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二十四章 风一般的少年

而且建刚还从叶菲的角度考虑了一下,如果是叶菲的话……她肯定毫不犹豫的会选老猴子,因为哪怕是建刚这种无法无天、无所畏惧的人,站在老猴身后都能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安心。仿佛只要他在,什么事都不是事,还记得在塔娜那个世界的时候,老猴子受伤时那么多人失魂落魄、惴惴不安的样子和他再次出现之后的齐齐松口气就能看出来了。
建刚很诧异,不知道这俩人为什么要袭击军营,但她有个很单纯的想法,那就是长得好看的人一定不会有多坏,当然……这里特指男人,女人里可是有蛇蝎美人这么一说的。
“你们刚才说的是真的?”建刚皱着眉头问道:“那个剥皮什么的?”
“程建……”建刚点点头,但是刚字并没有出口:“程剑兰。”
“好漂亮,好喜欢!”建刚抽着鼻子,心里都开出了花儿。
观音婢,这个小名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能叫,毕竟王妃。这个女人看上去瘦弱的很,但李世民却对她关爱有加,而这个人是谁?那可是未来大名鼎鼎的长孙皇后,也是李世民唯一的皇后,在她死后十三年一代皇帝都没再立后,可想而知这个女人在李世民的心中有多重的份量。
在建刚等待小哥哥晚上行动的时候,李世民则在跟观音婢和长孙无忌大谈那天碰到的情况,当提到建刚那近乎秒杀的武力值时,他不由得脸上微微变色。
天色渐晚,整个小镇子都被染上了一层琉璃色,如梦似幻。炊烟袅袅升起,带着饭菜的香气扑鼻而来。
“你?好像你我在客栈有过一面之缘。”好看的男人笑着对建刚说:“没想到姑娘也是位奇人。”
“如剑如兰,倒是贴切。”墨荀笑着说道:“那姑娘,现在不用再跟着我们了?”
观音婢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就不再做声了,坐在椅子上温柔的给丈夫和哥哥煎茶……
“世上有如此和-图-书霸道之人?”长孙无忌嘴里啧啧有声:“要是能为我们所用,那真是极好的,观音婢你说对吧。”
嘿,还别说。虽然论长相的话,老猴子一败涂地,但这综合对比起来,建刚却找不到那只老猴儿的毛病,而相比较起来这个年轻人,帅是帅了也有气质,但就是少了点什么。如果硬要说的话,应该就是少了一份老猴子那种俯瞰天下的气势。
“在下墨荀。”
“来唐朝的第二天,今天揍了李世民,看到了一个漂亮的让人不敢相信的帅哥,今天晚上打算尾随帅哥看他要干什么。”建刚在本子上写着任务日志,写了一段之后,她咬着笔头想了想,在末尾添上了一句:“想家了。”
看到这个小哥,建刚情不自禁的拿他和老猴子比较了一下,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老猴子被比得连渣都不剩,颜值根本不是在一个水准线上的,感觉像是一只鸭子和一只天鹅,明明都是禽类,但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个好看的男人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可怜女孩全部救出来!
