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章 有何贵干

“出发出发。”猴爷把墨镜一戴、鸭舌帽一扣,拎起背包和小武就往外走:“说实话,我不喜欢吃生鱼片,你们要吃,我就只能在旁边吃方便面。”
猴爷连理都不搭理他,在争夺一阵之后,戴微觉得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愤愤的躺下睡觉了,临睡觉前还用屁股狠狠撞了他一下。
“不许说脏话。”戴微一巴掌拍在她后脑勺上:“你不是学了历史吗,小武就是武则天啊。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嘛。”
“小孩子懂个屁。”戴微拍了一下布布的脑袋:“赶紧吃,别欺负小武。”
猴爷点点头,指着怯生生的小武:“武则天。”
“小武,去给你伯伯送吃的,然后好好求求他,说你想去看艾莎。”
明明有个美人儿睡在旁边,但猴爷却就这样抱着平板电脑看了整整一晚上的抗战片,看完一部还不过瘾,还看了第二部,而第二部还没看两集天就已经亮得透透的了……
“是啊是啊,毕竟没人要的小寡妇么。”
“说好,像正常人一样坐飞机去,不要专机、更不要喷气式飞机……那都不是小武能接受的,她可不是布布。”
“这个问题就要从科学到神学和哲学了,我是谁?我从哪来?将到哪去?至今谁也不知道,但普遍认为,神是存在的。我说的不是那些被人认为是神的超能力者,而是真正的能够创造一切的神,或者……我们叫它大宇宙意识集合体。它并不具备实体,但我们无时无刻不被它掌握其中。”
至于布布嘛,她真的是没什么上进心的,学习知识完全被动,现在有明目张胆的理由可以抗拒学习,她要还会待在这里那才叫奇怪呢,所以蹦蹦跳跳的跑去偷懒了。
正在讲着高深的课题时,戴微捧着一大碗奶油沙拉走了进来:“宝贝们,下午甜蜜时刻到咯。”
“懒得理你,我等会就去告状去。”
http://www.hetushu•com“那是。”布布昂起头:“这我妹妹!”
“知道了知道了,你又不穿内衣。”
“嗨!”银龙点头:“我曾经在大唐贞观年间执行过任务,我痴迷于那时的繁华。”
跟这种没文化的小寡妇没有共同语言,猴爷一副老学究的做派,气呼呼的拂袖而去,独自蹲在门口抽烟,然后顺便欺负门口的大狗……
上了飞机,商务舱。这个就不是猴爷的关系了,戴微有钱的很,而如果要是猴爷的话,那他的理念就是包机,钱不是问题,面子最重要。
“一样的?”
熟知布布性格的戴微选择了不搭理这王八蛋,她外号小兔崽子真的是没叫错,这混蛋的程度简直已经人神共愤了,搭理她会短命。
“人类产生概率是七千万分之一,然而现在已知的所有平行空间里都有人类活动迹象,这个概率是多少?自然演化的概率小到微乎其微,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同创造论,认为大部分的智慧生命都是由人为创造出来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其进化。最简单的例子,尼安德特人比人类的祖先智人更强壮、更聪明、进化程度更高,但他们几乎在所有已知的平行空间里都灭绝了,这不得不让人更加确信掌控论的存在。”
“宇宙弦在整个宇宙中交织,比一粒原子更细,有巨大的密度。这意味着它们将会对经过的任何东西产生相当大的引力,使在宇宙弦上的东西能以超速行进。因此,有人提出,将两根宇宙弦拉近到一起或将一根宇宙弦靠近黑洞,就可能将空间和时间压缩到足够的极限,从而产生封闭类时曲线,实现时间和超空间旅行。”
“那按照这个理论来说,就算能进行超时空跳跃,那么也只能去到未来而不可能回到过去是吗?”
“你说什么?”
“那是谁在掌控我们?”
猴爷把笔和-图-书往桌上一扔:“滚出去!”
