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七章 人渣一般的小女孩和人渣一般的怪蜀黍

布布眉毛一挑,看着猴爷:“明天你要带我去参观你家吗?”
“让我去买东西也不等等我。”
“你都已经回来了,我为什么还要加班?”
布布把饼干盒往猴爷手里一塞,倒头就开始装睡,猴爷则低头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没错,我吃的。”
这个问题很尖锐的,特别是对于猴爷来说,非常尖锐。甚至连小兔崽子都满脸期待的抬头盯住了猴爷的眼睛。
猴爷想了想,突然拍了拍脑门:“说到这个,我都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妈。”
“然后呢?”
“我什么时候说过?”
“可是电视上说,笑容是上帝赐给人类最好的礼物啊。”
猴爷撇撇嘴:“这样挺好啊。”
应该生气的时候生气、应该笑的时候笑、应该开心的时候开心,这就足够了嘛。
戴微颇为不满的把水塞到女儿的手里,然后看着猴爷,突然笑了一下,塞给他一瓶啤酒:“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抢吃的。”
猴爷背着手:“我把你们送回家,我就回去了。”
最后,猴爷果然没有成功的返回基地,被留在了戴微的家里仔细思考了这个问题,他一个人坐在房间,唯一能讨论的对象就是小红。而小红是什么?它再聪明也只是个类人智能!在它看来猴爷这样绝对是完美状态,人类的情感本身就是多余的东西,会造成自身的漏洞和缺陷。
夜晚的路灯把人的影子拉得老长,在人烟已经稀少的路上,一大一小正捧着两包硕大的薯片边走边吃,身后跟着一个抱着水像农村老太太追着孙子喂饭似的女人在追赶他们的脚步。
这话说出来之后,连猴爷这种人渣都觉得有问题,戴微更是闹了个红脸,尴尬的转身就走。
“不然呢!为什么要便宜别人啊,她迟早要嫁人的啊,我总不能叫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叫爸爸的,我不同意!我会杀人的哦。”
“不算坏事吧。”猴爷抓起一把薯片揉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也不算好事,总之日子还是得过,就这样吧。”
“明明是你占便宜了,我妈身材那么好。”
“你在干什么和-图-书呐。”布布转了几圈,觉得溜妈妈索然无味,转过头来到猴爷身边,围着他转了两圈:“为什么都不会笑呢?”
“谁答应就跟谁说!”布布一点都不让她妈,张嘴就来:“我都害羞了,你都没感觉,真是的。”
戴微浑身一僵,回头瞪了猴爷一眼,然后一只手探到身后要拨开这个变态正放在她屁股上的手,但在布布面前动作又不敢太大,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这种不求上进的慵懒态度放在别人身上很讨嫌的,但放在猴爷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虽然挺装的,但就好像世界首富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赚这么多钱一样,竟能让人无言以对。
“求放过……我都把我妈妈卖给你啦。”布布奸诈地笑道:“偷偷跟你说哦,我想要个弟弟,不想要妹妹,你懂不?能帮我不?不要用避孕套!!!知道不!!!”
“你偶像剧看多了,如果这样就是喜欢的话,那这个词也太简单了一点。”
“可是它本身就很简单啊!它就是这么简单,非常简单。甚至都不用过脑子,闭上眼睛能够感觉出来的。”戴微牵起女儿的手:“而当你觉得能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他的时候,那就是爱了。”
“来你房间吃饼干!”
“你说了不告诉我妈的!骗子!!!”
跟这种东西讨论人性什么的,简直就是扯淡好么,所以猴爷只能自己去悟了,在没悟到之前,他还是用逻辑处理吧,至少现在也没什么大问题,至少周围的人都没有看出来他其实没有情绪。
猴爷二话不说,一把抢下饼干盒:“明天让人给你买,我也饿了。”
“我可以分你一点,不过你要说是你吃的。”布布可怜巴巴的递给猴爷两块:“这可是进口的呢,这里买不到的!我只能给你两块,不能给你多了,会胖的。”
“你啊,都这么大年纪,还装小姑娘,也不害臊。”布布在旁边吃得满脸都是渣,但嘴上还能不饶人:“有点样子没有了。”
这很危险……但他却无可奈何。
“嘿,你这人说话有意思,跟我亲和图书女儿一样怎么了,那我就当她爸好了,多大的事。”
猴爷却露出笑容,伸出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要不就忍着,要不就离我远点。”
说完,她自顾自的走回了房间。而她刚一离开,戴微立刻往外跑了两步,回头就要扇猴爷的巴掌,但手刚抬到一半却又放了下去,只是恶狠狠的指着猴爷说:“请你尊重一点!”
