跟你建刚姐姐出去找工作了,这里的事他压根就不管。”
“他有病的,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任性起来没的治。”
“找工作?他疯了!?”塔娜完全不能理解:“他需要找什么工作?他的工作不就是在这里坐着吗?而且谁能请得起他?”
“据说是给人当家政去了。”
“怪病?你是不是傻?有这种病么?”
塔娜捂着额头:“他找了个什么工作呢?”
塔娜把如父亲一般的老法师安葬在皇家陵园之后,连夜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她首先去看了一下那个让他恨之入骨但现在也已经连人样都没有的杀人犯,看完之后也不说话也不暴怒,只是轻轻一笑就转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洗漱、吃东西。
这是底线,而且……他真的那么缺钱吗?自己明明已经把钱都交给他了,那么多钱,那么那么多的钱啊!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www.hetushu.com
“叶子姐,怎么就你和群哥在啊,他呢?”
“我本来都绝望了,但你突然就给我投了简历啊,我看到你会干那么多事,而且特长上居然写着无所畏惧,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就这样。”戴微的声音很好听,而且穿着便服的她看不出在红地毯上的那种傲气,就像一个娴静淡雅的水仙花,安安静静的往那一站就是一道风景:“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猴爷说完,直接拂袖而去。留下戴微一个人在院子里眨眼发愣,她完全看不明白这个怪人呢,她对自己多少还是有些自信的,说是别人眼里的女神一点都不过分,被她留宿是多少名流、导演、明星梦寐以求的事情,但现在居然被一个痞子样的人给拒绝了,这可有意思啊。
“他不在。”叶菲揪着自己的头发:“而且我觉得你找到他也没什么用,不如先过来帮帮我吧,我的头发都快掉光了。”
“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住这?不住,我认床。”
“啊?你不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