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九章 哦,老头!

毓卿已经笑的活不了了:“你也有今天啊。”
“小武小武,我跟你说。”布布在旁边羡慕的看着小武说道:“你今天的干的事啊,长大以后能吹一辈子!”
“明白。”
“不然呢?报警吗?”
这样,小武惊恐的坐到了猴爷的脖子上……这份待遇连布布都羡慕嫉妒恨啊,而这个小姑娘也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骑在这位老兄脖子上的人,这可比去摸老虎屁股可了不起太多了。
“别人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这个爸爸啊……”
“被动,她妈还没那么好客。”猴爷歪着脑袋说道:“要是主动我就不过去了。”
毓卿耸耸肩,答案已经很明确了,他是聪明人也就没再追问下去。只是快速的转移了话题:“刚才听你打电话说要帮忙?”
“真的……真的真的!!!脸红了,我的天呐!”布布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真的,如果说布布是猴爷的亲女儿,哪怕是叶菲他http://www.hetushu.com们这些最熟悉猴爷的人都不会觉得有任何问题,坏成这样的小鬼,这个世界上恐怕就这独一份了。
小武歪着头:“?”
“那我们说好哦,得用最嚣张的方式解决,不能直接动手,没意思。”
小武到底不比猴爷和布布,走着走着就累了,毕竟年纪小还是普通人,她能跟着两个怪兽走这么长时间已经是她足够隐忍了,但现在她终于还是走不动了,牵着猴爷仰起头小声的委委屈屈的说了一句:“我……我走不动了。”
猴爷冷哼一声:“不如你收她当徒弟好了,再给喂肥点,保证是个灵能界的贾玲。”
“什么叫有点意思啊!”嘴贱的布布又接茬了:“那都送上门啦!他们都睡一起了。”
“你们跟131也狼狈为奸了?”
猴爷愣了一下,弯下腰对她抱歉的笑了笑:“都忘记你没那么好的体力了。来,我背你。”
“这好说,你要舍得我www•hetushu.com真带走。”
“妈的小兔崽子,你连老子都敢编排是吧,你胆子够大啊!”
“消停点。”猴爷眼睛一横,布布顿时老实了下来……
“啊?”布布一愣:“可是电视上的不都是光着膀子、纹着身、拿着砍刀,见谁都问‘就问你铜锣湾到底谁说的算’还喜欢给自己取奇怪的绰号,动不动就要做了谁的那种吗?那他们不是黑社会,是什么啊?”
“不行不行,我还得照顾我家这个老头子呢,他老年痴呆,没人照顾可不行。”布布快速摆手:“所以我不要当贾玲了,让小武去。”
猴爷仰头看了一眼粉嫩嫩的小武和气鼓鼓的布布,满脸笑容却一言不发。
“有人要睡孩子她妈。”
“穿西装、戴墨镜、打领带,拎着公文包。见谁都客客气气有礼貌、过马路等红灯、喝酒用小杯、晚上看球主动调小音量。”
“你们日本人啊,说话就是特么的费劲,不要你帮忙我找你干hetushu•com什么?聊人生吗?”猴爷拿着电话:“第一次听说谈生意要在夜总会里的呢。”
“哈哈哈哈哈哈……”毓卿笑的不行:“说真的,你该选定一个了。”
“伪基佬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特么在背后怎么说老子。”
一手牵着一个小姑娘在街上晃着,猴爷倒也悠闲,小武就惦记吃,而布布总是十万个为什么,倒也不会寂寞。
“喂……我的能力没啦!”
“你能比我处理的更好?”猴爷那是一点都不客气:“但是我家小公主不同意,她要有乐子。你领会了意思没?”
猴爷点了点布布的鼻子:“以后谁娶了你,倒血霉。”
“等着!回去收拾你。”
“别吵。”猴爷这时缓缓睁眼:“有人要作死啊,你上还是我上?”
“不知道。”毓卿摇摇头:“所有的锅都是时空管理局背了,不过也没什么,本来就是敌对势力,脏水尽管泼。不过你的状态很好,是已经做出了选择对么?是当神http://www.hetushu.com还是当人?”
毓卿哈哈一笑:“她对你好像有点意思。”
“什么叫狼狈为奸。”毓卿顺手抱起了布布:“那叫强强联合。”
“为……为什么呀?”
猴爷闭上眼睛没说话,但能力全开之后造成的精神力扰动直接把布布的能力给屏蔽掉了。
说完,猴爷打了通电话,银龙一听有这事,立刻大笑了起来:“需要我帮忙吗?”
布布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你舍得打我么?”
“是傻哔。”猴爷干巴巴的一笑:“就跟那种说自己喝酒、纹身、骂脏话、乱特么交男朋友但还是个好姑娘的贱人没区别。”
“我会处理好。”
“可能不光是勾搭吧,连蓝色小药丸都准备好了。”
“妈的,轮不到你管。”
布布一听就激动了起来:“谁谁谁?谁要作死?是不是又有人想勾搭我妈了?”
“哈哈哈哈,主动还是被动?”
布布瞪着眼睛:“唔……你要叫黑社会啊?”
一个阴影从猴爷身后出现,替布布回答和-图-书了小武的问题。
“因为你骑着世界之王的脖子,还能安稳的把铁板烧的油滴在他精心呵护的头发上。”
“半死不活行不行?”布布歪着头:“让他下半辈子都要活得战战兢兢。”
“这么说,你们已经知道是我干的咯?”
“你赶紧放我下来,我跟你说你这是反人类你知道吗?一看你的脸就知道你是个变态。”布布在毓卿的肩膀上大呼小叫:“未经允许触碰少女的身体,这是犯罪!”
“我放假了啊,我要去的那个世界定位器被人给砸了,失去联系了,顺便还有一队精锐突击步兵。”毓卿满脸笑容的看着猴爷,那笑容透着一股子心照不宣:“这不,我假期还有几天,留在这度个假总可以吧。”
“要死的要活的。”
“哟,老头儿。你不对劲啊。”布布奸邪的看着猴爷:“你一肚子坏水,又在想什么呢?”
毓卿歪着头对布布说:“看到没,他脸红了。”
“你怎么又来了?”
“那黑社会是什么样子啊?我都没见过。”