布布的精神体愣了一会,然后软软的趴在猴爷的胸口:“嗯……”
猴爷冷着脸往前走,一直走了大概十分钟才突然回头:“我得好好思考一下这个命题,现在想来的话,我脑子里根本没有这个定义。”
“她是能力者,消耗大。你不给吃才叫残忍。”
“卧槽……什么情况?”
他说完,低头看了一眼饼干:“唉?这个好吃,再来几块!”
吃着吃着,突然房门再次打开,接着就见戴微抱着胳膊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无奈,反正就那么站着……
“智商发育太早真不是件好事,我决定把你弄成弱智,让你看上去跟你的年纪搭调。”
布布可怜巴巴的走了之后,猴爷继续抱着饼干狂吃:“你欺负个小孩算什么英雄。”
“说的我不是从她那么大长出来的一样,我妈巨灵神啊?”
布布一脸哀求的看着猴爷吃着自己的宝贝饼干,敢怒而不敢言,而后来看到猴爷吃得狂野,她索性也放开了,不再抠抠搜搜的吃一起加入了抢饼干的行列,两个人就这么坐在床上,像耗子一样咔嚓咔嚓的嚼着,眼睛都盯着盒子里的饼干,生怕对方多吃了一块。
戴微这时也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双手撑在膝盖上,累的不行。不过在听到猴爷的话之后,她抬起头看了猴爷一阵,然后突然问出了一个问题:“你喜欢布布吗?”
躺在床上的时候,身边的布布已经睡得不省人事,可她却怎么都睡不着啊,内裤凉凉的黏黏的难受的不行,又不敢去卫生间,生怕跟那个流氓打个照面什么的……反正很烦躁就对了。
猴爷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你吃饼干为什么来我这?”www.hetushu•com
“可是……可是都没有了。”
“嗯……”戴微像个少女似的绕着猴爷转了一圈:“喜欢啊,就是看到那个人就觉得很开心,会不自觉的想到他,经常会有捏捏他抱抱他的冲动,大概就是这样了。”
在废话了十几分钟之后,布布看自己亲妈都快急哭了,她才伸了个懒腰:“睡觉睡觉。”
“喜欢……”猴爷反复咀嚼了一下这个词:“其实我真的不能定义什么是喜欢,我情绪很混乱。”
这时,猴爷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他叼着烟站在门口,神色古怪的看着这对母女,然后缓缓开口说道:“你们别特么在我门口哔哔。还有,你造谣的时候给我走点心。”
“喂,你这种小畜生就该天打雷劈你知道吗,有你这么卖亲妈的吗?”
刷完牙的布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那了,戴微刚说完就见她拎着布娃娃的耳朵,一副大人模样来回踱步:“如果他当我爸爸的话,你们是不是就要睡一起了呀?”
“满意了吧,小兔崽子。”
说完,她迈起她的短腿就跑,戴微也抬腿就追,但毕竟体质上有天壤之别,一个成年人愣是没能跑过一个四岁小姑娘。而看着两人远去又折返回来的身影,猴爷面无表情的说了声智障,然后就继续吃着自己的薯片。
“没有没有,我们在讨论你成我爸爸的可能性。”
不知道悟了几个小时,反正时间都已经到凌晨了,他的门突然吱嘎一声被推开了,以猴爷的敏锐程度就算是不开能力也能在一瞬间反应过来,他看向门口,却发现小兔崽子拎着一大盒饼干穿着睡衣悄咪咪的把脑袋伸了进来。
“我揍你啊!!!”戴微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谁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
“那你喜欢我?”
“她吃太多啦!!!她回来之后,又吃了十五根士力架还有一杯巧克力,晚上又偷吃饼干,她才多大啊!”
戴微甩开头,刚要走却被猴爷在胸口黑虎掏心了一把,掏完之后猴爷大笑着回屋,戴微则牙痒痒的用力踹了一脚房门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觉和_图_书得也不错哦。”
“是啊,挺好。跟你亲女儿一样,可不挺好么,可她是个女孩啊!”
