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八章 庸俗、低俗、媚俗!

戴微松了口气:“那小心一点。”
“豆浆。”
不知道为什么,人一辈子总有那么成千上万个时刻是瘫软在那里什么都不想干的,不知不觉在戴微家给布布当保姆已经五个月了,窗外的景色已经从蝉鸣鸟叫变成了大雪纷飞。
“喝咖啡还是茶?”戴微收起碗筷走到厨房:“来杯红茶吧。”
嗯……虽然在同一栋房子里嘛,不能说不期而遇,但总体来说戴微还是有些羞涩的说,毕竟大部分人都有那种既要当表子又要立牌坊的心理,迷糊状态怎么样都行,可清醒状态下,毕竟因为身份问题,还是比较尴尬的。
这是正儿八经的睡,格外香甜。
他拍了拍叶菲胸口的勋章:“穿上这身衣服,你就不是叶菲了,你是个特工!记得吗?想要跟我撒娇,请把外套脱下来。”
吃了慢慢一肚子豆腐青菜粉丝汤的猴爷瘫在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窗外的大雪,银装素裹倒是分外妖娆,只是也有些无聊,毕竟万籁俱寂之后剩下的只有满满的空虚。
“等会,我起来给你做饭。”
他这么一说,戴微才幡然醒悟:“今天已经大年二十九了?”
“小兔崽子。”猴爷揉了揉眼睛:“你在干啥?”
也许是因为退居幕后了,也许是因为没什么烦心事了,这几个月以来戴微是胖了不少,原来一米七个头只有九十八斤的她,现在足足长了十斤,明显看上去富态了不少也细腻了不少。
作为一个混世魔王,她早就对自己老妈和怪叔叔之间那点破事无动于衷了,甚至大部分时间还会有意无意的避开他俩互相撩的时间,为了避免尴尬,这段时间她睡觉的时间比以往最少延长了三分之一好吗。
任务就这样一条一条发布了下去,一上午时间基本上就把这段时间积累的事情给处理了个干净。
把她抱回床上,猴爷返回沙发上继续瘫着,像个残废似的瘫着,时不时看一和图书下表、时不时看一下窗外。
没法出门,这豆腐也就成了无上的美味,用点白菜放在大锅里炖上一两个钟头,等白菜完全变黄、汤汁变得墨绿时,打开盖子放进一把粉丝,吃的时候再在碗里放上酱油、麻油和一丁点的糖,虽简单却滋味无穷。
当他走出这扇门回到基地之后,他身上的气质陡然一变,刚进门就已经开始布置起任务来。
今年的雪格外的大、天也格外的冷,雪大到连公交车都瘫痪了、天气冷到连暖气都罢工了。
“嗯……再有三分钟就行了。”猴爷拿出菜刀并从冰箱里取出一大块牛肉切下一拇指宽的一块:“趁这个时候刚好弄一块牛排。哦,对了。明天我要走动一下。”
“建刚你别以为你没事,明天你就出发去美国,开始着手建立第二基地,塔娜会接手你在这的任务。还有,迪亚!你如果有空,尽量回去跟你妈说一声,我需要星灵对133世界施压,让他们不要过度干涉平行世界,否则后果自负。”
“就你,还做饭呢,让开让开。”
“两天?差不多了,我要去找人算账,这不快年底了么,有人欠了我的东西,我得去收租子了。”
“明白!特派员叶菲已了解!”
不过这悲壮的宣言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了,一个人吃掉了半锅豆腐之后,她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已经丧失了战斗力,就跟一条吞了狗的蟒蛇似的,什么都干不动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躺在那呼呼大睡。
猴爷笑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饭做好,天一亮就消失无踪。
话虽这么说,可这说话的语气和语调却怎么都不像是老板能说出来的,至于那个发工资简直就是笑话,这谁都知道,一个月五千块给人家,人家给自己女儿买个玩具就是十二万、买个布娃娃就是八万,根本就没把钱当做过钱。
“怎么?你还担心我?”
