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章 一曲送别离

建刚虽然有时很无赖,但她绝对不是个耍赖的人,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就是继续完成个任务,只要让那个妖星不再出现就好!而唯一跟妖星有联系的,恐怕就是那个妖僧国师了吧。
朴力士顿首致敬,然后从口袋里一块铜牌递到建刚面前,示意她收下,这块铜牌正面刻着一只漂亮的老虎,背面则是一段碑文似的东西。
墨荀的笑容有些苦涩:“前方便是长安城,就此别过。”
不久……一年!
“傻X”
“有些事,不得不做。父兄之仇,不得不报。大丈夫身死则以,可要是不为,则将受人耻笑。”
回到长安,现在局势并不紧张,所以盘查并不严格,再加上建刚有墨家高手亲自制作的假通关文牒,恐怕就算是签发通关文牒的单位都不一定能分出真假,这样一个重量级的通缉犯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进入了长安城。
“小心点。”
建刚告别小贩,在街上晃晃悠悠的。还别说,虽然这国师堂搞的人心惶惶,但和*图*书到底李家的底子还不错,李渊登基之后倒是把这长安城给弄得井井有条,比一年前看得那是束缚多了。而且据说因为国师堂的原因,妖魔不敢入城,这里也成为了整个大唐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知道了,谢兄弟了。”
“小墨,咱们在外头瞎晃了一年。”建刚穿着一身男装,咬着跟稻草躺在一辆拉草料的牛车上,旁边坐着的墨荀,而盯上则站着好像一直都那么严肃的朴力士:“下面该去哪?”
“后会有期。”
墨荀低头轻笑一声:“剑兰姑娘真是冰雪聪明。”
墨荀愣了一下:“剑兰姑娘,你……”
建刚接过虎符,然后扔给他俩一人一条她自己编的丑中国结,然后一言不发的就准备跳车离开。
“长安。”建刚站在百米高的人工山下仰望着顶上的国师堂总部:“老子回来了。”
看着墨荀远去的身影,建刚心情也是沉沉的,一年的朝夕相处,说要是没有一点感情,那八成和_图_书就不是人了,更何况墨荀不止一次暗示过对自己的爱慕。
建刚闭着眼睛没说话,只是长叹一声:“我的任务在昨天也下达了,也没办法陪你了。”
“你是不是傻,上头那傻大个不止一次说漏嘴说你们墨家要是不被灭门现在应该是天下第一门派,都特么被灭门了,你现在这么一副寻死的样子,不是去报仇是干啥?”
建刚已经在大唐生活一年了,这一年的时间她一直和墨荀在一块,算是熟悉这个世界吧,总之现在建刚已经对大唐相当熟悉了,也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而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们的足迹踏遍了整个大唐。从涪陵到江都、从九江到长沙、从东莱到大梁,建刚几乎陪着墨荀一路完成了他的游历任务。
建刚拍了拍他的头,然后转过头看着一脸严肃的朴力士:“大块头,再见啦。”
建刚冲着墨荀的背影骂了一嗓子,然后抹掉眼泪,转身走向了长安城的方向……
这一和*图*书年的时间,她大部分时间都在荒郊野外过的,最经常干的事就是扑蝴蝶和钓鱼,而墨荀的历练任务是斩妖除魔,这一路上他们倒是碰到过几次妖星现世和妖魔出动,这些所谓的妖魔对于建刚来说连练手都办不到,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非常棘手的,甚至一队士兵都不是这些来历不明的怪物的对手。
“你能干啥,不就是报仇么。”
建刚随手拽过一个买菜的小贩:“这一次杀了这么多啊?”
她到达长安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城墙上的人头,那些干瘪的人头在城墙上挂了一排,甚是壮观。
什么最难受?其实不是爱人嫁人了,新郎不是我,这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心态好的祝福一下、心态不好的诅咒一下就过去了。而最让难受的就是一个喜欢自己追求自己许多年的人突然有一天不告而别了,这种痛会让人撕心裂肺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有体会。
傍晚,城外,一曲悠扬。
墨荀盯着建刚看了一阵:“剑兰姑娘,这hetushu.com一年的时光是墨荀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再与你一起闯荡江湖。”
“孩子,死了就没DPS了。”
“剑兰姑娘,稍等!”墨荀站起来叫住了建刚:“昨夜,我连夜谱了一曲,既然分别,就当做送给你的礼物吧。”
“什么?”墨荀已经习惯建刚嘴里经常会蹦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但这无伤大雅,她在墨荀眼里始终是美丽、圣洁、高贵且强大的存在。
建刚没走,她抱着膝盖静静听完,在一曲终了之后,她拍拍膝盖从草堆上站起来,朝墨荀抱拳:“后会有期。”
根据收集来的情报信息,那个妖僧恐怕最少是个十三级灵能者,最少最少。建刚并没有必胜的把握,虽然她能保证自己不死,但要清理掉妖僧和妖星,难度并不小。
时隔一年,再回到这里,建刚其实已经完全不同了。侦察任务在三个月前已经结束,时空扰动的根源已经查清,但因为她私自做主把一个本不属于任何一个时间的人送到了猴爷和图书那边去,所以相应的她也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而这个责任就是解决这个时空扰动,虽然现在一些问题已经无法避免,但绝对不能让这个世界在人为干扰下进化到高武世界,这是基本原则。
建刚斜眼看了他一眼:“真要寻死?”
“剑兰姑娘,这段时间委屈你了。下一步我们大概就要分开了,大兴已该名为长安,我也将去做我该做之事了。”
“嘘……姑娘,可不能乱说话,现在国师堂的耳目众多,得罪不起啊!”
“我跟你说,如果来的是我姐妹,你早被她玩死了。”建刚叹了口气:“而且我还知道你要去干李渊。不然你不会在这么玩命的练技术。”
建刚摇摇头,低声说了一句:“匹夫之勇,跟那傻小子一样!”
墨荀说着,从腰间抽出翠玉长笛放在嘴边,深深的看了建刚一眼,笛声悠悠扬扬的传了出去。
“唉……别提了。”小贩低声说道:“这都是去刺杀国师的义士,四十八位,全交代了。”
“这些人都干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