“哦,普通人那样是吧?”
见自己的奸计被识破,戴微没脸没皮嘿嘿笑道:“帮帮忙嘛……我第一次下厨啊,倒了多可惜。”
“根据相对论是这样的,因为无论怎么样整个世界的时间线还是在王前进,而相对你的速度达到了那个程度,只是极大的延长了你本身的个体的时间效应,当你达到光子速度的时候,理论上你身上就不存在时间效应了,而当你从这个速度里逃逸出来之后,时间处于静止的你会来到相对于你的未来。”
“你真特么的事儿。”
“你……”
猴爷把戴微执意要带上的伴手礼递给银龙:“你是不是最喜欢读唐史?”
果不其然,在软萌妹子小武几乎带着哭腔的邀请下,猴爷终于同意跟他们一起去日本了,反正东京那地方有银龙在,就当去看看那个整的跟钢铁侠似的黑社会大哥也算是不错。
戴微没好气地说道:“再说一句!”
布布指着戴微一脸幸灾乐祸,但戴微却一点都不着急,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她早就摸头了门口那个大怪物的秉性,吃他吃得稳稳当当。
在戴微的白眼中,猴爷一行就像普通人一样过安检,上飞机……至于猴爷,他根本不需要任何身份证明,只要扫一下他那个牌牌,全世界的机场都得给他开绿灯,就算飞机没位置了,安排站票也得给他安排上去。
所以当听到可以亲眼看到艾莎之后,小武几乎都疯掉了,小姑娘的性格比布布不知道内敛多少,可即使她极害怕猴爷这个会打手心的先生,但为了能去看艾莎一眼,也顾不得其他的了,就见她捧着装好的一碗鸡腿提着小腿跑到门口,咿咿呀呀的跟猴爷说了一大堆的话,各种讨好各种央求各种卖可怜。
“对!一定要给小武一个我们是正常人的感觉。”
戴微说完哼了一声和-图-书就推门而出,但没多一会儿,她又钻了回来:“挪过去点,我房间有只蜘蛛。”
这语气、这内容,硬是让戴微恍惚感觉蹲在马桶上拉屎的不是她闺女而是她妈……
正说着,戴微突然提高嗓门喊着:“明天我要去日本谈合作,你去不去啊,东京迪士尼啊!带小武去玩玩啊,我一个人带不住这俩宝贝。”
“你哪这么麻烦。”猴爷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连看都没看戴微一眼:“我这一段戏都暂停三次了。”
戴微折腾了四十分钟才把一套行头弄好,为了让自己看上去纯情一点、少女一点、青春一点,她特意化了一个超复杂的妆容,而这套妆容被猴爷命名为“明明特么画了跟没画一样还最少得用半个钟头的傻X妆容”,可费劲的弄好回头一看,赫然发现猴爷穿着大裤衩子人字拖和一身地摊上买的黑T恤任由小武和布布在他身上爬来爬去……
小武是第一次坐飞机,她从刚开始的瑟瑟发抖到后来趴在窗口就不下来,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最后还是被布布强行按回到位置上用食物才让她稳定下来。
“麻烦的一逼……”
“哟哟哟,现在都学会告状了,行啊你。”布布的语气明显软了:“你咋这么不成熟呢,我是为了你好啊。”
猴爷在黑板上写满了各种公式定理,化身为研究生导师……只不过他的学生只有两个,一个还在努力的学习简体字和拼音另外一个则很费劲的理解着超空间和宇宙弦理论。
“说的也是。”猴爷翻了个身,继续看电视:“没事就跪安哈,我这正看到高潮呢。”
“不去。”猴爷阴阳怪气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冷冷的。
至于手续嘛,中央特勤早就打过招呼了,日本方面也早就知情了,要知道日本特事方面的负责人也是猴爷在塔娜那边的下属之一,灵能者的老大来了,他要是不开http://m•hetushu•com绿灯,说实话……他日子会非常不好过。
早起去卫生间的时候,戴微走进去碰到了自己那个口无遮拦而且没大没小的女儿正在蹲坑,她懒得理她,自顾自的梳洗打扮,可是没想到布布却首先朝她开炮……
小武这个问题一路上不止问了十遍,但每一次戴微都不厌其烦的给她解答,最后为了缓解小武的压力,她试图问小武想不想当空姐,和那些漂亮的大姐姐一样,然而她到底是低估了女帝的脑回路了,小武的梦想从成为一台电冰箱变成了成为一架飞机……
“我说你羞死了,哪有你这样送上门的啊。”布布满脸嫌弃:“你也好矜持一点啊,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戴微被他说得哭笑不得,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悲伤,只能坐在那愤愤的拍了他屁股一巴掌:“我不管你了,明天早上八点出发。十一点的飞机,提前两个钟安检。”
他同意了,一切都好办了。戴微整个下午就连洗衣服时都在哼着歌,心情那叫好的一塌糊涂……
“那是我主演的喂!这里不能看!!!”