“按照次序的话和*图*书,怎么都该把你先给睡了。”猴爷摇摇头:“这个时候你居然还在关心老子的私生活,这次可不是演习!”
戴微把一杯豆浆放在他面前,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靠着沙发就闭上了眼:“那酒好厉害,我坐在这感觉屋子的四个角都在转。”
戴微脑袋一歪,就这么睡了下去,而猴爷则拿出手机,默默的开始玩游戏……
“还是你想的周到。”
“不!你教我好了。”
“是啊……”戴微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回过家了,从我怀孕到现在,已经六年了。”
猴爷吃了一口,摇摇头,接着十分下流的顺着她屁股沟滑了几下:“还不如你屁股软呢,多煮一会。”
戴微从猴爷的衣服里钻出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揉着太阳穴走进了厨房,而这阵动静也自然把猴爷给折腾醒了,他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了一眼自己的城堡有没有被人打,然后才注意到布布。
猴爷躺在沙发上,大腿上躺着已经撑得快要吐出来的布布,她晃着腿,像具尸体似的躺在那,听到要喝饮料时,她艰难的撑在猴爷的胳膊上坐起来:“扶我起来,我还能吃!”
“明白。”塔娜没有解释:“我会纠正我的错误。”
“我饿啦。”
“来杯豆浆吧,原汤化原食,撑死我了。”
“嗯?有屁直接放。”
“没办法,谁让我是你老板呢,我要不赚钱,谁给你发工资。”
这五个月以来吧,其实戴微真的是给了他无数多次机会了,他没一次能发现的,什么卫生间里撞见洗澡啦、半夜聊人生啦,其实这都已经暗示成球样了,但猴爷却根本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每次要不是我行我素,要不就是悄咪咪玩游戏,总之连戴微自己都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游戏好玩的说……
“看吧,对我来说……过年还不如不过年呢,不过话http://m.hetushu•com说回来啊,年终奖你记得给我安排一下,好歹这半年我也尽职尽责啊。”
“讨厌……你都不跟我说。”
“等一下。”
“火腿肠、大白菜、黄豆、牛羊肉、鸡,都准备好了。”
当然了,面对猴爷这种流氓,他便宜倒是一点都没少占,什么流氓事也都干过了,除了没有睡在一张床上之外,其他的也没啥秘密好说了,甚至连戴微的果照猴爷的手机里都存了一两百张……这要是流传出去,估计不少人都得跪求老司机开车了。
“你们睡了?”
俩人就用如此猥琐不堪入目的姿势睡到了深夜,等戴微被一阵噪音闹醒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布布正在不远处吃着中午剩下来的豆腐,自己则钻在那家伙的大衣里,上衣被蹭得卷了上去,近乎半裸,那家伙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屁股上另外一只手则环着她的腰。
这种天气其实要比三伏天之类的幸福多了,因为不管多热的天气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即使汗流浃背也无法改变工作日那雷打不动的日历。可是这种日子却不一样了,大雪封山没法出门这种事。哎呀,实在是想工作,可是没办法嘛。
这种算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乐趣了。
“哦?我调戏老板啊?”猴爷嘿嘿一乐:“我怎么感觉是老板经常骚扰下属呢?”
“吃饭啊!我好饿啊啊啊啊!”
戴微叹气,无可奈何地说道:“就知道你懒。”
“要……走多久?”