“现在说不好吗?”
“那你给不给?”
“嗯……是有点多。”
戴微这次真的是被逗笑了,她走过去拎起布布的耳朵:“给我刷牙去!我说过多少次了,晚上不能偷吃!”
猴爷低头看了看她:“笑,大概是人类最没有用的情绪了。”
“上帝?”猴爷摸了摸布布的脑袋,挤出了一个笑容:“上帝没有给过你任何东西。”
而在猴爷房间里,布布居然就坐在猴爷的肚子上,以精神形态……
布布有些奇怪,好像在故意拖延时间似的,戴微急的不行,身后那个流氓越来越过分了,她又不敢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只能站在那局促且无奈的任人轻薄。
关上门,戴微站在门口长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神经病!胡说八道!”
戴微背着手,有些俏皮的跟在猴爷身侧:“我听说……你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哦……知道了。”
“我就是问问啊,问问。”布布走上前:“你这个寡妇长得好俊俏啊。”
“因为我妈不给吃的!”
“因为我可以说是你偷偷吃的啊,她又不会管你呢。”布布也不顾猴爷的拒绝,直接跳到了他的床上,撕开饼干开始像耗子似的吃了起来,而且不但吃还边吃边说话:“等被妈妈发现,我就说你偷我饼干吃,她不会说你的!”
“不睡觉跑来干甚?”
“舍不得就舍不得,会胖个屁啊。”猴爷嘴上这么说,却毫不客气的劈手夺过饼干,撕开就吃:“你这么不老实,以后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
“我饿啦。”
“不然欺负你啊?”戴微靠在门框上:“你也是,也不知道帮着管管她,还跟她一起折腾。”
“小兔崽子,你知道上个这么跟我说话的人怎么样了吗?”
“不给了不给了!我都没有了。”布布紧紧抱着饼干盒:“说好就两块的。”
“小孩子别说奇怪的话,快去睡觉!”
“不是我说的呐。”布布指着戴微身后的房门:“他说的他说的。”
“那跟我有什么hetushu.com关系?”
这样美好的场面,在橘黄色的路灯下显得如此温暖,但猴爷从头到尾都不为所动,没有感动、没有感叹、没有向往,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只是没有喜悦罢了,现在才发现自己甚至没有人类基本的情感因素。
“嗯,随便想!明早告诉我。”布布戳着猴爷的大腿:“如果不说,你就倒大霉了!”
“小兔崽子,今天玩够了吧。”
“滚!”猴爷按着她的脑门,直接遣散了她的精神体,然后躺在床上的猴爷好气又好笑的笑出了声,但紧接着,他突然发现刚才那个笑声并不是大脑的逻辑,而是……一种抑制不住的本能。
“嗯!我很满意。”
正如戴微所感觉的那样,猴爷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他没有感情!一点感情都没有,也就是说他的内心没有任何波动。所以的行为处理都是根据基本逻辑来处理,比如这个时候该笑、这个时候该闹、这个时候该生气,完全都是按照大脑内的程序来处理,根本不是从心出发。
“甜甜的……”
“你不住啊?这么晚了,你还去哪啊,又不是没你的房间。”
“你眼神里就没有欲望这种东西,我怕什么。”戴微没好气地说道:“以后你要管管布布!我真的是管不了她,至今为止就只有你能管住她。”
“不给是吧?我叫你妈来了啊。”
揉着布布的头发,猴爷也是沉默了很久:“喜欢是一种什么感觉?”
猴爷说完才抬起头看着戴微,只见她穿着薄纱的睡衣,里头的内衣清清楚楚的,总之就跟外头的衣服没穿一样,然后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近乎没有防备。
“哎哟,你身材不错啊。你就这么跑过来,就不怕我干点什么?”
“那你打算怎么对布布啊。”戴微笑眯眯地问道:“她可不是第一次这么跟你说话了哦。”
“小兔崽子!”戴微一叉腰,眼睛一瞪:“你跟谁说话呢。”
“布布!你再胡说我可要生气了。”戴微的脖子根都红了:“走,跟我去睡觉。”
“妈的……”猴爷哭笑不得,索性懒得管她:“吃完赶紧滚去睡。”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