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在庆典上动刀动枪,而且还是在李渊面前,那罪过不亚于刺王杀驾,虽然事出有因,但同样是不可饶恕的。如果不是在万民面前,自家人过去就过去了,可要是在黎民百姓面前胡来,李渊要是不杀他,以后这皇帝就没法当了!
这种事政治意义非常强,但对小老百姓来说其实就只是一场盛大的节日罢了,到时整个长安城都不设宵禁、通宵赏灯,而这种人头攒动的时刻,对于咋许三儿这种杂货铺子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大丰收。
皇家就是这样,关上门是父子,打开门可就是君臣了,不能有丝毫胡来。
那个妖僧微微抬起头,看了李世民一眼,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就站到了李渊身后,像一个影子似的不声不响。
“阿姐,这种玩笑开不得!”
在市集的角落,许三突然后头叫了一嗓子,建刚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也觉得这人有点眼熟,所以站在那盯了许三半天。
“行了。”建刚摆摆手:“我就开个玩笑。”
提起轩辕剑,这一年的时间建刚倒是不止一次玩了那把轩辕剑,并没有传说里说的那么玄乎,不过倒是真的挺有灵性,握在手上都感觉像是有生命似的。不吹不黑,如果没有那个什么国师、妖星之类的外来者,这里的当世最强肯定是墨荀,他以一个凡人的身躯能够打赢三级灵能者,这已经相当相当厉害了,特别是他还没有幽灵和_图_书那种高科技装备的加持,这已经算是人中龙凤了。
“啊,好。”建刚笑着点点头,看了看四周围的环境:“这是你家啊?比以前好不少了嘛。”
“是我啊,阿姐。”许三发现果然是建刚,欣喜的不行:“许三儿!”
“那可是!已经昭告天下了。”
隔着几条街的宫闱之上,李世民、李元吉、李建成三兄弟浑身戎装站在头牌,身后则是几员开国的猛将,银甲的士兵威风凛凛的簇拥在他们身边,气势如虹。
这一觉足足睡了一天,等起来时,外头天色已经大量,她的旁边则支着一张竹床,上头铺着新毯子,还有一筐丰盛的饭菜摆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看样子是许三后来又来过,只是看她在休息所以并没有打扰她,把东西放着就离开了。
许三儿现在是一家杂货铺子的老板,他还不算蠢,没有用建刚当时给他那笔钱坐吃山空,虽然买卖不大吧,但也比过去随便在城根摆个摊强上了许多,不算大富大贵也算丰衣足食,一家三口倒也其乐融融。
“阿姐!”
一提这名字,建刚立刻想起来了,上下打量了他一圈:“不错啊,一年胖了这么多,差点没认出来。”
建刚戏谑的说了一句,没想到这一句之后,许三居然炸毛了,他往那一站,非常严肃地说道:“阿姐,你这可是小看人,我许三承了你的恩再把你给卖了,这http://m•hetushu•com还是人干的事?我还想给子孙积阴德呢!”
“李世民啊?那小瘪三而已。”建刚不以为意,靠在草甸子上倒也舒坦:“对了,你说通缉我?什么意思?”
“二郎!”
许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这一年生活好了,能吃饱饭了,自然人也胖了起来,所以也不怪建刚一下子没能认出来。
到底是地头蛇,在巷子里东转西转,许三很快就把建刚带到了他的库房,然后赶紧找了快步给清出了一块地方让建刚坐下休息:“阿姐,你在这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弄些吃的。”
“你走之后,全城就贴满了有你头像的告示,虽是没说你干了什么,可要是谁发现上报官府,可是有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一万两啊!”
“行,那……阿姐,你就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张罗着,千万别出去啊,要是被人发现可就麻烦了。”
长安城在不断建设,许多东西已经渐渐退去前朝的样子,开始往历史上那个永垂不朽的超级城市的方向所发展,人丁逐渐兴旺,王权也逐渐稳固。
“妖僧不除,国将不国!”