“好无聊啊。”
“塔娜,你的情报部门就是一群废物,给你三天,如果还没有改善,全部处理掉。”
过了没多久,猴爷觉得好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衣服里居然还钻着一个,他觉得神烦,然后默默的把双手插进了戴微的裤子里,捏着俩屁股蛋子就这么跟着睡了下去。
他发言结束之后,看了一下在做的他自己的班底:“这次我们很可能要和塔和-图-书城决裂了,做好心理准备。出发。”
至于叶菲的问题,猴爷压根没有放在心上:“叶菲,要记得转换身份。”
因为喝了酒的原因,她脸蛋红彤彤的,额头上也微微冒汗,看上去就像一只蒸熟的螃蟹,傻乎乎的。
她说着,用筷子夹了几根面条送到猴爷嘴边:“试试软了没。”
“邓锦,见到张庭玮告诉他一声,我盯上他了,让他给我收敛一点。”
“完了完了……真喝醉了。”她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两句,然后觉得身上有点冷,索性直接往猴爷的军大衣里一转,趴在他身上就这么继续睡了下去。
屋里没有暖气却也热气腾腾,窗户里头因为温差而结出了一层窗花,要是家里有蠢小孩的话,还能骗这蠢孩子去舔舔冰凉的玻璃窗。
“刚才电视里说了,今年可能要闹雪灾,家里是不是得存点吃的?”
要是再配上一点夏天剩下来的杨梅酒,放在外头冻上十分钟,冰凉酸爽和豆腐热辣鲜咸在嘴里一冲,那滋味给个神仙都不换。
“难受……”戴微握着猴爷的手,一阵阵的干呕:“头晕。”
“我不管啊,没有年终奖我可要跳槽了,你看着办。”猴爷把牛排放进平底锅,小心的翻转着:“过完年再见!”
猴爷摇摇头:“吃肉长不高的。”
“对啊,你才发现?”
“我想吃肉!”
“叶菲,给所有幽灵成员发通告,幽灵解散之后可以自愿加入这里。”
“胡说!我要扣你工资!”
“是啊是啊,你尽职尽责的调戏老板。”戴微白了猴爷一眼,风情万种的:“就你这工作态度,还想要年终奖?”
戴微本能的往前躲了一下,但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甚至连语气都没什么变化:“我就是不知道该煮多长时间,麻烦。”
“昂。”猴爷点点头:“衡水老白干,喝出男人味。当时做杨梅酒的时候,就用的那个,我第一次看见喝六十五度酒跟喝饮料一样,一杯一口和-图-书闷,你蠢还怪社会咯?”
猴爷上下打量着她,然后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锅里煮着的方便面。点了点头:“不错,就这样挺好。”
“你啥时候准备的?”
“布布,你怎么醒了?”
“前几天,反正没什么事了,就存了点,这眼看快过年了,免得到时候涨价。”
“怎么这么蠢啊。”戴微气急败坏的坐了起来,强忍着难受的宿醉想去看看布布的情况,但刚站起来却又因为头晕而坐回到了沙发上。
“想吃什么?”猴爷伸了个懒腰:“真是灾星,老子还得伺候你这小兔崽子。”
话虽是这么说,但猴爷也同样起身去给小兔崽子做饭去了。就这样,他和戴微就在厨房不期而遇了……
至于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在座的各位都清楚,塔城终于开始着手监控、管制能力者了,第一批被处理的人就有幽的名字,理由是她的妹妹有可能出卖塔城的情报。因为这个,她现在已经被关在塔城的超级监狱中了,猴爷这次去主要就是为了把她给弄出来,顺便再教育一顿干出这种荒唐事的家伙。
这种悠闲到近乎无聊的日子,会让人变得慵懒,就好像猴爷已经无聊到开始用黄豆自制豆腐然后煮来吃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戴微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就躺在猴爷的肚皮上,而他自己也就这么瘫在沙发上睡得跟头猪一样。
“是你屁事都不管。”
“睡觉吧,反正也没事干。”
在散会之后,叶菲快速的追上猴爷,有些忐忑地问道:“你……我听说你和那个小明星……”
戴微的酒劲彻底上来了,她酒量很不错的,意识还非常清醒但身体却已经不听使唤了,靠在那像条脱水的金鱼似的长大个嘴。
“我……我是不担心,布布会担心。”戴微专心的看着猴爷处理那块牛肉,语气上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过年你打算在哪过?”
“张群,跟我回塔城,这个公道我们替幽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