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一十五章 浪!继续浪!

“我现在回去给你配药,你给我老老实实的!”
“喂!你这什么态度啊。”
“是什么伤到你的?”
过了没多一会儿,仍然还很生气的小猴子走到客厅,撅着嘴挂着泪珠给猴爷上药包扎,包扎完之后,一言不发的就走了,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哼了一声……
“不要喝酒、不要吃辣的、不能碰凉水。”小猴子说到这,看了戴微一眼:“不能有性行为。”
“没……没有……从来没有……”戴微连忙解释:“真的。”
“性质一样,你现在没有选择权,老老实实的躺在那。”
越是软的妹子在爆发的时候越是犀利,这种话在猴爷印象里,除了建刚之外没人能说出来,现在从小猴子嘴里蹦出来,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小猴子走之后,猴爷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笑着对戴微说:“你看,我这活的什么命。”
进化石对猴爷皮肤产生的灼烧www.hetushu•com立刻产生了效果,伤口的表面开始出现了烧伤,接着皮肉也开始卷曲。剧烈的疼痛让猴爷另外一只手都把靠枕给抓爆了,不过他努力营造一个硬汉的造型,愣是没有吭一声。
“根本没开空调!”小猴子气急而笑:“你别说话了,我来给你处理!”
“我认为,这种行为真的是很不负责任,去开个会而已,把自己弄成这样。”幽抱着胳膊一脸冷冽:“你这是对自己对你的属下不负责。”
“遵命……”
“我……我我……我知道有伤害,但不知道有毁灭性伤害啊。”猴爷傻笑着装憨:“乖……不气了。”
“谁信。”小猴子不屑的撇撇嘴:“两个成年人在一起住半年,你说这话能骗自己?”
“嘿,我就知道某人作死的脚步不会停歇。”建刚一脸得意的笑容:“现在又成死狗了。”
“好……好的。”戴微hetushu•com连忙钻进厨房开始忙活。
“你下次干这些危险的事之前能不能过过脑子!”小猴子气的都快哭了,她眼睛红红的看着猴爷:“你明知道那东西对你有毁灭性伤害,你还用自己当试验品?”
平时那个说话都细声细气、怯怯懦懦的小猴子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那是相当强势,即使在面对猴爷的时候也是强硬的不行,更关键的猴爷还不得不听她的……
“什么特产?”
“红糖煮蛋。”
猴爷腾出一只手拿出进化石:“这个。”
“喂!我这不是来大姨妈。”
小猴子从医疗箱里拿出器械,但她的东西根本无法切开猴爷的皮肤进行缝合,她急得团团转,戴微在旁边也不知所措的打转。
作为患者,被医生训斥根本就没法反驳,猴爷只能歪着头,看着天花板,一脸死相:“我有点冷,把空调关了吧。”
叶菲坐在猴爷身边给他喂吃和_图_书的,不过吃了七个蛋半斤红糖的猴爷,真的是啥玩意都不想吃了……
“够了啊,你们有完没完。”猴爷板起脸:“一个两个要造反啊?过来开批斗会?”
“你倒挺适合当个星灵的。”迪亚点点头,一脸认同:“星灵也是这样严谨的种族。”
“你也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任性!这次是我知道怎么处理,要是我不知道怎么处理,你人就没了!”小猴子站在那咆哮着,眼泪终于还是掉下来了:“我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我同意。”张群站在墙边,也是抱着胳膊,脸上看不见什么表情:“太任性。”
“油炸肉蛆!很补的。”
“你……你能煮什么?”
“小猴子刚才在给你处理的时候更冷静,因为激动也好哭也好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只能添乱。”戴微拿上一床毯子给猴爷盖上:“我去给你煮点吃的,你流了那么多血。”
猴爷把一罐和图书子美味的油炸肉蛆吃光之后,意犹未尽的抹了一把嘴:“这还真挺好吃啊。”
“戴小姐,帮我取点保鲜袋来,有蜡烛吗?融一根蜡烛给我。”
戴微一晚上没睡的照顾猴爷,直到第二天早上小猴子带人赶过来她才去房间休息了一会儿,毕竟有那么一大堆人了,她的作用也就不那么明显了,作为一个懂事儿的女人,她知道自己应该处在什么样位置。
最后,血终于止住了,小猴子把进化石往融化的蜡烛里一扔,接着塞进了一个玻璃罐子里再用锡箔一包……
“很好,很美味。”猴爷把东西放到一边,看了一下周围:“人来的差不多了是吧,我有事跟你们说一下,有两个事啊,第一件事就是尽快成立我们自己的研发中心,这个我就想交给迪亚,毕竟星灵的科技还是挺发达的。第二件事,我们可能要遇见前所未有的大麻烦了。”
小猴子想了想:“你把它取出来了?你怎和图书么这么不理智。”
“我也警告你,你以后不能这么乱来了。”戴微的表情严肃:“我很担心。”
“一千五百CC了,再下去你要休克了。”
“看我看我!”塔娜在最后头举起手:“我什么都没说,还给你带了帝国特产!”
“你看上去很冷静嘛。”
小猴子先用大量的保鲜膜包裹住猴爷的胳膊只剩下伤口处暴露在外,接着她拿着进化石放在猴爷伤口上方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滚开……”
“乖……乖……乖啦。”猴爷尴尬的不行,不停用眼神示意戴微干点什么。
戴微白了他一眼,然后搂这气到爆炸的小猴子进了房间,留下猴爷一个人在客厅抽烟。其实还别说,失血过多啊……除了有点冷之外,其他感觉还不错呢,有种喝酒喝到微醺的感觉,爽爽的。
“我自己作死。”猴爷的嘴唇都白了:“卧槽,这流了多少血?”
“皇家贡品呢!又不是所有的蛆都吃便便长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