那些东西本就不是人力可抗,不过这时却凭空冒出一个妖僧,他说用他的方法可以降妖伏魔、庇佑苍生。
建刚听到这,拿起笔在小本子上吧这个墨家天机门记了下来,然后继续撑着个脑袋靠在桌子上偷听人家讲话。
“他?”李世民不屑地笑道:“就我说,那姑娘单手能降单雄信。”
想想如果刚才坐在那的是老猴,他会神色一黯吗?显然不会!他明确的知道自己过去的失败,也知道自己不是天下无敌,但他的脸上从来没出现过任何类似于刚才那种怂包表情。那种死不认输的气势还有那种双手一背就是一座山的定力绝对不是这个漂亮的小哥哥能比的。
那青年面沉如水,明亮的杏仁眼溜溜一转,展颜轻笑:“朴力士,你怎么现在这么畏首畏尾了。”
hetushu.com行动力极强的李世民轻握了一下媳妇的手就匆匆离开,跨上他的白马一路去了探子营,不为别的,就为刨地三尺也要把建刚给抓出来。
相位隐身装置是迪亚送给她的,相当好用的东西,能干扰人的脑电波,让人忽略掉特定的图像,比如一个人在房顶上跳这类的……
这地方的客栈吧,即使是最好的房间都相当简陋,上厕所要不在房间里用痰盂要不去楼下臭烘烘的茅厕,总之环境十分感人,不过好在建刚这姑娘糙的很,就算睡马路也照样没啥问题,所以躺在一股子怪味的床上她倒是毫无异样,只是脑子里不断在拿刚才那个小哥和老猴子做综合对比。
吃了饭,青年就随那汉子回到楼上客房去了,建刚自然也没有再在这的必要,于是也伸了个懒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那好看的帅哥微微皱眉:“你说那些女子都还活着吗?”
虽然他最后做到了,但手段却无比的残忍,就是用人皮骨来降妖,而一个人皮只能做一面鼓,而且这鼓用一次便失去了法力,只能重新制作。
“少主,一山还有一山高,要真是如你所说,我墨家何至于被人灭门。”
墨荀和朴力士对视一眼,接着就果断拒绝了建刚:“剑兰姑娘,这事非同小可,说不好有性命之虞。”
建刚挠挠头,然后从树上跳了下来,关掉了隐身装置,站在好看的男人面前,俏生生的。
但下一刻,力大如牛、气吞山河的朴力士就被建刚给硬生生的按在了地上,像镇住孙猴子的五指山,任由孙猴力大无穷也无法挣脱。
狠心除掉……李世民想到那天那个让他毫无招架之力的过肩摔,脸色并不是很好看,看到爱妻关切的眼神之后,他才摇头苦笑并压低声音道:“那还是个女子。”
很快,建刚就跟上了那个好看的帅哥,而他们的目标显然不在镇子里,而是一和_图_书路直奔向了镇子东北方一处军营。
怎么形容呢,建刚的辞藻匮乏的很,但对于这个年轻人啊,她真的不吝啬她所有的褒奖,那唇红齿白、面若朗星的样子,活脱脱就跟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不带半点夸张。
“岂有此理!”
“妈的!”
在主人的要求下,朴力士把事情的本源经过都说给了建刚。从最初妖星现世开始,人间界就出现了各色妖魔的,这些妖魔力大无穷、样貌丑陋,专门以人为食,据说江都和会稽差一些些就被屠戮一空。
“朴力士,等闲杂兵哪里是我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你这墨家第一高手在呢。”
这也难怪长孙无忌吃惊了,要知道李世民可是十三四岁就在军营里摸爬滚打,武力值不可谓不高,三军之内也只有程咬金、秦叔宝这样的猛将能让他乖乖束手就擒,面对其他的将领他就算不敌也有一拼之力呢,可现在居然被一女给过肩摔了,这放谁那都得吃惊一下。
“少主,老主人生前吩咐过让您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今晚之后我们务必要离开,否则身份一旦暴露恐有大麻烦。”
不过么,上去搭讪这种事她倒是没有打算,毕竟没有摸清楚对方的底细,再加上自己有任务在身,所以还是矜持点比较好。
长孙无忌倒吸一口凉气:“你被女流之辈给打了?”
“二郎,若是如你所说,真有此等异人,那必须要为你所用,不然宁可狠心除掉。”
“少主。属下知道你宅心仁厚不忍黎民百姓遭此劫难,但……据属下打探到的消息,这些个少女被抓去之后,都会被折磨致死,死状极惨,闻着伤心。”
建刚和好看的男人同时骂了出来,而建刚一出声,下头的人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武器顿时出鞘,警惕的看着周围。朴力士则凶神恶煞的喝到:“谁!出来!”