“哦,你走这一年啊,国号改了,改成唐了。这几日要给太祖庆冥寿,而且当日陛下会登上长安城大赦天下,所以那是相当热闹。”
酸梅子熬成的水、纳凉的扇子、孩子手上的花灯,那可都是一笔一笔的钱呐,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许http://www•hetushu•com三就算是三天三夜不睡觉都得把握住。
许三摇头道:“阿姐,往日许是没所谓,但这几天可是不行,连秦王殿下都亲自上街巡查,要是被他撞见了,那可是大麻烦。”
李世民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心潮澎湃如同他才是这天下之主。而这时,一个身穿斗篷的人缓缓从阴影中走出来。李世民眼角的余光瞟了他一眼,顿时满腔的热血化为愤慨,几乎当场就要抄家伙杀人。
这天,许三正在铺子里准备明天庆典时要卖的货,这天是唐太祖李虎的生辰,高祖李渊要借此机会大赦天下并且亲自主持祭天仪式。
“不行不行,我一家已经受你莫大的恩惠了,再要你的钱,成何体统!”
“大赦天下。”建刚眉毛一挑:“李渊本人会出现?”
“没什么。”
可突然,正在他坐在铺子里编扇子的时候,一个身影从他面前一闪而过,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瞄了一眼,这一瞄不要紧,那半边侧脸着实把他给吓了一跳。于是他不由分说把手上的活往媳妇手里一塞,快步的走了出去,跟上了那个熟悉无比的人。
仪式开始,礼官唱词,气氛陡然变得隆重,三牲上供、五谷陈盘,世界突然变得一片安静。
不过傻小子就是傻小子,要是李渊真的是这么大张旗鼓、昭告天下的要出席庆典,这防范力度可不是一般的大,根本不会有机会让他去刺杀的,哪怕他手上握和-图-书着的是轩辕剑。
但……很不幸,这里有许许多多的外来者,像建刚一样的外来者,他根本不够看。可以预见,那个傻小子这次应该是回不来了。
建刚在院子里打来井水漱口洗脸之后,端着碗蹲在门口吃了起来,外头隐约传来锣鼓喧天的吵闹,鼎沸的人声像是海浪似的一波一波。
原来相熟的人问起他为什么突然有钱,他总是笑呵呵的说是把祖上的田产给买给了大户人家当坟才弄来这么些钱财,至于建刚的事他只字未提。
“不要轻举妄动!要是在万民面前乱来,父王都保不住你!”
“是是是,我知道了。对了,我看街上都张灯结彩的,这是要干什么?”
“阿姐,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那傻小子要出手了吧。”建刚看着天空的太阳:“午时三刻,杀头的时间。”
李建成低声喝了一嗓子:“不要冲动!”
不是许三儿不想去炫耀,他那老婆倒是个精明的人,前段时间那满城的头像可画的都是许三儿哪捡来的姐姐,这要是让人知道许三跟她有关系,哪怕就是那么不明不白的关系,恐怕这一家人的日子也到头了。
建刚摆摆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锭子:“这个你拿去,这段时间我就暂时住你这了。”
许三离开,建刚靠在草甸子上用手当枕头翘着二郎腿看着屋顶,脑子里反复播映着墨荀的惨状,想着想着不由得摇头叹息,然后翻了个身沉www.hetushu.com沉睡去。
“哪儿啊,这是库房,很少有外人来。”许三叹了口气:“阿姐,你是不知道,你走之后啊,满城都是通缉你的告示,你怎么还敢就这么在外头走着啊,要被抓着了可是要杀头的!”
在仪式的最后,李渊会亲手点燃高香与万民一起祈祷来年风调雨顺,然后就是大赦天下的内容。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礼官一声唱,李渊身穿华服从后头缓缓步入城墙之上,而在他露面的那一瞬间,万民跪倒山呼万岁,那整齐划一的气势形成了一股风,足以让人直冲天际。
建刚嘁了一声:“谁敢抓我啊,你想太多了。”
建刚大喇喇的把金锭子往许三的手上一塞:“我要这玩意没啥用,让你拿着就拿着,废什么话。”
下头的百姓人头攒动,李世民虽然不能说话,但眼里羡慕之情几乎都要喷涌出来了,这江山本就有他一份,只是奈何不是长子,将来他恐怕也就只能是个秦王了。
听到许三的话,建刚知道为什么墨荀要匆匆赶回来了,原来他就等着这个机会呢。
许三握着这个有小孩拳头大小的金锭子,半晌说不出话,要知道这个锭子要是卖出去,他真的就一辈子衣食无忧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那你现在去告发我,不就发财了?”
“阿姐,你在想什么呢?”
所以这一年的时间里,许三就只是成为了原来那群苦哈哈伙计里的暴发户,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好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