布布和小武在后头伸着脑袋张望一阵之后,布布仰起头对戴微说:“你把我家老头给惹生气了,你有麻烦了。”
“有关系么,你哪里没看过。”戴微都麻木了,直接穿着薄纱睡衣坐在那,基本上跟没穿区别不大:“反正你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看呗。”
“纳尼?!”
“滚吧……”猴爷满脸嫌弃:“那些鸡腿你打算让我吃几天?”
“你光屁股了?”
“哎哟,大块头!”布布张开手冲着银龙要抱抱:“来来来,带我去吃好吃的。”
到了日本,唯一接机的人就是银龙了,因为布布经常和猴爷一起来日本,所以早就认识了这个大块头,而小武倒是有些害怕这个凶神恶煞的大家伙,一个劲的往戴微身后躲。
“羞死了。”
“那那么多穿越者是怎和图书么回事呐……你都说有很多啦。”布布撅着嘴,现在讨论的东西已经明显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他们有去古代的啊。”
戴微睡前把猴爷的行李放在他床头,然后一屁股坐在正在看抗战片的猴爷身边:“低调一点,尽可能低调一点。布布你说嚣张就嚣张点,可是小武没那本事呢,你要为了她将来考虑。”
“我们是在飞吗?”
“行啦,才几岁呢,差不多就好了啦。小孩子这时候就是该玩的。”戴微走到生气的猴爷面前,踮起脚亲了他一下:“走走走,我给你做了好吃的。”
“不是,这里我的妆好丑啊,不能看。”
银龙笑得眼睛都没了,蹲下身子抱起布布用胡茬子扎得她咯咯直笑,然后对猴爷说:“你们来这是有何贵干啊?哎哟,这个小姑娘是谁,比我家布布还漂亮啊。”
一提到艾莎,小武就彻底变成了个小迷妹,年纪小的好处就是接受新事物特别快,短短几天就已经被布布发展成了一个动画片的忠实观众,其中她最喜欢的就是冰雪奇缘里的女皇艾莎,简直爱到骨子里,甚至布布只是把一套艾莎装扮的娃娃送给小武之后,她就已经答应以后把零花钱给布布一半了。
“厉害厉害……”布布连连点头:“难怪可以当皇帝。”
“卧槽,小武是个心机婊啊……”布布偷听到一半,冷不丁的爆出了一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呐这是。”
戴微丝毫不害怕,反而朝他扮了个鬼脸,看着高兴的快要蹦起来的小武笨笨的捧着大碗晃悠着走出去,她反而笑得咯咯之响。
“多元宇宙,是一个塔状存在的平行宇宙,两两宇宙之间都存在着一个虚无缥缈的虚空隔阂,这个隔阂会造成世界与世界之间的时间线不同时间流速也不同,大部分的穿越者,他们去到的古代其实是一个相似而不完全相同的平行空间。而众多文明的在最开始其实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