李世民摸着自己还有些痛的后腰,表情微妙,摆手道:“不hetushu.com谈也罢……”
很快,他们来到了军营外在一处小林子中隐藏了起来,而建刚就坐在他俩头顶的树上,悄咪咪的听着他们说话。
“别小看女人。”
“朴力士,无碍。”好看的帅哥朝建刚行了个礼:“把你知道的都说给这位姑娘听。”
“果然男人不能靠脸。”建刚叹了口气,双手枕在脑后:“货比货的扔。”
“不知道她和那单雄信谁更强些?”未来的长孙皇后现在到底还是个十九岁的少女,见识虽然有,但是在她眼里,战斗力最强的也就是单雄信之流了。
刚写完,她就见那个帅哥带着巨汉从客栈里走了出去,两个人一前一后消失在街角之后,建刚立刻用绳子把头发一扎,三下五除二从窗口窜到了三十米外的屋顶,然后就这样在屋顶上跳跃着。
“你几时变得如此畏首畏尾了,我墨家奉行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
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么一比较出来,刚才那个漂亮的小哥哥就显得十分的娘炮。
“不。”建刚眯起眼睛看着远处军营:“你们恐怕打不过里头的人,我帮你们。”
建刚拍了拍他的胸口,朴力士立刻像被触动的机关似的朝建刚扑了过来,墨荀根本来不及阻止。
当然,至于他们在说些什么,建刚倒是不介意好好听听的,毕竟这样的人嘛,身上要没点故事都对不起他身后背着的那把剑。
而对此毫不知情的建刚现在刚刚洗了澡洗了头,现在穿着一身干净的粗布衣裳靠在窗台看着外头熙熙攘攘的大道,虽然还是男装,但放下湿漉漉长发的建刚看上去漂亮极了,往那一坐如果不说话,活脱脱就是一朵清纯俏丽的小百花,过来过往的旅客只要发现她的都会情不自禁的多看上几眼。
三人沉默许久,李世民突然一拍大腿站了起来:“不行,我要找到她,就算请也得把她请来秦王府,对付那妖僧就要和-图-书靠她了!”
吃饭的时候,建刚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没想到那个小哥居然每次都可以和她的眼神对视,这让她相当的尴尬。
“先前我抓到过一个兵丁,他说这些女子被妖僧抓去之后,会先用香料涂抹全身,在香料干透之后再活生生的剥下人皮,风干制成人皮鼓,据说此鼓声能够降妖伏魔。”
朴力士拦在他面前,全程警惕的看着建刚,那表情活像个怒目金刚,似乎只要建刚再往前走一步就一铁棍砸死她。
“唉……我想吃牛排。”建刚撅着嘴看着路上大摇大摆的耕牛,不停的嘀嘀咕咕:“想吃牛肉干……”
“说了,别小看女人。”建刚深吸一口气:“哦,对了。虽然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不过我想跟你们同行一段时间,没问题吧?”
其实按照常理来说嘛,他们两人说话声音外人是听不见的,但建刚毕竟身体强化系,六识相当敏锐,那细若蚊蝇的声音在她耳朵里清晰无比。
于是李家为了维护统治就拜了这妖僧为国师,在各地都修建了国师堂,这国师堂甚是神秘,但只要被送进去的女子却是无一能出来,随便估计一下,每次妖星现世就会有数百名女子因此丧命,而昨天妖星再次降临,所以从昨天开始,那些兵丁又开始四处搜罗年轻女子,算算时间,今天这些女子就已经被押送到这里的国师堂了。
“少主,小心有诈!”
“嗯?究竟是怎样?”
提到灭门两个字,这青年神色一黯,低下头抿了一口浊酒便不再言语,而且就这样沉默了一顿饭的功夫。
“少主,你可是我墨家天机门最后血脉了,千万不能冲动。”
“少主,那些被掠来的女子就被关在这里,本以为他李家是真命之主,没想到也是一众信那旁门左道的东西。”
当然,她的愿望大概是要落空了,在唐朝么,私自宰杀耕牛是要杖一百、流三千里的,就算建刚敢吃也没人敢给她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